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鑫现身记者见面会匆匆离场,“证人”怒怼记者:不愿意听可以出去

美女写真视频

全站广告位招租!微信:85228832

2月16日上午,江歌母亲江秋莲诉刘暖曦(原名刘鑫)涉生命权纠纷一案二审在青岛中院开庭。经过近4个小时的审理,法庭宣布择期宣判。当日,刘暖曦在法院附近一家酒店召开了首次记者见面会。出乎大家意料的是,这个见面会几乎成了一位“证人”的独角戏。

刘暖曦(右一)与其“证人”(右二) 图片来源:直播视频截屏

刘鑫自称“累了”,不接受法庭拒绝“证人”申请

下午6点03分,刘暖曦正式出现,和她一起出现的还有一名女士,而此人是今天案件二审前被法院拒绝采信的一名“证人”。

见面会一开始,一位自称是刘鑫方证人的女士,与刘一同出现在媒体面前。刘暖曦坐下之后,解释了召开发布会的原因是让不被法院采信的证人能够发声:“首先非常感谢大家来这里,耽搁了一天时间,今天庭审一直持续到下午,我已经非常疲惫了。我本来不想来,但是想到大家已经聚集在这里了,觉得还是要对得起大家这么大老远跑这么一趟。”

“案情律师说了,我也在庭上说得差不多了。我的一些想法、一些感受,多年来的一些想法,也表达得差不多了。这几天我接受了几家媒体采访,说得有点累了。”

“这次发布会的主要目的,不是说一些老生常谈的问题,主要是因为二审,我的申请(证人)没有通过,很遗憾。我想通过另外一种方法,让我的证人发声,让她准备的证据能够呈现给大家,让大家在判断这个案情的时候不会只听一种声音。”

“我的证人从一开始要为我作证以后,辛苦苦苦准备了很长时间,跟我们一起熬夜、一起准备,法庭不让她作证,我不太能接受,今晚请大家认真倾听一些她所知道了解的一些东西。”

刘暖曦同时透露,对于证人所说的内容她不知情:“关于证人,她的证词,开庭之前我也没有问过她、了解过她。”

发布会成“证人”独角戏,怼记者称“你可以出去”

令人意外的是,简单交流后,刘鑫随即走开,“证人”开始冗长的发言。由于该女士的发言过于零碎,现场媒体记者多次提问,“你现在的发言是不是证人身份”?“你的姓名?”“你作为证人,请提出你的证据,而不是质疑此前的判决”。

该女士随即与一名女记者发生小小的争执,直言:“你不喜欢听可以出去,我说给其他记者听。”

此前,上游新闻记者就与此人取得联系,她称自己有三大证词为刘鑫作证。这位未透露姓名的女士称她为刘鑫准备的证词包括:第一,江秋莲女士存在长期非法侵害刘鑫及全家多名家人公民信息并非法使用的情况;第二,江秋莲女士存在故意误导和欺骗案件关键信息,导致大众和法官进行了错误判断;第三,江秋莲女士存在非法网暴,包括刘鑫和所有持反对意见者。

当上游新闻记者询问该女士与刘鑫的关系时,她回答:“我昨天第一次见到刘鑫本人,我对她来说是一个陌生人。”

在现场怼了记者后,该女士花了大量的时间来“讨论”江歌案中的细节,一直队此前的判决表达了质疑的态度。

上游新闻记者 赵映骥 杨波文

相关报道:

“江歌案”二审开庭,有人到法院外支持刘鑫

2022年2月16日,江秋莲起诉刘暖曦(曾用名:刘鑫)侵犯江歌生命权纠纷案二审,于青岛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本次开庭,刘暖曦的支持者韩女士来到了现场,她表示,她的证人身份被驳回了,不过之前很多谩骂刘暖曦的人都改变了态度,刘暖曦此时已经进入了法院。

此前,1月10日一审法院判定刘暖曦侵犯行为赔偿69.6万元。1月24日,在上诉期的最后一天,刘暖曦决定进行上诉。

16日上午8时许,刘暖曦的支持者韩女士来到青岛市中级人民法院。她告诉极目新闻记者,一审时刘暖曦没有准备的时间。这次刘暖曦打算自己出庭,她状态很累,不过之前很多谩骂她的人都改变了态度,开始鼓励和为她加油。

