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翊鸣夺银裁判长承认打分有误 业内人士:最好当场提出仲裁审议

爆抖神器

全站广告位招租!微信:85228832

2月7日,中国选手苏翊鸣在北京冬奥会单板滑雪坡面障碍技巧比赛获得银牌,之后该项目裁判长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承认,给加拿大获得冠军的选手Max分数打高了,称裁判因角度问题没有看到Max的抓板失误。但当他们认识到错误时,分数已经提交。此事随后成为网络热点,大量中外网友质疑:为啥错了不能改?上游新闻记者对此进行了了解。

苏翊鸣在单板滑雪坡面障碍技巧比赛获得银牌 图片来源:新华社

上游新闻记者了解,微博博主@比利白就相关的规则进行了详细解读。他介绍说,坡面障碍技巧(英文Slopestyle,简称SS),坡面障碍技巧场地就是一个大号的滑雪公园场地

坡面障碍技巧项目的打分依据动作难度和完成质量来评判,稍显特殊的是分为两组,各区域的表现技巧60%,综合印象40%,两者相加为最终分数,取最高得分进行排名。裁判会根据选手动作的完成度、难度、腾空高度,多样性和技术进步等维度进行评判和打分。

现场共九名计分裁判,六名打各区域的表现分,每个道具或跳台区域又由其中两名裁判负责,剩下三名负责打综合印象分。除此之外还有裁判长负责把控整个流程。

@比利白表示,在网传的所谓加拿大裁判压分图中,加拿大裁判负责的正是第三个道具区域。而在这个区域,苏翊鸣的Backside Miller Flip 540(内转空翻转体540度)在完成度和难度上,都比不过Max Parrot的Cab 270上810下(反脚外转270度上接810度下),分数自然也更低。

苏翊鸣在比赛中 图片来源:新华社

@比利白也称,最多人讨论的是Max Parrot在夺冠一跳中跳台区域的膝盖抓板。在国际雪联FIS的裁判手册上,对于抓板动作必须抓在雪板上有明确定义,还专门列举了抓雪鞋,抓固定器和抓膝盖都不算。而没有完成抓板,会视为动作的完成度不高,且对分数评分有较大影响。他认为,Max Parrot没完成抓板,极大概率会让他拿不到90分。

但是,@比利白也认为,看了比赛的人相信都会对Max决赛的表现竖出大拇指,无论是难度、流畅度还是飘逸稳定的发挥都令人赏心悦目。获得金牌实至名归。

记者采访了重庆沙坪坝区滑雪协会秘书长封先樵。他表示,在同样动作难度的基础上,是否抓板影响到动作的难度和完整度,从而影响到最终的得分。

按照规则,运动员只有抓到板头、板尾和连接器的中部,才会视为抓板成功。从这次比赛的录像中来看,滑雪运动的专业人士基本都能够发现,冠军运动员在抓板的过程中是存在失误的。至于应该怎样给分,这点还是只能听现场裁判的。

另外,通常运动员在完成动作后,裁判会很快打出相关的分数,但高速录像可以作为辅助的工具。在规定时间内,运动员可以提出仲裁审议。但我们似乎是没有提出相关的仲裁审议。

“是不是运动员和教练员在经验上还是有一些不足?”封先樵说,理论上在申诉时效之后是不能改变判罚的,但他认为,在遵循规则的基础上,当时也许还应该去争取一下。

相关新闻:全网都在喊“分数低” 苏翊鸣的回应展现中国人格局

2月7日下午,在北京冬奥会单板滑雪男子坡面障碍技巧决赛中,17岁中国小将苏翊鸣摘得银牌,为中国队创造了该项目历史最好成绩。这也是中国队在本届冬奥会获得的第二块奖牌。

在“雪长城”造型的场地上,苏翊鸣不时腾空而起,如同飞行的雄鹰,在蓝天白雪间留下最惊艳的身姿。

在第二轮比赛中,他更是翻出1800度五周转体后稳稳落地,引得网友直呼“他是不是会功夫”“他真的会飞”!

还有几天,苏翊鸣就要迎来18岁生日。此前当被问到准备用什么方式迎来成人礼时,他说:“我希望自己能够享受比赛,取得好成绩,为国争光,争取给自己一份最好的18岁生日礼物。”

他真的做到了!这是苏翊鸣第一次站上冬奥舞台,也是中国选手第一次获得男子坡面障碍技巧奖牌。他说:“今天是我妈妈的生日,所以我特别想把这枚银牌送给她,然后我也完成了自己的目标,很多年前给自己定下的目标。”

“翊”鸣惊人

从2月6日开始,苏翊鸣的名字就持续出现在热搜上。

· 微博截图。

当天,单板滑雪男子坡面障碍技巧资格赛在张家口赛区云顶滑雪公园举行。根据规则,资格赛共进行两轮比赛,取其中成绩较好的一次作为排名成绩,排名前12名选手可晋级决赛。

30名选手中共有8名“00后”,苏翊鸣是全场年龄最小的选手。虽然前有2000年出生的平昌冬奥会冠军雷德蒙·杰拉德,后有各国精兵强将,但苏翊鸣没有怯场。

首轮比赛中,他在道具区空翻下屋檐,随后完成了1440度接内转1260度接1620度的高难度动作。解说员用“无可挑剔,非常完美”来形容苏翊鸣的动作,现场观众也为他的精彩表现欢呼,网友更是大呼他是“飞檐走壁的雪中少侠”。

