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鹏鲲:比中国更依赖西方芯片的俄罗斯,会被科技公司制裁压倒吗

知习社

全站广告位招租!微信:85228832

【文/科工力量专栏作者 余鹏鲲】

俄乌冲突以来,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针对俄罗斯出台了层出不穷的制裁,包括经济的、体育的、艺术的种种措施,甚至连俄罗斯的宠物猫都没能逃过一劫。这些荒谬的制裁再次说明,西方国家在围堵、抹黑他国时想象力是何等丰富,也说明美国霸权主义不愧是国际秩序最大的破坏者。

尽管西方国家采用了形式多样、角度刁钻的制裁措施,但有效性值得怀疑。以金融制裁为例,美国接连采取了禁止使用美元、欧元、英镑、日元进行金融交易和商业活动、剔除出SWIFT网络、冻结在美欧的俄罗斯国家资产等招数。

“金融核弹”是扔下去了,俄罗斯也受到很大冲击,可普京的战争意志并未被明显削弱,俄军的军事动能依然强劲如昔。再加上欧洲甚至美国都十分依赖俄罗斯的能源,这样的制裁怎么可能不走样呢?

事实上,尽管美国两党的参议院立法小组都坚持对俄罗斯石油出口进行制裁,但拜登政府拖到8日才在电视讲话中宣布,对俄罗斯实施能源进口禁令。

至于其他奇奇怪怪的制裁,壮胆的意义大于实际作用,充其量就是国际政治中的啦啦队。像制裁俄罗斯的猫,除了给世界人民增添笑料,制造出一大批表情包外,还会有什么结果。

根据列宁与猫的历史照片,制作的讽刺表情包

北约东扩被遏制,单边主义的安排被挑战,美国对俄罗斯有着切齿仇恨,在不亲自下场参战的前提下,美国政客们会打出所有牌,当然也包括科技牌。和俄罗斯相比,美国科技企业无论是从体量还是质量上都处于碾压状态

根据前瞻产业研究院2019年的数据,全球研发投入前2500家企业中,美国企业的研发投入占比高达38.45%,比欧盟企业的20.89%高出84%。研发投入的差距,实实在在地转变为美国企业的科技竞争力,根据智研咨询发布的报告,全球独角兽企业主要分布在中美两国,而美国又占据整个世界的半壁江山。

全球研发投入前2000家企业的投资额分布,图源见水印

相比之下,俄罗斯的科技企业简直不值一提,严重缺乏世界影响力。毛主席早就指出:“美帝国主义者很傲慢,凡是可以不讲理的地方就一定不讲理”。占据这么大的优势,美国更不想讲理了。以苹果、英特尔、AMD、谷歌为代表,目前已经至少有25家科技企业参与到对俄制裁中。

西方科技企业大战俄罗斯

科技企业制裁威力不容小觑

在经济全球化的时代,企业是产业竞争的排头兵,重要性不言而喻。有的人认为在国家产业政策和国际博弈面前,再强的高科技企业也无足轻重,这种观点是有害的。美国科技企业参与制裁,起到了其他方式起不到的作用,甚至可以说马上就让俄罗斯感受到了疼痛。

目前参与对俄制裁的美国企业,多是信息企业,又可粗略分为互联网及软件服务企业和硬件设计与生产企业。其中互联网及软件服务企业发挥的作用最直接,苹果和谷歌的服务停止后,立刻就对俄罗斯相关业务造成了很大的影响。

和很多国家一样,俄罗斯也迈入了移动支付的时代,但其本土移动支付企业并不像中国企业一样强势。2月28日,由于Apple Pay(苹果支付)和Google Pay(谷歌支付)在俄罗斯大面积停止使用,给俄罗斯民众带来了一定的不便。

