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招工难”下的工厂:入厂发17000元大红包,每月办一次相亲活动

爆抖神器

全站广告位招租!微信:85228832

“每个月举行一次相亲活动,为单身男女提供恋爱机会。”

简单列出工资已经不足以招揽年轻人来到工厂,红星资本局发现,春节假期结束后,为了快速抢到工人,就连大名鼎鼎的富士康也要给出额外的好处来招兵买马。

在这一波“抢人大战”中,除正常工资之外,有工厂给出了8000元的返费奖金,还有的工厂给出了高达17000元的返费奖金,甚至承诺每月举行一次相亲活动。

居民在拍摄招工广告 资料图 据视觉中国

承诺每月一次相亲活动

富士康开出近万元奖金招揽工人

对于工厂来说,春节是一道坎,有的工人在返乡后就不会再回到工厂的岗位上。因此,春节假期结束后,“抢人”也成了各个工厂的头等大事。

即便是被称为“全球最大代工厂”的富士康,也不例外。

我要聘APP是富士康旗下的官方招聘渠道之一。红星资本局注意到,根据该APP内发布的动态,富士康iDPBG事业群(郑州厂区)的招工奖金加码,开出最高8000元的返费奖金。

自2月6日起面试并入职的求职者,入职满1个月,其介绍人可以获得500元的奖金;当求职者在职天数大于或等于90天、有效出勤满55天时,本人可获得6800元-7500元的奖金。

截图自我要聘APP

胡威(化名)是某人力资源服务公司的负责人,他为富士康的工厂招募工人,“年后不好招人,等后面人多了,返费奖金也会慢慢地降下来。”

以富士康的成都厂区为例,据胡威介绍,该工厂主要是为苹果生产iPad、一体机等产品,现在也推出了以工时计算的返费奖金,每小时13/14元。

“如果是四川省内户籍的,每个工时返13元(省外户籍14元),这个月上了200个工时,可以拿到2600元的返费奖金。返费奖金持续三个月,加上工资一般可以拿到7000-8000元。”胡威对红星资本局说。

以胡威的经验判断,等工厂里的工人变多以后,返费奖金会逐渐降低,“从13、14元/小时降到6、7、8元/小时都有可能。”

有意思的是,在富士康成都厂区的相关宣传页面,除了最被关注的钱外,一段话被加粗、套红、放大,“每个月举行一次相亲活动,为单身男女提供恋爱机会。”

“富士康好找对象。好多男孩子来这里都是找对象的,我每年都招到好多,一方面是找对象,一方面是工作,事业、爱情双丰收嘛。”胡威称,举办相亲活动就是帮员工解决个人问题。

截图自相关招聘宣传页面

“招工难”催生高额返费奖金

比亚迪发17000元大红包,“严重缺人”

黄舒(化名)是另一人力资源服务公司的负责人,他告诉红星资本局,现在,有部分年轻人不愿意进工厂,工厂里的工作会被认为太过枯燥、太累。

红星资本局了解到,不仅仅是富士康,在“招工难”的情况下,部分工厂为了抢到工人都推出了返费奖金,奖金的发放往往会对工人们的工作时间有一定要求,如工作满X天。

在百度贴吧“招工求职吧”内,红星资本局注意到,有网友发布了比亚迪(002594.SZ)第十一事业部的招工海报,并开出了最高17000元的返费奖金。

2月8日,红星资本局联系上该网友吴州(化名),他称,他是比亚迪的内部员工,并发送了相关车间的工作照片以证明自己的身份。

以前没有这么多(返费奖金)的,今年工厂效益好,需要人。现在严重缺人,就把(招聘)名额分给下面的人,让我们到处拉人,拉到新员工进厂都有补贴。”吴州对红星资本局说。

据吴州介绍,如果成功推荐一名特殊工种的工人进厂工作,他作为推荐人可拿到11000元的奖励,分三个月发放(5000+3500+2500);被推荐人可拿到6000元奖励,同样是分三个月发放(3000+2000+1000)。