当这位“少侠”走下赛场时,又变回可爱的小朋友。

在等待裁判打分时,苏翊鸣做出了一个双手合十祈祷的造型。得知自己获得86.80分的高分时,他惊讶地高呼:“我的天(Oh my god)!”随后,他低头亲吻了自己的滑雪板。

· 比赛视频截图

苏翊鸣在赛后采访中说道:“我没有任何的压力,就去享受好自己的比赛,因为我的身后有着祖国,有着每一个支持我的人。特别感谢大家一直支持我,包括在出发或者落地的区域,所有人都在为我欢呼,对我的支持非常大,帮助也非常大。”

果然,苏翊鸣将自信和享受延续到了第二天。

在今天举行的决赛中,苏翊鸣继续稳定发挥,在第一轮做出两个1620度的连接,可裁判打出了78.38分。面对这样的分数,不少网友在社交媒体上质疑裁判给分不公。

到了第二轮,苏翊鸣未受影响,再战新难度:腾空、抓板、翻转……他完成了全场第一个1800度转体动作,并稳稳落地!随即,现场爆发出震天的欢呼声。很快,裁判打出88.70分,苏翊鸣激动地躺倒在雪地上。

第三轮登场时,已经确保银牌的苏翊鸣放手一搏,冲击金牌。一路的滑行、过障碍、空中动作都是飘逸潇洒。最后一个跳台,苏翊鸣冲击1800度动作,腾空、旋转、稳稳落地,滑过终点的那一刻,苏翊鸣展开双臂迎接胜利。

这一刻对他来说是突破性的——在自己的非强势项目上能够收获冬奥奖牌,确实不易;对中国来说,他的这一跳更是历史性的——中国从未在男子单板滑雪项目上拿到过冬奥会奖牌。

· 排名第二的是苏翊鸣的分数。

赛后,苏翊鸣身披五星红旗接受采访,“我第一次在比赛中完成1800(度),取得好的成绩我很开心,更开心的是在自己的祖国参加冬奥会,这么多人支持我。”

“虽然幻想过很多次这一刻,但当我站在这个领奖台,这个时刻真正来临的时候,我什么感觉都没有了,可能是因为自己从来没有这样的经历吧!”

· 苏翊鸣站在领奖台上。

对于赛后“加拿大裁判打低分”的说法冲上热搜一事,苏翊鸣表示,没有特别关注网络舆论和分数,但对结果已经很满意。“谢谢大家对我的关注,我今天的状态很好,也完成了自己想做的动作。我没有特别关注每个裁判的打分,但是能拿到这个分数我已经很开心了。”

“我怕你们跟不上!”

都说“初生牛犊不怕虎”,苏翊鸣从小就展露出非凡的滑雪天赋。

2004年,他出生于吉林。因为父母喜欢滑雪,他也早早与单板滑雪结缘。4岁那年,身高一米出头的苏翊鸣,就敢踩着比自己大一圈的雪板跟着父母上雪场,从此一发不可收拾。

“第一次看到雪就很兴奋。我的腿在6岁时受过伤,但是因为喜欢滑雪,摔倒了也不喊疼。我真的很喜欢这项运动。”苏翊鸣说。

因为热爱滑雪,苏翊鸣放弃睡懒觉,每天快速完成功课,哪怕耳朵冻伤了也不愿离开雪场。父母的影响,再加上自身天赋,他进步飞快,逐渐在滑雪圈滑出了名堂。

2011年,年仅7岁的苏翊鸣被世界知名滑板品牌公司看中,成为其签约赞助选手,开始专业系统的滑雪训练。

不过,此时的苏翊鸣并不想成为一名职业运动员。他曾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如果走专业的话,可能滑着滑着就腻了,再也不想听“滑雪”这两个字。

· 关于苏翊鸣的纪录片截图。

让苏翊鸣也想不到的是,自己后来还真的成功“跨界”。

2013年,导演徐克拍摄《智取威虎山》,需要一名滑雪能力出色的小演员。有人向导演组推荐了苏翊鸣。在看了苏翊鸣的滑雪视频后,徐克大喜,惊叹他简直就是为这部戏“量身定制”的。因为无论是年龄、身材还是滑雪技能,苏翊鸣都完美契合导演的要求。

电影上映时,苏翊鸣才10岁。大荧幕上,一位少年双手持杖,脚踏滑雪板,飞一般地在林海雪原上驰骋——为节省时间,行军要靠滑雪赶路,大人们叮嘱苏翊鸣饰演的“小栓子”别掉队,“小栓子”答:“我怕你们跟不上!”

