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女子花8000元买了一套房子,以为赚大了,而噩梦刚刚开始

知习社

全站广告位招租!微信:85228832

“什么时候我也能拥有一座属于自己的房子呢?”

看着逐年增长的房价,胡素兰在心中不断哀叹。

买房对于她来说一直都是个奢望,因为她本人只是超市收银员,丈夫是制衣厂的工人,两人的月薪加起来也只有五六千块钱。

此外,两人还要带着公婆、孩子以及两个未出嫁的小姑子,一家8口人蜗居在一间又破又烂,不足百平米的老单元楼里。

温饱都成问题,哪来的余钱买房呢?

就在胡素兰已经快要放弃这个念头的时候,2015年7月,一个机会悄悄降临在了她身边。

当时,堂哥邱志远神秘兮兮地对她说:“表妹啊,想不想要房?只要8000块钱一套。”

胡素兰笑着说:“开什么玩笑呢,现在一套房少说百十来万,8000连个厕所都买不到。”

哪知邱志远异常严肃地说:“妹妹,这事一般人我可不告诉,几年前,一个领导拿了好多廉租房指标,现在准备转手卖出去呢,机会稍纵即逝,过了这村就没这店了。”

胡素兰将信将疑地点了点头,出于对房子的渴望,她最终还是凑了8000块钱,交给了售卖廉租房指标的代理人。

焦急地等待了四个月后,她却发现,代理人消失不见,而跟自己一样花了8000块钱买房的人,还有1000多个……

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胡素兰最终有没有拿到房子?这件事背后又隐藏着怎样的秘密呢?

胡素兰的房子

三个买房人

自从交完钱以后,胡素兰每天心急如焚。

钱也交了,关系也到位了,怎么就不见分配房子呢?

出于担心,她来到了信丰市的律师事务所。

准备找当初给自己买房子的事做担保的律师刘家敏。

刘家敏博学多识,本人又是律师,非常懂法,在胡素兰犹豫不决的时候,正是刘家敏拍胸担保,才让她消除疑虑。

一进门,胡素兰就听见里头传来怒气冲冲的声音。

“说了多少次了,房子马上就下来了,回家乖乖等着,别再来找我!”

这回,刘家敏不像平时那样温文尔雅,他非常暴躁,身后还尾随着两个农民工打扮的男人。

“可是律师,我俩8000块钱也交了,这房连个影子都没有,人都说交完钱能走后门,这后门在哪呢?你看,我们也是打工的,赚个钱累死了,不被逼到这份上哪会来找您啊。”

刘家敏气的额头生烟,干脆坐在椅子上,一言不发,任他们质问。

邱志远

胡素兰看到此景,感到非常奇怪:难道这两个人跟自己一样,也是花8000块买廉租房指标的吗?

可是当初刘家敏说这项计划很神秘,只有她和堂哥邱志远知道,如今怎么又冒出来买房的人了?

胡素兰悄悄叫住了两个讨房的男人,把他们带到路对面,问:“你们刚才说了8000块钱买房,怎么回事?”

男人咬了咬牙,说:“唉,这本来是个秘密,但事到如今,也不瞒着了。”

原来,这个男人名叫叶继明,旁边的那个叫叶佳华,他俩是同乡。

原本两人就在农村种地,后来打工潮到来后,他们也跟风到了大城市,但因为没什么文化,所以只能做一些体力活,累死累活的,赚的钱还很少。

多年来,他俩住在村里的土房里,虽然也想在城里有一套房子,但这样的收入自然是不可能买房的。

直到三个月前,他们从亲戚口中听到一个振奋无比的消息。

某个厉害的领导有一批廉租房指标,现在对外出售,只用8000块钱就可以买到!

叶继明忙问:“领导在哪?我去找他。”

叶佳华

亲戚笑道:“人家可是领导啊,这种事情肯定不便自己出面,不过我认识他的手下,你要是想要房子,我给你介绍。”

叶继明说:“见不到真人我可不信,我听说廉租房是福利政策,都是摇号拿的,怎么可能花钱买到?”