在信息时代,互联网及软件服务企业不仅改善着人们的生活体验,还打造了观察世界的窗口。Facebook、Twitter、网飞(Netflix)、Roku、Meta、Tiktok都掌握着巨量的媒体资源,就是谷歌、亚马逊、微软也操控着重量级的流量入口。

当这些媒体集体发难时,西方网民中俄罗斯国家形象迅速一落千丈。俄乌冲突激化以来,俄罗斯发出的声音在西方网络上迅速被边缘化。我们都见识过美国互联网企业是如何封杀其前总统特朗普的,目前俄罗斯正面临着相同的处境。代表国家意志的声音听不到了,只有俄罗斯“公知”们走上街头反战的闹剧被一再强调。

此外,俄罗斯的信息安全也遭遇空前的挑战。占比最高的桌面操作系统Windows系列是微软开发的,占比最高的移动操作系统安卓系列是谷歌开发的,Oracle公司的数据库在金融邮政系统影响巨大。

通过第三方和盗版,俄罗斯的用户或许依然可以使用这些软件和系统。但既然被制裁,法律框架内的服务关系被解除,这些公司不再向相关用户推送最新的安全补丁似乎无可指责,这本身就是风险。再阴暗一点设想,在某种情况下,这些企业发现了自己产品的漏洞,会不会有意无意地提供给第三方黑客机构攻击俄罗斯的要害机关呢?

虽然“上网不涉密,涉密不上网”已经是全球相关部门职业素养的组成部分了,但不使用美国企业产品总是不方便的客观现实下,还是可能会有人越线使用,留下敏感信息的痕迹。更何况,西方相关产品近乎垄断地位,这么大的用户基数,足以从非敏感信息中,分析出很多东西。

硬件设计与生产企业参与制裁,效果没有那么明显,但影响更加深远。“设想一下,一个国家需要从一个与之有着战事冲突和贸易不稳定的国家进口某种珍贵的商品,如果没有这种商品,整个社会将被迫停顿,再试想,这两个国家分别是中国和美国,而该商品是CPU。”2009年美国《连线》杂志的这篇名叫《人民的CPU》的文章令人不寒而栗。

有人问:缺乏CPU真的这么严重吗?龙芯总裁胡伟武在2018年的回答是:“是的”。而俄罗斯对西方芯片的依赖,还要比中国目前严重得多

俄罗斯能够自己设计和生产芯片,但设计能力明显比美国差两个阶梯,也比中国的龙芯和申威要差一大截。生产能力就更差了,台积电已经明确表示停止向俄罗斯出货,其他代工企业今后可能也要衡量为俄罗斯代工的风险,长期来看俄罗斯存在芯片短缺的风险。

俄罗斯的国产芯片Baikal TC-1

在最坏的情况下,俄罗斯很多依赖西方芯片的企业开工率会受影响,进而影响到俄罗斯整个工业生产的效率。毕竟俄罗斯的自主芯片与西方垄断的那部分芯片存在一个数量级以上的性能差距,在这样的情况下,要么终端用户的工作效率不可避免地受到影响,要么俄罗斯的程序员就要做大量的优化工作。

而且相比那些提供软件服务的企业,提供硬件的企业垄断性更重,产业链号召力更强,并不是很好规避。2006年,第二大通用CPU设计企业AMD发起反垄断诉讼,要求惩罚英特尔的不正当竞争。尽管从当时和事后来看,英特尔都不占理,但大多数PC企业都拒绝为AMD作证。

光一个英特尔的影响力就如此巨大,何况此次AMD也拒绝向俄罗斯供货。目前已经有苹果、戴尔、联想等相关企业受裹挟,已经停止了对俄罗斯的相关业务。未来掌握了绝大多数通用高性能CPU市场的AMD和英特尔,如果真的认真围堵俄罗斯,俄罗斯民众获得廉价好用的PC也不容易,整个俄罗斯的信息化成本都会增长。

科技企业制裁的威胁不宜夸大

那么有了科技企业的帮助,喜欢搞单边主义的美国,在制裁上能否单向有利呢?

