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鑫二审出庭,自称“避免成为刘学州”,再次否认锁门…江歌母亲回应

爆抖神器

全站广告位招租!微信:85228832

2月16日上午9点半,备受全国网友关注的江歌母亲江秋莲诉刘暖曦(原名刘鑫)生命权纠纷案,在山东省青岛市中级人民法院二审开庭。

早上8时10分左右,刘暖曦早早出现在了法院门口。她身着一件银白色的棉服,和特地从无锡赶来为她作证的网友拥抱后,从侧门进入法院。

在此之前,该案一审两次庭前会议、正式开庭以及宣判期间,被告刘暖曦均未露面,委托其代理律师胡贵云参与庭审。而这次作为原告方的江秋莲当日因病并未出席,她说:“在家看新闻直播,就想等待一个公正的裁决。”

本案1月10日在山东省青岛市城阳区人民法院已出一审宣判,法院判决被告刘暖曦赔偿69.6万元。虽然因赔偿款无法覆盖自己这些年为案件奔波的实际付出,江秋莲对宣判结果并不满意,但她最后还是放弃了继续上诉,服从法院一审判决。(此前报道:)

1月24日,上诉期限的最后一天,刘暖曦的代理律师胡贵云以邮寄的方式,向山东省青岛市城阳区法院递交了上诉状。上诉状中,刘暖曦一方认为一审判决认定事实证据不足、适用法律错误,请求二审法院将本案发回重审或依法改判为驳回被上诉人的全部诉讼请求。

至此,这起案件的舆论又出现了一些转向。对于案情支持刘暖曦、主张法院重新梳理证据的网络声音也渐渐出现。

在得知刘暖曦上诉后,江秋莲在其短视频账号回应,“对刘暖曦作出上诉这个决定,我一点都不感到意外。从2017年5月21日,我女儿被害200天那会,我已经看透了这一家的人性。上诉是她的法律权益,我会依法应诉。”

此次庭审由青岛中院代理院长张正智担任审判长,包括副院长高勇在内的4名法官担任审判员。

2月16日上午9点30分,江歌母亲江秋莲起诉刘暖曦(原名刘鑫)侵犯江歌生命权纠纷案二审,在青岛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刘暖曦出庭。王倩 摄

“这是刘暖曦最后的机会”

在上午的庭审中,当事人双方进行了举证质证。

上诉人刘暖曦一方表示:江歌在刘暖曦未要求其在地铁口等待的前提下,已经主动在等刘暖曦。没有证据证明刘暖曦先行入室后“将门锁闭”。刘暖曦不可能认知和预判陈世峰会杀人,更不可能认知和预判陈世峰会杀一个与他没有关系的人。江歌被杀害完全是陈世峰的行为所致。刘暖曦认为自己没有过错,不应承担民事赔偿责任。

图片来源:央视新闻客户端

被上诉人江秋莲一方则表示,刘暖曦强调江歌在刘暖曦没有要求她在地铁口等待的前提下已经在等候刘暖曦的事实没有证据支持。刘暖曦“锁门”的事实具备充分客观证据予以证明,刘暖曦的否认只是重现了刘暖曦因推卸自身责任而作虚假陈述的情形。刘暖曦阻止江歌报警具备充分证据支持。

合议庭就庭审焦点展开法庭调查。

图片来源:央视新闻客户端

在庭审现场,刘暖曦长达18页的上诉状列了她上诉的六大项理由,包括她认为法院遗漏了必须参加诉讼的当事人、认定基本事实的证据不足、事实认定错误、法律适用错误等。

最后刘暖曦还附上了一份她的特别声明。在这份声明里,她回应了江歌案发后的一些关键时间节点所发生的事情,她在声明中仍称江歌为“三叔”,并表示一审判决抹黑了刘暖曦与三叔(江歌)的真实感情和真实情况,并且称要在法庭上“还原我和三叔的绝世友情”