图由受访者提供

2月8日,红星资本局通过比亚迪的招聘官网查找发现,第十一事业部发布了多个岗位,包括海报中提到的电工、钳工、喷漆工等,工作地点也与贴吧宣传内容相符,均在长沙。

不过,红星资本局拨打通过公开渠道查找到的比亚迪相关招聘负责人的电话,未有人接听。

缺工职业中大半是生产制造业

到2025年,中国制造业缺口率高达48%

据红星资本局此前报道,人社部曾发布了2021年第三季度全国招聘大于求职“最缺工”的100个职业排行。其中,有58个属于“生产制造及有关人员”。

而据央视财经,最新数据显示:到2025年,中国制造业10大重点领域人才总量将接近6200万人,人才需求缺口将近3000万人,缺口率高达48%。

另据国家统计局去年做的一项包括9万多家规模以上工业企业的调查显示,约44%的企业反映招工难是他们面临的最大问题,该比例也是近几年来的新高。

“在结构方面,‘大学生就业难’和‘企业招工难’是并存的。”2021年6月,国家统计局新闻发言人付凌晖曾提到。

红星资本局注意到,《2020年一线蓝领用工荒情况调研报告》指出,年轻人从事一线蓝领工作的意愿低是造成蓝领用工荒的主要原因。

调查显示,90%的企业表示造成蓝领用工荒的原因是年轻人从事一线蓝领工作的意愿低;近五成企业表示近期蓝领用工需求量大幅增长、一线蓝领的工作条件/工作环境较差也是原因之一。

看懂经济研究院研究员郭宇轩曾在接受红星资本局采访时表示,想要缓解制造业企业的用工困境,更多要从职业技术教育入手。

郭宇轩认为,推动传统工人向专业技术人才进行转变,打破大众对于职业学校的刻板印象,并以更高薪资激励的方式去切实提高他们的社会地位,才能更好地吸引更多年轻人回流到传统制造行业。

延伸阅读:

富士康春节前大量招工入职奖1万 业内人士:或有套路

面对即将到来的春节假期和消费旺季,一些工厂启动了新一轮招工。

据媒体报道,富士康郑州工厂近期展开大规模招工,提前生产和备货iPhone13系列新机,弥补之前落下的产能空缺。

在这一轮招工中,推荐人奖励500元,求职者奖励8500元至9500元,总奖金高达万元。

富士康

【1】缺人

高额的入职奖励,透露出工厂招工的迫切,这其中,电子厂招聘需求旺盛。

刘先生在一家负责招工的劳务公司工作,他对九派新闻表示,电子厂和服装厂不一样,服装厂的需求量不高,一两千人的已经算大工厂;电子厂的用工需求大,一条线就几十号人,“光一个郑州富士康就有三个厂区。”

公开信息显示,郑州厂区为富士康生产iPhone的主要制造基地,有超过90条生产线,约35万名工人,全球约一半的苹果手机来自郑州富士康工厂。

刘先生介绍,电子产品更新换代快,会特别缺人手,“明年准备上市的iPhone,今年七八月就会开始生产。”

今年iPhone13系列发布前,富士康也启动过几轮大规模招工,入职奖金最高达1.27万元。按照之前的标准,入职者需在职满90天,就能拿到正常工资及奖金,奖金又称为“返费”。在旺季,工厂付给刘先生招工的劳务费也会更多。

苹果今年由于供应链限制,9月、10月产能减少20%,造成iPhone13系列新机供不应求。在这个全球最大的iPhone代工生产基地,苹果订单决定着生产日期,也关乎着工人们的生计。

时间倒回至2004年,当时苹果公司将大量生产工作转移至国外,主导这一决策的是现任苹果公司CEO库克。与美国许多电子公司类似,苹果公司看上了亚洲的供应链、“工价便宜的工人”。

美的HR冬冬告诉九派新闻,美的工厂招聘时员工内部推荐费相对来说没那么高,在1000-2000元之间。他认为,那些给高额入职奖励的工厂,是为了年后做储备,“说白了就是招不到人,入职奖励不是一直有,是不得已的情况下,公司花大价钱招人。”

武汉大学经济与管理学院副教授陈建安对九派新闻表示,电子厂招工难的原因在于工作强度大、技术含量高,就iPhone生产线来说,工人并不是马上可以上手,需要经过一段时间培训。

