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底乌克兰“亚速营”:谁在纵容、扶持这个新纳粹毒瘤 新京智库

知习社

全站广告位招租!微信:85228832

纵容新纳粹军事组织发展壮大,对一个国家具有巨大风险,对人民也极不负责任。

▲俄罗斯总统普京2月24日发表电视讲话说,决定在顿巴斯地区发起特别军事行动。新华社记者 白雪骐 摄

文 | 孔雪

俄罗斯总统普京2月24日清晨发表电视讲话,决定在顿巴斯地区发起特别军事行动,其讲话中提到要实现乌克兰的“去纳粹化”。 这针对的是乌克兰东部顿巴斯地区持续多年的、针对平民的新纳粹主义暴行,这些暴行指向一个名叫“亚速营”(Azov Battalion)的军事组织。 2月28日,乌克兰国民卫队(NGU)在社交媒体发布消息说,“‘亚速营’的战士们已经给子弹上涂抹好了猪油,将用来对付车臣的野蛮人们。”

这则充满种族主义的推文,一经发布,全球哗然。多国民众纷纷批判该组织的新纳粹主义立场。 迫于压力,乌克兰国民卫队在3月2日删除了这篇推文。

1

“亚速营”是怎么冒出来的

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纳粹主义给全球带来了深重灾难。 苏联解体后,包括“颜色革命”在内的各种冲突和对立,给种族主义、极端民族主义和纳粹主义的死灰复燃创造了条件。2014年至今,这些力量在乌克兰已然发展壮大。 2014年2月,乌克兰危机爆发。随后,顿巴斯地区的顿涅茨克和卢甘斯克地区亲俄武装与乌克兰政府军爆发冲突。多年来,尽管冲突双方曾两度签署停火协议,但是顿巴斯地区大小军事冲突仍然不断。

▲顿巴斯地区战事中出现纳粹元素旗。图/海外社交网站

为了扩充军力,乌克兰政府2014年5月宣布招募“东部兵团”。“东部兵团”吸收了大量极端种族主义、新纳粹主义的民间武装力量,其中就包括“亚速营”的前身“82教派”,一个宣传纳粹思想的狂热组织。 “亚速营”是一支极右翼的全志愿步兵部队,其成员是极端民族主义者,被控具有新纳粹主义和白人至上主义特征。

2014年11月“亚速营”正式被并入乌克兰国民卫队,驻扎在马里乌波尔附近。

经历了近8年的发展壮大,如今的“亚速营”早已不是一个“营”,已经具备了旅级的兵力。据报道,目前乌克兰境内类似于“亚速营”的军事组织有30多个。其中,“亚速营”的规模最大。

“亚速营”成立后不久即公开表示,其组织内部存在新纳粹主义分子。

“亚速营”的创始人及首位指挥官是极右翼民族主义者安德里·比列茨基(Andriy Biletsky),依托“亚速营”,他还建立了乌克兰极右翼“国民议会”(SNA)。之后,“国民议会”与“乌克兰爱国者”等其他极右翼政党结盟,安德里·比列茨基担任联盟领袖。

▲“亚速营”的两个标识 。图/“亚速营”官方网站

“亚速营”的标志包含了纳粹德国的“黑太阳”和“狼之钩”元素,其中“黑太阳”符号由纳粹德国军官海因里希·希姆莱设计,而“狼之钩”则是纳粹德国武装党卫队第2帝国师的标识。 “亚速营”成员也经常在社交媒体上晒出其诸如纳粹“万字符”等纳粹元素的文身。

2

“亚速营”在乌东地区的暴行

“亚速营”的新纳粹主义特征在其建立之初就已暴露出来,并且,该组织并不掩饰其对于新纳粹主义、种族主义的“推崇”。 根据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办事处(OHCHR)的调查,2014年至2016年,“亚速营”在乌东地区掠夺当地房屋和平民财产,存在对平民实施非法拘禁、电刑、水刑、性侵等暴行。 2014年以来,顿涅茨克州曾多次发现填埋尸体的乱葬坑。据调查,死者是被“亚速营”等新纳粹武装力量枪杀和活埋的平民,其中部分尸体还有被性侵和被活摘器官的痕迹。

3

“亚速营”涉足中国香港修例风波

2019年12月1日起,部分“亚速营”人员出现在中国香港。 当时,这些人声称自己赴港是为了“旅游”,且“并没有参加抗议活动的计划”。然而,据媒体披露,这些“亚速营”的“游客”行踪主要出现在香港街头和香港理工大学(当年乱港分子的“基地”)。 据中国日报报道,这些人与乌克兰亲欧势力在港建立的“自由香港中心”有联系。而该组织的目标是所谓“应对中国对乌克兰的威胁”。 加拿大安全和情报研究所( Canadian Association for Security and Intelligence Studies)就“亚速营”相关人员涉足香港此事件分析认为,“亚速营”作为一个右翼极端主义的跨国性暴力组织,常年传播新纳粹和法西斯主义,并定期与世界各地的极端右翼组织会面。这些人涉足香港修例风波的目的主要有三个: 第一,“亚速营”相关人员试图“学习”乱港分子们“挑战政治体制”的方法。 第二,“亚速营”相关人员的出现能够推动该组织本身的“信息、身份和品牌”,刷存在感。 第三,“亚速营”相关人员有可能试图在香港“分享”其在乌克兰使用的“战术和技术”,为乱港分子提供“援助”。

