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张罚单背后,牵出了江南农商行的尴尬与困境

爆抖神器

全站广告位招租!微信:85228832

就现状而言,即便拥有“红色基因”加持的江南农商行,想打出“好牌”也并非易事。

文/每日财报 栗嘉

农商行首家同业市场做市商——江南农商行因同业业务违规被罚。

2月11日,江南农商行因同业业务专营改革不到位等被监管开出580万罚单,同时该行董事长陆向阳也一同被罚。值得注意的是,当日江苏常州银保监局针对江南农商银行共发了9条行政处罚公告,一日之内多张处罚,实属罕见。报道一出,在业内引发不少热议。

有相关业内人士透露,此次罚单事件与三年前江南农商银行上市被搁置一事可谓如出一辙,都会给江南农商银行造成不小的打击。而罚单的背后,亦能折射出农商行的一定经营困境。

连带董事长也被罚

对于具体的处罚原因,一共有多达12项违法违规事实。在管理监管层面,该行不仅未按规定进行信息披露,而且在超资金需求向企业提供融资、贷款“三查”不到位、同业交易对手选择不审慎上面也存在严重违规行为。

在业务层面,江南农商行的贷款和同业业务等出现多项违规。处罚书中明确显示,江南农商行对无授信额度的交易对手开展资金业务、未向理财产品投资者充分披露信息和揭示风险,没有严格监督流动资金贷款的使用情况,尤其是在同业业务专营改革不到位、同业拆借不审慎、同业投资未做实穿透管理等同业业务上,严重违反了审慎经营规则。

此外,一同被罚的还有江南农商行8位负责人,其中包括该行现任董事长陆向阳。因对江南农商行同业业务专营改革不到位负主要领导责任,陆向阳被常州银保监分局予以警告,并处罚款10万元。履历显示,陆向阳出生于1966年,2005年至2009年任武进农商行行长,2010年至2013年任江南农商行行长,2013年1月至今任江南农商行董事长。

事实上,这并非江南农商行首次因同业业务被罚。2020年1月,因“同业授信不审慎致使业务形成风险和商业用房购房贷款管理不到位”,江南农商行被罚款95万元。2020年8月,江南农商行因“开展同业投资业务过程中提供信用担保”,被处罚款人民币50万元。

作为全国首家地市级股份制农村商业银行,江南农商行自2009年12月正式成立以来,已经运营了有十余年的时间。随着农商行试点的不断推进,外界对农商行的预期和接受度也不断提高,但江南农商行在此时曝出如此严重的管理问题,不免引起业界担忧。

后劲不足的经营困境

掀开罚单的背后,复盘江南农商行最近5年的财务数据,也能发现其存在着一定的经营困境。

随着业务和规模的扩张,该行资产总额在2017年—2019年间,增幅连续三年下滑,2019年仅增长了282.36亿元。具体来看,江南银行2016年—2020年的资产总额分别为2745.62亿元、3443.49亿元、 3797.96亿元、4080.32亿元、4374.41亿元。

据相关数据统计,江南农商行近4年的营收同比增长率为:2.58%,15.55%,15.09%,5.35%。虽然营收每年都保持正增长态势,但是这两年江南农商行营收增幅明显下滑,体现在净利润上,则更为明显。据测算,2018年—2020年,江南农商行净利润增幅分别为:2.78%、3.64%和0.73%。

2021年上半年,江南农商银行实现营业收入57.08亿元,同比增长1.25%;实现归母净利润19.09亿元,同比增长6.94%;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31.35亿元,上年同期为-150.39亿元。

有业内人士分析指出,如若对比2021上半年上市农商行数据,其实可以看出,江南农商行还是有一定竞争力的,单从资产规模上看,江南农商行可排在第五位,但是从营业收入及净利润上,两项指标也均较前一年相比,增幅有所下降,在整个行业的市场盈利表现上并不亮眼,也不及预期,与其他农商行还是有一定差距。

IPO按下暂停键

《每日财报》还发现,江南农商行早就有了上市计划,但目前上市进度尚且未知。

据该行官网信息显示,在2018年6月11日,江南农商行召开了该年第一次股东大会。在28项审议内容中,有五项直接提及上市的相关事宜。其中第十三项为关于申请首次发行A股股票并上市的提案。不过此后一直都没有再传出上市相关内容。

关于江南农商行为何上市之路如此安静,外界普遍猜测或是与多次被处罚和股权频繁被拍卖有关。因为在去年银保监处罚单中,江南农商行连续三个月接连被处罚。先是2021年10月,因“个人贷款业务管理不到位”,该行苏州分行被罚款40万元;苏州分行主要负责人蒋斌因对江南农商行苏州分行个人贷款业务管理不到位负管理责任,被罚款6万元。

11月,因“信贷资金违规流入房地产领域”,江南农商行被罚款40万元;姜俊因对江南农商行信贷资金违规流入房地产领域负直接管理责任,被常州银保监分局予以警告。12月,因“贷前调查不到位”,江南农商行淮安分行被罚款30万元;张文新因对江南农商行淮安分行贷前调查不到位负主要责任,被予以警告并被罚款6万元。

如果说江南农商行被处罚,体现的是国家政策层面监管的逐渐趋严,那么,其自身股权多次拍卖事件频发,则大概是其上市最主要的“拦路虎”了。

据不完全统计,2015年以来,江南农商行股权拍卖/变卖信息超过1980条。阿里拍卖网显示,仅2022年开年以来,江南农商行共两个半月便发出59条股权拍卖信息。

不言而喻,江南农商行急于股权拍卖的行为,也体现了其对上市有着更为强烈的追求。虽然上市能为企业融资提供便利,但是如此大规模地进行股权拍卖,其发展和股权结构优化方面随时有可能受到挑战,一旦关联股东出现问题,贷款无法偿还,江南农商行势必会面临更多麻烦。

就现状而言,即便拥有“红色基因”加持的江南农商行,想打出“好牌”也并非易事。未来,随着国家对金融体系管理和风控要求的加强,江南农商行做大、做好远非简单靠上市就能解决问题,更重要的是合法合规开展业务,营造良好的社会形象。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小牛头条 » 多张罚单背后,牵出了江南农商行的尴尬与困境

赞 (0) 打赏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