我们不妨先从理论上进行分析,俄罗斯在乌克兰的军事行动是政治的延续,事关核心国家利益。只要世界上还有强权政治和霸权主义,就不可能杜绝战争。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空前的核门槛也没能阻止战争的发生,制裁的门槛就更可笑了。中国外交部发言人严肃指出:“制裁从来都不是解决问题的根本有效途径”,既出自善意,也是对外交规律的科学提炼。

冷战中恐怖的核威胁也没能实现和平

除了不会动摇战争决心,任何制裁的中短期效果都是有限的。正如拜登在接受美国播客节目采访时所说:“你有两个选项,开始第三次世界大战,与俄罗斯开战;第二,确保一个如此违反国际法的国家为此付出代价”。美国总统选择了制裁,本身就说明不敢开战,也说明美俄的国家矛盾尚未不可调和,制裁作为一种惩罚手段存在着先天的不足。

从技术手段上讲,霸权主义热衷于制裁,是因为制裁能够裹挟其他非霸权力量参与,从而到达某些政客借别人的锅做自己的饭的目的。因此从拿破仑时代起,冷热不均、厚此薄彼就一直是国际制裁难以解决的内生矛盾。美国总统拜登在宣布新一轮制裁时称:“捍卫自由和民主从来都不是没有代价的”,但有的国家显然代价更大一些。美国这次试图裹挟的部分第三世界国家就表达了强烈的不满。

在美国宣布谴责后,巴基斯坦与俄罗斯达成了一笔进口大订单。巴基斯坦总理伊姆兰·汗强调:“乌克兰危机与我们无关。我们与俄罗斯有双边关系,我们真诚希望加强这种关系。我们不想成为任何集团的一部分。”

2月25日,塞尔维亚总统武契奇发表全国讲话,他承认西方国家施加了巨大的压力,但他表示塞尔维亚不会追随欧盟对俄罗斯实施制裁。2月27日,巴西总统博索纳罗认为:任何形式的对俄制裁都可能对巴西造成负面影响,俄罗斯生产的肥料对巴西规模庞大的农业生产很关键。

3月1日,墨西哥和阿根廷都拒绝因俄罗斯对乌克兰的军事行动对其采取任何的经济制裁措施。即使在欧洲,也有白俄罗斯、塞尔维亚、格鲁吉亚、土耳其明确拒绝对俄制裁。不得不对俄罗斯制裁的匈牙利,正在激烈抱怨着自己承受的代价,并要求继续购买俄罗斯的能源:“如果我们取消与俄罗斯人的能源合作,所有匈牙利家庭的有关支出将在一个月内增加两倍。因此,我不支持这一举动,不会让匈牙利家庭为这场战争买单。”

至于饱受美国之害的朝鲜、伊朗、叙利亚,对制裁俄罗斯的讽刺就更加辛辣。

这意味着美国的制裁之墙从一开始就四处漏风,如果美国科技企业及其裹挟的同盟军不能同时对上述国家同等制裁,那么充其量只能阻止高端定制商品流入俄罗斯。

早在2014年,微软的很多软件包括Windows系统就对俄罗斯实施了禁售,但俄罗斯国有机构照样正常购买Windows系统等微软软件,俄罗斯超市的货架上也不难买到正版的Windows。

制裁中俄罗斯货架上的正版Windows

在这么多国家和组织同情俄罗斯的情况下,近乎泛滥的走私甚至都没能使相关产品的价格出现明显的上涨。2011年以来,美国对俄罗斯实施的制裁已经超过100次,科技企业已经多次参与其中,只要从客观的角度出发,我们不难发现这些制裁效果极其有限。

面对制裁,俄罗斯早有准备

在应对制裁中,俄罗斯反抗的能力也在逐渐增强。2013年,普京正式批准《2014~2020年俄联邦信息技术产业发展战略及2025年前远景战略》。经过近十年的艰苦建设,已经基本解决了有无问题,自主软硬件体系初步成型。

