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债黑产存陷阱 “代理维权”四大风险需认清

爆抖神器

全站广告位招租!微信:85228832

证券时报记者 刘筱攸

近期,获得法院宣判的一个“碰瓷银行”案引人关注,在打击信用卡反催收黑产领域,该案无疑具有震慑和警示意义。

案件脉络并不复杂。因20余笔信用卡账单逾期,一位招行信用卡持卡人向社交网络上宣称从事“征信修复”的人员求助。而该人员及其团伙所谓“征信修复”的方式,就是伪造公安局公章和证明文书。这些伪造的文书后来被招行信用卡中心识破并报警,济南历下警方最终抓获了该造假团伙。

证券时报记者获悉,山东省济南市历下区法院于春节前对上述案件进行宣判——违法团伙因犯伪造及买卖国家机关公文罪、伪造事业单位印章罪,团伙成员均被判处有期徒刑和罚金。

在国内居民短期消费债务占比突出的背景下,帮人逃债成了一门畸形却又在下沉市、县广受欢迎的生意,并且繁衍出众多细分领域的黑色产业链,“反催收”、“代理退保退息”、“代理投诉”、“征信修复”、“债务优化”等层出不穷。以扰乱正常金融秩序为手段,牟利者打着“优化债务”的幌子,在两头收割债务人和债权人的同时,也将更多债务人推向更深的债务泥潭。

没钱还债

有钱请黑中介

“征信修复”的广告无孔不入,通过短视频应用和社交平台的推荐来到“有心”的潜在客户面前。济南的张某就是“有心”的客户之一,其招行信用卡有多笔逾期,产生了不良征信记录。为消除不良记录,张某遂委托中介代为处理征信,招行因此多次接到非张某本人的预留手机号进线,以各种理由要求维护征信及向监管投诉。

回溯案情:通过广告所示联系方式,张某很快就跟“征信修复”中介搭上了线,并按要求支付给对方佣金16800元。而作为接单中介,郑某指示下属将该订单下订给了人在湖南的胡某,胡某迅速伪造了包括济南公安局的立案告知书、认定意见通知书、受案回执等在内的公文。

之后,在中介的陪同下,张某来到济南市招商银行信用卡部提交了伪造的公文,但招行员工很快察觉到异样并报警。警方接警后,现场查获了伪造的3份公安机关公文。顺着当事人张某这条线,公安机关很快查到了胡某。在对胡某住处进行搜查的过程中,还查获了其伪造的“山东大学齐鲁医院诊断专用章”、“青岛市市立医院住院处”、“吉林大学第一医院医疗证明专用章”等事业单位印章共计38枚。

等待胡某、郑某及其下属的,是法律的制裁。胡某犯伪造、买卖国家机关公文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一年三个月,并处罚金8000元;犯伪造事业单位印章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一年两个月,并处罚金8000元,执行有期徒刑二年二个月。郑某犯买卖国家机关公文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一年三个月,并处罚金8000元。郑某下属犯买卖国家机关公文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缓刑一年,并处罚金6000元。

这个案子在串联起接单中介和假章制作的同时,也揭开了“征信修复”黑产猖獗的一角。

“恶意逃债”

衍生五花八门生意经

以前帮人讨债是门生意,现在帮人逃债也是门生意。在我国居民短期债务上升的当下,这两门生意似乎都拥有肥沃的生长土壤。

查阅我国存款类金融机构的资产负债表可以发现,个人短期消费贷款在住户部门债务中的占比不断提升。短期消费贷款余额在去年末已经突破9.34万亿元,在住户部门短期债务总额17.3万亿元中,占比已经高达54%。

帮人逃债这门生意,显然一直在法律的边缘疯狂试探。神奇的是,在短视频平台、社交群等,它居然横行得如此肆无忌惮。

当人们还停留在“反催收”黑灰产横行的早期印象时,“停息停催”、“挂账停息”、“合作减免债务”、“债务优化”、“代理维权”、“代理投诉”等各种令人眼花缭乱的逃债商业模式早已“雨后春笋”,各式碰瓷金融机构的做法还形成了一套套操作指南和方法论。甚至,恶意逃债黑灰产猖厥到利用违规手段帮债务人减免理应偿还的债务后,还可以堂而皇之地庆功报喜。