据报道,超强工作强度带来的疲惫,让不少工人在拿到入职奖金前就提出离职。有工人抱怨,上夜班就像“脱层皮”,看到螺丝“就要吐了”。

“有人进厂肯定也会有流失,公司考虑的是,有人起码不至于生产瘫痪,有个缓冲时间可以继续招人。”冬冬说。

【2】手段

产线上的工人不断更换,如潮水般来去。

有人熬不过生产旺季,有人熬过了,还是会被辞退。陈建安教授说,一些工厂为压缩人力成本,会在旺季过后辞退工人,并给予相应补偿,这种情况在业内较为普遍。

刘先生透露,并不是所有的入职奖励都能兑现,一些大工厂会用一些“手段”,在打卡期满前辞退工人。据他统计,他介绍入职的工人中,有30%左右在没拿到返费前,被以一些莫名其妙的理由被开除。

“工人一般要求打卡45天或60天,才能拿到入职奖励,为了减少工厂财务开支,一些领导在打卡期满前,有事没事找找麻烦,你要敢顶嘴,就直接把你开除了,也不用支付我们劳务费。他主要针对那些年轻脾暴躁的,有些工人就是挣钱的,忍忍就过去了,还是能拿到入职奖励。”

据报道,一名年轻工人遭到产线干部批评后,当晚就决定放弃奖金离职,“骂得很难听,我没法复述。”

冬冬说,“这些公司接了个大单,所以才出这个奖励吸引人,等订单完成就清掉。”

2021年7月27日,苹果公司公布了2021财年第三季度财务业绩,数据显示,6月份季度营收达创纪录的814亿美元,同比增长36%。通过外包、代工厂,苹果公司实现了利润最大化。苹果的代工厂则用返费实现工厂利润最大化,在这条全球产业链的最底端,数以万计的工人在流动。

“入职奖励是一个短期有效的招聘手段,但对于工人来说,并不公平。”陈建安建议,“从人力资源管理的角度来说,企业可以采取灵活用工的方式,填补旺季时的用工短缺。工人作为自由职业者,以小时工或兼职的方式去应聘,他们也需要丰富自己的技能。”

【3】候鸟

灵活用工在外卖平台、零售业已经比较常见,“企业与求职者从劳务关系转变为合作关系,但在保障用工安全的制度上,还有待完善。”陈建安指出。

相较于与工厂签订劳务合同的正式工,小时工由各中介公司输送,形式灵活,工期从1到4个月不等,价格也在不断变化。与正式工相比,小时工没有底薪和社保,为了高额返费和工价,他们在各大工厂之间进进出出。

据报道,旺季时中介每天都更新小时工的工价,今年8月末,富士康郑州厂区部分车间的价格达到了每小时30元,中介强调“突破30元大关,全年度高峰时刻”。行情不好时,单价只有18元。返费涨到超过1万元时,有小时工嘲笑 “稳定又穷”的正式工说,“打死不做正式工。”

刘先生近几年主要负责为工厂招小时工,他认为,“一次性返费招正式工,都是有套路的,我们一般不合作,小时工在厂子里做10小时,比正式工要挣得多,我们也能尽快拿到劳务费。”

为了尽快招到人,许多要求都变得宽松。淡季时,进厂年龄一般卡在45岁,旺季放宽到48岁。离职时间的限制也降低了,有富士康工人向媒体透露,往常离职后想要进厂,间隔时间需要达1个月,急需用工时,间隔要求缩短至15天。刘先生称,目前招工,对烟疤、文身等的限制没那么严格,“烟疤小于等于3个,文身面积不大”,就可以试试应聘。

工厂的返费成了反映其订单的晴雨表,也是调控工人数量的手段。旺季用工需求大,返费水涨船高,工厂人声鼎沸;淡季返费下降,工人或主动、被动如候鸟般离去。在全国工业重镇昆山,出现了来回跳槽的“候鸟现象”:工人们在上半年送外卖或快递,下半年伺机工厂。部分人到“双十一”期间还会跑快递赚补贴,冬天再跑外卖赚补贴。

工人们在工厂在外卖平台、快递公司之间灵活就业,是他们的聪明之举,但更是一种无奈。奔波之中,他们少有机会得到工厂对其完整的培训、提升技能。

人社部近日发布的2021年三季度全国“最缺工”的100个职业排行中,58个与制造业有关,“高级技工”出现2000万人才缺口,根据预测,5年内,这个缺口可能突破3000万人。这一块巨大的蛋糕,却缺人来享用。

陈建安认为,灵活用工的形式解决了工厂的急需,但不利于培养工匠,要成为工匠,必须扎根于行业进行钻研。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小牛头条 » “招工难”下的工厂:入厂发17000元大红包,每月办一次相亲活动

赞 (0) 打赏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