鼓励“年轻人当工人”上热搜,全国人大代表张兴海的建议里,电动汽车才是主角

知习社

全站广告位招租!微信:85228832

全国两会期间,全国人大代表、小康股份(601127,SH)创始人、名誉董事长张兴海的一份建议冲上热搜第一。

这份建议的主题是鼓励年轻人当产业工人,少送快递当骑手,其背后反映了当前制造工人紧缺的现实问题。

在我国制造业领域打拼30多年,张兴海与产业工人距离很近,这一群体的巨大变迁也与他的事业休戚相关。他见证了上世纪“进厂”还需找关系的荣耀时刻,也目睹了眼下高薪难把人留在厂里的混沌期。但站在“中国制造2025”的潮头上,他认为,解决产业基层“缺人”问题已经时不我待。

今年全国两会上,张兴海共提交了5份建议,从区域联动到汽车圈全行业的谈“芯”色变,从金融助力再到“用工荒”困扰全行业,每一份都与智能电动自主汽车升级发展有关。

5份建议背后,是张兴海30多年“造车梦”的延续,时代在发展,梦想也在升级。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谈“用工荒”:鼓励年轻人争当产业工人

从商30多年,张兴海一直在制造业稳扎稳打。从上世纪80年代创业成立巴县凤凰电器弹簧厂,为长安微车生产座椅弹簧;到1996年进入减振器行业、2003年与东风集团合作开发生产微车;再到如今在新能源汽车领域与华为深度合作。这个产业过去30多年里的巨变令他振奋,但“人”的变化也令他失落。

“愿意进厂当工人的年轻人越来越少了。”张兴海表示,产业工人空心化现象近年来愈加突出,2020年我国制造业人才缺口达2200万人左右。

国家统计局去年针对9万多家规模以上工业企业的调查显示,约44%的企业反映招工难是其面临的最大难题。

有所对比的是,当前外卖、电商、网络直播等新兴经济吸引大量的年轻人就业,进城务工的年轻人宁愿去送外卖,也不愿意去工厂上班。

数据显示,2019年中国快递从业人数已突破1000万人,餐饮外卖员总数已突破700万人,2020年开始的疫情更是加剧了劳动力产业间移动。

“近五年来,平均每年有150万劳动力离开制造业。”张兴海说,制造业给人的印象是工作强度大、工作环境差、工作不体面等。如今工人主要以90后、00后年轻人为主,他们生长在中国经济腾飞的时代,生活条件和受教育程度更高,活得更自我,不愿意待在工厂里。

实际上,制造业工厂也在智能升级,和传统印象已有很大变化。”小康股份一位管理层人士表示,小康股份几年前在重庆两江新区投建的工厂有1000余台智能机器人,涂胶、装配等人工操作的工序环节已被智能机器人取代。

小康股份披露的财报也显示,生产工人的占比近年来也有一定下滑。2020年公司母公司和主要子公司职工数量合计为13238人,生产人员8654人,占比约65%;而公司刚上市的2016年,其在职职工总数为9435人,生产人员为6448人,占比约68%。

在制造业智能升级浪潮下,对产业工人的需求也提出了更高的技能要求。据央视财经报道,很多中高级职业技术院校的学生,往往还未毕业就被各大企业争抢一空。小康股份的人才结构中,高中(中专)以下的占比也从2016年的53%降至2020年的47%。

“国家近年来大力发展职业技术教育,这对我国从制造大国走向智造强国意义匪浅。”张兴海建议,进一步完善该人才培育体系,着力培养创新型、应用型、技能型、紧缺型人才,逐步构建起与制造业高质量发展相适应、梯度发展的制造业人才培育体系。增强职业技能培训的针对性和实效性,强化重点群体就业技能培训和创业培训,精准开展“菜单式”培训,鼓励校企合作“订单班式”就业。

此外,在解决产业工人难招问题上,还可以从改善制造业就业环境、政府加大就业支持力度等方面发力。

谈“缺芯”:国产化+引导投资“两条腿走路”

