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高考:千万人仰望的独木桥,坐落在金钱堆上的天空之城

爆抖神器

全站广告位招租!微信:85228832

千万人仰望的高考独木桥

中国人有两句矛盾重重的古话,一是“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一是“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

可以看出,作为将读书看得极为重要的中国古代,尚且为落第秀才留有一份余地,谁料如今与我国相邻不远的韩国,高考时节却是另一番残酷景象

备考顺利的学霸自然皆大欢喜,而成绩落后的学渣们的命运则走向另一个极端。

他们通常只有两条路可选,要么继续备考,准备下一年的考试,要么早早放弃,没落在物欲横流的资本社会底层,在老板的盘剥下度过与其父母相似的一生。

据悉,韩国青少年的自杀率在世界范围内的排名一直稳居前列,在诸多自杀原因当中,高考失利首当其冲。

韩国人的高考压力有多大?没有在韩国上过学的人们恐怕是很难体会的。

形形色色的补习班以及昂贵的额外费用,包括专门负责打造学生“生活记录簿”的所谓高考协调职业人员等等。

每一项的支出都贵得可怕,足以压得底层韩国人喘不过气来。

纪录片《学习的背叛》中,出身低微的女学生艺媛为了应对中考,每天只睡三个小时,写字写到手指僵硬,甚至痛到拿不住笔,却还要将笔用橡皮筋绑在手上继续写。

因为她知道,她将要面对的是负担得起各种昂贵教育费用的同学,是上层社会的无情打压。

要想实现阶级跃迁,贫穷的她别无选择,只能拼命加入这不平等的竞争当中。

可就在她好不容易考上心仪的高中以后,新一轮的炼狱才刚刚开始。

韩国的高考声称“素质教育”,不仅有应试指标,学生的“生活记录簿”也在考核之中,需要对学生课外生活的丰富与否进行一轮又一轮的评测。

这项指标看起来美好,实则在考核的过程中难免引起了富人子女与穷人子女之间的不平等竞争,对于穷人的子女来说,可谓提前感受了一把生活的无奈。

更加无奈的是,虽然事实如此,但又不得不搏,因为这已经是韩国社会实现阶级跃迁的唯一途径。为此,那些韩国的底层学子们只能背负着全家的期许拼命努力。

在韩国人看来,高考是一座承载着千军万马的独木桥,固然竞争激烈,固然不够公平,固然机会不等,可若想要渡到河对岸,眼前只有这一座桥。

和中国家长普遍在孩子的饮食营养搭配、上下学接送方面下功夫完全不同。

韩国家长每到高考那天都会结伴到各种宗教场所为自家孩子祈福,甚至高一高二的学妹也要向学长祈福。

在我们看来各种令人瞠目结舌的仪式在韩国人眼里却是再正常不过。

每到韩国高考这天,全国上下都像迎来什么重要节日一样,几乎全民戒备,为了保证高考当天交通情况的顺畅,韩国所有公司的上下班时间统一向后延迟一个小时。

为了保证考场的安静,高考当天,飞机飞行高度不得低于3000米。

任何情况不得例外,即便是股市开盘也要延迟,即便是总统出行也要避让。

毫不夸张地说,在韩国,高考是一个全国上下都十分重视的日子,堪比任何大型节日的热闹,又比任何时候都更加小心翼翼,生怕出差错。

坐落在金钱堆上的天空之城

韩剧《寄生虫》的开头有一个片段令人记忆犹新,在一个贫穷的家庭中,长子金基宇多次高考落榜。

同学可以出国留学,他却只能留在家里一边帮助家人做手工赚钱一边筹备下一次的高考。

次女金基婷极具艺术天赋,却由于家庭贫困没有机会深造,活得无比落魄。

当时这部剧在中国大火的时候,不少网友在弹幕纷纷表示不解:“高考考不上就不考了呗,何必这样执着?”、“女主这么厉害的职业技能居然找不到工作?太假了吧?”“男主也太没出息了,就这样考下去什么时候是个头?”、“高考这几年如果去找份正经工作,应该也不至于过得如此凄惨……”

