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歌教父”周传雄的坠落史,悲惨半生,苦尽甘来终无遗憾

爆抖神器

全站广告位招租!微信:65220202

2004年,在歌坛闯荡了15年,经历了人生大起大落的周传雄,在新加坡开了自己人生中第一场演唱会,那场演唱会座无虚席,盛况空前。

没想到在中间下台换装时,本应该都围过来给他化妆换衣服做发型的人都不见了,他只好自己站在台下,听完了自己的独白,然后没有换装继续上台,演唱他本场演唱会最重要的一首歌《黄昏》。

他知道,他被设计了,所以唱到第二句时即情绪终于溃堤忍不住落泪,哽咽无法顺利演唱完整首歌。

从1989年以“小刚”出道,到1997年被雪藏,再到2001年以“周传雄”再出道,2012年完全消失,小刚/周传雄的这一生可以说是起起落落、颠沛流离,看尽人世间冷暖。

众生皆苦,小刚更苦

1969年,周传雄出生了,从小他就喜欢唱歌,家里来了客人,爸爸就会把他叫过来说,小刚,唱首歌来听。

没错,小刚是他的小名,因为他小时候很爱哭,因为小时候常常被欺负,他有两个哥哥,家里有好吃的好玩的,他们都先拿走,他什么都没有。

父母希望他“刚强”一点,所以给他起名“小刚”,但他一直都没有坚强起来,直到父母离异并且都抛弃了他,他才真正地坚强起来。

小刚的父亲曾是内地名门,他老爸17岁就当上县长,后来为了躲避战乱,逃亡到台湾,但是极其不负责任,他总共娶了4房老婆,母亲算是其第5任太太,兄弟姐妹超过18人,他生下周传雄时都已经50岁了,小刚还有一个亲姐姐。

但他的童年过得很幸福,那时候父母关系很好,家里条件也很好,还有个小果园,种了几棵荔枝、龙眼、还有木瓜、芭乐等等,他经常在果园的树上爬来爬去,累了就停下来吃点荔枝,这应该是很多小孩子梦想中的生活了。

变故发生在他16岁那年,父亲丢下一大家子跑回了内地,母亲不久就改嫁了,彻底的不再管他们,从此他和姐姐成了无父无母的孩子,只能相依为命。

真的难以想象会有那么绝情的父母,从那以后,小刚和姐姐没有收到过父母的一分钱,也几乎没有再见过面。

后来小刚红了以后买了一套房子,带妈妈去看,妈妈转了一圈后不耐烦地说了一句“什么破房子”,然后就走了。

那时候姐姐已经工作了,但小刚还在念大专,学校是私立的,学费很贵。为了生活,他半工半读,平时下课就在学校的助学部门兼职,暑假时白天开计程车、晚上再去学校做兼职,上到10点多,再去路边摆摊卖耳环,可能是因为看起来瘦瘦小小的很可怜,他摆在那里,就有一些暖心的大姐姐来跟他买。

多年以后他讲起来这段往事,并没有觉得很心酸,包括他说起来自己出道后被人设计和欺负的那些事,他也只是简单带过,但他真的不在意吗?

小刚成就了张信哲

1988年,19岁的小刚参加校园歌唱比赛被发掘,一开始想让他进入“小虎队”,但他看了看自己主动退出了,因为他还是喜欢唱歌,不喜欢又蹦又跳的偶像,而且那时候的小虎队是要主持节目的,他不喜欢,主动放弃了。

后来作为歌手出了几张唱片,反响都一般,而同公司的张信哲却凭借《说谎》专辑一炮而红,但是不久后,张信哲就去服兵役了。

公司在无人可捧的空档,想起了小刚,决定捧他出来顶替张信哲,把原来张信哲的资源都给了他,为了让他更贴近情歌王子的形象,公司把他打造成儒雅小生的样子,还让他减肥,因为当时港台是比较喜欢阿哲那种样子和声线的。

小刚虽然不喜欢这样,但是也不负所望,在1992年自己创作发行了歌曲《哈萨雅琪》,红遍大街小巷,几乎所有人都会哼上几句。

但是好景不长,张信哲回归后,公司面临“二选一”的难题,张信哲和小刚是完全不同类型的艺人,张信哲出生于宗教家庭,从小在教会长大,爸爸是牧师,所以他天天听教会圣诗班练合唱曲,三、四岁就会唱合唱曲的每一部。

所以张信哲的声线听起来优美又抒情,而小刚完全是自学成才,路子野,有一种粗犷感,在港台的接受度还是差一点,即使是《哈萨雅琪》火了,也是歌火人不火的尴尬状态。

正在公司为难时,张信哲凭借《爱如潮水》牢牢占住了情歌王子的地位,这下也不用纠结了,直接把所有的资源给了张信哲,很快就为他打造了《等待》这张专辑,主打歌《别怕我伤心》、《有一点动心》等,首首经典。

为了排除竞争对手,公司把小刚也雪藏了,这件事听起来并不合理,都是自己公司的艺人,最多少给小刚点资源就行了,不红就算了,红了刚好,何至于雪藏呢?