刘暖曦上诉状的“特别声明”部分内容。 图源:上诉状截图

在看到这份特别声明后,江秋莲说自己无法承受刘暖曦对事实的诋毁、刘暖曦是在利用江歌对她的友情。江秋莲在床上病了4天

“她对我江歌不用说做牛做马,刘暖曦、刘暖曦的家人如果有人性,都不至于有这个案子的发生。她不用做牛做马,她做个人就可以。对于一个去世的人,在法律文书上,还用外号来称呼,谁能接受?我家江歌是顶天立地的,行不改名,坐不改姓。”江秋莲激动地回应。

刘暖曦则表示,此次开庭做的最大准备就是心态的准备,“我认为我需要站起来面对,而不是懦弱地请求原谅。五年来我一直觉得事情有真相大白的一天,我一直在等,可是一次次绝望,我一直避免成为‘刘学州’。”

庭前,刘暖曦对于即将到来的二审非常焦虑,她曾经告诉记者:“如果维持原判,我只有死路一条了。”

在2022年的农历新年时,她曾经通过代理律师胡贵云的微博发布了一个拜年音频,在这段音频中她感谢了这些年陪她走过低谷的人,也对自己因为怯懦一直没有站出来表态、辜负了帮助她的人表示了歉意。

2月16日上午,韩素在青岛市中级人民法院前接受媒体采访。王倩 摄

“她必须要为五年来她经历的一切做出最后一搏。”一位帮助刘暖曦寻找证据的网友韩素对记者说。今天上午在法院门口是她和刘暖曦第二次见面,昨天下午3点左右,她和刘暖曦第一次见面,她说:“可以感觉到她很疲惫,嘴唇都脱皮了。”韩素开庭前一天从江苏无锡赶来青岛支援刘暖曦。

2017年在看过《局面》对江歌案的报道后,韩素开始关注江歌案。一开始,作为江歌妈妈江秋莲的支持者,韩素自述曾陆续转给江秋莲一万多元,“但之后发现很多事情不是她说的那样。”韩素之后选择在社交媒体平台上公开支持刘暖曦。

一审结束后,1月15日,韩素才加上了刘暖曦的微信,和刘暖曦有了直接的联系,随后她给刘暖曦转账了部分网友的支持款项。1月30日,刘暖曦代理律师胡贵云将刘暖曦收到款项的明细公布于自己的新浪微博。

原本,韩素想作为刘暖曦的证人出庭。但法院认定韩素的证词和本案缺乏关联性和必要性,韩素无法出庭。“江秋莲长期非法搜集刘暖曦及家人的信息,还刻意隐瞒案件的关键信息,误导判断。”韩素说。

日前,刘暖曦的代理律师胡贵云律师将她与刘暖曦的聊天记录公布在微博上,并表示:“律师真正的作用是陪同当事人正确面对并走过诉讼的人生低谷期,建立当事人面对诉讼的信心,必要时陪同当事人抵御来自各方面的压力,充分利用法律努力实现正义。”

在二审开始前,江秋莲已和胡贵云在社交媒体平台“短兵相接”。“对于一审法院的判决结果以及认定的这些细节,刘暖曦完全没法接受,也无法理解一审法院在缺乏相关证据的情况下,为何会得出这样一份与客观事实并不相符的认定。她现在整个人状态非常不好。”胡贵云在之前的采访中表示。

在胡贵云公开写给刘暖曦的一封信中曾经提到,二审将是她和过去的一个告别:“走出来,这是案件利益相关者最好的路径。不是要忘记,而是要继续前行。有些人做不到,执念也好,利益也罢,选择了就要承受后果,无论好与坏。对于尚年轻的刘暖曦而言,爬出来再陷进去,时间已过去五年,是时候做个了断了。

“这是刘暖曦最后的机会了,她一定会来发布会。”上观新闻记者从韩素处得知,今天的庭审结束后会有一场圆桌会议,刘暖曦和她的律师胡贵云均会参加,刘暖曦会给出案情回应。韩素也回应,自己会在下午的记者会把原本要作证的证词说出来,“摆事实、讲道理,天塌不下来。”