事实上,如果是在中国,人们固然能有更多的选择,高考也不是唯一的出路,许多只有初高中文化程度的人也能勤劳致富白手起家,成为人人艳羡的成功人士。

可在韩国,这样的机会就显得十分稀少了,少数财阀控制着绝大部分包括教育资源在内的各类稀缺资源。

而普通人只能世世代代在底层挣扎求存,在缺少启动资金以及资源渠道的情况下,白手起家的机会少之又少。

加上韩国的工作机会有限,且无论私企还是国企,都更倾向于把工作机会留给学业有成的人。

靠出卖劳动获取生存成本的底层民众,所获得的薪水是极为有限的,勉强糊口已是不易,更不会有其他机会做出更多选择。

韩国的一流学府“SKY”是三座顶级大学的首字母缩写,分别是首尔大学、高丽大学和延世大学。

这三所大学的录取标准极为严苛,且在这样标准的大学里,富家子弟占多半,出身贫寒的学子则相对稀少。

韩剧《天空之城》即是以此为素材,剧中奢侈无比的顶层人士生活仅仅是现实的冰山一角。

值得考究的是,所谓“富家子弟更容易考上顶级大学”这一事实的背后,并非是穷家学子不肯努力所造成的,罪魁祸首就在那本对富家子弟放水的“生活记录簿”。

纪录片《学习的背叛》中,品学兼优的女生艺媛之所以如此拼命又如此焦虑,并非是在成绩方面不如人意。

相反,她的成绩十分优秀,已经稳居全校第一,可她仍然没有把握考上名校。

真正令她焦虑的是那本将贫寒学子直接打入地狱的生活记录簿。

正如韩国社会上巨大的贫富差距所表现出来的那样,被资本渗透之处可谓寸草不生

早在几十年前朴正熙上台进行一系列改革之后,韩国这个积贫积弱的农业国终于开始向工业转变,直到成长为“亚洲四小龙”之一。

然而,整体的盛况之下,各大财阀的茁壮成长也成为了韩国工业化历史上拔不掉的一根利刺。

直到韩国的贫富差距逐渐拉开至云泥之别,资本的血盆大口仍旧永不停息地贪婪蚕食着韩国各个领域的勃勃生机。

马克思在《资本论》一书中着重强调了资本的逐利性,他说:“一旦有适当的利润,资本就胆大起来。”

此话不假。自高考开了所谓“素质教育”的口子,韩国的资本便第一时间嗅到了腥味,它们无孔不入,以风驰电掣般的速度冲向了教育的漏洞。

大量收费补习班、课外辅导、兴趣辅导等行业涌了进来,更可怕的是,由于韩国高考通过生活记录簿的名义向富家子弟打开的那条“绿色通道”。

使父母的经济能力也参与到子女的教育竞争当中,许多贫穷家庭攒了几十年的血汗钱统统投向了子女的教育。

事实证明,无论是哪国人,改变现状的渴望都是一贯的。为了拥有一个改变现状的机会,他们宁可砸锅卖铁也要供子女上大学。

正因如此,韩国的教育从此不再单纯,而是彻底成为了资本市场上一块令人垂涎的肥肉。

牺牲公平、背叛努力,资本教育的原罪

韩国纪录片《学习的背叛》中有一句十分经典的台词:“学校总是说,学习不会背叛努力的人,但孩子们明白,现实不是这样。”

在韩国,名校是为有钱人准备的,来自小地方的学生天生就输在了起跑线上。

尽管他们愿意付出远超常人的努力,也很难赶超那些来自大城市、家境富裕又有权有势的同学。

孩子们都知道,房价越高的地方,越容易考上名校。

可是,想要打开那扇遥远的天窗,除了拼命努力,寒门学子们的手上没有更多筹码。

也许这样的情形会令一些人感到不解,这不就是穷学生之间的“内卷”吗?

无论你怎么努力,总是有人比你更加努力,穷人之间来回竞争,到最后进入名校的名额还是没有你,反而会落到那些不怎么努力的富家子弟头上。

细思之下不免令人感到绝望,难道这些怀揣梦想的孩子们就完全没有机会了吗?

难道韩国政府就甘心社会阶级固化,以致教育停滞不前吗?

被各个国家都无比看重的升学教育在韩国社会就如此卷来卷去,这样下去岂不有伤国本?岂不有失社会公平性?岂不令人民群众寒心?

有网友评论说:“横竖都没有结果,那就干脆不要努力了。”“何必拣了芝麻丢了西瓜,损害身体呢?”

诚然,纪录片《学习的背叛》中,哪一个孩子不是在拿命学习?

