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天新增百余例,百色确诊病例何以快速上升?

爆抖神器

全站广告位招租!微信:85228832

文/牛荷

一夜之间,位于广西西部、与越南接壤的一个边境城市——百色,成为新的疫情暴发地。

据国家卫健委通报,2月5-7日,广西新增本土确诊病例分别为6例、37例、64例,3天累计107例,均在百色市。据今日下午在广西德保县举办的疫情发布会公布,2月7日12时至2月8日12时,百色市新增本土确诊病例27例。

这波疫情来得突然,传播源头目前还未明确。2月4日,德保县在返乡人员进行核酸检测中发现1例新冠阳性感染者。5日,百色市新增本土确诊病例6例,仅过去1天,这个数值便跃至两位数。在第一轮的核酸检测中,初筛阳性病例达98例。

广西自治区疾控中心对初期2例病例的标本进行检测,结果显示均为奥密克戎变异株。“所有病例均处于同一个传播链。根据流调溯源所掌握的情况,广西本轮首例病例在省外感染的可能性大,目前正在进行相关的测序比对。”广西自治区疾控中心副主任黄兆勇在昨天召开的疫情发布会上介绍说。

“明确的是,短期内一下子发现这么多病例,病毒肯定已经传播一段时间了。”国内一名病毒学家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后续至少需要3-4次的全员核酸检测,才能找出大部分感染病例,大致摸清疫情规模,最终实现动态清零。

图/中新图片网

源头仍不明确

百色属于边陲城市,也是广西面积最大的地级市,南部和越南接壤,东边紧连南宁,全市常住人口约360多万人。

国家卫健委今天(2月8日)的通报显示,昨天0-24时,广西新增64例本土确诊病例,均在百色市。而此前2日,已累计确诊43例本土病例。至此,从2月5日首次通报感染病例开始,短短3天时间,百色累计本土确诊病例数已过百。

2月7日,据百色市疫情防控指挥部介绍,截至2月6日12时,百色市相关县(市、区)第一轮核酸检测累计完成采样207506人,检测结果初筛阳性98人,待复核87人。7日上午已经开始对德保县进行第二轮核酸检测。

据悉,这轮疫情的首发病例是一名从深圳返乡的人员。2月4日下午,广西省百色市德保县接到县人民医院检验室报告,有1名深圳市宝安区石岩街道返乡人员核酸检测初筛结果呈阳性。

百色市副市长古俊彦在日前的新闻发布会上介绍,这名阳性人员于1月25日在深圳接受核酸检测阴性后,26日自驾返乡,活动轨迹涉及返乡沿途停靠的高速公路服务区、住宿宾馆、聚餐等,涉及场所多,接触人员广。

从公布的详细流调信息来看,1月25日,该病例在深圳核酸检测阴性,当天晚上曾到深圳市宝安区石岩街道下新村麻将馆打麻将;26日深夜,其自驾返回百色市德保县;27日,其抵达德保县都安乡福记村陇意屯;2月3日,这名病例自驾前往当地医院进行核酸检测,之后确诊。

那么,首例确诊病例是在深圳被感染后,外溢至百色的吗?广西自治区疾控中心副主任黄兆勇在昨日的疫情发布会上表示,根据目前流调溯源所掌握的情况,广西本轮首例病例在省外感染的可能性大。

深圳最新的这轮疫情始于宝安区石岩街道1月31号出现的病例。在2月6日深圳新增的3例本土确诊病例中,一名病例居住于宝安区石岩街道罗租下新村八巷。

深圳市卫生健康委员会二级巡视员林汉城在7日的发布会上指出,1月31日疫情发生以来,深圳累计报告病例16例。目前深圳市疾控中心已完成病例1至病例14的新冠病毒全基因组测序,测序结果均为奥密克戎变异株(BA.1进化分支)。