刘暖曦在法庭的最后陈词说道,“我真的不止一次想过了断自己的生命。我是一个没有未来的人,我眼里的世界是灰色的,我活得不如草芥。”“可是我死了,要清白又有什么意义?我死了对得起那些为我澄清真相的人吗?每次我坚持不下去的时候想到这个世界上有那么多人知道我有多冤枉,并坚持争取更多力量站到我这边的时候,我就又有了继续生存的动力。”

针对一审判决结果的赔偿部分她回应道,“一来我根本没那么多钱来支付这笔巨款,哪怕父母愿意卖掉他们名下唯一的住房来替我还债,我又如何心安理得呢?我在人生的前30年没有尽一点孝,为了出国留学为了官司,几乎花光了他们的所有积蓄,临了还要让他们再老无所依,流离失所吗?再者,我接受了判决就相当于承认自己锁门、自己是名副其实的十恶不赦之人。谁都可以不讲事实,不讲证据,蛮横地强摁着我的头叫我承认锁门了,我自己死都不会承认自己从来没有做过的事情!

在庭上,被告刘暖曦的律师用纸板还原了案发现场,并且慢放还原了刘暖曦报警时的声音。

下午一点半左右,长达四小时的庭审结束,法院宣布将择期宣判

缺席的江歌妈妈:我只需要法律来惩罚她

2月16日庭审前,法院忽然告知江秋莲未出席。江秋莲随后微博发文:“各位关心我的网友们,大家好!因身体原因,我本人今天不出庭参加庭审,有黄乐平律师、李婧律师全权代理,我放心又安心!”

二审开庭的前一天正好是元宵节。早晨,江秋莲到女儿墓前探望。以前每次开庭,江秋莲都会在当天早上来到江歌墓前祭拜。

元宵节当晚,江秋莲和代理律师一起吃了晚饭。她在微博里写到:歌儿离开我的第六个元宵节,和律师一同度过,心里有太多思念、太多痛,也有了些许轻松!愿我的歌儿在天堂安好。

上观新闻记者在庭审当日致电江秋莲,她说自己今天早上起来后忽然发现自己身体不适,咳嗽得很厉害,害怕担心庭审进程,将由代理律师黄乐平代为在庭上宣读自己的答辩词。开庭前,在家打开了电视和手机,一直在关注着庭审现场的新闻消息。

当问及今天是否想见刘暖曦一面时,江秋莲的回答很平静:“我不需要和她当庭对质,我想要的,只是法院一个公正的裁决结果,其他都无所谓。

记者向江秋莲核实网友韩素的身份信息,是否像她所述的那样曾帮助过江秋莲上诉,江秋莲没有正面回应,几小时后她回复记者,认为韩素对案件态度转变太快,很有可能是刘鑫误导大众的一个布局。

江秋莲的支持者在庭审前在法院门口对江歌妈妈表示支持。王倩 摄

在庭审开始前的青岛市中级人民法院门口,有几位和江秋莲素未谋面的支持江秋莲胜诉的人自发来到现场。他们其中几位举着“刘暖曦应受到道德谴责”的牌子。还有一位60多岁的青岛本地阿姨在法院门口大声呐喊了一句:“江歌妈妈必胜!”她表示自己也不认识江秋莲,但是关注江秋莲的遭遇已经半年多了,现在就是想来见见她,给她一个拥抱。

其实,就在庭审开始前,江秋莲一直对外表示会参加二审,并且在25日和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目前很有信心,也很平静。”谈及在刘暖曦上诉后江秋莲对她的情绪,她说“我就需要法律来惩罚她。”

解放日报·上观新闻原创稿件,未经允许严禁转载

作者:杨书源、王倩

部分图片来自央视新闻客户端

微信编辑:安通

校对:Wing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小牛头条 » 刘鑫二审出庭,自称“避免成为刘学州”,再次否认锁门…江歌母亲回应

赞 (0) 打赏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