陷入”至暗时刻”!私募频暴雷的钜派投资濒临退市

知习社

全站广告位招租!微信:85228832

雷达财经 文|张凯旌 编|深海

近日,雷达财经注意到,在美股上市的钜派投资公告称已收到纽交所发出的信函,若在收到通知的六个月内股价和平均股价不能恢复到1美元以上,纽交所将启动停牌和退市程序。

资料显示,钜派投资集团成立于2010年3月,在高质量房地产项目的助推下,公司2015年成功在美股上市,成为中国第二家上市的第三方财富管理公司。

好景不长,上市后钜派投资内部开始出现分歧,联合创始人胡天翔、姚伟示陆续离职,公司的业绩也在2018年后急转直下。东方财富Choice数据显示,2018年6月至今,钜派投资股价跌幅逾97%,自今年1月6日后,公司股价就再未高于过1美元。

值得一提的是,钜派目前旗下尚存大量私募产品逾期未兑付,还有重要合作伙伴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被立案,公司已陷入“至暗时刻”。

潮起又潮落

钜派投资的创始人胡天翔,有着丰富的金融业工作履历。其曾历任花旗银行华北区销售负责人、汇丰基金贵宾理财部总监、杭州工商信托副总裁等职位。

2010年3月,胡天翔创立钜派投资,适逢同年万科成为内地第一家年销售额破千亿的房产企业,房地产业正值“黄金年代”。抓准风口的钜派很快以政府、房地产项目为突破口介入大品牌房地产项目,并在成立后的第二年就将税后净利润提升至1500万元。

天眼查显示,钜派投资在发展过程中,还积极接触资本。早在2012年,其就在A轮融资中引入了靠从事房地产代理和经纪业务起家的易居中国,进一步深耕地产领域。2015年上市时,钜派投资的地产类项目已占到总投资项目的60%。

也因此,钜派投资曾被称为“国内最懂房地产的金融服务公司”,而胡天翔也被业内誉为“财管金童”。

2018年5月,钜派投资作为中概股的一员,还入选了MSCI全球指数成分股。但此时,隐患早已埋下。

据《今日财富》报道,随着资本的介入,胡天翔的权力和地位逐步被“稀释”,取而代之的是易居中国董事局主席周忻,以及上实城开董事长倪建达。根据钜派上市前发布的财报,周忻和倪建达的持股比例分别为21.7%和10.7%,而作为主要股东之一的胡天翔持股则为15.9%。周忻对钜派投资的高层人事大权具有重要影响力。

2017年8月,倪建达对外发布公开信,证实了胡天翔的出走,而在胡天翔之前,钜派投资的另一位联合创始人姚伟示也已经离职。

此次“分手”,对双方来说都是分水岭。

胡天翔方面,出走后次年,其旗下翼勋公司的P2P产品“钜宝盆”就开始出现兑付困难。又过了一年,行业传出消息,称胡天翔“已消失”。知情人士透露,胡天翔是被警方带走调查的,被抓是因为催收。

2021年7月,上海市公安局浦东分局的一份警情通报显示,翼勋公司因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被立案侦查。经查,自2015年4月起,“翼勋公司”在未经国家有关部门批准的情况下,设立“钜宝盆”线上理财平台,以承诺支付5.5%至10%不等的高额收益为饵,通过销售各类理财产品的方式向社会不特定公众非法募集资金。集资款被用于公司运营、还本付息、对外出借等。

2021年底,胡天翔名下的一套上海江景豪宅被挂上了阿里拍卖。该房产坐落在浦东小陆家嘴金融贸易区核心,房产建筑面积339.98平米,起拍价5800万,评估价7000万。

钜派投资的日子也不好过。在分析人士看来,钜派失败的主要原因,在于对高利润高回报的盲目追求。

行业上升期,钜派投资借助胡天翔、倪建达的能力和人脉,将大量资金投入在利润高,但是占用资金量大、回款周期长、风险性高的地产项目上,从而实现了业绩的猛涨。但随着地产业增速放缓,钜派的资金流动性承压,引发了一系列连锁反应。

此外,钜派是代销机构,一旦发生兑付逾期问题,客户的复投率也会受到较大影响。这不仅推升了公司的获客成本,也让钜派的品牌力大打折扣。

2018年,公司营收出现2012年来的首次负增长,归母净利润同比下滑194.69%,由盈转亏至-3.88亿元。

2019年,钜派代销的理财产品总值同比下降67.5%;整体的资本管理规模同比下降26.3%。其中,私募产品从190亿缩水至15亿,大幅下降92%。公司包括钜宝盆、亿百润等在内,加上股权类、供应链金融类和影视类的基金,共计55个项目存在问题。其中有40多个项目不能正常退出。