前述病毒学家表示,百色的这名首例确诊病例不排除是深圳疫情外溢所致。不过,百色地理位置上离越南比较近,其疫情也有可能来自越南,因为目前还没有百色的病毒序列,现在还不能下结论。

知乎生物学优秀答主“极萨学院冷哲”分析,虽然百色疫情目前确认了2例奥密克戎确诊病例,但源头仍不明。现在大家都把目光盯在深圳返回的首个病例,但这轮疫情是不是深圳带过来的还要等基因测序结果。

和瑞丽一样,一直以来,百色也面临着跨境偷渡问题。百色是边境城市,与越南高平接壤,而高平的疫情从1月起一直不乐观。百色的龙邦口岸也是一个非常大的边境陆路口岸,去年全国各地的阳性火龙果大部分都是从这里通关的。另外,百色靖西县的越南偷渡新闻也一直都有。

“就目前现有信息来看,需要进一步的病毒测序结果,才能确定引发百色此轮疫情的毒株到底是与越南目前流行的毒株相似,还是与国内其他省份的疫情外溢有关。”前述病毒学家说。

为何病例增加这么快?

百色此轮疫情一经发现,病例数就已过百。为何一下子会出现这么多病例?

从百色首例确诊病例的流调轨迹看,1月27日其抵达德保县后,曾多次外出。该病例在百色期间,曾到多个亲朋好友家拜年,并和亲朋好友一起进行聚餐等聚集性活动。

黄兆勇指出,首例病例返回后,多次参加聚集性活动,导致疫情快速扩散,其中因参加聚餐导致的病例约占本地一代病例的一半,之后通过家庭、社区传播进一步将疫情扩散至多地,所有病例目前均处于同一个传播链。

前述病毒学家指出,冬季本就是疫情高发期,考虑到此轮疫情暴发于春节前后,当地居民在这期间可能存在多种聚会,例如互相走亲串门、拜年等,聚会时口罩和社交距离被淡化。而这种聚集性活动对病毒的快速、隐匿传播非常有利。

“该地的疫情正处于快速上升阶段,这次疫情约80%以上的感染者居住在同一自然村,空间聚集性明显。”在今天召开的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新闻发布会上,国家卫健委疾控局一级巡视员贺青华表示,由于社区隐匿传播时间长、人员活动多,加上春节期间人员流动很大,发生进一步传播的风险比较高,接下来,需要完成疫情风险源排查和管控,加快风险区域核酸筛查的速度,及早发现社区中的传染源。

此外,奥密克戎的传播性相对更强。据世卫组织介绍,奥密克戎毒株包括B.1.1.529谱系和它的后代谱系BA.1、BA.1.1、BA.2和BA.3。“如果是BA.2分支,这种类型的奥密克戎传播速度是最快的。”前述病毒学家说。

“此轮疫情是否只有一条传播链?”知乎科研、生物学话题的优秀答主“浩浩耗”提出这个问题。在他看来,即便是奥密克戎,平均也有72小时的潜伏期,而在短短几天内,就能发现近百名初筛为阳性的人员,深圳传回是否是唯一的传播链条,值得思考。德保县靠近中越边境,越南最近疫情新高,也不能排除这次疫情是由越南传入的可能。他认为,如果序列结果出现多个源头,那基本上就可以断定是由多链条引起的。

值得注意的是,目前大部分病例都集中在百色市的德保县。昨日的疫情通报显示,2月5日至7日12时,广西本轮疫情本土确诊病例达99例,均发生在百色市,其中德保县88例,占据了此轮广西疫情总本土病例数的近九成。

不过,从百色首例确诊病例年前返乡到年后确诊,在这中间近10天的空白期,上述确诊病例返乡后多次外出,涉足多个地方,关联多名密接、次密接人员。除了德保县,百色的右江区、田阳区、隆林县、靖西市、平果市、南宁市6个地方均出现零星病例。

