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口“出兵台海”?澳防长又妄言:会向台湾提供军火,武装民进党当局

知习社

全站广告位招租!微信:85228832

【环球时报综合报道】曾经妄言“台海若开战,澳大利亚不参加难以想象”的澳大利亚国防部长达顿,这两天似乎“后退”了。英国《卫报》6日称,他当天在接受澳大利亚广播公司(ABC)采访时再被问及台海问题时称,“到时候我们会根据国家的最大利益做出决定”。评论称,达顿新的表态不如之前强硬。但他在采访中依然表示,一旦台海开战,澳会向台湾提供军火,武装民进党当局。

2021年11月,达顿在接受采访时被问到台海战事的前景时称,“如果美国选择采取行动,我们不参加美国的行动,这将是不可想象的”。《卫报》称,这一言论引发轩然大波,被指偏离了澳大利亚两党长期以来坚守的政策,特别是考虑到美国对于是否武力保卫台湾也一直保持“战略模糊”。澳政界众多人士指责达顿将澳大利亚拉入大国的战争。报道称,达顿在最新的采访中没有重复这一言论,关于台湾的措辞“显得更加谨慎”。

ABC称,被问到澳是否会提供武器给台湾时,达顿称,澳大利亚将“尽一切能力吓阻中国”,并称“软弱的立场是无法争取和平的”。达顿还将台湾局势和乌克兰相提并论,称中国应该从俄罗斯身上“吸取教训”,不要用武力改变台海现状,因为这会出现中国“想象不到的复杂结果”。

ABC称,对于达顿就台海战争的假设性问题发表看法,在野党工党国防事务发言人奥康纳提出批评,认为达顿身为国防部长,绝不应该针对澳大利亚与一个核武大国全面交战的假设性问题作出正面回答。“我不记得在我们的历史上,尤其是最近的历史上,任何一位国防部长会正面回答一个关于我们是否会与核超级大国展开全面战争的假设性问题。”(高雷)

延伸阅读

澳防长再发表反华言论:对抗中国,否则将失去下一个十年

作为美国的忠实“兄弟”,澳大利亚一直充当着“反华”急先锋,并且与许多国家的“口头反华”不同,澳大利亚“反华”非常认真。

近日,澳大利亚国防部长又开始口出狂言。

据悉,澳大利亚国防部长达顿7日声称,美国及其盟国在过去十年“默许”中国在南海“扩张”, 除非对抗中国,否则美澳及其盟国将“失去下一个十年”。

另外,达顿还搬出了在2021年成立的美英澳三边安全伙伴关系“奥库斯”, 澳大利亚将在2038年之前拥有自己的核潜艇。

其实,达顿作为澳大利亚的国防部长此前便多次出言不逊,在其担任内政部长期间,他就发表过多次“反华”言论。更过分的是,达顿甚至还对台湾问题发表过不当言论。

对于达顿的种种“表现”,不少网友都持批评态度,认为他只是在为自己的升职做样子。

尽管达顿曾经是警察出身,但达顿可以说是一个死硬“反华”分子、极端右翼分子。许多澳媒称此人是“从来没有一位澳大利亚部长像他一样对中国采取如此有攻击性的言行”。

当然,诸如达顿这种横在中澳关系之中的“老鼠屎”还不少。这些右翼分子一直跟随美国步伐在涉华问题上反复横跳,导致中澳关系面临重大困难。

不过,随着新一年的到来,新一任中国驻澳大使将前往澳履职,有可能中澳官方的对话大门会被打开。

当然,中澳对话对澳大利亚来说更加的重要,澳大利亚现在经济高度依赖中国,澳大利亚60%的铁矿、55%的煤炭都要出口给中国。

就2020年而言,中澳贸易额便超过一万亿人民币,中国始终是澳大利亚重要贸易合作伙伴。

2021年,中国国内生产总值(GDP)达到114.4万亿元,再一次突破一百万亿元大关。与2022年同期相比,中国GDP增长8.1%。

从数据可以看出,中国始终是全球经济复苏的引擎,这是美国无法否认的。另外,中国拥有相当庞大的消费市场,澳大利亚如果真的要一条道儿走到黑,这势必会给澳方带来了不小损失。

值得注意的是,今年是澳大利亚的大选之年,可以预见,今年的选举将会非常激烈,也扑朔迷离。而选举结果势必将影响到大家都关心的中澳关系。当然,这或许会成为中澳关系改善的契机。