亲戚冷笑一声:“这你就不懂了吧,指标也是可以买的,有的地方1万,有的地方5万,只要找对人,这都不是事,反正我已经预定了,你自己看着办吧。”

叶继明一想到房子,心里就痒痒,他找到好友叶佳华,跟他商量这件事。

叶佳华听后,沉思了一会,一拍桌子,说:“买了!万一撞上好运呢?”

就这样,两人按照亲戚给的联系方式,找到了律师事务所的刘家敏。

刘家敏长相非常和善,像弥勒佛一样,一下子便取得了两人的信任。

他热情接待了两个“客户”,承诺只要交了钱,过不了多久就能领房,临走时还叮嘱他们,这件事非常秘密,绝对不能告诉别人。

叶继明和叶佳华满心欢喜地回家去了,他俩每天笑呵呵的,别人问他遇见什么好事了,他俩也不敢说,生怕泄露了机密。

叶继明

可这一等就是三个月,钱是交了,房子连个影没见着,哥俩脸上的笑容逐渐消失了。

起初,他们过去找刘家敏询问,他还会耐心地解释,可是找的回数多了,他的态度逐渐恶劣起来,最后更是恨不得闭门谢客。

这可愁坏了哥俩,要知道,那8000块钱可都是借来的。

说到这里,叶继明重重地叹了口气。

听完这胡素兰皱起了眉头,这下她确定了,低价买房根本就不是什么秘密消息!自己可能中了圈套了!

回家后,胡素兰马上联系自己的堂哥邱志远,结果却听到他说:“要不再等等吧,我也掏了钱,律师我也认识,他跑不了。”

在焦虑中度过几日后,胡素兰决定再去找刘家敏对质,可这次,刘家敏的门前居然围满了讨要钱财的群众,这一问才知道,原来大家都是掏钱买房的。

而刘家敏始终不见踪影,律师事务所也被贴上了封条。

经过多方打听,胡素兰得知,刘家敏已经被公安局抓走了。

犯罪链条十分复杂

原来,刘家敏是一名骗子,他利用自己的律师身份,在几个月里先后骗取上百名群众的钱财。

为了安抚受害者情绪,他每次都会说:“这事我只给你一个人办,一定要保密,不然就办不成了。”

被骗的人无一例外都是贫苦百姓,他们为了房子,大多选择隐忍,但也有少部分暴躁的人,在得不到消息后,选择直接报警。

警察接到消息后,觉得刘家敏行为可疑,涉嫌诈骗,依法对他实施抓捕。

面对手铐和牢狱,刘家敏被吓得屁滚尿流,他表示愿意把事实告诉警察。

但询问的时候,他又十分委屈地说:“我才是受害者。”

警察十分奇怪,刘家敏明明骗了那么多钱,怎么就成受害者了呢?

原来,这件事并不是他的主意,他也是帮人办事的。

刘家敏年过半百,身为律师,虽然外表看着风光,但也有求而不得的东西,那就是事业编制。

刘家敏

为此刘佳敏可谓是煞费苦心,但多年时间过去,他也没能如愿。

然而,半年前,一个名叫周金凤的女人找到了刘家敏,她跟刘家敏套了套近乎,没多久两人就成了好朋友。

有天,周金凤对刘家敏说:“想赚钱吗?我这有份生意,一起发财。”

刘家敏问:“什么生意?我这人没心眼,做不了赚钱的事情。”

周金凤说:“不用你费力,是这样的,我认识一位领导,他手上有一些廉租房,一套8000,你帮着卖出去,到时候给你分红。”

刘家敏问:“卖指标?什么领导这么厉害?”

