确诊数猛增!香港疫情下的上海人:不清楚身边人是否感染,不敢乘巴士、地铁

爆抖神器

全站广告位招租!微信:85228832

“你知道现在香港什么最难买?

是新冠病毒抗原快速检测试剂盒”

微信电话那头,躲在家中办公的周晓哭笑不得,“两年前是排长队买口罩,现在是根本买不到检测盒。辛辛苦苦两年多,一夜回到解放前。”

从每天确诊几十例,到破百例,再到破千例、破两千例,15日,香港新增确诊病例1619例,初步确诊病例5400例,抗疫形势从未如此严峻。因为工作、读书、家庭等原因生活在这里的上海人,感受到了前所未有过的压力,也用自己行动见证、参与这座城市的抗疫斗争。

防疫形势急转直下

今年1月初,周晓是带着比较轻松的心情回上海休假。虽然香港当时还有几个零星病例,虽然回到上海还要“14+7”隔离,但她和周围港漂们都相信,这是最后一个要入境隔离的春节了。

在国泰航空机组成员“钻政策空子”把奥秘克戎毒株带进香港前,这座700万人口的城市保持了相当长时间的本土零感染,与内地通关安排也在有序推进中,一切似乎都往大家期待的方向进行。

可惜天不遂人愿。从1月中旬起,随着陆续出现奥秘克戎确诊病例,香港暴发第五轮社区传播风险在日增。再加上春节人员聚集流动,当周晓2月6日带着复杂心情重回香港时,当天的确诊病例已超300例。

“很明显,香港自身的检测能力已经跟不上了。”按照特区防疫规定,除机场第一次测核酸外,周晓还要在第三、第五、第十二天进行3次测试:第三天测好,7个小时出结果;第五天测好,等了一天半后出结果。即便如此,周晓还觉得很幸运,由于提前预约,她不用和其他市民一起排长队等“即日筹(当天现场取筹即可接种)”,身边有的同事上午9时去排队,等到中午12时都没轮上。

“过去香港人是排队等电梯、等巴士,现在是排队等核酸测试。”“90后”港漂朱璎这几天发现,在检测点前等候的队伍中,有坐着轮椅的残障人士,还有拄着拐杖的老人,颤颤巍巍地等着。在朱璎看来,即便港人不在乎排长队,但二度传播风险却客观存在。她以自己去的西环石塘咀体育馆检测中心为例,边上就是人流稠密的石塘咀街市。“这么多人聚在一起,检测速度又这么慢,所以大家都想买快速检测盒在家测,可是店里早就买不到了。”

即便如此,一个人在港的朱璎还是觉得比较幸运。“一位内地同事就跟我说,‘自己得了就得了,那老婆孩子得了怎么办?’”朱璎介绍,原本同事想等通关后全家一起回,如今形势急转直下,深圳隔离酒店早就一位难求,坐飞机回上海又怕途中风险,妻女只好先躲在香港家中,“现在看起来,只能说不动最安全”。

根本不知道身边人是否已“中招”

既然决定留在香港,那就不得不面对这波汹涌的疫情。受访的港漂们都提到一点,由于当地没做过全民检测,在疫情遍地的当下,你根本无法知道身边人是否已“中招”。朱璎就说,她朋友的同事已经确诊,这位朋友如今被公司要求居家办公。

“只能尽量少接触人,保持安全距离。”由于通勤距离不远,朱璎现在选择步行上下班,走西环的海滨步道,因为那里较为空旷且空气流动快。她不想乘巴士,因为乘巴士不用登记“安心出行”码,即便自己成了密接也没人会通知;她也不想坐地铁,因为已有多位港铁员工确诊,一位女子只与病例相遇9秒后不就幸“中招”。

疫情的影响逐步显现。“一小棵花菜要50多元(港币),你说夸张不夸张?”自诩“食草动物”的周晓直呼买不起。上周傍晚她“全副武装”走进超市,发现绿叶菜档口早已卖得干干净净,“前几天内地来的蔬菜直接断档,价格比平日贵上3倍还买不到”。不过,她注意到,随着这几天内地加大供港生鲜物资保障力度,蔬菜价格逐步平稳,“口罩、搓手液(洗手液)都有,生活物资都很充足”。

