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松系”危机:理财产品兑付逾期,总部被投资人围堵

爆抖神器

全站广告位招租!微信:85228832

出品|大摩财经

2月10日,广州最大民企雪松控股被投资人围堵总部维权。根据媒体报道,自昨晚就陆续有投资人赶到雪松总部,现场维权的投资人,基本平均投资都在百万以上。

虽然投资人表示“这一次绝对不能让张劲跑了”。但根据财新报道,雪松控股实控人张劲在2月9日晚间已经离开雪松控股总部。

雪松控股本次爆雷,始于春节前夕。1月30日,雪松控股向投资人发布《致歉信》,表示原定于1月底完成的兑付无法落实。

雪松控股2018年7月跻身“世界500强”,此后连续4年上榜。但2020年6月被媒体质疑旗下雪松信托涉嫌自融后,市场一直传闻“雪松系”存在现金流问题。

广州最大民企爆雷

雪松控股创立于1997年,是广州土生土长的民企,实控人是现年50岁的张劲。

“雪松系”最早以君华集团之名从事房地产生意。成立之初,商品房市场因取消福利分房、推行按揭等政策迎来发展契机,君华集团也迅速崛起。通过将烂尾楼华达山庄盘活为“江南世家”别墅区,君华集团在广州地产行业站稳了脚跟。但当时粤系房企竞争激烈,君华集团在其中并不显眼,到2010年才走出广州进入临近的中山。2011年之后,由于政策变化,“雪松系”逐渐收缩房地产业务,直到2020年下半年才重新出现在广州土拍市场。

2002年之后,“雪松系”开始进入大宗商品领域,并逐步转型供应链综合服务。2015年之后,”雪松系”核心平台雪松控股业绩开始突飞猛进。2010年,雪松控股营收规模只有100亿左右,2015年增长至593亿,到2016年飙升至1570亿元,跃居广州民企第一,此后仍保持增长。2018年7月,雪松控股跻身“世界500强”,此后连续四年上榜。

目前,”雪松系”旗下拥有齐翔腾达(002408.SZ)和雪松发展(002485.SZ)两大上市平台。据财新报道,张劲在最新表态中,称希望尽快将雪松持有的齐翔腾达股份转手。截至2021年12月16日,“雪松系”主要发债平台雪松实业直接、间接持有齐翔腾达37.4%股权,对应市值为105亿,但超过八成的股权已经处于质押状态。

“雪松系”的危机源于雪松信托。2018年11月,雪松控股从“明天系”手中收购中江信托71.35%的股权,正式走入金融圈。彼时,雪松控股承诺将兑付中江信托逾期产品,雪松实控人张劲表态“将解决好所有的历史遗留问题”。

彼时,中江信托大量产品预期,根据雪松入主时披露的情况,逾期项目达到35个,本金总规模共计79亿元,涉及投资者2400人左右。

2019年正式完成收购后,中江信托更名为雪松信托陆续开展新业务。雪松信托在初期按照之前承诺分别次兑付中江信托逾期产品。

雪松并未扭转雪松信托的亏损局面,2019年、2020年净亏损分别达到14.4亿、7.3亿元。2020年中旬,雪松信托被媒体曝出涉嫌存在供应链自融。在此基础上,2021年雪松信托又踩了诸多地产雷,现金流危机进一步加剧。

据财新报道,雪松信托的理财产品自2021年4月起陆续出现逾期,仅支付利息,2022年1月后,雪松方面已经连利息都无法支付。财新引述投资人说法称,雪松方面高管承认,对外发行的理财产品存量规模大约在200亿元左右,涉及投资人约8000人。

2021年7月,雪松控股在传出流动性危机后,欲转让雪松信托控股权,市场一度传言广州国资将接盘纾困,但该说法很快遭到广州本地国资辟谣。

由于监管力度的变化,企业通过信托牌照自融的渠道基本被拧死,雪松控股急于脱手信托牌照也就可以理解了。但是,在现在的市场环境中,想要找到高价接盘信托牌照的“白衣骑士”可能很难了。

在2月9日的雪松内部会上,张劲同意拿出资产包为还债担保。这部分资产包括雪松在中山的若干地块,雪松实际持有的开源证券的股份,以及20亿元的针对国企的应收账款。根据证监会公布的证券公司分类结果,开源证券为A类公司。雪松实际控制的金盛瑞泰是开源证券第二大股东,持股35.35%。

