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亿老外视频发得欢,复旦硕士忙着收账单

知习社

全站广告位招租!微信:85228832

海外一年坐收3.5个亿。

文/周琦 编辑/江昱玢

很少年轻人不爱刷短视频。通勤路上、吃饭间隙、睡前,动辄就是两小时。短视频剪辑工具产品也搭上了快车。

在10多年前,图片编辑软件不过刚兴起,而码农出身的韩晟就盯上了视频,想做一款让小白们也能快速上手的视频剪辑APP——小影。

如今,小影科技申请在深交所创业板上市,冲击“视频剪辑第一股”。

小影科技2020年扭亏为盈,并于2021年实现营收3.84亿元。

然而,瞄准近7亿短视频用户的,远不止韩晟,抖音剪映、快手快影等虎视眈眈。与大厂短兵相接,韩晟何来底气突围?

“不安分”的工程师

韩晟1977年出生于杭州,工学专业出生的他,先后获得上海交通大学和复旦大学的学士和硕士学位。2000年,刚刚毕业的他拿到了中国电信旗下的一家公司的offer。

“国企比较稳定,但并不是我想要的生活。”干了一年后,他加入美国虹软多媒体公司,成为了一名码农。

2006年,韩晟迎来转机。当时,虹软和三星在韩国合作一个项目,产品经理临时有事情去不了,韩晟作为这个项目的技术负责人,顶了上去。

三星公司评估产品时,习惯直接在手机上看demo效果,技术能力过硬的韩晟了解对方需求后,两天便完成了这项任务。效率高、技术好,他很快拿下了这个项目。

更重要的是,虹软负责韩国市场的销售副总监慧眼识珠,主动表示希望韩晟能负责韩国所有的项目。他抓住了这个来之不易的好机会,除了负责公司视频产品线,韩晟肩负起虹软在韩国所有市场的工作。

2012年,虹软在韩国的业务收入已经占到整个公司营收的40%,韩晟也从工程师成长为市场产品副总经理,技术和市场洞察,两手抓两手硬。

在与诺基亚、三星等海外手机厂商交流过程中,韩晟发现,大家都在思考,如何把视频拍摄和剪辑的软件产品植入手机,让用户们能只用手机,就可以将视频上传到YouTube网站。

当时,移动互联网在中国快速发展,“内容的表现形式势必会从文字到语音、图像及视频转换。”韩晟看到了趋势。

国内图片编辑相关的创业项目遍地开花,然而,“市面上没有好用的视频工具,完全是一片蓝海。”

做移动视频技术出身的韩晟,要成为吃螃蟹的人。他从虹软离开,要做自己的视频制作工具产品。

2012年6月,他回到家乡,成立了杭州趣维科技有限公司。同年12月,首款小影App VivaVideo正式上线。

做剪辑小白们的生意

移动端短视频创作软件行业分为两大阵营。

一类是头部短视频平台推出的创作软件,如字节跳动的剪映、快手的快影等。另一类是第三方专业化的移动端视频创作软件,如Videoleap和Splice等。

韩晟的小影属于后者。与前者相比,缺乏大平台引流支持的小影,急需一个突破口。

做技术出身的韩晟,首先想到在研发上做升级。

小影手握多种关键技术,包括跨平台音视频编辑引擎技术、实时图形渲染与图像特效技术、智能算法驱动的计算机视觉技术等。

到2021年底,韩晟手下的研发人员多达146人,占公司总人数的近一半。

技术有了,韩晟迈出的下一步是推出产品矩阵,吸引各类用户。简而言之,无论你的剪辑能力如何,都能找到称手的产品。

小影App(VivaVideo)主要面向剪辑小白,提供基础剪辑功能,例如添加背景和字幕、多种视频比例、语音转文字等。

VivaCut则是瞄准对剪辑有较高要求的偏专业用户,能做智能抠图、视频混剪、蒙版编辑、多图层编辑和后期特效等。

节奏酱(TempoApp)更加“傻瓜式操作”,主打视频模板创作,用户可以选择喜欢的视频模板,上传照片和视频素材后,自动生成视频。

目标找准了,怎么变现呢?韩晟采用“订阅模式为主、免费+广告为辅”的策略。

消费者付费享受更多功能服务,如高级剪辑功能、免互联网广告、使用付费素材和模板、导出高清无水印视频等。

收益不错,报告期内其订阅收入分别为0.17亿、0.29亿和0.31亿,占总营收的比例均在八成以上。

其中,专攻新手市场的小影APP订阅收入最高,2019至2021年分别为0.16亿、0.24亿和0.25亿元,占总营收比例分别为79.91%、79.56%和63.92%。

活跃人数提升,带动广告收入从2020年的0.16亿,上涨为2021年的0.7亿元。

出海主打“本地化”

提到短视频剪辑,大多数人的首选还是抖音剪映和快手快影,另有爱剪辑、快剪辑、VUE等诸多选择。七麦数据显示,中国内地苹果应用商店摄影与录像榜单上,“小影”App的下载量仅排50位左右。

韩晟独辟蹊径,发力东亚、欧洲和北美地区。

刷起短视频,老外也疯狂。Instagram、TikTok和YouTube用户数量均超过10亿,用户付费意愿更高。韩晟拒绝内耗,把小影的主战场转向海外。

巨大市场蛋糕吸引的不只是小影一家,不少中国工具型互联网公司纷纷推出海外订阅模式,然而语言不通、政策不同,让这些出海公司感到水土不服。

为此,韩晟组织研发团队实地调研,针对不同国家地区的经济水平、文化特性和消费习惯等,建立本地化运营团队,实施精细化、差异化运营。

做过产品经理的韩晟,擅长抓住用户们的情绪需求点。于是,海外部门开始实时跟踪全球主要国家和地区的重大节日、新闻热点和火爆短视频等,及时推出相关视频创作素材和模板。

2014年巴西世界杯期间,小影结合足球元素,对巴西的产品版本做了一些功能、素材上的优化。没想到小小改动,让小影在巴西视频榜应用的排名,从两百多位直升第一。

Sensor Tower商店情报平台数据显示,2020年末,小影下载量位列全球第六,用户应用内购收入跻身全球第五。

2019至2021年,公司海外营业收入分别为1.2亿元、2.4亿元和3.5亿元。

也有令韩晟头疼的问题。

海外经营风险变大,2020年6月,印度以“主权安全和隐私信息受到威胁”为由,将小影、TikTok和Kwai(快手国际版)等59款中国应用软件,在印度市场下架。

此外,小影通过谷歌、苹果和华为应用市场在全球发行公司产品时,需要遵循不同国家地区的监管政策要求。

七成收入仅靠一款产品,国内竞争大,国外监管严。冲击“视频剪辑第一股”的路,恐怕没有韩晟想的那么好走。

(作者:周琦 编辑:江昱玢)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小牛头条 » 10亿老外视频发得欢,复旦硕士忙着收账单

赞 (0) 打赏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