此外,百色疫情也出现向省外的外溢情况,但目前病例数较少。2月6日,广州通报新增的一例本土确诊病例也是由百色市返回人员。官方通报显示,该病例2月5日从广西百色乘坐D3792返穗,转乘地铁回到广州市番禺区大石街道家中。

“目前百色自身疫情没出现大规模的外溢,暂时看来还不算特别危险。”前述病毒学家说,不过,要做好百色疫情短期内会持续增长的心理准备。

中国疾控中心研究员张宇分析,受潜伏期的影响,被感染者可能在未来两周内陆续发病,这也就意味着,百色疫情的病例数还将不断攀升。而且,由于近期处于节后返程阶段,对周边其他城市和外省的影响都会较大,可能出现新的被关联疫情的情况。

从百度迁徙地图看,百色市过年前后的人口迁入、迁出十分活跃。数据显示,2月1日(大年初一)至4日期间,从百色迁出的人口快速增长,4-6日的人口迁出率趋于平缓。

不过,从1月26日开始,百色市人口迁出地排名前两位的始终是南宁市和河池市。其中,迁出目的地为南宁市的比例从1月29日的28.85%增长至2月4日的37.31%。即便在2月5日和6日这两天,百色人口迁出至南宁的比例仍然超过30%。

延伸阅读:

广西百色疫情已隐匿传播7天外溢广州 还面临两大难题

春节长假最后两天,广西百色,爆发新冠疫情。

两天内,这个边境城市发现了初筛阳性98人、待复核87人。截至昨天下午4时,百色疫情累计有确诊病例43例。

昨日,百色已经宣布采取最为严格的封城措施,“原则上车辆和人员不进不出。”

但是封城之前,作为劳务输出地,百色的春运返城已经开始,广州番禹区已经通报了一例从从广西百色来穗人员核酸初筛阳性。

隐匿传播7天,已外溢广州

根据官方目前通报的信息,最早发现的病例为返乡人员许某。2月4日,德保县在对返乡人员的新冠病毒核酸检测中,发现了其新冠检测为阳性。

许某1月27日上午抵达百色市德保县,2月3号至医院进行核酸检测,“说明外地回乡核酸检测这关,百色没能过关,晚了至少7天,”病毒学专家常荣山对八点健闻分析,百色很可能出现了较大规模的社区传播。

事隔一个春节假期,许某1月27日以来的活动轨迹涉及场所多、接触人员范围广。涉及德宝县、靖西市多个人群聚集场所,包括返乡沿途停靠高速公路服务区、火车站、商业中心、住宿酒店、还有聚餐场所等。

第一轮核酸检测在重点区县重点人口累计完成采样20余万人,就检出接近百例阳性,加上春节假期人员流动频繁等多个不利因素,因此,常荣山对百色次此轮疫情的规模,感到不太乐观,“这次疫情总人数不会少,10号后会陆陆续续浮出水面。”

值得一提的是,百色不仅面临着无数小城都面临的春运返乡的检测压力,还面临边境输入的双重压力。常荣山就认为,“此轮疫情应该不止一条传播链,深圳传回是可能的一条。德保县非常靠近中越边境,不能排除越南传入的可能。”

百色是西南边陲城市,也是广西面积最大的地级市,和越南直接接壤,总人口将近360万。而且,和瑞丽一样,此前百色也面临着跨境偷渡问题。

百色尚未公布病毒测序结果,目前尚不清楚流行的毒株是德尔塔还是奥密克戎,也无法确定传染源头是毗邻的越南,还是深圳返乡人员许某——深圳市1月31日发生一轮疫情,确诊13例病例,感染的均是奥密克戎。

为了阻止疫情进一步扩散,昨天,百色已经宣布采取最为严格的封城措施,原则上车辆和人员不进不出。

但是封城之前,春运的返程大潮已经开始。八点健闻查阅发现,百色是劳务输出地。根据百色共青团2021年发布的信息,劳务输出是百色脱贫的关键,“安排了几十万百色的农民工到珠江三角洲打工”;去年春节后,百色市还曾安排免费的百色籍农民工赴粤返岗复工直达专列,共两趟列车约运送返岗务工人员约2300人。

