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度净利润预亏9800万元,沈阳商业城面临退市风险

知习社

全站广告位招租!微信:85228832

图源:沈阳商业城官网

本报(chinatimes.net.cn)记者苗诗雨 李未来 北京报道

在历经了公司易主、高管换血后,沈阳商业城(A股:*ST商城)业绩亏损的局面仍未得到改善,“有可能退市”成为其当下面临的棘手问题。

近日,沈阳商业城发布一则《关于公司股票可能被终止上市的风险提示公告》,提示称,公司2021年年度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约为-9800万元左右,若2021年度业绩出现《上海证券交易所股票上市规则》(2022年1月修订)第9.3.1的相关规定,公司A股股票可能被上海证券交易所终止上市。

据上海证券交易所股票上市规则(2022年1月修订)的内容显示,上市公司出现最近一个会计年度经审计的净利润为负值且营业收入低于人民币1亿元、最近一个会计年度经审计的期末净资产为负值等情况之一时,股票将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

对此,沈阳商业城证券事务代表在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按照业绩数据是存在公告所述风险,但按照公司预估的1.5亿元营收及净资产转正情况,能够满足申请撤销*ST的条件,若满足则不会触发相应条款。

三年累计亏损超3亿元

按照沈阳商业城发布的2021年年度业绩预告,2021年全年,沈阳商业城预计亏损9800万元左右,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的净利润预计为8900万元左右,但值得关注的是,其预计2021年期末净资产转正,为5300万元左右。

回顾沈阳商业城的业绩表现,近三年其累计亏损金额达到3.83亿元,净利润分别为-1.28亿元、-1.06亿元及-1.49亿元,而截至2019年年底和2020年年底,沈阳商业城的净资产分别为-0.84亿元、-2.34亿元。

受到债务危机的影响,沈阳商业城多次发布有关退市风险警示的公告。在2021年业绩预告中,沈阳商业城也提到,因公司2020年末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资产为负值,公司股票在2020年度报告披露后已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若公司2021年年度报告表明公司出现《上海证券交易所股票上市规则》(2022年1月修订)第9.3.1的相关规定,公司A股股票可能被上海证券交易所终止上市。

提到近年来亏损的原因,沈阳商业城的证券事务代表向《华夏时报》记者表示,“财务负担长期较重,其中主要压力是银行借款和关联方的借款。”据证券事务代表介绍,自几年前翻建营业楼开始,公司便背上了较重的财务负担,加上翻建后的营业情况不是特别理想,各方借款(负担)没能(得到)较大改善。

记者了解到,2010年5月4日商业城全面停业,投入巨资对老营业楼内外设施设备进行了全面更新改造,一期于2011年4月15日对外营业;又经过一年多的建设,2012年12月12日二期工程顺利竣工。改扩建后的全新商业城营业面积达到了16万平方米,涵盖了百货、超市、餐饮、酒店、滑冰场、物流配送等多种业态,

除此之外,沈阳商业城证券事务代表还向《华夏时报》记者表示,借款的利息也是当前的压力之一。截至2021年9月末,沈阳商业城报告期内资产总计13.88亿元,负债合计16.38亿元,资产负债率达到了118.01%。

定增救企

实际上,其股东也在通过定增的方式,力图将沈阳商业城拉回安全地带。

2021年5月,沈阳商业城发布公告称,拟向公司原第二大股东王强实控的深圳领先半导体非公开发行不超过5343.6万股,募集资金不超过3.5亿元。并表示此次募集资金,扣除发行费用后将全额用于补充流动资金及偿还债务。

随后2022年1月,沈阳商业城发布了非公开发行股票发行情况以及股本变动等多份公告。其中,《收购报告书》中的内容显示,本次交易完成后的9个月内,收购人及王强先生将对上市公司内部实施资产重组,在剥离亏损资产、减轻经营压力的同时,利用自身在半导体产业领域的资源,通过资产重组等合法合规方式将优质资产注入上市公司,实现上市公司业务转型,提高核心竞争力和持续经营能力。

《收购报告书》还显示,当前沈阳商业城的主要业务为商品零售,主要业态为百货商场和超市。近年来,受市场环境影响,公司业务发展面临挑战,主营业务盈利能力较弱,面临一定的经营风险,公司股票也面临退市风险,公司急需通过转型扭转较为严峻的经营形势。

沈阳商业城证券事务代表向记者介绍,在此次定增过程中,现实控人(原第二大股东)也对债务问题提出了解决方案,即出让一所商场实现对大部分债务的覆盖,进一步减轻相应债务的利息负担。

而公开信息也显示,在《收购报告书》发布后不久,沈阳商业城便发布了一则《关于签署资产出售意向书的公告》,表示将出售全资子公司沈阳商业城百货有限公司100%股权,公司股东中兆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兆投资”)有意通过现金承债式进行收购。收购报告书显示,本次出售目的是为了优化资产负债结构,减轻债务和利息负担,提升公司盈利能力,降低未来退市风险。

不过,需要指出的是,中兆投资为沈阳商业城原控股股东,现为第二大股东,持有公司股份占比18.63%,故此次交易构成关联交易。

“先保住壳,才有机会去尝试,从而让经营回归正常,包括公司债务。”证券事务代表对《华夏时报》记者说。

内部换血后命运几何?

值得关注的是,在沈阳商业城股东定增“救企”的同时,除了因定增改变的实控人外,其高层也有所调整。

2月9日,沈阳商业城发布公告称,总裁陈快主因工作调整,向公司董事会申请辞去公司总裁职务,总裁职务由王海燕接替。资料显示,王海燕,年龄46岁,本科学历。曾任深圳市金永励有限公司销售总监,茂业商业股份有限公司招商业务中心副总经理、临淄城市公司总经理。

此外,还包括《收购报告书》发出后第二天辞任的独立董事崔君平。不过,公告显示崔君平辞去公司独立董事职务将导致公司独立董事人数低于董事会总人数的三分之一,因此在公司股东大会选举产生新任独立董事之前,其仍将按照法律、行政法规等相关规定继续履行独立董事职责。

但仍要关注的是,仅从业绩的表现上来看,在经过了定增救企、内部换血之后,沈阳商业城的净利润情况仍未有较大程度的改善。

现如今,查阅沈阳商业城的官网介绍,“全国商业零售业大一型企业”的称号依旧醒目,自1991年对外营业至今,历经三十年筑起的“经典名店”,发展也在疫情之下陷入了风雨之中。不过,沈阳商业城的证券事务代表在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也表示,结合退市新规来看,2021年公司的财务指标应该是满足摘帽要求的,“只要在发布公告前,公司没有发生重大的变动。”证券事务代表补充道。

而值得关注的是,针对实控人所提到的资产重组一事,上海明伦律师事务所律师王智斌此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由于原实控人持股比例仍有18.63%。如果未来资产重组涉及关联交易,在新实际控制人回避表决的情况下,重组方案能否通过取决于老实控人的态度,如果不涉及关联交易并且新老实控人意见不一,那么其他重要股东及中小股东的态度就尤为重要。

责任编辑:张蓓 主编:张豫宁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小牛头条 » 2021年度净利润预亏9800万元,沈阳商业城面临退市风险

赞 (0) 打赏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