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连3起贪腐案,到底是谁在偷三只松鼠?

爆抖神器

全站广告位招租!微信:85228832

三只松鼠抓“老鼠”。

作者 | 周戎

编辑丨李逸明

来源 | 野马财经

三只松鼠被“偷食”了。

近日,中国裁判文书网公布的一则判决书显示,2017年12月至2019年12月,原三只松鼠京东旗舰店运营部总监程野,利用职务上的便利,指使供货商提高供货价,“从中索取回扣,共计530万元。”案发后,程野一辆购买价值26.8万元的宝马轿车、其妻子方某名下总房款114.12万元的一套房屋被公安机关依法扣押、查封,程野家人代其退出违法所得117.89万元。最终,程野因犯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被判处有期徒刑3年,并处罚金40万元。

图源:裁判文书网

这已经不是三只松鼠第一次出现“内部贪腐”。2018年10月至2020年4月间,三只松鼠原参谋部总监蒋某伙同童某某私自出售公司废纸箱获利68万元;2016年9月至2020年10月间,三只松鼠原辅材部负责人、辅材部高级专家张某某,收受贿赂188万元。

说起来,三只松鼠的“廉洁建设”在业界也颇为知名。其曾于2018年荣获首届“中国廉洁创新奖”提名奖、于2020年荣获第二届“中国廉洁创新奖”优秀创新项目奖,以及于2021年荣获“民营企业廉洁合规创新奖”。公司创始人、CEO章燎原也曾在三只松鼠廉洁七周年纪念活动大会上表示:“希望有一天廉洁能成为我们每一个人的本能,真正把文化自信建立在敬畏之上。”此次的“陈野贪腐”,三只松鼠在回复媒体时也表示,“是去年公开审理的案件,是公司主动反腐的结果。”

近年来,“网红零食第一股”三只松鼠陷入“增长瓶颈”的话题一再被提及。廉洁建设和反腐,能否成为一剂良方?

代工模式的优势与挑战

三只松鼠的反腐力度有多大?公司披露数据显示:2020年,三只松鼠开启史上最严反贪行动,截至目前查处涉案人员达12人,其中被采取刑事措施9人,涉案合作伙伴18家,涉案金额约1150万元,挽回经济损失266万元。一批“内部贪腐”员工,就此被送上法庭,甚至锒铛入狱。

频频出现的“内部贪腐”,有行业分析人士认为,显露出的是三只松鼠内部管理制度上的缺陷,权力未能得到有效监督和制约。对此,三只松鼠表示,公司对于内部贪腐行为从来都是零容忍,也会持续强化监察、严打腐败。但体系建设是预防针不是特效药,需不断完善。

三只松鼠的代工模式也在此类事件中一再被提及。与部分零食企业自建工厂、自采原材料打造供应链不同的是,三只松鼠主要走的是轻资产的代工模式,也正因此,三只松鼠有零食界的“搬运工”之称。

图源:罐头图库

以三只松鼠月销10万+的手撕面包产品为例,淘宝展示的资料显示,其生产厂家并不是三只松鼠,而是安徽佳福莱有限公司。根据此前《招股书》的资料来看,由于走轻盈的代工模式,因此,三只松鼠可以根据消费者的数据研发新品,然后再将产品交由代工厂生产,最终贴上自己的品牌,由自己销售。这带来的一大好处,就是三只松鼠可以迅速起量,占据市场。

财报显示,截至2020年,三只松鼠拥有坚果、干果、果干等多达600个SKU。中商产业研究院整理的数据显示,凭借全品类战略,2018年,三只松鼠的市占率就达到了11.2%,遥居第一。

但也有分析人士指出,三只松鼠广撒网的代工模式所带来的一大影响,就是公司产品的整体质量并不是由表现最好的代工厂决定的,而与表现最差的代工厂有直接的联系。比如,2018年,三只松鼠的代工厂之一杭州鸿远食品有限公司,就因生产、销售不合格的松子,被杭州市市场监督管理局处以5万元罚款。爱企查还显示,2017年-2018年,该公司曾先后十次受到环保处罚。