因此,对于流出人员,广东面临的输入风险最大。2月6日下午,广州番禹区已经通报了一例从从广西百色来穗人员核酸初筛阳性。许某(非上文许某)于2月5日上午乘坐动车到达广州南站。之后,广州疾控紧急提醒,1月27日以来,有百色市旅居史的人员,暂缓来穗已经来穗人员,立刻自我居家隔离并向社区报备。

排队核酸检测的百色居民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亚洲国家疫情海啸到来,中国边境小城能守住吗?

在奥密克戎攻破中国的防线之后,曾在天津、深圳等大城市传播,所幸一线城市的防控体系经受住了考验。

但此次疫情,无论是务工人口返乡还是此后再次返城,大城市到小城市人口流动异常频繁,很可能会给传播速度更快的奥密克戎带来可乘之机。

更重要的是,由奥密克戎毒株引发的新一轮疫情海啸的中心正在从欧美向亚洲转移。防控能力较弱的边境小城能否抗住周边亚洲国家的疫情海啸,将是对中国当前疫情防控承压能力的又一次大考。

1月开始,日韩新加坡等亚洲国家的感染人数正在发生创纪录的增长。到1月26日,日本的单日确诊已达8万例,并连续数日创历史新高;韩国的单日确诊也已破万,国家正在采取严格的社会隔离措施;而在新加坡,感染人数同样是连续数日达到创纪录的水平。

与百色接壤的越南,政府已将疫情防控策略从“零新冠病毒”转为“安全适应疫情”。

在越南的首都河内市,教育培训局正在建议自2022年2月10日起,河内市部分地区的小学一年级到初中一年级学生开始返校上课,而在之前,因为1月的疫情,这些学生都只能在线学习。

然而,这些“躺平”决策的背后是,是人口9600万的越南,日确诊数仍保持在8000多的高位。

1月19日,《柳叶刀》的一篇综述文章中便曾提到:对于那些积极防控疫情的国家,比如一直坚持“清零”策略的中国和新西兰,越多的国家依据“全民免疫”的思路“躺平”,便意味着越大的风险和压力。

与拥有航空港的大都市相比,中国的小城往往并没有与它们所面临的危险相称的意识与能力。

如同今天的百色,没有足够的意识和实力来实现疫情的早发现,于是一旦检出,阳性检出迅速到了两位数、三位数。另一方面,这些边境小城也没有足够的流调能力来实行更为精准的防控,后期的疫情防控便只能靠频繁的核酸检测、大规模隔离,却没有经济实力去补偿因为疫情而不得不停工停产的居民。

因为这些原因,这些边境小城,一旦失守,往往结局不容乐观。去年10月,内蒙古疫情,一周之内,蔓延至11省;而瑞丽疫情更是令那座小城停摆7月,让旁观与亲历者都不禁感叹:守边不易。

而根据近期的数据,在蒙古,奥密克戎已成为了优势毒株;在俄罗斯,日确诊人数已突破15万,并连创新高,但政府仍决定从6日起松绑部分防疫限制措施;而在缅甸,政局的动荡下,由奥密克戎引发的新一轮疫情正在蔓延,2021年年末,联合国官网发文称“缅甸人民在新的一年将面临’前所未有’的危机”。

种种迹象表明,就在不久的将来,面对很有可能因奥密克戎与躺平政策双重因素导致的新一轮亚洲疫情海啸,中国所面临的抗疫压力也许同样会从拥有航空港的大型城市转向各种边陲小镇。

奥密克戎,也许已经盯准了陆路边境的中国小城,而这些小城有没有做好准备,百色也许在某种程度上,相当于一个压力测试。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小牛头条 » 3天新增百余例,百色确诊病例何以快速上升?

赞 (0) 打赏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