站在新能源汽车浪潮最前端的张兴海,就汽车圈当前的谈“芯”色变,也提交了相关建议。

知名研究机构IC Insights相关统计数据显示,2021年全球汽车芯片的出货量达到了524亿颗,同比增长了30%。

“虽然汽车芯片出货量增长超历史水平,但供给还是跟不上市场需求。”张兴海表示,2021年因芯片短缺,全球汽车减产约1000万辆,我国减产约200万辆。

导致全球汽车芯片短缺的原因包括芯片企业在疫情期间对需求端市场错误判断,备货量和产能调配严重不足。而疫情又进一步推动消费电子设备需求暴涨,抢占了部分汽车芯片产能份额。此外,张兴海认为,汽车芯片生产周期长、投资收益低,导致芯片厂商对汽车芯片生产线的扩产意愿不强。

但张兴海认为,实现车规芯片自主可控已经时不我待,“汽车芯片断供问题单纯利用市场手段很难有效调节,需要以国家力量推动解决”。

他所说的“国家力量”主要指从两个维度发力

一是国产化,他建议从国家部委层面下设汽车芯片主管部门,制定汽车芯片产业发展措施、协调资源,在顶层设计上铺路;并鼓励整车企业与芯片企业跨界携手、联合创新,政府辅以金融方面的支持,加快推动实现芯片“上车”。

二是“引导外部投资”。“汽车芯片主要制造链在国外,国内没有完整的生产、封装、测试链条,导致中国汽车芯片产能控制和调节能力差。”张兴海说道,尽管近年全球芯片制造产能持续向亚洲转移,中国已占到37%的产能,但这与全球最大单一半导体市场依然存在一定错配。

为此,他建议引进国际领先汽车芯片制造企业来国内投资,从政策、资金、配套等多方面推动外资芯片产线国产化项目快速落地,迅速形成车规级芯片生产和配套能力,缓解当前国产汽车芯片短缺问题。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谈造车巨亏:建议优化金融资本投资

对小康股份的投资者而言,公司的业绩一直是悬在空中的达摩克利斯之剑。

近年来,小康股份承受着巨大的经营压力。2018年至2020年,公司扣非后净利润持续亏损。而据此前发布的业绩预报,预计公司2021年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约为-19.50亿元到-15.50亿元;扣非后净利润约为-29.10亿元到-25.10亿元。

亏损魔咒也困扰着国内其他自主智能电动车企,小鹏汽车、蔚来汽车、理想也不能避免。

魔咒难破的同时,我国自主电动车企的向上发展势头其实日渐明朗。2021年,中国自主品牌新能源乘用车销售247.6万辆,占新能源乘用车销售总量的74.3%,在全球新能源乘用车企业销量前20榜单中,自主车企占近半数。

在张兴海看来,目前自主车企的普遍亏损并不可怕。“特斯拉历经10年亏损方得今日的百万辆规模……而截至去年底,国内所有汽车整车上市公司总市值才3万亿元人民币。特斯拉之所以能成为现在的特斯拉,正是因为资本市场的长期支持。”

张兴海认为,我国有全球最大的智能电动汽车研发、制造和消费市场,却没有相应规模的金融资本市场,这对自主智能电动车企进一步发展形成直接束缚。

“对任何产业竞争来说,实质都是在PK核心技术,金融的大力支持很重要。”他表示,特斯拉以其一度上万亿美元的市值支撑着100万辆级销量,我国则至少需要10万亿元人民币级的金融资本来支撑千万级市场。

他建议:一方面持续优化直接融资及上市条件,推进更多的科技型创新型企业上市和再融资;另一方面,出台政策及具体支持措施,鼓励海量的社会资本以市场化原则,上规模地投资科技型创新型企业;另外,鼓励银行等金融机构开发支持科技型创新型企业发展的金融产品。

这已不是张兴海第一次提关于金融政策领域的建议。早在2019年全国两会上,他就提出建议从退市政策、债券融资、再融资标准调整三个方面,增强金融政策制度的包容性,支持创新型企业高质量发展。

这条建议已有回响。2020年12月31日,上海证券交易所和深圳证券交易所发布了修订后的退市规则,在财务类指标方面,取消了原来单一的净利润、营业收入指标。

“这对因巨额投资研发而亏损的自主车企来说,是好事,大家可以放心在科技创新上加大投入,自主品牌突围之路会更顺畅。”张兴海表示。

值得一提的是,小康股份在今年1月底宣布暂缓港股上市后,同时宣布计划再募资71亿元,加码新能源汽车产业。去年6月,公司还曾通过定增成功募资25.93亿元。可见,金融市场的助力对小康股份等自主车企的重要性不言而喻。