韩女士表示,她的证人身份被驳回了,刘暖曦此时已经进入了法院。庭审结束后,刘暖曦的支持者会举行一个会议,刘暖曦将会参加。

江歌母亲回应刘鑫对外发声:这是人命官司,不是谁作秀的剧场

2月16日,江歌母亲江秋莲起诉刘鑫(后改名刘暖曦)案二审开庭,未当庭宣判。18时许,刘鑫一方召开发布会回应一审判决结果并发表相关观点。对此,江秋莲回应南都记者称,自己没有观看这场发布会,也只有两句话回应此事,“这是一场人命官司,不是谁作秀的剧场。如果我有违法犯罪,自有法律制裁我。”

2月16日晚,图右为刘鑫。

据南都此前报道,2016年11月3日,江秋莲的独生女儿江歌在日本东京被刘暖曦的前男友陈世峰杀害。江秋莲认为,江歌遇害事件中,刘暖曦虽不是直接伤害人,但存在重大过错,且其过错与江歌的死亡结果有直接因果关系,诉至青岛市城阳区人民法院,请求判令刘暖曦赔偿207万余元。

今年1月10日,青岛市城阳区法院一审宣判,刘鑫被判赔偿江秋莲69.6万元。法院审理认为,刘暖曦对由其引入的侵害危险,未如实向江歌进行告知和提醒,在面临陈世峰不法侵害的紧迫危险之时,为自保置他人的生命安全不顾,将江歌阻挡在自己居所门外被杀害,具有明显过错,应承担相应的民事赔偿责任,法院对江秋莲主张的有证据支持的各项经济损失,酌情支持49.6万元。此外,刘暖曦事后发表刺激性言论,进一步伤害江秋莲的情感,依法应承担精神损害赔偿责任,根据行为情节、损害程度、社会影响,酌情判令刘暖曦赔偿江秋莲精神损害抚慰金20万元。

2月16日,二审青岛中院披露,上诉人刘暖曦不服一审判决,上诉至青岛市中级人民法院,请求撤销一审判决,将案件发回重审或改判驳回江秋莲的全部诉讼请求。

据青岛中院公布,刘暖曦一方的主要上诉理由包括五点:一、一审法院遗漏必要的共同诉讼参与人,违反法定程序。二、一审判决认定的基本事实证据不足,导致事实认定错误。三、一审判决认定上诉人承担民事赔偿责任的前提和理由均不成立。四、一审判决上诉人支付精神损害抚慰金20万元没有依据。五、一审法院适用法律错误。

被上诉人答辩称,一、一审程序正当,对于追加共同原告及共同被告问题,一审法院在庭前会议中已向双方释明。二、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准确,有充分的证据支持。三、上诉人上诉主张的事实没有任何有效证据支持。四、上诉人在上诉主张中以捏造事实、编造谎言的方式推卸自身责任,背离诚信。五、一审法院适用法律正确,上诉人的主观恶性和对被上诉人的精神伤害并非20万元精神损害抚慰金能够弥补。请求驳回上诉人的上诉请求,依法维持一审公正判决。

庭审中,合议庭组织了法庭调查和法庭辩论,双方围绕一审是否违反法定程序、刘暖曦是否应承担侵权责任、一审判决确定的赔偿数额是否适当三个焦点问题进行了充分的举证质证和辩论。上诉人和被上诉人的委托诉讼代理人进行了最后陈述。

经过近4个小时的审理,法官宣布休庭,案件将择期宣判。

2月16日晚,刘鑫一方召开发布会回应一审判决结果并发表相关观点,引发关注。对此,江秋莲回应南都记者称,自己没有观看这场发布会,也只有两句话回应此事,“这是一场人命官司,不是谁作秀的剧场。如果我有违法犯罪,自有法律制裁我。”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小牛头条 » 刘鑫现身记者见面会匆匆离场,“证人”怒怼记者:不愿意听可以出去

赞 (0) 打赏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