4

“亚速营”通过培训向世界输出暴力分子

据“亚速营”官网介绍,该组织下设一所军校,其培训专家主要是来自“格鲁吉亚的经验丰富的军事教官”。

▲“亚速营”组织下设的一所军校以乌克兰民族主义者苏叶夫亨·科诺瓦列茨命名。图/“亚速营”官网

2021年9月,美国乔治·华盛顿大学的欧洲、俄罗斯和欧亚研究所发表了题为《极右翼团体在乌克兰西方军事训练中心安家》(Far-Right Group Made Its Home in Ukraine’sMajor Western Military Training Hub)的报告。

该报告详细介绍了一个名为“军事秩序百人队”(Military Order Centuria)或简称“百人队”(Centuria)的团体。 报告称,“百人队”由“亚速营”相关领导人建立,其中数十名成员在乌克兰最有影响力的、有西方背景的军事学院担任教职,为乌克兰培训军官。 报告还称,“百人队”背后的极右势力,范围包括乌克兰国民警卫队、亚速营和乌克兰的数个极右政治党派。

▲《极右翼团体在乌克兰西方军事训练中心安家》报告。图/美国乔治·华盛顿大学的欧洲、俄罗斯和欧亚研究所

2019年3月15日,澳大利亚籍白人恐怖分子布兰顿·塔兰特对新西兰基督城的多所清真寺发动了恐怖袭击,造成51人死亡、40人受伤。 一些西方媒体在报道此次惨案时表示,此人的行踪表明他可能与“亚速营”有联系。而“亚速营”在其官方网站上也承认了这名恐怖分子曾在该组织接受过“训练”,但拒绝对此次恐怖袭击事件负责。 除了为恐怖主义分子提供“训练”之外,“亚速营”还与外国极右翼势力和新纳粹势力有勾连。据美国FBI透露,自2018年以来,数起美国极端主义分子在美国境内发起的恐怖行动,都与“亚速营”有关联。 2020年10月,乌克兰安全局证实,来自美国新纳粹组织“原子武器部”(Atomwaffen Division)的两位成员在基辅等地从事了违法行动,并且与“亚速营”保持联系,其想要参与“亚速营”的“军事训练”。

5

西方国家曾为“亚速营”提供支持

近些年,“亚速营”与西方国家存在着政治和军事方面的联系。

2014年起,美国开始对乌克兰实施资金、武器和技术援助。

2018年3月27日,在美国众议院官网上,众议院议员罗·康纳(Ro Khanna)在其主页发布的信息披露,2015年到2017年3年间,众议院每年都通过修正案,禁止对“‘亚速营’提供武器装备、资金以及训练上的支持”,然而当年就将禁令取消。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2018年。

也就是说,在长达3年的时间里,美国在明知其资助可能会流向“亚速营”的情况下,没有施加实质上的限制,其对“亚速营”在乌克兰的发展是持放任态度。

▲美国众议院官网,议员罗·康纳(Ro Khanna)主页发布的信息。图/美国参议院官网

2021年11月,加拿大的《渥太华观察报》披露,自2017年起,加拿大政府军在其赴乌克兰执行“保护乌克兰和平”的任务(OperationUNIFIER)中,与“亚速营”相关人员见面并对其进行训练,此事在加拿大引起轩然大波。 据报道,加政府已开始对涉事人员启动审查程序。

6

纵容新纳粹主义的危害

“亚速营”官网称,自2014年至2019年,该组织已有超过150人获得了包括金星勋章、乌克兰英雄称号在内的国家级奖项,1700余人获得了部门奖励。 3月2日,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任命马克西姆·马琴科(Maxim Marchenko)为新任敖德萨州州长。据悉,马琴科曾多年担任乌克兰境内另一个新纳粹军事组织“艾达尔”(Aidar)的指挥官。 纵容新纳粹军事组织发展壮大,对一个国家具有巨大风险,对人民也极不负责任。事实上,一些西方的有识之士也已看到了这一点。 2月,在俄乌冲突爆发前夕,常年研究乌克兰极右翼武装势力的加拿大记者迈克·科尔伯恩(Michael Colborne)发文,警告西方政府正视乌克兰新纳粹组织的危害性。 他指出,这些组织正在利用当前的紧张局势,通过披上“爱国者”的外衣不断扩大自己在乌克兰舆论场的影响力。 他强调,如果西方政府对新纳粹主义的暴行视而不见,最终的结局可能是“血腥的”。

新京智库研究员 | 孔雪

编辑 | 张笑缘

校对 | 赵琳

邮箱 futurecity@xjbsmartcity.com

微信 ucass202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小牛头条 » 起底乌克兰“亚速营”:谁在纵容、扶持这个新纳粹毒瘤 新京智库

赞 (0) 打赏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