公司的股价,也从2018年6月开始一落千丈,自23.72美元一路跌至当下的0.52美元,市值缩水近98%。

事实上,钜派投资的命运也与国内财富管理行业相通。数据显示,自2010年以来,国内财富管理行业持续呈现快速增长态势,几乎每年都呈现翻倍式增长。

但自2018年起,财富公司就开始出现大规模裁员和倒闭;有统计显示,2019年7月一个月内,就新增了38家“暴雷”机构和5个“暴雷”产品。这波暴雷潮也被某财富管理公司的创始人称之为,“2004年成立以来,第三方财富管理行业遭遇的最大一次打击。”

在行业人士看来,此前这种募资-基金管理一条龙业务模式,财富公司及其关联公司连卖带运营,事实上已经完全脱离了独立第三方的定义,一直是资金挪用、爆雷的高发地带、同时也是司法判例的盲区。

涉多起私募逾期,风控成顽疾

值得一提的是,通常情况下代销机构不承担兜底义务,但2020年12月上海市浦东新区人民法院审理的一起2.3亿私募基金挪用案中,钜派投资却需要对投资者的投资损失及资金占用损失承担100%的连带赔偿责任。

而在法院一审判决后,钜派投资曾连续向上海金融法院、上海高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但这并没影响到法院判决的结果。

“管理人承担这么大责任,不是很常见,我觉得是法院认为他有巨大过错。”北京市中闻律师事务所律师李亚称。

雷达财经获得的法院判决书显示,相关纠纷源于2016年投资者与钜派投资签订的基金合同。合同条款载明:该基金募集资金主要投资于由国投明安、汇垠澳丰作为普通合伙人发起设立的明安万斛企业。

而明安万斛则将用这笔资金对卓郎智能进行投资。后者即将进行借壳上市,若资本运作未成,则由卓郎智能母公司金晟实业弥补投资者损失。

2018年,该基金回款日被延长一年;2019年基金管理人再度告知投资者,国投明安称,基金存续期到期前,无法完成清算工作。紧接着,管理人称,2.3亿基金资产自始至终从未投入卓郎智能,而是被国投明安及其实控人和法定代表人周明进行了恶意挪用。

对此,法院认定,基金管理人不仅未对涉案基金产品进行审慎审核及风险管控,还未在投资、管理阶段,尽到谨慎勤勉管理义务;而钜派投资集团在销售涉案私募基金过程中,也未充分尽到向投资者揭示投资风险的义务。

不过,李亚向雷达财经反映称,尽管法院判决明确,但仅在自己这里就有七八位投资者在尝试找回资金的过程中遇到了极大阻力。如曾在2016年投资100万元的蔡某,至今自己的钱还处于“不翼而飞”状态。

无独有偶,有报道称,山西的惠女士在投资了钜派投资旗下公司代售的钜安京坤私募投资基金后,本应在2018年4月到期还本付息,结果至今仅拿回4万元。

资料显示,钜安京坤募集的不超过2亿元资金将主要用于受让上海京坤持有的新兴铸管的应收账款。惠女士被告知,该产品主要用于补充上海京坤的流动资金,不仅还款来源稳定,还有国企和自然人股东进行担保。

然而与投资明安万斛相似的是,钜安京坤在基金管理期也状况不断。先是2018年3月,上海京坤实控人意外去世,导致公司运营全线停滞;后新兴铸管财务负责人及上海京坤业务员又涉嫌严重刑事犯罪被立案侦查。

后来惠女士还发现,上海京坤对新兴铸管的应收账款根本不存在,系采取单方面开具虚假增值税发票,用冲红作废的方式伪造其与新兴铸管存在真实货物交易的假象。另外,原本在投资前所承诺的新兴发展集团有限公司对该项目提供的担保也未履行,还存在伪造公章的犯罪行为。

一位熟悉钜派的私募人士指出,钜派多个项目背后风控措施严重缺失,风险早已积聚,暴雷只是时间问题。

回款极其困难,还面临巨额索赔,钜派投资能逃开退市的命运吗?

注:本文是雷达财经(ID:leidacj)原创。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小牛头条 » 陷入”至暗时刻”!私募频暴雷的钜派投资濒临退市

赞 (0) 打赏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