在CPU方面,除了上文提到的Baikal还有MCST,MCST更加强调自主,并更加侧重高性能计算。Baikal则既有自主化程度高的产品线,又有使用第三方IP集成的应急产品。目前两公司设计的CPU已经可以满足军用,并可满足大部分政府业务的需要。

唯一可虑的是,俄罗斯的自主CPU目前还比较依赖于境外的先进工艺,因此台积电停止供货影响不小。半导体生产投入很大,而且风险不小,但在西方讹诈面前,俄罗斯痛定思痛。在对乌克兰采取军事行动之前,俄罗斯就与白俄罗斯达成合作,打算共同生产电子元件。俄罗斯近年来还试图与友好的独联体国家共享部分信息技术。

值得一提的是,俄罗斯的国产操作系统长期以来起步晚、发展慢,但近年来面貌焕然一新。近年来,俄罗斯尤其是俄军花了大力气开发推广Astra Linux,尽管其界面还比较原始,但因为俄军边用边开发,落实到任务和装备,它的实用性和兼容性已经让俄军摆脱了Windows办公。

移动操作系统,俄罗斯有基于Linux内核的Aurora,目前该系统还未能完全兼容安卓,但已经补上了俄罗斯信息安全最薄弱的一环。俄罗斯已经至少为Aurora花费了1000亿卢布,并且将该系统部署到800万台移动设备上。

俄罗斯的桌面和移动端操作系统

在贴近日常生活的互联网服务上,俄罗斯近年来也涌现出了一大批本土提供商。Sputnik的搜索引擎、Wildberries的电子商务平台以及Yandex地理信息业务等等。这次谷歌支付停止使用,打击了俄罗斯,但也必将提振俄罗斯本土的移动支付业务。这一切,正如伟人所说的那样:“封锁它十年八年”,“一切问题都解决了”。

此外,霸权主义搞制裁乐此不疲,一个重要原因是有利可图。但是贸易本来就是量入为出,你情我愿的,并且受经济规律支配。俄罗斯不仅在理论上揭示这一点,并且在现实中也力图使一切参与制裁的实体,无论在业务总额还是利润上都吃亏受伤。

2016年普京的互联网顾问就放言,“吃饭砸锅”的谷歌、苹果、微软必须多付税收,一度使得上述企业就制裁低调表态。这次,普京已然放话,要“拉清单”,大棒会怎么打下来,我们不妨拭目以待

综上,从战略上讲,科技企业制裁不足为惧。但从战术的角度出发,科技企业制裁被霸权主义分子如此青睐,必须引起足够的关注。作为美国的假想敌,中国不能对科技制裁持鼓励态度,我们最多允许美国科技企业裹挟北约的科技企业加入对俄制裁,绝不能让这些科技企业肆无忌惮地拉拢威胁其他国家甚至中国的企业加入制裁。如果制裁让俄罗斯都难以承受,科技企业制裁将成为世界和平现实并且严重的威胁。

同时,我们必须向俄罗斯学习,他们将自主可控和安全指标看得比经济指标、技术先进指标重要得多。没有不怕制裁的中等先进的半导体制程生产线、缺乏安全的移动操作系统、可控桌面操作系统普及率不足,是我国信息安全的三大隐患,可借鉴俄罗斯的做法,以只争朝夕的气魄早日解决。

妄图以科技企业的相对优势,左右主权国家决策的霸权主义者必然失败,但何时失败,完全取决于这样的制裁措施何时弊大于利。这启示我们,面对此类制裁,一定要采取对等还击,甚至超对等还击策略。退让和妥协,是没有任何出路的。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小牛头条 » 余鹏鲲:比中国更依赖西方芯片的俄罗斯,会被科技公司制裁压倒吗

赞 (0) 打赏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