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交所首批上市企业,背靠长虹系,业绩八连增,长虹能源:好乘凉,有隐忧(附干电池行业横评) | 风云主题

知习社

全站广告位招租!微信:85228832

行业内公司盈利差距明显,品牌是关键。

作者 | 常山

编辑 | 小白

提起四川长虹,或许大部分人的第一反应是长虹电视。而实际上,其业务已从家电、特种电源等拓展到电子制造、ICT产品分销等领域,年营收逼近千亿规模(2020年944亿元)。

今天聊的这家公司,长虹能源(836239.BJ),与四川长虹为兄弟单位,控股股东均为长虹控股集团。

四川长虹以家电为主业,对干电池存在可观的需求。这使得长虹能源从成立之初就得以背靠大树而快速发展,股价自2020年以来大幅上涨(最初新三板挂牌上市)。

业绩连增8年

为更好服务创新型中小企业高质量发展,我国新设立北京证券交易所(以下简称“北交所”),并于2021年11月15日揭牌开市。

长虹能源从新三板转板至北交所,成为首批上市企业之一。

长虹能源以碱性电池起家,2018年控股合并长虹三杰后,正式进入锂电领域,形成“碱电+锂电”产品线。

其中,“碱电”主要以OEM(代工)生产销售,是劲量、金霸王、东芝、三菱等品牌的供应商之一;“锂电”主要以直供方式销售给下游电动工具等制造商,由并购江苏三杰新能源公司而来,成为增长最快的业务。

2022年2月24日,长虹能源发布业绩预告,预计2021年全年营业收入30.69亿元,同比增长57%,归母净利润2.56亿元,同比上年增长58%左右。

如此一来,长虹能源的营业收入、净利润将实现连续8年增长,年均复合增长率分别为30%、36%。

(来源:长虹能源官网)

1两大业务均增长,关联交易亦不少

2017-2020年,长虹能源的两大业务均保持增长,与“内生增长不行转外延并购”的玩法有着本质区别。

具体来看,碱性电池业务整体增长较快,营收从6.6亿元增至11.06亿元,增幅近70%。

锂电池业务增长最快,2018年并入上市公司后,营收从2.3亿元增至7.4亿元,2021年上半年实现7.7亿元,已超过2020年全年。

风云君发现,在控股“爸爸”的协调下,长虹能源还是从大哥、二哥那儿接了不少业务的,因此也就产生了一定规模的关联交易。

2017-2020年,长虹能源对关联方的销售额均在1.5亿元以上,占当期营业收入比重可不低。当然,采购额也不低,与当期销售额相当。

这个事情就告诉我们,背靠大树好乘凉,再怎么不济,温饱还是能解决的。

当然,如果像风云君这样有8000亿颜值的创始人,就另当别论了。

此外,长虹能源与关联方长虹财务有着非常频繁的资金往来,2017年为8.56亿元,2020年增至22.7亿元。

需要特别指出的是,频繁的资金往来,如果是长虹财务借钱给长虹能源用于经营周转,则是控股股东的扶持;而如果是长虹能源把资金归集到长虹财务的话,则有关联方占用资金的嫌疑。

2毛利率逆势上升

长虹能源生产所需的主要原材料中,电解二氧化锰粉、锌粉、钢盖、三元正极、石墨负极、电解液等占比较大,且价格波动也比较大。

2017年、2018年、2019年和2020年,公司直接材料占主营业务成本的比重分别为84%、84%、83%和84%,可以说很高了。

不难理解,原材料价格的上涨或下降将直接影响企业的生产成本。2020年下半年以来,有色金属、锂电池全产业链价格都在上涨,通常会对中游制造型企业带来一定的成本压力,进而挤压毛利空间。

巴特,该公司用实际行动表明,风云君的确想多了,人家不仅不受原材料价格上涨的影响,综合毛利率反而逆势上升。

至于其中的原因,长虹能源解释为:毛利较高的锂电池业务收入占比增加,原有低毛利的碳性电池业务收入下降直至消失。

这里也给各位老板温馨提示,适当调整产品结构,转向技术含量高、毛利高的业务,能有效应对原材料价格的上涨。

需要特别说明的是,中国虽是全球最大的碱性电池生产国,但关键材料仍要依靠进口。

例如,碱性电池生产过程中所需的高品质隔膜纸。这是一种具有较高技术门槛的特种纸品,是锌锰电池的关键原材料之一(约占生产成本的2%至5%),其主要作用是隔离正负极,防止正负极直接接触而发生内部短路。

