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业、降薪:美国大学之困

知习社

全站广告位招租!微信:85228832

原文作者:Dalmeet Singh Chawla

调研揭示,经济压力下美国大学惨淡前行。

美国大学教授协会(AAUP)的一项调研发现,去除通货膨胀因素,美国高等院校教职人员的平均收入在2020-21学年下降了约0.5%,是该人群近10年来实际收入的首次下降。

研究还显示,去年研究生和本科院校都出现了岗位流失、合同终止或停止续约的情况。

美国大学院校的教职人员遇到了近10年来的首次降薪。来源:Getty

研究收集了929所院校的数据,结果发现,若未根据通胀进行调整,教职人员平均工资比前一个学年上涨了1%,但这依然是AAUP从1972年开始统计收入以来的最低涨幅。

从数字可以看出,高等教育机构在新冠疫情带来的经济危机中艰难前行,未来有进一步减薪和裁员的可能。AAUP的高级研究员Glenn Colby说,学校“千方百计发工资,想方设法渡难关,我想秋天和来年还会更难”。

美国高校人力资源协会(CUPA-HR)的另一项调研涉及793所院校,该调查发现,教职员工的薪资中位数在2020-21学年上涨了0.7%。这是该协会自2010年开始统计收入以来的最低同比涨幅。CUPA-HR的研究主管Jacqueline Bichsel解释道,她们协会之所以采用薪资中位数是因为少数极端值可能会让平均薪资不具代表性。

减员节支

Bichsel认为,涨薪停滞的状况可能还会持续或更糟。“其实,教员收入从[2008-2009年的]上一次经济衰退和预算削减之后就从未回升过,”她说,“教职人员已经有十多年没怎么涨过薪水了。我不指望未来几年的收入能快速回升。”

这些研究还暴露出了少数裁员情况,也许预示着更大范围的裁员即将到来。在AAUP的调研中,教职岗位减少了0.3%,多数岗位是因为学校裁员或是员工退休后不再续招而流失的。在开设大量博士专业的大学,教员数量总体在增长,但一些规模较小的学院(包括四年制的本科院校)却因为大范围的开源节流,减少了约2%的岗位。所有院校中,超过20%的院校报告与非终身教职工的合同终止或不再续约,超过5%的院校报告对终身教职人员的合同终止或不再续约。

CUPA-HR的调查发现,终身教职岗位数量减少了逾2%,非终身教职岗位数量减少了1%以上。岗位减少最厉害的领域有生物学和生物医学,超过五百多个的岗位就这么消失了。Bichsel说:“现在还不知道这些岗位到底是永久消失了,还是等到经济回暖时会恢复。”

财务危机

CUPA-HR的调查还收集了2020-21学年兼职“临时”(adjunct)教师的数据。和去年相比,这些极不稳定的岗位减少了近5%,尤其是文理学院和其他以本科教学为主的院校(减少8%)。Bichsel说:“临时教师分分钟能让你走人,也能分分钟把你招进来。”

Colby指出,高等教育院校的减薪和裁员分布极不均衡。他说:“一流院校没有招生问题,得以保住自己的全职师资,其他学校境况很差,裁掉了一大批人。”比如美国阿克伦大学就在2020年7月终止了近100个工会的全职教员岗位。

Colby说他收到内部人士的消息称,大量学校正在悄无声息地计划下一学年的裁员。他解释道,许多学校董事会都在5月举行会议,制定下一学年的政策,他预计会议结束后便会听到人员缩减的消息。

许多教职岗位和薪资水平相对稳定的学校也出现了财务困难的迹象。例如,AAUP调研中近60%的院校去年宣布薪资冻结或减薪,30%的院校减少或取消了部分福利待遇,如对退休储蓄账户的供款。Colby说:“我感觉这些学校在靠吃老本来度过这一年。”

AAUP在5月底发布了其高等教育经济状况的完整年度报告。除去其他事项,该报告还将调查多所院校的巨额负债。“过去10-15年里,院校举债运转的情况越来越严重,”Colby说,“其程度令人吃惊。如果我是青年教师或者刚博士毕业在找工作,我肯定会看看学校的财务状况——特别是负债情况。”

这两项调查还揭露了工资和地位上根深蒂固的性别差距,这种差别待遇恐因院校面临的各种变数而进一步拉大。AAUP的调研显示,博士院校的男性正教授平均年薪略高于165200美元,约比女性正教授高17800美元(12%)。讲师平均年薪的男女差距是7200美元:男性稍低于73300美元,女性约为66100美元,相差10%左右。

CUPA-HR的调研发现,终身教职中女性占比约为43%,比前一年略低。同时,少数族裔约占25%,比上一年增加了2%。白人男性在学术象牙塔尖的占比仍然过重——虽然在助理教授中仅占32%,但在正教授职位中占到了52%。

平等事业遇阻

获得终身教职的少数族裔人士在某种程度上达到了收入平等。黑人助理教授或副教授的收入中位数略高于白人,但黑人正教授的收入略低于白人。

在终身轨(tenure-track)教职中,女性和少数族裔的比例在上一年较为稳定,表明学术界代表不足的群体在前几轮裁员中未受影响。但Bichsel还是担心,如果机构继续减薪裁员,近年来在平等方面取得的进步可能很快会被抹消。

“女性和少数族裔从衰退中缓过来的速度更慢些,”Bichsel说,“许多学校都制定了多样性、平等和包容的目标。我们不希望学校削减那些对女性和少数族裔影响更大的职位。这些目标需要被置于首位。”

Bichsel预计各所学校应对疫情的方式将千差万别。“一半的学校计划尽快恢复常态,”她说,“另一些学校在借此机会调整建立新常态。这些学校可能会重新思考用人方式。有些员工也许能远程办公。对于恢复常态的定义,大家各有不同的看法。”

原文以Job losses and falling salaries batter US academia标题发表在2021年4月30日的《自然》的职业新闻版块上

nature

doi: 10.1038/d41586-021-01183-9

点击文字或图片阅读相关文章

《自然》博士后调查第二篇:他们对博士后的工作很失望

是博士也是打工人!11份兼职助我成为更好的博士生

大学排名真的完全可靠吗?

版权声明:

本文由施普林格·自然上海办公室负责翻译。中文内容仅供参考,一切内容以英文原版为准。欢迎转发至朋友圈,如需转载,请邮件China@nature.com。未经授权的翻译是侵权行为,版权方将保留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

2021 Springer Nature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星标我们,记得点赞、在看+转发哦!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小牛头条 » 失业、降薪:美国大学之困

赞 (0) 打赏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