这其实没那么简单,小刚和别人不一样,他是创作型歌手,并不喜欢去唱公司给他规定的那些情歌,他更想自己创作,可惜他的创作风格公司不喜欢,市场也不喜欢,于是他和公司的理念产生了很大的差异,这张《我的心太乱》的专辑就是他和公司背道而驰做出来的。

小刚在采访中说,那段时间公司给他规定只能穿素色的衣服,但他是很喜欢花衣服的,没办法他就买了很多花袜子,偷偷穿。

所以被雪藏的最根本原因在这里,但是如果没有他那时候的坚持,可能也不会有现在的周传雄了。

盗版让他红了

1997年,周传雄独自一人去了英国,一边学习英文一边继续做自己的音乐,第二年回来后他完全变了个样子,以前清秀的模样不复存在,他留起了头发和胡子,穿起了花衬衫,彻底地做回了自己,并且改回了本名“周传雄”,这对他来说,更像是一次重生。

他专心做起了幕后音乐制作人,在那几年里,为很多知名歌手创作了无数经典之作,一度被称为“情歌教父”。

给别人写的歌多了,而且很多都红了,周传雄声名在外,索尼唱片就找到他,决定给他出一张创作集,时隔11年,他终于可以做自己想做的歌曲,以自己最真实的形象。

2000年,这张创作集《transfer(忘记)》在台湾发行,却没想到的是,刚发行就赶上了索尼高层人事变动,唱片发了就没人管了,宣传这些都没有,就如石沉大海一样,伤心的周传雄跟老板说,解约算了。

命运就是爱捉弄人,这张在台湾被放弃,在内地从未发行过正版的创作集,竟以盗版的方式给周传雄带来了意想不到的收获。

2001年,他应当时索尼音乐总监陈耀川之邀,到内地制作满文军的专辑时,他才发现,自己的歌已经火遍了大街小巷,盗版已经卖到了500万张的销量。

于是他应内地电视台的邀约,来开了几场歌友会,场场爆满,那时候他才知道,自己在内地已经红了,也让他能再次以歌手的身份走上舞台。

这张专辑是他的幸运专辑,在这一年,他和自己MTV的女主角vivian结婚了。

红了却被自己公司挖坑

2004年,他终于如愿以偿,在新加坡开了自己的第一场个人演唱会,这一年他已经35岁,出道15年。

这场演唱会虽然爆满,气氛火热,但是他却被设计,在他最重要的那首歌之前,抽走了他的化妆师服装师等人,而且他本来是要开巡回演唱会的,却因为后续的宣传不到位而停掉了。

是谁干的?当然是公司,当时的环球公司想让他继续保持苦情歌手的路线,包括接受采访也要求他走苦情的人设,但是他不愿意,只想做自己,所以所有的采访他都表现的很开朗,完全不顾经纪人的黑脸。

公司还想让他迎合当时的内地市场,创作一些洗脑的口水歌,也被他拒绝了,他不会迎合,只想坚持做自己想做的音乐,所以才有了演唱会上的那一幕和之后的停掉宣传。

但这并不阻碍他的创作之路,在那之后的6年时间里,他以每年一部专辑的速度,带给了歌迷们很多经典之作,包括《蓝色土耳其》《青花》《寂寞沙洲冷》等。

但是最红的时候,他却忽然消失了。

因为当时的公司种子音乐,公司资金力量太少,周传雄在工作上承担了很大的压力,而且他为了保持身材长期减肥,身体情况越来越差。

直到2012年查出了胃部幽门螺旋杆菌和胆汁反流,还差点胃穿孔,暴瘦40斤,已经瘦得不成样子了,瘦弱的身体无力支撑他在台上继续唱歌,他只好停掉工作先修养身体。

没想到只是修养了2年,再回来歌坛却已经是他不认识的样子,那两年网络平台开始兴起,艺人走红已经完全换了一条路子,而他平时曝光很少,也不上综艺,听众开始断层,人气越来越低,公司也没有钱给他做宣传,发了专辑也卖不动,办演唱会又亏钱,逐渐形成了死循环。

最终沦落到在大街上参加商演,无比心酸。

直到后来改签了华视娱乐,这个投资过《那年花开月正圆》、《平凡的世界》等大剧的公司,周传雄才逐渐出现在了观众面前。

很多人都觉得他忽然开始上综艺,而且每次都自带话题,还参加了《天赐的声音》让孟美岐来点评自己,和之前他的风格很不一样。

这当然都是公司的安排,这一次52岁的周传雄终于学会了顺应时代潮流,也学会了要炒作,才会有流量。

可能他心里还是不舒服,但这样确实让他在17年以后,能再次开起来自己的巡回演唱会,唱歌给歌迷听。

这次他的2021全国演唱会,在广州、苏州、合肥、上海等10个城市演出,在已经结束的广州和苏州演唱会上,上演了首首歌曲万人大合唱的感人场景。

《寂寞沙洲冷》、《我的心太乱》、《男人海洋》、《关不上的窗》、《黄昏》,每一首都好像回到了我们的青春年华,催人泪下。

最后

小刚的一生,可能比我们很多人都还要不幸,但也正是这样的苦难经历,让他的歌里充满了沧桑和痛悟,这么多年来,他因为坚持自己的音乐,不向公司低头,导致自己命运多舛,不断被雪藏、被“教训”,但他从来没有放弃过对音乐的坚持。

虽然现在他向命运低头了,但也证明他想开了,人生不就是一个不断地跟自己和命运和解的过程吗?若是和命运“较真”,必然会活得很痛苦。

周传雄也被生活磨平了棱角,他可能再也无法写出那样动人的歌曲,这世间也许少了一个较真的艺术家,但是却多了一个快乐的人,祝福他。

看完记得关注@白可丁,图片来源于网络 侵删。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小牛头条 » “情歌教父”周传雄的坠落史,悲惨半生,苦尽甘来终无遗憾

赞 (0) 打赏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