周金凤说:“这也不方便说,不过我保证,领导力量很大,这事办好以后,说不定能解决你和你儿子的编制问题。”

刘家敏一听能搞编制,心里跃跃欲试,他合计了一下,反正自己只管拉客,具体的钱是跑到周金凤腰包的,这样就算追查下来,自己也没有大罪。

于是,他便开始向熟人透露“8000块买房”的消息,信丰本身就不大,人口也有限,一旦出现小道消息,一传十十传百,很快便搞的人尽皆知。

刘家敏被抓

很多理智的人听到消息,都选择不信,但那些对房子有执念的人,哪管是真是假,他们抱着试一试的态度,很快就上了套。

刘家敏做了几次后,心里的负罪感逐渐减轻,胆子也越来越大,他大力发展客源,在几个月的时间里骗了上百人。

警察得知真相后,顺藤摸瓜,火速抓捕了周金凤。

而让所有人大跌眼镜的是,她根本没什么特殊的身份,只是个四十多岁又没什么文化的餐馆老板娘。

进到所里以后,她比刘家敏还要“无辜”,激动地说:“我太冤了!我真是为了做好事。”

周金凤认为,在这件事上,是买房者太急了,领导就在赣州,马上就要在文件上签字了,签完字文件下到信丰,房子就有着落了。

警察非常谨慎,他们怀疑这背后可能还有一条大鱼,便决定按兵不动。

但在经过一天一夜的等待后,并未得到任何消息。

警察这才知道,周金凤是在撒谎。

而周金凤也是不见棺材不落泪,她坚持消息绝不会错,因为这是自己一个非常好的朋友说的。

周金凤

在一番审讯后,她才终于交代了实情。

原来,周金凤并不认识什么领导,也从来没见过,所有这一切信息,都来源于一个叫曹五古的男人。

周金凤去年刚和丈夫离婚,独自带着1岁半的女儿生活。

后来,她开了一家餐馆,收入虽然不多,但足够维持生计了。

有天,餐馆里来了一个气场很足的男人,这就是曹五古。

稍作交流后,两人互相产生兴趣。

曹五古知道周金凤离异的事后,便告诉周金凤,自己也离异,目前带着两个女儿生活,现在非常想重组家庭。

周金凤非常高兴,像曹五古这样能量很足的男人正是她喜欢的,两人发展为恋人关系。

一日,曹五古对周金凤说:“大买卖来了,我有个发小是县领导,他托我办一件事,倒卖廉租房指标。”

曹五古

周金凤觉得这件事有风险,不敢干,曹五古对她说:“不用怕,等事情办好了,我叫领导给你安排去北京工作。”

周金凤一听能去北京,心动了,便到处拉拢人手,实施行动,她找了好多下家,刘家敏便是其中一个。

而他们收来的钱,除去一小部分提成,其余都进了曹五古的口袋。

警察马上抓来曹五古,一坐上后悔椅,他马上交代说,所谓领导、廉租房指标等等,都是他瞎编出来的。

而之所以编造这个谎言,也是有原因的。

2014年的时候,县里的廉租房指标下来了,他发现很多人都在讨论这件事,没摇到号的人都捶胸顿足,非常难过。

曹五古别的本事没有,就是歪脑筋特别多,他一想,假如自己编个廉租房的谎话,是不是能让很多人乖乖交钱呢?

他马上联系了自己的伙计罗江文,两人一同策划了一起骗局。

让他们都感到意外的是,入套的人特别多,有些甚至争相过来交钱。

生意最好的时候,一天能有几十号人上钩,他们就把这些人的信息记到本上,约定到时候给他们房。

受害者的收条

最讽刺的是,曹五古为了把事情做真,还在本子封皮上用飘逸的字体写上:为人民服务。

就这样,短短半年时间里,曹五古团伙共制造了1000多名受害者,累计诈骗金额高达1000多万。

2017年11月16日,法院证据确凿,以诈骗罪依法判处周金凤有期徒刑14年6个月,并处罚金50万元。

判处刘家敏有期徒刑14年,并处罚金50万元。

判处从犯罗江文有期徒刑8年,并处罚金10万元。

而事件的主犯曹五古,却因审讯期间突发疾病,不治身亡,侥幸逃脱了法律的制裁。

既然嫌犯被抓,那么受害者的经济损失能否找回呢?

答案是很难。

因为曹五古在取得金钱后,已在短时间内将其挥霍一空。

数千贫苦百姓的血汗钱,就这样变成了泡影。

声明:刊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 联系/投稿邮箱地址:service@shxyo.com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小牛头条 » 2015年,女子花8000元买了一套房子,以为赚大了,而噩梦刚刚开始

赞 (0) 打赏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