是什么人在把“助人逃债”变成一门生意来经营?证券时报记者通过调查采访发现,这些人通常披着号称财务顾问、咨询公司等不具备执业资格的“马甲”,组成了“代理维权”的专职团伙。他们为债务人量身打造还款能力缺失的证明,如贫困证明、病历等,并提供统一的投诉模板,使用统一的投诉话术,怂恿或代理债务人向金融机构或监管部门进行投诉。

逃债黑灰产吃定的是高额的代理手续费,从准备材料到代理投诉各个环节,层层收费。造成逃债黑灰产猖獗的一个很重要原因,是金融机构受制于高成本来应对这些有预谋、有组织、高频率的恶意投诉。

金融机构处理投诉涉及资料录入、报送、核查(比如核查催收电话录音)等流程,需要识别各种黑产提供的伪证,以及哪些重复投诉可能存在恶意投诉或代理投诉,任务繁重且涉及岗位众多。同时,金融机构处理恶意投诉的人力和时间成本很高,遇到极其恶劣的情况更会启动反诉程序。

“据统计分析,某地区的投诉中约三成背后都有疑似专职代理投诉中介的身影。”一名信用卡从业人员告诉证券时报记者。

当前,金融消费者保护的重要性日益突出,各地银保监局消保处会专门督办金融机构处理相关投诉,越来越多的机构也从考核源头制定了专门的消保考核评价办法。金融机构间基于大数据风控进行联防联治,以及建立黑名单共享机制等,显得尤为迫切。上述信用卡从业人员告诉证券时报记者,其所在银行目前已着手利用银行业专业能力和金融科技手段建立防线,包括数据及行为分析、风险形势研究、专项处置专家队伍组建等,并联合执法机构有针对性地部署落实。同时,针对已识别出来的逃债方法、代理维权、恶意投诉等套路,该行已形成详细报告定期反馈监管。

多地监管出手

遏制“代理维权”

当机构与黑灰产的博弈升级,正常的金融秩序又不容扰乱,“代理维权”这一逃债黑灰产链条上的重要一环,目前正在受到监管遏制。

近期,北京、湖南、辽宁、广东等多个地方金融监管部门联合司法机关相继发布了防范金融领域代理投诉风险的通知。就在上月末,山西监管局、省公安厅、省市场监管局、省地方金融监管局还联合下发了《关于防范金融领域代理维权风险优化营商环境的通告》。

多部门联手协作,将“代理维权”纳入常态化扫黑除恶整治重点,净化区域营商环境。北京银保监局提示消费者,代理维权面临金融权益无保障、信息泄露隐患多、经济负担加剧、征信污点增多等“四大风险”。同时,建议消费者可以直接向金融机构进行投诉,主张民事权益;或向银行业消费者权益保护促进中心等机构申请调解等进行合法维权。

多地监管部门出招防范“代理维权”后,一个直观的数据是——去年三季度涉及信用卡业务的投诉量同比和环比均有不同程度减少。银保监会发布的银行业消费投诉情况显示,2021年三季度,银行业消费投诉中涉及信用卡业务投诉为44374件,同比减少8.3%,占投诉总量50.8%。而此前的二季度,涉及信用卡业务的投诉高达46273件,同比增长37.2%,占投诉总量54.8%。

也就是说,投诉件数方面,三季度涉及信用卡业务的投诉量较二季度减少了1899件;投诉占比下降了整整4个百分点;投诉量同比上一年由大幅增长转为减少。

在这样一场由监管、金融机构、“代理维权”黑产构成的博弈里,好的苗头正在发生——机构和消费者的合法权益正在得到维护,区域营商环境正在得到修复,扰乱正常金融经营秩序的行为正在被纠偏。

【编辑:蒋妍】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小牛头条 » 逃债黑产存陷阱 “代理维权”四大风险需认清

赞 (0) 打赏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