局势有变?澳大选争斗牵扯中国,立陶宛最大反对党为与华对话要授权

受美国驱使的澳大利亚、立陶宛在遭遇各种碰壁后,似乎在内部产生了巨大分歧,毕竟谁也不愿意无底线地“心甘情愿”付出。

莫里森因大选而恼怒攀咬

澳大利亚5月大选临近,但莫里森政府及其所在党派的民众支持率却大幅下跌,被澳大利亚工党所超越。

其实这也在预料之中,毕竟在莫里森政府的执政下,抗疫不力、经济不增反陷入困境,这些确凿的事实都让民众十分不满。

眼见执政生涯即将走向终结的莫里森这时喊出了“中国操控选举”试图甩锅中国,以“中国威胁论”来转移民众的注意力,不仅老调重弹提到了对华贸易之惨,还声称工党领袖安东尼·阿尔巴尼斯占优是中国政府“挑选好了马”,工党副领袖理查德·马斯勒是“中国选定的人”,把美国“洗衣粉”学了个十成十,炮制了“中国操纵”和达顿一唱一和把工党安排得明明白白,以“中国干涉澳大利亚大选”企图造势呼应“中国威胁”。

莫里森与达顿

莫里森之所以如此,一是为了打击对手,二是此前维多利亚州和西澳大利亚州为参加中国进博会而与联邦政府“分道扬镳”,这都让他躁动不安。

但由于莫里森操弄中国议题次数过多,每每在政府陷入困境时就搬出这一套来转移民众视线,但在美国都开始谋求与中国关系正常化的环境下,澳大利亚的民众听多了莫里森相关言论后,一点儿也不“感冒”,只想得到更实在的东西和好处——拿点政绩出来啊,别老拿中国说事。

由于多次挑衅中国,造成了对澳大利亚对华贸易、对亚太地区整体贸易的伤害,自己有限的政治外交能力使得情况更加恶化,只能把所谓的“国家安全”当作参加选举“核心竞争力”的莫里森,反倒自曝其短显露了他的黔驴技穷、乏善可陈。

莫里森将自己的对内对外失败归咎于中方,但可悲的是,澳大利亚安全情报组织(ASIO)的负责人伯吉斯都看不下去了,“不相信外国政府可以真的改变澳选举结果”。

阿尔巴尼斯

随着选举的倒计时,为了一争高下的执政在野两党必不会少各种互相攻讦,美国自不愿意失去一个挡枪炮灰,所以之后牵扯中国的情况还将时不时出现。

立陶宛反对党主席想和中国修复关系

在某种方面来说,之所以牵扯中国,也是从另一方面证明了如今的中国在世界上的重要和影响力。

类似澳大利亚政坛的状况还发生在立陶宛。

这两位同命相怜抱团取暖的“难兄难弟”都面临了内部分歧产生了需要改善与中国关系的局面,这时候立陶宛最大反对党“绿党和农民联盟”主席雷蒙纳斯·卡尔保斯基斯,向立总理希莫尼特索要自己与中国谈判的授权,以使立陶宛与中国的关系正常化。

立陶宛历经数次转变,从紧随美国对华挑衅、满嘴狡辩绝不认错、缓兵之计找欧盟求助、到如今的内部分歧。

卡尔保斯基斯非常直接地给了立陶宛总理希莫尼特和外交部长兰茨贝尔吉斯的公开信——“如果你们中没有人能够或愿意改善对华关系,那么我请你们给我正式授权,以寻求与中国达成协议并纠正你们的错误。”

卡尔保斯基斯

卡尔保斯基斯喊话中国,希望中国政府最大限度地避免做出损害立陶宛民众和企业的决定,并等待摒弃现有操作的下一届政府。他的意思是,错在立陶宛现政府,而不是立陶宛人民和企业。

但卡尔保斯基斯看似“公正”的表态背后,仍然充满了西方傲慢,他所提议的条件是——更改“台湾代表处”的名称。

卡尔保斯基斯居然认为,立陶宛可以对台湾进行各种“和平”方式表达援助和支持,但不能是通过失去数十亿商业利益的方式。于是他怒斥现政府不肯认错的态度对立陶宛带来的伤害,当然同时他自己也怀疑能否得到授权,毕竟如果愿意授权的话,也不至于走到这一步。

但卡尔保斯基斯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之所以中国如此看重这个称谓,背后是对国家完整的决心。

实际上,不管是澳大利亚的政坛闹剧,还是立陶宛方面的喊话,中方表示了遗憾,中国没兴趣干涉他国,中国只想发展搞合作,希望这些政客们能多从国家和人民的根本利益出发,不要只出于政治私利,不要听从某些势力而看不清楚发展态势,这对谁来说都是没有好处的。(易之)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小牛头条 » 改口“出兵台海”?澳防长又妄言:会向台湾提供军火,武装民进党当局

赞 (0) 打赏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