业绩增长秘籍:并购

借助资本市场融资功能,通过横向或纵向并购,企业可以实现规模的快速扩大和市场份额增加,长虹能源就是其中的一个案例。

可以这样说,长虹能源业绩得以连续多年增长,对产业链内的两次并购起了非常关键的作用。

2016年,长虹能源以6046万元价格,收购了浙江飞狮电器工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飞狮电器”)的80%股权,产能扩大的同时,还拓展了长三角地区客户资源。

2017年10月,其又以2.71亿元的总成本,收购了江苏三杰新能源有限公司(后更名为长虹三杰新能源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长虹三杰”)的51%股权,业务扩展到锂电池领域,业绩也因此在最近大幅增长。

需要指出的是,彼时,长虹三杰100%股权估值为5.3亿元,该笔交易让长虹能源新增1.44亿元商誉。

风云君发现,长虹能源的控股股东旗下还有相关企业(长虹格兰博)也生产电池。那么,问题来了,这是否存在同业竞争的情况呢?未来如何解决?控股股东“爸爸”会将相关资产注入长虹能源吗?

2022年2月8日,长虹能源发布资产购买及募资预案,计划以94.84元/股的发行价格,向杨清欣、赵学东、众杰合伙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购买长虹三杰余下的33.17%股权;同时向长虹集团、长虹能源员工持股计划等发行股份募集配套资金(金额未定)。

交易完成后,长虹三杰将成为长虹能源全资子公司。

而就在该方案披露前的半年,上市公司以1.74亿元收购了长虹三杰15.83%股权。

此时,长虹三杰100%股权的估值增至11亿元,较2017年10月增长了1倍。

长虹三杰负责锂电池业务,是上市公司目前增长最快的业务,当然,估值增长也快。

当下的估值是否会是最高点?这个需要时间来验证。

接下来与同行业企业进行对比分析,看看长虹能源体现在财务上的优劣势有哪些。

同行业比较

作为全球最大的锌锰电池生产基地,我国碱性电池行业竞争较为充分、市场化程度较高,也因此产生了一批能够大规模生产供应、多品种、交货快的生产企业。

目前,国内碱性电池规模较大的生产企业,包括宁波亚锦科技(“南孚”品牌)、野马电池(“野马”品牌)、中银电池(“双鹿”品牌)、力王股份(“Kendal”品牌)、恒威电池(“HENGWEI”品牌)、虎头电池(“555”等品牌)、长虹能源(“长虹”品牌)等。

最近两年是国内干电池企业上市的密集期,先是野马电池独立上市,亚锦科技被安德利收购,恒威电池也于近期拿到上市批文,广州虎头电池已经进入上市冲刺阶段等等。

因此,外界也得以较清楚了解该行业的市场竞争格局。

(一)产能对比:亚锦科技最大

根据工信部数据,2020年度全国原电池及原电池组(锌锰电池为主)产量408.4亿支;其中,碱性锌锰电池产量为231.5亿支,约占总产量的56%。

2019年度,我国圆柱型碱性电池、碳性电池产量分别为172.15亿支、217.56亿支。同期,碱性电池、碳性电池出口分别131.7亿支、161.8亿支(恒威电池招股说明书数据)。

中国电池工业协会统计显示,2019年产量前十的干电池企业、碱性电池企业包括东莞天球实业、南孚电池、中银电池、长虹能源等。

根据公开市场信息,风云君整理了国内部分干电池制造企业的产能情况、主要产销模式、下游客户以及2020年营业收入及净利润情况。

(来源:相关公司公告、官网,恒威电池于2022年2月28日新股申购)