“相较于垂直经营,在代工模式下,企业很难做到无缝管理,极易因为信息差而出现资源互换。”有行业分析人士指出,这为三只松鼠带来的影响,除了上文所述的产品质量问题,还可能包括贪腐。上文提到的三只松鼠三起贪污案件,童某某私售公司纸箱、张小祥收受印刷厂贿赂、程某授意供货商提高供货价,除了运用手上的权力寻租外,都涉及外部的供应链。

不过,三只松鼠对此并不认同。其表示,代工模式与二者(产品质量问题、内部贪腐)并无必然联系。公司在质量管控上已形成严格体系和标准,设有质量中心和独立的中创检测机构,并和供应商伙伴一同提升质量管理水平;在廉洁制度中,对于供应商也有着明确的条例规范。从2014年开始,就已经着手将廉洁文化融入到供应商管理体系中。

图源:罐头图库

是否触及成长天花板?

三只松鼠是否触及到了成长天花板?

财报显示,2017年至2020年,三只松鼠的营收分别达到55.54亿元、70.01亿元、101.73亿元、97.94亿元,与之对应的净利润分别为3.02亿元、3.03亿元、2.5亿元、3.01亿元。可以看出,整体来看,净利润并没有伴随着营收的增长而有明显上升趋势,期间于2019年甚至有明显下降。关于三只松鼠“增收不增利”的说法,也逐渐开始流传。

“之所以陷入这一怪圈,主要是因为三只松鼠过去一直重电商平台的营销,轻供应链的资产。”有行业分析人士指出,走代工模式,虽然前期可以为三只松鼠省去高额的工厂投入,但是随着产业链的成熟、行业竞争逐渐呈白热化,三只松鼠对于成本的控制也逐渐陷入被动。

财报显示,2018年至2020年以及2021年上半年,三只松鼠用于“推广费及平台服务”的费用分别为3.93亿元、6.6亿元、9.61亿元以及7.21亿元,占总营20%以上,同比增长率也一直徘徊在60%左右。另一方面,同花顺iFinD发布的2020年A股7家休闲零食企业毛利率统计数据显示,走代工厂模式的三只松鼠毛利率仅为23.9%,远低于走直营工厂的盐津铺子、洽洽食品40%左右的毛利率。

“营收和利润是公司阶段性战略选择的结果”,三只松鼠表示,从2012年起,坚果就是松鼠最具竞争力的优势品类,市场份额也一直稳居第一。聚焦坚果战略,有能力且有信心在现有的产品优势上继续做优做强做大,是三只松鼠的核心竞争力之一。而以坚果为主线所形成的品牌基因,也是推动三只松鼠快速发展的核心力量。

一些转变正在发生。2020年,三只松鼠宣布将SKU精简至300款,较此前最多时已砍去一半。财报显示,2020年,三指松鼠产品的月均周转率增长近20%,全品类质量客诉同步下降19.1%。

与此同时,三只松鼠启动“史上最严”反腐行动。截至2021年末,三只松鼠廉洁部发布监察月报123份,纳入监察对象647名,核定廉洁违规事项269次,奖励员工288次。2021年中,三只松鼠还与百度、京东、李宁等老牌企业一同获得首届“民营企业廉洁合规创新奖”。本文开头提到的三起内部贪腐案件的作案截止日期,都不约而同地指向了2020年左右。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这三起案件,也可以称得上是三只松鼠反腐的阶段性成果。

章燎原曾说:“我以前的座右铭,就是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这段话,最主要是那个行拂乱其所为。”不知道把贪污和产品质量的“拂乱”都扫走,三只松鼠能否迎来自己的第二春。

你在生活中喜欢吃三只松鼠的坚果吗?对于三只松鼠的产品质量和反腐怎么看?留言区聊聊吧。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小牛头条 » 一连3起贪腐案,到底是谁在偷三只松鼠?

赞 (0) 打赏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