比起蔬菜短期紧张、排长队等待检测,香港人更难忍受是“长时间地憋着”。“香港人是社交动物。”在上海读大学后回港工作的安娜坦言,去年下半年本土零确诊,香港人找回了昔日呼朋唤友聚会的感觉,“现在社交活动彻底没了,大家只能线上交流,但很不过瘾。”她原先计划和10多位朋友一起吃顿火锅,但香港食肆晚6时后不再允许堂食,只得把朋友们拆成几批请到家中聚会。

“可是我们香港人房子太小,周末总要出去透透气。现在娱乐场所全都关了,只能去郊区爬山了。”安娜左思右想,还是选择继续宅在家中,“爬山时很多人不戴口罩。说实话,我还有点担心。”

作为香港土著,安娜告诉记者,香港地狭人稠,封关两年多、经历5轮疫情的香港市民,逐渐有种“什么时候是个头”“前路茫茫”的心态。一些悲观的市民已经准备卖房去他处生活;而更多心态乐观的市民,会囤很多物资,相信做好防护措施且打过疫苗,肯定能熬得过去,“毕竟生活总是还要继续。”

下月可能才到疫情最高峰

在采访中,周晓和朱璎都提到,这轮疫情大暴发下,一些香港市民对新冠病毒有了新的认识。

“有的周围朋友原本坚持认为只是个大号流感(big flu),身体难受几天就好了,根本没当回事。这几天新闻里出现了死亡病例以及危重病人,大家才开始紧张了。”朱璎发现,当看到那几个病例都没接种疫苗后,有的朋友就悄悄去请假打针了。

周晓则提到,去年下半年香港风平浪静,让一些港人有点松懈,甚至有人在街上不认真戴口罩,“现在应该没什么人有侥幸心理了”。

即便如此,这几日香港疫情未见任何受控迹象,已有多位流行病学专家估计,这轮疫情恐怕要到下月才会到最高峰。也有一种分析认为,这段时间香港确诊数突然猛增,是因为如今去检测的市民变多了,这总比阳性病例继续“藏”在社区要好很多。

与此同时,香港不得不面临两大难题:第一,检测速度跟不上,特区政府正在千方百计增加检测力量,单日检测量30万次以上的“火眼实验室”15日投入使用;第二,隔离场所不够用,有些年轻或轻症患者被要求居家隔离,但香港住房条件很是逼仄,存在着家庭传播的风险。

现在一定要靠中央、靠内地来支援香港、救香港了。只要你不对内地有偏见,一定会有同感。”朱璎认为,面对如野火燎原般蔓延的疫情,香港显然已心有余而力不足,无法凭一己之力控制疫情,“之前家里人打来电话,在叮嘱我注意安全的同时,试探着问我要不要辞职回上海。”

朱璎也在犹豫。12日好消息传来,中央决定将派遣专家组赴港协助工作,向香港派遣核酸检测人员,援建社区隔离及治疗设施,提供快速抗原测试包等医疗物资,保障鲜活食品、蔬菜和其他生活必需品供港。

朱璎14日给家人打电话,决定继续留在香港发展,一方面,已经在港学习生活那么多年有了感情,也积累下一份不错的事业,另一方面,她相信有了中央的支持,香港能够逐渐走出这轮疫情,而她也愿意继续“熬下去”,少出门、保持社交距离,等待疫情趋缓的那一天。

“至于与内地通关嘛,现在早就没人提了。”电话那头,她幽幽地说。

解放日报·上观新闻原创稿件,未经授权严禁转载

作者:洪俊杰

微信编辑:皮小姐

校对:佳思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小牛头条 » 确诊数猛增!香港疫情下的上海人:不清楚身边人是否感染,不敢乘巴士、地铁

赞 (0) 打赏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