图片来源:摄图网-500761795

谈合作:川渝联动实现“1+1>2”

对张兴海而言,他所带领的小康股份在发展赛道上几次升级,都与“合作”有关。

2003年,小康股份从汽车零部件商跃升为整车厂商,背后有与东风集团的微车合作开发模式。2016年,小康股份步入资本市场,开启向新能源汽车赛道切换,从最初的收购国外先进技术,到去年与华为开启深度合作,公司成功将自己在传统汽车时代的同梯队伙伴甩在身后,跻身自主电动智能车企阵营,与“造车新势力”正面交锋。

深谙“合力能办大事”精髓的张兴海,这次将眼光瞄向了更高阶的产业区域联动合作。

去年10月,中共中央、国务院印发《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建设规划纲要》。其中明确提出,“培育具有国际竞争力的先进制造业集群。以智能网联和新能源为主攻方向,共建高水平汽车产业研发生产制造基地”。

张兴海认为,汽车是成渝两地重要的支柱型产业,目前成渝双城汽车保有量均超过500万辆,高居全国第二和第三。川渝两地现有汽车整车企业45家,汽车零部件企业达1600多家,年产值超过6000亿元,2021年两地汽车产量272万辆,在全国占比超过10%。

在他看来,川渝两地的汽车产业互补性较强。重庆的优势在于整车品牌较多,且具备制造业基础,还拥有包括发动机、变速器、制动系统等完整供应体系;四川则在智能网联、汽车零部件方面具有行业领先优势,还拥有高校和科研院所等丰富的智力和科技资源。“尤其是在新能源汽车急需的能源(电能、电池、氢能)方面,四川优势非常明显。”他表示。

张兴海认为,如果未来川渝两地的新能源汽车产业在产业链、核心技术研发和应用场景方面一体化发展,能达到1+1>2的效果,推动川渝新能源汽车产业形成集群效应。

在其中的两地新能源汽车产业链一体化方面,张兴海认为发力点在于能源环节。“在‘双碳目标’要求下,新能源汽车面临碳足迹追踪,要求所使用电池必须确保是绿电……而宁德时代和蜂巢等电池企业在四川的项目可以满足绿电要求。此外,支持清洁能源优先在‘双城经济圈’消纳。”张兴海在建议中如此写道。

时代的巨轮碾过,推动着张兴海所带领的小康股份不断升级自己的梦想,从最早期的“造出老百姓需要的汽车”,到“在全球新能源汽车市场发出中国声音”,再到如今“要成为全球智能汽车品牌企业”。而这一条梦想升级线路,也是整个中国汽车产业的缩影。

提档的梦想,期待政策的护航。

图片来源:摄图网-500604370

记者手记丨新能源车“弯道超车”需“合力”推动

从2016年确定将赛道由传统燃油车向新能源汽车切换,张兴海的“造车梦”视野就从国内扩大至全球。在这个新领域实现“弯道超车”,是国内各大车企的共同梦想。

要实现“弯道超车”,除了新能源汽车领域各个玩家的自身魄力和对市场的精准判断外,核心技术的把控以及政策辅助则尤为关键。作为全国人大代表,张兴海关注到了目前新能源汽车为主的制造业所面临的现实问题,基层人才供应不足和核心技术环节的制约。

一个品牌、一个产业要在全球崛起,靠的不是孤军奋战,而是合力,它不仅包括玩家们自身的努力,还有产业链上下游各环节的支撑和配合,比如人才端的技术培训保障、资金端的金融“绿灯”、核心零部件端的充足供应等等。

过去几年,我国新能源汽车产业已经通过自身努力在全球市场占据了重要席位,未来的路还要一步一个脚印走下去。

玩家们的梦想,值得期待。

记者:鄢银婵

编辑:文多

视觉:蔡沛君

排版:文多 马原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小牛头条 » 鼓励“年轻人当工人”上热搜,全国人大代表张兴海的建议里,电动汽车才是主角

赞 (0) 打赏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