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货运老二“,如坐针毡

爆抖神器

全站广告位招租!微信:85228832

开年抢跑,“带伤”上市,快狗打车能续命吗?

赶着去港股,快狗急什么?

2022年2月6日,港交所公布快狗打车已经通过聆讯,国内同城货运第一股,只差临门一脚。

相较快狗打车,它之前的名字可能更为大众所周知:58速运。

没错,快狗打车是出身58集团的同城货运品牌,直到2016年都是领头羊,起步最早,如今却沦为“千年老二”。

1

“带伤”上市

快狗打车成立于2014年,是58到家旗下的线上同城物流平台,前身为58速运。目前,快狗打车在中国内地、香港、新加坡、韩国及印度的340多个城市开展业务,其中,中国内地品牌为“快狗打车”,其他地区品牌为“GOGOX”。

作为58同城业务的细分板块,这是继冲刺“家庭服务第一股”的天鹅到家之后,姚劲波打出的第二张牌。58同城私有化退市,此次快狗冲击IPO的背后,亦是姚劲波意图将58同城以业务拆分模式再度上市的用心所在。

虽然同城货运已不能算是蓝海市场,但仍未形成固定的市场格局,整体处于动态竞争中,未来随着更多玩家入局行业竞争会更加激烈。智研咨询在《2020-2026年中国同城货运行业全景调研及投资前景预测报告》中判断认为,货运市场规模预计3-5年内将保持5-7%的增速,到2026年时市场规模有望突破16000亿元。

前景广阔的货运市场,成为了资本眼中炙手可热的存在。

背后站着姚劲波和58到家,快狗打车的融资一直还算顺利。在其资方名单中,58同城和58到家集团先后位列其中,后者更是持股占比高达51.2%。同时,华新投资、前海母基金、红杉资本中国等知名机构也纷纷为其注资。此外,在快狗打车的股东构成中,阿里通过淘宝中国持股13.09%,菜鸟持股2.87%。

图片来源:快狗打车招股书

在获取融资支持的同时,快狗打车的营收也呈增长状态,只是增长一直相对缓慢。在2018年-2019年,其营收分别为4.53 亿元、5.48 亿元。而2020年受疫情影响,其营收略有下降,为5.30 亿元,但在2021年又恢复增长。2021年前三季度,快狗打车营收4.73亿元,同比增长27.2%。

表面看起来一切向好,但一个令姚劲波必须面对的是,即便流血上市,快狗打车的阵痛依然存在。

快狗打车的账面在持续亏损,而且亏的并不是小数目。


图片来源:快狗打车招股书

由于2020年黑天鹅事件的冲击,全球经济大幅降温,快狗打车亦因此加剧亏损。

招股书显示,在过去的2018年、2019年、2020年三个财政年度和2021年前四个月,快狗打车的净亏损分别为10.71亿、1.84亿、6.58亿和2.53亿元人民币。这意味着,不到4年时间,快狗打车至少亏损近20亿元。

在招股书披露的风险因素中,快狗打车也表示“成立以来已经产生重大亏损,短期内可能无法实现盈利”。

内忧

过高的营销费用是导致快狗亏损的重要原因之一,快狗和大多数互联网玩家一样,拿了烧钱的剧本。

2018年,快狗打车花在销售及营销上的费用高达5.24亿元,占收入的115.7%,2019年和2020年这一部分的投入分别为2.96亿元和1.95亿元,同时占比缩减至54%和36.7%,但仍是快狗打车最大的一笔开销。

面对竞品货拉拉、滴滴货运等平台以补贴换取市场的打法,冲刺“同城货运第一股”的快狗打车自然无法置身事外。

在2020年中秋节,快狗打车对消费者补贴了近千万元,一头扎进了浩浩荡荡的补贴大战。

在此负向盈利状态下,为缩减成本,其研发费用也正呈现逐年下降的态势。

招股书内容中提到,在对应报告期间,快狗打车的研发费用分别为7633.7万元、6460.4万元、3460.8万元、1253.6万元,该费用与收入的比重由16.8%直线锐减至6.5%。

这笔投入甚至不及营销费用的五分之一。

如此挤压研发经费保营销的做法,让本应以服务为本的快狗打车陷入了口碑风波。

2020年10月,工信部通报了131款侵害用户权益行为APP,其中快狗打车赫然在列,根据工信部相关文件显示,快狗打车的问题主要在于“违规收集个人信息”。

图片来源:黑猫投诉

客户端用户体验差、抽佣不断提高导致司机加剧流失、押金难退等问题,让快狗打车用户怨声载道,在黑猫投诉平台,关于快狗打车的投诉量达3504条。

作为一个科技属性的服务平台,快狗打车的做法未免有些本末倒置。

外患

数据显示,在2020年,国内前5大同城货运玩家占据同城货运平台总规模的67.5%,其中快狗打车占比5.5%,排名第二。

虽然稳坐第二,但其和第一的差距十分巨大。在上述数据中,货拉拉市场占比排名第一,份额为54.7%,几乎是快狗打车的十倍。

对此,CEO何松对公司未来表现得很乐观。他曾对媒体表示,行业规模足够大,能够容得下几家平台,至少会有一家估值千亿美金以上的企业,可能还会有几家估值几百亿美金的。“我希望我们至少应该在数百亿美金企业的名单里。”

但除了老对手货拉拉,快狗打车还要和新玩家同台竞争。

2020年6月,滴滴货运正式上线,并且势头迅猛。上线两个月,其在成都、杭州等地市场份额已超50%。出现仅5个月后,其日订单量就已经超过了9万单。在2021年4月份,滴滴货运业务已经覆盖19个核心城市,部分城市的占有率超过50%。

在同城货运市场普遍口碑较差的境况下,曾经统治网约车市场的滴滴的入局,无疑是给新老玩家的一记重击。

同时,2021年11月,有消息称,美团货运物流业务“卓鹿”已在测试,主力发展同城货运方向。

此外,哈啰出行上线哈啰快送,省省回头车被满帮集团收购,均发力同城货运,还有顺丰同城等竞争者虎视眈眈……

抢在货拉拉之前上市,快狗打车终成“同城货运第一股”,但内有诸多问题亟待破解,外部赛道劲敌如云,挣扎在亏损线上的快狗打车似乎并未跑赢。

*图片除特殊标注外,均来源于摄图网。

素材来源:铅笔道、一点财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小牛头条 » ”货运老二“,如坐针毡

赞 (0) 打赏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