不要放走一条运煤船!这个屡屡拿华人撒气的国家,为啥这么干?

爆抖神器

全站广告位招租!微信:85228832

作者| 猫哥

来源| 大猫财经(ID:caimao_shuangquan)

毫无征兆,从今年1月起,印尼断掉了本国的煤炭出口,而且要求不放一条船出海。

要知道,印尼是全世界最大的煤炭出口国,出台这么严厉的政策,背后有啥原因呢?

公开的说法是要优先保障国内供应,因为没什么煤炭库存,印尼担心接下来国内会出现大停电。

本来他们2018年出台了一个“国内市场义务”政策,要求煤矿企业必须以每吨不超过70美元的价格向国内市场供应年产量的25%,但是企业不这么想。

因为去年以来煤价大涨,70美元的价格远远低于国际煤价,像咱们这儿去年动力煤的价格一度超过2400元,好多煤矿一年赚的钱比过去十年都多,价格差的太多,所以印尼煤矿企业有巨大的出口动力,印尼政府这一年多没少罚款,但基本没啥用,一怒之下就下了狠招。

掐断煤炭出口对谁的影响最大呢?

印尼是中国动力煤和煤炭的第一大进口来源国,去年1~11月咱们累计进口印尼煤1.78亿吨,这些煤炭是长江以南发电厂的重要“口粮”,虽然印尼煤炭在咱们的总量里只占4%,不太可能伤筋动骨,但受这个消息影响, 4日动力煤主力合约大涨6%,好不容易压下来的煤价可能重新抬头,那对民生的影响还是不小的。

很多人看到这个消息做了不少过度解读,不过这也难怪,因为印尼和华人的关系真是一言难尽。

就拿大家熟悉的富豪榜来说吧,别的国家的富豪榜都是从本地人里面挑华人,等到了印尼这倒好,干脆是从一堆华人里面挑本地人,甭管是哪年的排行榜,你就看吧,里面肯定有一多半华人华侨。

现在的首富姓黄,叫黄辉聪,排在他后面的人叫黄辉祥,是黄辉聪的亲哥。至于剩下的什么彭云鹏、翁俊民、郭桂和啊,更是纯到不能再纯的华人富豪。

尽管印尼华人在经济领域大放异彩,但他们却并没能争取到与之匹配的政治地位,各种针对华人的魔幻事情是轮番上演。

在历史上,南洋一直处于中华文明的辐射范围之内。

得益于稳定的政治环境,勤劳又抱团的华人移民很快就积累了相当数量的财富,很多人都成了当地的名门望族,声势很浩大。

这种“超国民地位”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丧失的呢?

工业革命之后。当殖民舰队的武器装备和组织架构都得到了长足的进步,加之明清又接连在海洋方向采取了收缩战略,白人就逐渐成了东南亚一带的话事人。

不过由于本身人口有限,所以甭管是葡萄牙、荷兰还是英国人,他们都不得不在当地扶持一些代理人,选来选去、最终还是选中了定居南洋的华人。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热带民族干体力活还勉勉强强、可搞经济和管理实在是不太在行。相比之下,普遍受过良好教育的华商子弟就成了最佳帮手。

在殖民者的默许下,不少人被封为甲必丹或贵族(Sia)协助进行殖民地管理,其中的佼佼者不仅借此成为了当地巨富,在社会地位上甚至能跟欧洲白人平起平坐。

此后借着二战后的殖民地独立浪潮,印尼也成功摆脱了日本和荷兰的控制。

在这个过程中,不少当地华人也参与到印尼的独立事业中。像曾经的印尼首富林绍良,就曾经救助过当地游击队的高层,并借此打通了军政界的关系。

虽说在殖民地时期,印尼因为丰富的橡胶和石油资源被视作重要的原材料产地,但从经济发展的角度来讲,印尼的工业底子几乎为零、民生等等更是差到极点。

没办法,这事儿最终还得指望完成了资本积累的华人华商。

于是在这个过程中,很多产业被华人资金把持,横亘于民族之间的贫富差距也是日益显著,当地人的不满情绪更是不断滋生。

等到了1965年的时候,各种矛盾已然是无法调和。

当时的印尼总统苏加诺施政理念有点偏左,为了解决社会矛盾、实现经济发展,他不仅将不少关乎经济命脉的企业收归国有,还制定了各种全面建设计划,甚至还想在印尼搞土改。

这不仅侵害了本土权贵的切身利益、也让亲西方的印尼军方感到了空前的威胁。借着当时印尼国内经济疲软的机会,他们发动了政变、并煽动了一场席卷全国的930惨案。

在这场惨案中,受害最严重的就是遍布全国的印尼华人。

一方面,华人一直游离于印尼主流社会之外、政治力量非常孱弱;另一方面,华人又大多家境优渥,拥有大量财富,一看就是软柿子。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在军政府的盘算中,印尼华人最终成了他们转移社会矛盾的替罪羊。这方面的资料网上有很多,总之从损害的严重程度上来说,比德国水晶之夜要恶劣得多了。

颇为讽刺的是,尽管苏哈托及其背后的军政府一手煽动了针对华人华侨的930惨案,但军政府最后又把华人富豪们当成了恢复稳定、发展经济的依仗。其中,祖籍福建的林绍良就是最佳的代表人物。

从1967年起,苏哈托做了足足31年的印尼总统,而林绍良也跟着做了足足31年的印尼大富豪,从工业到地产再到金融,当真称得上是富可敌国。

但遗憾的是,此时的华人在印尼已经丧失了数量最为广大的基本盘。

苏哈托在任期间,印尼的经济数据还算是比较好看。

一方面,这要归功于冷战后全球的几次大规模产业转移。

作为世界第四人口大国,印尼拥有2.62亿人口、且人口结构十分健康,加之又有着包括煤炭、石油在内的丰富矿产资源,很适合承接来自发达国家的劳动密集型产业转移。

另一方面,这也离不开印尼华人的“倾囊相助”。

经历了无数代人的传承,印尼华人不仅对现代经济的接受度很高、又有着丰厚的资本积累,非常适合引领印尼经济的工业化和现代化转型。

不过在这种畸形的“依附”关系下,印尼华人的经济地位是以牺牲政治地位为代价换取的。他们不仅要拿出大部分钱供养苏哈托及其家族,还帮他们吸引了来自底层民众的全部仇视。

就在这种煎熬的状态下,亚洲金融危机爆发了。

对只会贪污、赚钱和搞高压政治的苏哈托来说,这种级别的危机完全超出了他的承受范围。实在没办法了,他又一次搬出了煽动民族主义的“老本行”。

1998年5月,印尼又爆发了一次震惊世界的排华事件,场面极其悲惨。与过去不同的是,这一次苏哈托并没有得到他期望的救赎。

由于捅出来的篓子实在太大,苏哈托于同年5月被迫下台。可时至今日,不仅他本人得到了善终,他的家族也仍然把持着印尼的政坛、军界,一直未被清算。

好在,最近这十几年双方关系好了不少,踏踏实实做生意,印尼华人的待遇也好了不少,希望这样的和睦场景能持续下去吧。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小牛头条 » 不要放走一条运煤船!这个屡屡拿华人撒气的国家,为啥这么干?

赞 (0) 打赏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