· 苏翊鸣在电影《智取威虎山》中饰演“小栓子”。

据苏翊鸣的父亲回忆,他们以前去长白山滑雪时,很多成年人都追不上苏翊鸣,他经常要在后面大喊,让儿子“慢点!慢点!”

拍《智取威虎山》时,有段时间要连拍好几天夜戏,不巧赶上苏翊鸣连续发烧。他每天天亮了才回去休息,下午起床后先去医院打点滴,然后去剧组坚持继续拍戏。他妈妈看着实在心疼,说:“不行就算了,咱不拍了。”但他坚持继续拍,还说:“咱跟剧组签约了,得执行完这个合同啊!”

后来,苏翊鸣谈及这段演戏经历时说:“我必须把百分之百的精力,投入到我想要做的事中。”

正是因为这股认真劲,让他得到了演员们和导演的一致称赞,成为名副其实的童星,开始在演艺圈崭露头角。此后,他又接拍了好几部反响不俗的戏,观众们也对这个小机灵鬼印象深刻。

从CCTV-6到CCTV-5

然而,在演艺事业有所突破之时,苏翊鸣又有了新的打算。

2015年7月31日,北京携手张家口获得了2022年冬奥会和冬残奥会举办权。苏翊鸣听到这一消息后,萌生了在家门口代表祖国出征的念头,“想参加冬奥会,需要参加一些职业比赛拿积分以便获取冬奥会的名额,从那时候开始我决定做一名职业滑雪运动员,这是能参加那些职业比赛的唯一途径。”

从那时起,他开始向职业滑雪选手靠拢。2018年,在跨界选材中,年仅14岁的苏翊鸣进入单板滑雪大跳台及坡面障碍技巧国家集训队,正式成为国家队一员。

进入国家集训队后,苏翊鸣每日刻苦训练,在两大项目中不断突破自己。

苏翊鸣练习的单板滑雪大跳台及坡面障碍技巧是冬奥会大家庭中的“新人”,坡面障碍技巧于2014年进入索契冬奥会,大跳台2018年平昌冬奥会才成为正式比赛项目。中国的单板滑雪大跳台及坡面障碍技巧队直到2016年才开始组建。苏翊鸣也是“半路出家”。

苏翊鸣获得银牌的坡面障碍技巧项目,其场地由一系列障碍、跳台、杆、平台等构成,场地赛道落差最少为150米,平均坡度在12度以上。裁判按照难度、高度、完成度、多样性和技术进阶进行打分。

而在另一个项目单板滑雪大跳台中,一般起跳台高40米,雪道长138米,宽8米,依据四个标准打分,即难度、完成度、高度、落地,决赛有三轮,取最好的两轮成绩叠加进行排名。

苏翊鸣加入国家集训队后,不仅为中国队注入新鲜血液,也承担起“开疆拓土”的重任。

2019年新西兰滑雪公开赛上,苏翊鸣获得人生第一个国际比赛的冠军——单板滑雪坡面障碍技巧冠军。那块奖牌也被他当宝贝一样,挂在家里的墙上。

“第一个”冠军给了苏翊鸣更多底气,也让他开始在追求难度的道路上迈开脚步,频频刷新战绩。

2020年3月,他成功解锁三周空翻转体1620度,成为国内完成该动作第一人;2021年1月,他又在长白山解锁反脚外转五周1800度,同样刷新了中国单板滑雪的历史;10月,他再次在奥地利斯图拜滑雪公园解锁内转1980度抓板,成为国内首个完成这一超高难度动作的选手,并得到了吉尼斯世界纪录的认证。

· 苏翊鸣和他的吉尼斯世界纪录证书。

放眼全球,能完成1980度的滑手不超过5个人,而苏翊鸣是这些运动员中最年轻的,这也标志着我国在男子单板滑雪坡面障碍与大跳台项目上已达到国际顶尖水准。

2021年12月,在单板滑雪世界杯美国斯廷博特站比赛中,苏翊鸣以93分排名第一,首次晋级单板大跳台世界杯决赛,最终以两轮总分155.25分的成绩获得金牌。这不仅是苏翊鸣的首个国际比赛冠军,同时也是中国男子单板滑雪第一个世界冠军。

· 2021年单板滑雪大跳台世界杯美国斯廷博特站,苏翊鸣获得金牌。

在苏翊鸣的字典里,成功从来都没有捷径,唯有勤练才能掌握动作,“一个新的难度动作,我每天练6个小时,一直重复练这一个动作,可能需要一个夏天才能去完成这个动作。”有段时间,他因为训练量比较大,同时还在尝试一些新动作,结果一周之内滑坏了4块雪板。

为了热爱而坚持,这就是苏翊鸣。对只有17岁的他来说,北京冬奥会只是一个起点,他的精彩人生才刚刚开启。

2月14日,北京冬奥会男子单板滑雪大跳台资格赛将上演,苏翊鸣将在自己的主项再次亮相,让我们拭目以待!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小牛头条 » 苏翊鸣夺银裁判长承认打分有误 业内人士:最好当场提出仲裁审议

赞 (0) 打赏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