从公开市场信息看,拥有“南孚”电池品牌的亚锦科技,是目前国内最大的碱性电池自有品牌生产企业。2020年,其碱性锌锰电池的产能27亿支左右,营业收入超过33亿元。

中银电池、虎头电池的总产能较大,两家公司官网披露数据分别为50亿支、60亿支。

其中,2020年,中银电池的收入接近29亿元港币(按2020年12月31日汇率0.845计算,约合人民币24亿元),规模居前。

长虹能源紧随其后,2020年为19.5亿元。

长虹能源与野马电池两家公司,碱性锌锰电池产能差别不大,分别为12.2亿支、13.7亿支;碱性电池营收差别也不大,分别为11亿元、9.2亿元。

相对前几家公司,恒威电池与力王股份的产能较小,但这并不影响前者拿到A股创业板的上市门票。

这也给了风云君非常大的激励,以小学肄业的数学底子仔细算了下,今后每年再多增加个三五百位亿元级开户入金、每天高抛低吸换手一遍的老铁,那么,市值风云也能很快上市啦。届时风云君一定忍痛卖出股票,改善生活!不对,是让老铁们一起分享公司成长红利!

(二)经营业绩对比

1长虹能源研发投入处平均之上

从研发投入看,亚锦科技(南孚电池)、长虹能源等公司都呈现逐年增加态势,但整体的研发费用率占比不高,均在3%至5%;长虹能源的研发费用率稍稍高于统计均值。

从专利数量看,亚锦科技、中银电池、长虹能源等较多。其中,南孚电池、中银电池的发明专利较多,长虹能源只有8项发明专利,少于野马电池。

(来源:根据相关公司公告整理,截止2021年6月30日)

2长虹能源营收入仅次于南孚电池

从营业收入来看,2018年以来,5家公司中,长虹能源、亚锦科技(南孚电池)增长较明显,前者与后者的差距正在缩小。

而在短期内,野马电池遇增长天花板,力王股份与恒威电池营收规模相当。

2018年,长虹能源与野马电池的营收规模非常接近,但随后前者继续保持较快增长,后者增长几乎停滞。

(注:亚锦科技实为2021年1-8月数据)

3盈利能力差距明显

2019年以来,长虹能源与亚锦科技(南孚电池)在扣非净利润上差距正在缩小,2021年之前,前者仅仅相当于后者的1/3,而到2021年上半年,前者已接近后者的1/2。

(注:亚锦科技实为2021年1-8月数据)

有意思的是,2019年,长虹能源的营业收入是同期野马电池的1.4倍,但是扣非净利润却仅相当于后者的0.84倍,也就是说长虹能源的盈利能力明显低于后者。

同样的情况也发生在力王股份与恒威电池之间,二者的营收规模非常接近,但后者的扣非净利润却大幅高于前者。

显然,几家公司的盈利能力有着明显差距。

(三)盈利能力对比:品牌是关键

就干电池而言,产品的盈利能力与产销模式还有非常大的关系,自有品牌企业的毛利率较高,代工企业的毛利率较低。

长虹能源在碱性电池的盈利能力一般,与野马电池相当,但低于恒威电池,这三家公司是典型的代工企业。

长虹能源碳性电池毛利率是5家公司中最低的,长期维持在10%上下。但是其在营收增长最快的锂电池业务上,毛利率还不错,接近30%水平。

亚锦科技的自有品牌为南孚电池,在国内市场占有率较高,使得其两大产品毛利率明显高于另外4家公司。

1长虹能源锂电池毛利率成最大看点

长虹能源的碱性电池毛利率在22%左右,是5家公司中最低的,碳性电池毛利率更低,10%左右,也低于同行。

这也就很好解释了上文提到的,其在2019年营业收入超过野马电池,但扣非净利润却低于后者。

相对而言,锂电池的毛利率是长虹能源最大的看点,2018年以来均高于26%。

(注:亚锦科技实为2021年1-8月数据)

2净资产收益率都较高

对外披露财务数据的5家干电池企业的净资产收益率都比较高,2018年以来基本都在15%,甚至20%以上。

从这个角度看,虽然除亚锦科技外的4家公司的毛利率不高,但净资产的盈利能力还是不错的,侧面反映出对应企业的财务杠杆率比较高。

亚锦科技的净资产收益率最高,长虹能源与恒威电池、力王股份的净资产收益率比较接近。

(注:上表为净资产年化收益率)

3盈利质量:长虹能源最差

通常用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与净利润的比值(净现比),来判断企业盈利质量。长期关注市值风云研报的老铁们,自然知道这是个非常关键的指标。

