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爱茅台爱游戏卡,买20万包住10万1晚酒店…新嗜好“绊倒”90后干部→

爆抖神器

全站广告位招租!微信:85228832

近年来,随着“最年轻落马干部”的纪录不断被刷新,一些被组织寄予厚望的年轻干部刚刚起步,就因不良嗜好跌倒在“起跑线”不远处,教训深刻。这其中,有的人收受贿赂用于游戏充值、有的人挪用公款在朋友圈打造“白富美”人设、有的人截留民生资金打赏网络主播…

不良嗜好“绊倒”年轻干部

提起不良嗜好,人们通常想到的是烟酒、赌博等。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个别年轻干部所沾染的不良嗜好也平添了一些“时代色彩”,比如热爱虚拟世界、沉湎于互联网,喜欢走捷径、渴望一夜暴富,迷恋视频直播、网络博彩、网络游戏……

有的年轻干部贪慕虚荣、公然炫富,日常消费完全超出自身实际能力。

江苏省连云港市赣榆区工商业联合会原报账员万振爱好电子产品到痴迷的程度,只要一有新款手机上市,他就会想方设法买到手。在他6年购买50部手机的高消费下,工资根本无法承担,后利用职务便利,套取、骗取公款共计40余万元。

北京东城区军队离退休干部东方嘉园休养所原出纳员王雪为了在朋友圈打造“白富美”的人设,只用1年多时间就贪污了700多万元,这些钱都被她用来买奢侈品,比如6.4万元的衣服,超过20万元的包……

今年被“双开”的湖北省江陵县熊河镇党委书记朱作荣在忏悔录中写道:以前都是抽4块5毛钱一包的烟,当上镇长、书记后,非黄鹤楼1916香烟不抽;以前买衣服从来不进专卖店,后来不是名牌衣服不穿。

有的年轻干部内心空虚,在现实生活中失望后,转而借助网络弥补失落,找寻“自我”。

电视专题片《零容忍》介绍,安徽省滁州市不动产登记中心的工作人员张雨杰在被留置前的工作主要是在政务服务中心大厅窗口接待市民。2016年,一名买房人带着几万元现金来办理资金托管,按规定只能刷卡付款,张雨杰就先为他办理了手续,将现金存到自己卡里。他本打算第二天帮他刷卡支付,谁知当晚打游戏时,没忍住把这几万元全花光了。此后3年多时间里,张雨杰采取收款不入账、伪造收款事实等方式,陆续侵吞公款达6900多万元。真正让张雨杰欲罢不能的,是充值后完全不一样的游戏体验。“充值之后,可以在游戏中体验到现实中体验不到的虚荣心。”张雨杰说。除了游戏充值外,他还将公款用于自己和女友的消费,10万元一天的海底套房,一住就是4天。某国有公司赣榆分公司原出纳会计项上也迷失在虚拟的网络世界里。他在网上用虚构的“富二代”身份给主播打赏,一次次以各项费用支出名义套取公款。2018年1月到2019年7月,约386万元的公款被他挥霍掉。事态无法收拾后,项上打车来到湖南某处偏僻的山区,“不管以后怎么样,先过几天清静日子再说。”

资料图

有的年轻干部渴望暴富,把赌博当成“捷径”,一门心思指望“天上掉馅饼”。

四川省色达县农牧农村和科技局干部、旭日乡仁达村第一书记张谦本来是单位重点培养的业务骨干,有着大好前途,却因网络赌博改变了人生的轨迹。为了赌博,他不断向网络平台借高利贷。2018年8月底,张谦得知“草补”资金已发放至惠民惠农财政补贴资金“一卡通”,便向保管的同事苏某提出从“一卡通”里借1.2万元。苏某告知张谦钥匙和银行卡密码后,“我只要输了钱就在‘一卡通’里取。”如此反复,短短43天,张谦从“一卡通”盗窃资金509笔114.53万元。2020年1月,30岁的张谦被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同年4月,因犯盗窃罪,张谦被判处有期徒刑7年6个月。

中国纪检监察报指出,嗜好正因为是偏爱,对人的诱惑力就特别大。个别年轻干部经受考验少、意志力薄弱,往往容易经不住诱惑,为了满足一己私欲,不惜铤而走险。而理想信念缺失,是年轻干部被嗜好“绑架”的根本原因。

