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父解忧!重庆地产千金帮家族赢了股权战,又套现6亿离场

美女写真视频

全站广告位招租!微信:85228832

本文来源:时代财经 作者:陈伟纳

随着金科股权斗争落下帷幕,黄红云与妻女解除《一致行动协议》,黄红云之女黄斯诗也逐渐清空其个人持股。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2月7日,金科股份发布公告称,股东黄斯诗已通过二级市场分别以集中竞价交易和大宗交易方式减持4564.941万股,减持比例0.85491%。其中,通过集中竞价交易方式减持了0.0273万股,减持均价4.38元/股;通过大宗交易减持了4564.9137万股,减持均价4.22元/股。

本次减持后,黄斯诗持有金科股份的股份数量为0,总套现约1.926亿元。

而在半个月前的1月23日,金科股份曾发布公告称,黄斯诗于前三个交易日减持金科股份7793.62万股,价格区间为4.96元/股-5.59元/股,减持均价为5.31元/股,合计套现4.14亿元。

前后两次减持,黄斯诗获得超6亿元的资金。成功套现后,黄斯诗立即向金科股份提供借款。2月7日金科股份公告表示,黄斯诗拟与公司控股子公司签订《借款合同》,向控股子公司提供总额1.2亿元借款,借款期限1年,用以支持公司发展,补充公司流动资金。

这“一进一出”的操作颇为巧妙,就在房企普遍遭遇钱紧问题之时,黄斯诗借款给公司的举动也被外界形容为“为父偿债”的好女儿。

“出道”十余年,地产千金谢幕

从帮助父亲黄红云赢得股权斗争中的关键“一手”,到股份套现后借钱给公司发展,这位地产千金手中的股份,似乎从来都未真正属于自己。

早在金科股份借壳上市时,黄诗斯就已持有公司股份。2011年5月,历时两年的金科股份借壳ST东源终于正式完成,黄红云家族共持有ST东源6.86亿股,实现96.1128亿元的家族财富,而彼时年仅24岁的黄斯诗持有2619.691万股股份,持股比例为2.2612%,尽管股份占比在黄红云、陶虹遐(黄红云妻子)、黄一峰(黄红云之弟)、王小琴(黄一峰之妻)之后,但其身价也高达3.67亿元。

不过,黄斯诗鲜少公开出现在金科股份的经营活动中,也并未公开在金科股份担任任何职位,但因手中持有一定数量的股份,在决策时拥有一票否决权,黄斯诗在金科股份扮演的角色更像是“稳固家族地位的砝码”。

2018年10月,轰动一时的“金科股权纷争”进入白热化,黄红云与孙宏斌的融创系对于金科股份控制权的争夺战一触即发。就在融创系以27.68%的持股比例即将获得最终胜利时,金科股份实际控制人黄红云掏出最后底牌,与女儿黄斯诗签署了《一致行动协议》。

凭借黄斯诗手中2.31%的持股,黄红云及其一致行动人最终的持股比例达到29.99%,超过孙宏斌的融创系,夺回了金科股份第一大股东的地位。据悉,在签署《一致行动人协议前》,黄斯诗的持股比例并没有达到2.31%,而是在2018年第三季度才陆续增持,这也反映了黄红云对此次股权之争早就留了后手。

经过这一战,黄斯诗的露面频繁了些许,却始终没有流露出接班金科的迹象。彼时的碧桂园、合生创展等地产公司纷纷进入二代执掌的时代,但金科股份却毫无动静,大权仍掌握在黄红云手中。

2021年3月,金科股份发布公告称,公司实控人黄红云的一致行动人黄斯诗因个人需求,向公司购买九曲河项目的9个商铺,合计合同金额为1308.13万元。尽管公告表示黄斯诗购买商铺是“个人需求”,但不可否认的是,这一笔交易为金科带来了1308万元的流动资金。

最近接连的减持动作,为黄斯诗带来超过6亿元的资金流入,同时也让她完全清空了持有长达11年的金科股权。

尽管没有了股份,但黄斯诗仍将为父亲的公司提供支持。金科股份在公告中称,黄斯诗持续看好公司发展,并计划未来一年内根据自身现金流安排和公司需要继续支持上市公司发展。

黄斯诗离场后,黄红云、金科控股与公司股东红星家具集团有限公司、广东弘敏企业管理咨询有限公司签订的《一致行动协议》亦随即生效。

和黄红云与妻子陶虹遐因股权而触发激烈的家庭斗争相比,黄斯诗可以算是一位十分合格的地产千金。

卖股权、卖资产,行业寒冬未结束

2021年,房企普遍遭遇流动性问题,尽管截至目前,金科股份尚未有公开违约的情况,但在融资环境趋紧的环境下,其短期债务亦面临不小压力。数据显示,截至2021年三季度末,金科股份的货币资金余额约301亿元,总有息负债为876亿元,其中一年内到期204亿元,一到三年内到期515亿元,三年以上到期156亿元。

此时,股东或关联人士的输血尤为重要。事实上,相比其他融资方式,股东或关联人士直接提供借款的方式具有更大的灵活性和便捷性,有利于房企流动资金的平衡,减少短期流动资金压力。

此外,根据金科股份公告,黄斯诗此笔借款的借款期限为1年,在借款额度和期限范围内,随借随还且可以循环借用,借款执行年利率10%,对其自身来说也算是一笔划算的交易。

时代财经了解到,房地产企业2022年预计到期债务约9603亿元,虽比2021年下降了25%,但仍是接近万亿元的偿债规模高位。据贝壳研究院统计,2022年1月、3月、4月、7月的月度偿债规模均超过千亿元。Wind数据亦显示,2022年-2025年是房企美元债兑付高峰期,其中,2022年是未来四年房企偿债压力最大的年份。

据不完全统计,进入2022年后,已有包括绿城中国、时代中国控股、中梁控股、金辉控股、旭辉控股等在内的房企回购票据;另有富力、荣盛、禹洲、大发、旭辉、中骏、宝龙、上坤等多家房企在原有存量债务基础上实现了美元债交换要约,债务得到展期的同时也获得更多周转空间。

除回购票据外,房企亦在积极出售公司资产,以缓解资金压力。1月12日、19日及28日,雅居乐以总代价11.29亿元向海螺创业出售旗下5家环保公司股权;1月19日,融创中国将昆明融创文旅城二期40%股权转让给华发集团,获得14亿元资金,其中现金12亿元、债权2亿元。

出售资产力度最大的莫过于闽系房企世茂,1月21日,世茂以10.6亿元的代价出售上海黄浦路地块;1月24日向中海出售广州亚运城项目;1月28日,世茂与上海地产集团签订项目股权转让协议,拟以45亿元出售上海外滩茂悦酒店。一份资料显示,世茂将全国35个重点项目进行推介,合计报价约741亿元,春节期间,创始人许荣茂还将自己位于香港、伦敦等海外物业摆上货架。

易居研究院智库中心研究总监严跃进向时代财经表示,当前房企频繁出售股权、资产,本质上都是为了回笼资金,进一步促进企业流动性的改善。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小牛头条 » 为父解忧!重庆地产千金帮家族赢了股权战,又套现6亿离场

赞 (0) 打赏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