他们夜以继日地用功,以及父母眼里的殷殷期盼,到头来不过是为争取哪怕千分之一的升学希望。

不少正值高中的中国学子们看了这部纪录片才深深体会到中国教育的先进性。

虽然任何时候都无法做到绝对公平的地步,但只要在正常努力的情况下,寒门学子和权贵之子能够站在同一条起跑线上,有着同样考上名校的希望,这就够了

纵观全球教育史,也许有人会感到好奇,同样是资本主义国家,美国向来提倡“快乐教育”。

孩子们哪怕成绩不好,也很少有因压力过大而导致抑郁、自杀的现象。

反观韩国教育却显得尤为沉重,孩子们整日吃不好睡不好,压力山大。

韩国教育为什么会沦落至此呢?说到这,那就不得不提朴正熙。

朴正熙是一位在韩国历史上毁誉参半的总统,他是上任总统朴槿惠的父亲。

也是一名拥有传奇经历的总统,他先是通过兵变夺权,后被自己亲信开枪刺杀。

在任20年,将韩国从一个穷困潦倒的农业国打造成为先进的工业国,创造了汉江奇迹,为大多数韩国人所爱戴。

但也正因朴正熙的改革,使得韩国财阀的迅速兴起,资本主义的弊端在金钱与利益面前顷刻显露无遗。

而在资本渗透多个行业之后,进军教育行业更是可以预见的未来。

由此可见任何事物都存在两面性,利弊参半的选择考验的是时任国家领导人的政治眼光。

大刀阔斧搞变革容易,而治理国家却要有相当远见之策略,所谓牵一发而动全身,丝毫不能儿戏,否则极容易产生“后遗症”。

在韩国教育水平普遍低下的那段时期,朴正熙曾出台多个政策来提升国民教育水平,其中就有十分荒诞的“摇号法”。

学生从初中升高中,除了要考试成绩合格以外,还要通过摇号上学。

此政策实行期间,不知错过了多少运气欠佳的有志之士。

学子们寒窗苦读,以为志在必得,结果却是因“摇号”而落选,他们的努力在这样的国家政策面前显得如此滑稽。

尔后兴许是参考了美式教育的“经验”,韩国又开始实行考试成绩与生活记录簿并重的录取策略,彻底将寒门学子上升的道路堵死。

被少数位高权重的财阀深深扎根的这片土地,社会规则早已成了“金钱至上”。

普通人的努力在金钱与利益面前不值一提。

那些深感压力倍增的寒门学子们,也不过是提前感受了一把社会的残酷,这也是他们未来将不得不去面对的现实。

教改之后,针对中考、高考衍生出的各个行业如雨后春笋般迅速成长,富人家的孩子天生拥有比穷人家孩子多得多的社会资源。

他们可以随心所欲地挑选兴趣班、补习班等高级项目。

所有用金钱砸出来的优势都将一成不落地被记入他们的“生活记录簿”,成为打败大批穷人竞争者的核心优势。

更有专门为学生打造生活记录簿的职业高考协调员这样的社会职业加入,催生了价格不等的种种套餐式服务。

只要一百万,就可以百分之百过关,次一点的几万、几十万,只是成功几率不同,乍一看与学生自身是否优秀仿佛并没有太大的关系。

所谓高考,不仅仅是学生与学生之间的竞争,更是明目张胆地“拼爹拼妈拼家族”,战况有多激烈,可想而知。

事实上,穷人对高考改变命运的渴望不比富人延续辉煌的渴望差,却由于种种限制,难以突破阶层。

这已经不仅仅是教育的悲哀,更是社会的悲哀。

梁启超在《少年中国说》中提到:“少年智则国智,少年富则国富,少年强则国强,少年独立则国独立,少年自由则国自由……”

足可见教育的公平性对社会正向发展的重要,中国人俗话“再苦不能苦孩子”,无形中延续了这代代相传的爱。

韩国的教育走到今天这一步,无可避免地衍生出无数难以解决的社会问题。

例如“阶层固化”、“贫富差距过大”、“出生率过低”、“死亡率超过出生率”、“人口正增长为零”等等,细看之下甚觉触目惊心。

这些都将给我们以启示,在国家发展的道路上,不仅要求快,更要求稳,细水长流才能越走越远。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小牛头条 » 韩国高考:千万人仰望的独木桥,坐落在金钱堆上的天空之城

赞 (0) 打赏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