值得一提的是,雪松的理财产品销售经理要求张劲个人为雪松逾期的理财产品承担连带责任,该方案被张劲断然拒绝。

2021年10月底发布的胡润百富榜中,张劲坐拥190亿财富,但是相比上年排名已经下滑了200位以上,在所有富豪中排在第363位。

最新报道显示,张劲于2月9日表态称,在未来两个月内,雪松信托注册地将会从江西南昌迁至广州,进而将其卖给地方国企,该交易将为雪松控股带来近百亿活水。

雪松控股此前购买雪松信托控股权时,曾从两家广州国企拿到80亿元永续债,将雪松信托迁入广州是否是当时的“抽屉协议”不得而已,但是该操作的难度显而易见。

困难重重

“雪松系”的危机是全方面的,不只限于雪松信托。

截至目前,雪松控股共有7条被执行信息,累计金额3585.3万,已经被列入失信执行人名单。雪松实业有1条被执行信息,涉及金额4284.7万。截至2021年上半年,雪松实业有息负债234.9亿元,在手货币资金仅有54.9亿,缺口高达180亿。

2020年下半年起,雪松再度在房地产市场露面,拿下多个旧改项目和地块。但由于“钱不凑手”,2021年12月,雪松在一天内退出了广州增城禧阅盛汇、黄埔洪圣沙岛综合体、白云太源村商业项目这三个项目,另外广州地方国企科学城集团接盘了其手上的最大体量的旧改项目黄埔何棠下村项目。

除了张劲已经列入出售名单的齐翔腾达,“雪松系”还有上市平台雪松发展,但后者正面临业绩压力和监管质疑。

雪松发展的前身为男装品牌希努尔,雪松控股在2018年完成入主。截至今年1月底,雪松通过雪松文投和广州君凯持有雪松发展70.3%股权。

截至去年前三季度,雪松发展营收17.08亿,同比增长64.76%,归母净亏损781.54万元。雪松发展2020年已经由盈转亏,如果2021年度继续亏损,将会披星戴帽。

今年1月底,雪松发展披露了业绩预告,称2021年度归母净亏损预计在4.54亿至6.78亿之间,相比上年度不足2000万亏损明显扩大。扣非后,预计亏损3400万至5000万,而上年同期扣非亏损在8500万元左右。

雪松发展表示亏损主要是由于国内疫情反复对文旅业务的影响。而且,2021年度雪松发展持有的投资性房地产公允价值出现大幅下滑,幅度在4.8亿至6亿之间。雪松发展还提到,计划计提2500万至3000万的资产减值准备。

但这份业绩预告很快引来监管质疑。2022年1月21日,雪松发展披露了变更审计机构的公告,将审计机构由中兴华所变更为中喜所。中兴华所已经连续8年为雪松发展提供审计服务,且在去年9月的雪松发展临时股东大会上已经审议通过续聘中兴华所为2021年度机构。为何在年报出台前,雪松发展突然临时更换审计机构?深交所因此对雪松发展下发关注函。

根据雪松发展的回复,本次变更审计机构主要原因是中兴华所对2020年新增的供应链业务是否应被判定主营业务与上市公司存在不同意见。

雪松发展认为,供应链业务在2020年和2021年上半年分别营收5.12亿和7.85亿,占当年营收的33.57%和81.82%,应该被判定为主营业务,不应该被认定为营收扣除项。而中兴华所持反对意见。

2月7日,深交所对雪松发展再度下发关注函,要求雪松发展按照相关规定自查供应链业务在2020年和2021年是否已经在营收中进行扣除,新审计机构中喜所与原审计机构是否对扣除事项存在分歧意见,且需要说明是否存在购买审计机构专项核查意见以规避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的情况。

同时,深交所还要求雪松发展对于业绩预告中披露的投资性房地产价值变动做出详细说明。

值得一提的是,2021年4月,雪松发展因财务问题受到监管警告。2021年10月雪松发展因信披违法违规,已经被证监会立案调查。根据今年1月雪松发展披露的情况,目前中国证监会调查工作仍在进行中。

•END•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小牛头条 » “雪松系”危机:理财产品兑付逾期,总部被投资人围堵

赞 (0) 打赏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