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亿元逾期?8000投资者急了!承兑却难兑,雪松不“轻松”!

爆抖神器

全站广告位招租!微信:85228832

2月10日,头顶“世界500强”、“广州第一民企”光环的雪松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下称“雪松控股”),被多名投资者质疑信托产品逾期兑付。当日有去雪松控股总部讨说法的投资者向上海证券报记者表示:“今天上午,雪松(控股)高层一直在会议室谈方案,现在他们还没有跟投资人会面。”

雪松控股官网图片

上述投资者介绍,从2021年3月底开始,雪松控股旗下雪松信托的长青、长泰等多款产品陆续逾期,涉及全国近8000名投资者,金额近200亿元。

记者针对逾期兑付问题致电雪松控股,但是对方表示尚无明确的官方回应。目前,截至发稿,雪松控股方面仍未进行任何回应。

多次承诺兑付却一再延期

投资者张先生对记者表示,其于2020年底投资的雪松信托长盈83号产品第二期款项,本应在2022年1月28日回款,但回款没等到,却等来了一封“致歉信”。

2022年1月30日,雪松控股董事局主席张劲在其签署的致歉信中表示,受资产特性、交易价格、交易流程等各种因素影响,资产处置及回款计划未能按照逾期方案落实,原定于1月底完成的兑付无法完成。

致歉信承诺:“春节后将进一步与投资人对话商议方案,取得共识,无论如何都将确保(2022年)2月底之前完成兑付”。

接近雪松控股内部人士透露,雪松控股董事局主席张劲正谋求转让旗下子公司控股权等方式筹措资金。

事实上,雪松此前已有多次产品逾期情况。投资者李小姐介绍,自2021年4月起,雪松信托多次给投资者发布了“产品兑付安排告知函”,但她从未拿到任何一期兑付资金。

一份“2021年9月到12月产品使用的告知函”显示,对于2021年9月1日至2021年12月31日到期、尚未完成兑付的产品,将分别于2022年3月、6月、9月、12月及2023年3月,按照10%、10%、10%、20%、50%的比例分期完成本金兑付。

雪松控股产品兑付安排告知函

李小姐进一步表示,2021年7月、9月,针对“上海歆屹庆弘3M2号债权项目”等逾期项目,也未拿到任何兑付资金。

2021年9月,广州开发区金融局答复意见书显示:“针对投诉事宜,雪松控股将依据约定履行差额补足义务,并加快催收完成付款义务,目前已经制定相关兑付计划,产品将不晚于2022年1月底前完成兑付。”

广州开发区金融局答复意见书

“今年上午一直在开会沟通,也没有解决方案。”雪松控股内部人士透露,早在2022年初,张劲和公司高层就此问题进行多轮沟通,尚未达成统一解决方案。而在9日晚,雪松控股员工接到通知,今天在家办公,但未告知具体原因。

不少投资者因看中大品牌而投资

说起参与投资缘由,张先生表示:“雪松是大品牌,说是广州最大民企,又是500强的企业。”他表示,正是冲着雪松控股强大的实力背景,才购买了雪松信托产品。

公开资料显示,雪松控股创立于1997年,全球总部位于广州,是广州本土成长起来的世界500强企业、中国大宗商品领军企业,以2334亿元营收位列2021年《财富》世界500强第359位。

作为雪松控股旗下的雪松信托,前身为中江信托,在2018年暴雷之际被雪松控股收购后更名为雪松信托。2019年4月,雪松控股入股,5月启动了逾期项目投资者收益权转让面签,是信托史上最大规模的收益权转让。

有业内人士透露,仅是化解此前中江信托的“盘子”就耗费了雪松信托近百亿资金。

张先生表示,从2021年3月底开始,陆续有部分中江信托的项目也停止兑付了。雪松信托近两年年报显示,2020年雪松信托坏账准备计提达10.85亿元、净亏损达7.28亿元;2019年坏账准备计提达12.92亿元、净亏损15.34亿元。

2021年初,张劲在一篇名为《大道甚夷,光明在前》的新年献词中表示:“过去一年,雪松信托浴火重生,一步步兑现‘负责到底’的承诺,历史包袱基本甩清,业务全面回归正轨。”

张劲还表示:“要相信20多年的声誉和口碑是最好的压舱石。”

雪松信托资金投向何方?

迟迟不见回款,雪松信托到底有哪些投资标的?

多位投资者称,雪松信托的项目投资包括借道金交所、保理公司等项目,还涉及广州旧改、智慧城市等项目。

2021年9月,曾有媒体报道质疑,雪松信托200亿供应链金融产品底层资产虚无,公司涉嫌自融。不过,雪松控股随后澄清,该产品底层资产清晰,每笔应收账款的债权与债务一一对应。

张先生表示,他2020年底投资的信托产品合计募集金额18亿元,投资期限13个月,投向为智慧城市项目。其提供的一份“雪松国际信托·长盈83号广州智慧城市产业投资集合资金信托计划C类临时信息披露”文件显示,项目退出方案为“本信托计划以及深圳瑞盈二号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下称‘深圳瑞盈’)合计持有的云智(广州)智能机器人装备有限公司的100%股权向第三方转让,交易价格为19亿元。”

2月10日下午,上海证券报记者走访深圳瑞盈注册地“深圳市福田区福田街道福安社区金田路3037号金中环国际商务大厦3701”,但在该地址看到办公的公司为“深圳青藤艺术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记者随即到达3701室,通过该办公地工作人员证实,深圳瑞盈并未在此办公,并且37楼的其他办公区域也未见深圳瑞盈的踪影。不过知名投资人士对记者表示,按照标准的工商要求,注册时必须有相对应地址,不过实际操作中,也可能发生办公和注册地并非一致的情况。