翻开一些落马年轻党员干部的忏悔书,“理想信念缺失”“忽视对党章党纪的学习”“不注重个人党性修养”“背离党的宗旨”……从此类字眼不难发现,党性缺失是出现问题的重要原因。据媒体报道,一些年轻干部背离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宗旨,放松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的自我改造,错把贪图享乐当人生目标,错把工作岗位当捞钱工具,错把不良习气当兴趣爱好,最终在形形色色的诱惑面前败下阵来。曾担任天津市蓟州区人民法院下营法庭法官助理的王万里,因贪污挪用公款被查处。他忏悔说,其在毕业找工作时,排在第一位的是当公务员,但在他心中,公务员全然不是为人民服务的职业,而是社会地位的体现,更直接的想法则是要通过权力获得各类社会资源,将职权“变现”,为己所用。

年轻干部违纪违法更隐蔽

年轻干部违纪违法问题还有一个特征,就是体现出一定的技术性和隐蔽性。年轻干部普遍接受了比较系统的高等教育,具有较高的学历和专业知识技能。这本是他们干事创业的优势,但少数人却把才智用错了地方,有人将单位收费的二维码篡改为个人支付宝二维码盗取国家资产,有人通过扫描、抠图技术伪造银行对账单等手段挪用公款,还有人通过修改网络程序、代码等作案。

2016年8月,26岁的穆玉龙进入华龙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工作。在虚荣心理作祟下,出身农家的穆玉龙把黑手伸向了该区机关事业单位人员补缴的养老保险费。2019年12月,他利用职务之便,私自将个人支付宝二维码页面名称篡改为“中国社会保险华龙区机关事业单位社会保障中心”,并将此二维码出示给前来缴费的人员。此后,他陆续通过个人支付宝、微信账户及现金方式,违规收取辖区机关事业人员补缴的养老保险费60多万元。

值得注意的是,被查处的年轻干部,大多集中在“管钱、管项目、管审批”等资金密集、权力集中的工作岗位。他们虽然没有多高的级别,却因身处一线岗位,拥有着直接办理具体事项的便利。其中一部分年轻干部便利用监管漏洞,将本不属于自己的钱财据为己有,小错逐渐累积成大错。

浙江省余姚市房地产管理中心财务科原科员毛凯,利用职务便利,先后37次从余姚市房地产管理中心经济适用房专户挪用公款266.45万元,并将其中的236.42万元用于网络赌博非法活动。5个月,37次挪用,毛凯为何能频频得手?“管理经济适用房专户是我职责范围内的事。专户的会计和出纳都是我,而且专户的现金支票、财务章、密码器都由我保管,挪用起来比较方便。”

资料图

应对腐败低龄化需对症下药

解决年轻干部腐败问题,除了预防干部贪污腐败现象的常规对策外,还需要针对年轻干部的特点对症下药。

中纪委机关报指出,对年轻干部要高标准、严要求,完善监督机制,健全监管制度,增强对年轻干部权力监督的规范性。建立年轻干部思想动态监管监测体系,要用活用好约谈手段,定期不定期开展谈心谈话,了解他们的心理动态。年轻干部工作之余的生活通常十分丰富,组织上应当关注其朋友圈、生活圈、社交圈,规范“八小时”外活动,同时丰富年轻干部娱乐生活,创造健康的生活环境,锻造健康的生活情趣、生活方式。比如说,现在许多年轻干部缺乏基层工作经验,对国情、社情、民情没有较深刻的感受,宗旨意识也就相对淡漠,关键时刻容易“掉链子”。针对这一情况,有受访者建议,应有计划、有目的、有步骤地让年轻干部到基层一线、艰苦地区、复杂环境进行锻炼。

此外,年轻干部所在的各级党组织必须把教育监督管理贯穿干部培养的全过程,绝不能重选拔、轻管理。在选人用人上,要树立正确观念,不能搞唯年龄或者唯学历论。要严格贯彻能上能下的规定,防止年轻干部“带病提拔”。

(资料来源:中国纪检监察报、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央视新闻、澎湃新闻)

解放日报·上观新闻原创稿件,未经授权严禁转载

作者:上官河

微信编辑:佳思敏

校对:Wing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小牛头条 » 不爱茅台爱游戏卡,买20万包住10万1晚酒店…新嗜好“绊倒”90后干部→

赞 (0) 打赏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