在经营性的应收、应付款金额比例保持稳定的正常情况下,理论上,企业的经营活动现金流量净额等于净利润加上固定资产折旧、无形资产摊销等不需要付现的科目。

若经营活动现金流量净额与净利润两者都为正,且二者的比值大于1,表明企业创造的净利润全部以真金白银流回企业;若小于1,则说明有部分净利润停留在账上(纸面财富)。

从上方图表来看,2018年至2021年上半年,长虹能源的净现比均低于1,是5家公司中盈利质量最差的。

显然,对长虹能源而言,营收规模增长直接带来了欠款和催收的问题。

(四)运营能力:应收与应付同步增长

在研发费用率、盈利能力等方面,长虹能源与同行相差不大,但其在应收账款上却明显高于同行。

作为经常在A股百乐门口捡烟头过烟瘾的底层码字狗,风云君每次看到应收账款、存货大幅增长的财务数据,内心总是有些许不安。

1长虹能源应收款项激增

与同行相比,长虹能源最为诡异的是其激增的应收票据及应收账款,2018年末为2.6亿元,到2021年6月末增至10.4亿元,两年半时间增长了3倍。

长虹能源的应收票据及应收账款是5家公司中最高的,甚至大幅超过亚锦科技。

(注:亚锦科技实际为2021年1-8月数据)

从应收票据及应收账款占总资产的比重看,长虹能源也是攀升最快的,与野马电池逐年下降形成鲜明对比。

应收账款高企显然不是好事,但同时还得关注另外一个指标,即企业是否能将应收账款的压力向供应商(应付账款)传递,如果能有效传递则对经营性现金流的压力不大;反之,则说明企业存在较大的经营性资金压力。

继续往下看。

2对供应商相对强势

再来看一个标准动作,经营性负债与经营性资产的比重,反映的是企业在产业链中地位和议价能力。

经营性负债高于经营性资产,说明企业在供应链中能占供应商和客户的便宜;反之,则说明企业被供应商和客户占便宜,对经营性现金流形成一定压力,企业的融资需求比较大。

经营性负债与经营性资产的比值来看,亚锦科技、长虹能源、野马电池均超过高于1,说明这三家公司在供应链中相对强势,能占到供应商和客户的便宜;而力王股份、恒威电池低于1,在供应链中议价能力较弱。

长虹能源的应收票据及应收账款大幅增长,显然不是好事。但是,结合经营性负债与经营性资产比重来看,该公司的应付票据及应付账款也随之快速增长,将经营上的资金压力转嫁给了供应商。

长虹能源的经营性负债持续增长,反映在负债率上必然是不断攀升。

(五)资产负债率:长虹能源最高

接上文,长虹能源的应收账款高企,同时应付账款也大幅增长,虽然将资金压力转嫁给了供应商,但这也不可避免的引发资产负债率的攀升。

从上方图表可清晰看出,长虹能源资产负债率最高,并且最近两年上升趋势明显。

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野马电池负债率在2021年6月末大幅下降,主要原因是其在2021年3月份上市募资5.4亿元。

从这个角度看,长虹能源收购长虹三杰的33%股权同时还要募集配套资金,也就不难理解了。

综合来看,长虹能源具备一定的产能和规模优势,业绩得以保持较快增长;但应收账款伴随营收大幅增长,盈利质量难言乐观。

稍有所安慰的是,其将经营性资金压力转移给了上游供应商,表明其在供应链中具备一定的议价优势。然而,资产负债率的攀升又是其不得不面对的问题。

免责声明:本报告(文章)是基于上市公司的公众公司属性、以上市公司根据其法定义务公开披露的信息(包括但不限于临时公告、定期报告和官方互动平台等)为核心依据的独立第三方研究;市值风云力求报告(文章)所载内容及观点客观公正,但不保证其准确性、完整性、及时性等;本报告(文章)中的信息或所表述的意见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市值风云不对因使用本报告所采取的任何行动承担任何责任。

以上内容为市值风云APP原创

未获授权 转载必究

邮箱:yangfeng@wogoo.com /微信:yangfeng562933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小牛头条 » 北交所首批上市企业,背靠长虹系,业绩八连增,长虹能源:好乘凉,有隐忧(附干电池行业横评) | 风云主题

赞 (0) 打赏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