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24家中小机场盈利,高额补贴之外还靠什么?

爆抖神器

全站广告位招租!微信:85228832

记者 | 薛冰冰

疫情持续到第三年,“减亏增盈”已成为民航业经营管理的普遍诉求。

近期,民航局综合司发布了关于2021年民航盈利企业经营状况的调研报告,数据显示,2021年,在疫情反复波动的影响下,我国民航运输生产不及预期,民航企业普遍经营困难加剧,盈利能力下滑,财务压力加大,全年行业亏损达843亿元,仅有30家机场和5家航空公司实现盈利。

报告表明,这30家宣告盈利的机场分别是厦门、三亚、海口、福州、贵阳、朝阳、遵义(新舟)、安庆、赤峰、湛江、呼伦贝尔、扎兰屯、巴中、无锡、惠州、绵阳、恩施、花土沟、梧州、台州、玉林、通辽、银川月牙湖、阿拉善、宜宾、乌拉特、宜昌、济宁、上饶、北海机场。

根据机场规模划分,这30家机场中,有17家旅客吞吐量等级在200万以下(100万以下的10家),占盈利机场总数的56.7%;200-500万以下中小机场有7家,占盈利机场总数的23.3%。

具体盈利数据方面,浙江省台州机场管理有限公司总经理李剑毅透露,2021年台州机场净利润为398.93万元;惠州机场公司总经理熊斌表示,2021年惠州机场全口径盈利662万元。

民航补贴资金加持几成?

界面新闻此前报道提到,由于生产规模较小,绝大部分中小机场收不抵支,机场业务收入无法覆盖与实现社会效益相关支出在内的全部成本,对补贴资金具有较高依赖性。

民航局此次调研也表明,几乎所有盈利企业都享受到了国家的普惠政策,主要涉及财政支持、税费减免、金融信贷等,地方政府也在运行补贴、航线补贴等方面加大了支持力度。

厦门高崎机场方面,疫情以来,包括人社、能源、税费等方面,年均可获得数千万元的政策红利。

无锡机场在社保没有减免、疫情防控成本大幅上升情况下,争取民航发展基金3673万元,地方政府国际航线补贴、跨境电商补贴、土地使用税退税4036万元,缓解了企业经营和资金压力。

赤峰机场加大与地方政府的协调,目前地方政府已将每年1.4亿元航线补贴纳入年度财政预算。

此外,个别机场恰巧处于债务周期的合理区间,构成其盈利的关键原因。如梧州机场2021年营业收入2021万元,成本费用3602万元,本应亏损,但去年一次性追回了近几年的航线航班补贴资金的应收账款,成功实现盈利。

据民航局数据披露,2022年,全国190家中小机场累计将获得补贴21.17亿元,获得补贴资金较高的有陕西榆林机场,金额为3222万元;腾冲机场获补贴2885万元;泸州机场补贴2763万元。

中小机场“因祸得福”

中小机场尤其是支线机场的航空市场,没有或少有国际航班,且不像大型枢纽机场那样业务量严重受创,疫情背景下它们反而“因祸得福。”

从30家盈利机场旅客吞吐量等级来看(依据2019年数据),呈现明显的“小多大少”特点。其中,千万级机场有5家,占盈利机场总数的16.7%,500-1000万级机场有1家,占盈利机场总数的3.3%,200-500万以下中小机场有7家,占盈利机场总数的23.3%,200万以下机场有17家(100万以下的10家),占盈利机场总数的56.7%。

此外,民航行业具有重资产、高负债的特点,民航企业的经营状况往往会随其投资周期和债务周期的变化而大幅波动。受疫情影响,民航企业的投资周期曲线和债务周期曲线会产生“共颤”,从而成为决定企业盈亏的“不可抗力”。

例如,这30家盈利机场大部分处于投资周期曲线的后端,受固定资产计提折旧因素影响较小。其中,建设投入时间超过20年的有17家,占盈利机场总数的56.7%;介于10年和20年之间的有2家,占盈利机场总数的6.7%;10年以下的有11家,占盈利机场总数的36.6%。

不过,这些中小机场能够实现盈利,除了外在力量的支撑,也有自身努力的结果。

航空性业务方面,绵阳机场协调藏航、春秋航等航空公司,加密华东、中南等经济发达、人员密集地区主要城市的航线航班,削减非热门、过度依赖旅游的航班在本场所占的份额,全年主营业务收入1.8亿元。

遵义新舟机场优化航班布局,适时调整长期客座率不高、补贴高的航线,停飞航空公司运力调整、补贴过高的航线,在全年航线航班补贴同比减少39%的情况下,实现了利润总额同期增加8.3%。

非航收入也是机场营收重要来源,据了解,惠州机场通过挖潜非航资源,提升非航收入,在受疫情影响的实体商业低迷的情况下,年度实现商铺100%出租率,并维持良好的履约情况,去年非航空性业务收入2668万元,同比增幅15%。

阜阳机场统筹谋划机场广告、候机楼商铺、停车场、加油站、市内房产等资源开发利用,全年阜阳机场非航空性收入同比增加347%,占总营业收入的32.6%,增加了21.6个百分点。

安徽机场集团通过调整公司产品结构及创新合作模式,积极开拓新市场,商业资源招商、配餐、酒店、航延等辅业收入同比增长18%,通过辅业的增收,在所辖三个机场严重亏损的情况下实现了盈利。

民航局调研报告指出,如果说,疫情是影响我国民航2022年经营态势的最大不确定因素,那么,境外疫情就是这个最大不确定因素的关键因素。

建议民航企业的经营管理活动要充分考量疫情下影响企业经营状况的客观因素、主观因素和保障因素,在具备盈利客观条件情况下,要改善经营品质、确保盈利;在不具备盈利客观条件下,要努力挖掘潜力,做到最大程度的减亏增盈。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小牛头条 » 去年24家中小机场盈利,高额补贴之外还靠什么?

赞 (0) 打赏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