深圳瑞盈注册地址的办公区

来源:上海证券报记者拍摄

记者查询工商资料发现,云智(广州)智能机器人装备有限公司曾在2019年,被广州市海珠区人民法院强制执行2万元。

旗下A股公司被立案调查

雪松控股出现问题,其控制的A股公司也难以独善其身。

公司官网显示,雪松控股旗下的雪松化工产业集团,专注于化工新材料领域的技术研发和高端制造,核心企业齐翔腾达是精细化工领域多项世界冠军,也是全球产能最大的甲乙酮和顺酐生产企业。

雪松控股化工业务介绍

2022年1月19日,齐翔腾达公告称,截至目前,证监会的立案调查工作仍在进行中,公司尚未收到证监会就上述立案事项的结论性意见或决定。如果收到文件,公司将及时履行信息披露义务,并按照《深圳证券交易所股票上市规则》的相关规定,每月至少披露一次风险提示公告,说明立案调查的进展情况及对公司的影响。

2021年11月17日,齐翔腾达控股股东淄博齐翔石油化工集团有限公司(下称“齐翔集团”)收到证监会的《立案告知书》,因齐翔集团涉嫌内幕交易等违法违规行为,根据相关法律法规的规定,证监会决定对齐翔集团进行立案调查。

齐翔腾达介绍,公司控股股东为齐翔集团,实控人张劲系雪松控股创始人、董事局主席。

齐翔腾达与实控人的产权及控制关系方框图

来源:齐翔腾达2020年年报

2021年12月16日,齐翔腾达公告称,公司近日接到控股股东齐翔集团通知,齐翔集团为其股东融资提供担保,将所持公司的部分股份办理了质押业务。

齐翔腾达介绍,截至2021年12月16日,齐翔集团及其一致行动人在未来一年内到期的质押股份累计1,079,149,417股,占其所持公司股份的81.51%,占公司总股本的37.96%,对应融资余额41.505亿元(其中融资敞口金额31.505亿元)。若借款人与质押权人对还款日及还款金额进行调整,则质押股份到期日及数量将一并调整。

雪松发展供应链业务遭质疑

雪松发展,是另一家被证监会立案调查的雪松控股旗下A股公司。

2021年10月12日,雪松发展收到证监会的《立案告知书》,公司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根据相关法律法规,证监会决定对公司立案。截至2022年1月13日,证监会调查工作仍在进行中,公司尚未收到证监会就上述立案事项的结论性意见或决定。

雪松发展原本从事服装业务,在2020年转型供应链运营管理和综合服务等业务,这正是当前雪松控股被外界质疑的重点之一。

雪松发展股权结构图

雪松发展介绍,公司在“多元化发展,专业化运作”的战略指引下,积极恢复文化旅游业务,推动供应链管理和综合服务业务快速发展,但是雪松发展预计2021年大额亏损。

雪松发展2021年业绩预告

雪松发展表示,公司积极恢复文化旅游业务的同时,持续稳健发展服装业务,快速发展供应链管理和综合服务。受国内多地疫情反复,特别是公司文旅业务重点区域华东、云南地区疫情影响,导致公司文旅业务经营情况未达预期。

资料显示,雪松发展的供应链管理和综合服务业务,是通过旗下“雪松智链”科技平台,集大宗企业ERP、线下业务开拓、线上数字化管理、风控管理、物流系统、金融服务于一体,线上、线下相结合。

雪松控股大宗商品供应链业务介绍

记者注意到,正是供应链运营管理和综合服务业务,导致雪松发展与前任审计机构中兴华会计师事务所(特殊普通合伙)(下称“中兴华”)产生重大分歧。

2022年1月22日,雪松发展公告称,综合考虑公司业务发展及审计工作安排等情况,拟聘任中喜会计师事务所(特殊普通合伙)为公司2021年度外部审计机构,负责公司2021年度财务报告及相关专项审计工作,聘期一年。

对此,深交所在2022年1月24日下发关注函。2022年1月29日,雪松发展回复关注函称,公司改聘审计机构,主要是中兴华对公司主营业务的判定、营收扣除新规的认定存在不同意见,且原项目团队主审人员也发生了变动。

2021年11月19日,沪深交易所就“营业收入扣除”发布指南。其中,深交所发布《上市公司业务办理指南第12号——营业收入扣除相关事项》(下称“《营收扣除指南》”),进一步规范营业收入的扣除口径。中兴华认定,雪松发展于2020年新增供应链业务,在此次《营收扣除指南》范围内,要求公司就供应链业务收入应当予以扣除,公司对此存在不同意见。

其中,中兴华所与雪松发展管理层,就公司主营业务判定、营收扣除新规的认定存在不同意见,经过多轮沟通仍存在较大分歧。

雪松发展认为,供应链业务已成为主营业务之一,且占营业收入比例最大,不应属于《营收扣除指南》认定的营收扣除项。2021年上半年,公司供应链业务实现营业收入7.85亿元,占营业收入81.82%。

此外,雪松控股间接持有雪松发展的股份出现了冻结。

2022年1月29日,雪松发展公告称,公司近日接到控股股东广州雪松文化旅游投资有限公司一致行动人广州君凯投资有限公司(下称“广州君凯”)通知,获悉广州君凯所持公司的部分股份被冻结,因为债务纠纷产生的连带担保责任。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小牛头条 » 200亿元逾期?8000投资者急了!承兑却难兑,雪松不“轻松”!

赞 (0) 打赏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