丰田章男能否撼动丰田汽车

爆抖神器

全站广告位招租!微信:65220202

丰田章男的大部分家人们、丰田汽车的大部分员工们,仍然把自己的命运与燃油发动机绑在一起

文|刘丁

丰田家族第四代掌门人、丰田汽车社长、日本汽车工业协会会长丰田章男对电动车的态度发生了大转向。

在2021年12月14日的丰田电动车战略发布会上,他宣布丰田从2022年到2030年的9年间,总计将投入8万亿日元用于电动化转型,导入30款纯电动车型,并将雷克萨斯转为纯电品牌。

此前,丰田章男多次批评纯电动车既不环保、也不节能。他甚至在50多岁的年纪,以总裁(日本公司的社长即总裁,会长为董事长)身份驾驶氢燃料发动机车型参加赛车比赛,以证明发动机只要更换燃料就不会污染环境。

丰田汽车上世纪90年代就开发出混动技术和氢能技术,但却在电动车浪潮中变得失落。2021年1-11月,丰田的纯电动车和氢能源车毫无建树,混动车型虽然增长约30%,但技术优势正被中国汽车企业追上,并且遭受各国政府禁售燃油车政策的威胁。

丰田汽车以其精益生产方式享誉世界,总销量在2003年超过福特汽车成为全球第二,2009年超过了占据全球老大位置近80年的通用汽车,2009年至2020年的12年间,丰田汽车夺取了六次全球第一。

但汽车工业正处于向智能电动转型的大潮之中,各行各业的历史均表明,时代转换之际,正是在位巨头最危险的时候。以丰田生产方式独步全球制造业多年的丰田汽车,是会被智能电动的大潮吞没,还是能转危为安后来居上,答案就在丰田章男的任期之内。

在2020财年的股东会上,丰田章男潸然落泪,说自己倍感孤独。他多次公开承认,在丰田汽车,自己并不能完全说了算。

丰田汽车为什么在电动车上落后了,丰田章男能改变这个庞然大物吗?

撼不动的“白色巨塔”

丰田汽车在电动化大潮中落伍,原因可归结为三点:疲于应对危机导致研发投入不足,坐拥混动技术优势导致开发纯电技术的动力不足,家人文化和大企业病导致变革艰难。

丰田章男在2009年1月20日突然接到通知,去丰田汽车东京总部参加仓促组织的自己被任命为总裁的记者发布会,他说自己感到“十分惶恐”。

金融危机后,丰田汽车的经营风格变得更加保守。

丰田汽车的全球销量在金融危机之前大幅扩张,从1996年450万辆左右增长到2008年的近1000万辆。

丰田汽车也凭借混动技术引领了环保潮流,1997年推出了全球最早批量生产的混动汽车普锐斯。

另外,丰田汽车在1992年开启了氢燃料电池汽车的研发,2002年推出了在日本和美国小范围销售的氢燃料电池车型FCHV,2008年推出了搭载第二代燃料电池的丰田FCHV-adv车型。

但2008年金融危机后的十余年,丰田汽车停止了规模扩张,此间全球汽车市场仍然增长,头号对手大众集团规模不断扩张。

到2019年,丰田汽车全球销量规模仍然为一千万辆左右,与2008年相比无大变化,而全球乘用车市场销量则从2008年的6832万辆增长到9130万辆。

丰田的保守态度,一方面源于其追求利润不追求规模的经营理念,另一方面则是时势使然。

丰田汽车2008财年出现亏损,随即遭遇到美国大规模召回事件。丰田章男到美国参加听证会的时候,觉得自己的总裁位置要保不住了。

随后,丰田汽车又在2011年受到日本大地震,以及2012年中国抵制日货事件的冲击。

面对逆境,丰田章男说他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必须创造利润,否则一切无从谈起”,而想要创造利润,只能以“全面减少研发和设备投资为代价”。

从2009财年到2012财年,丰田汽车的研发支出明显降低。

而这期间,竞争对手的电动车技术获得了快速进步。

2012年,特斯拉Model S车型上市,2013年,比亚迪发布第二代双模技术,比亚迪的纯电动车E6开始作为出租车上路;2014年,比亚迪插电式混动车秦DM和唐DM实现了2万辆的销量,2015年,特斯拉Model X开始交付。

2016年之后,中国企业在电动车产业的积极投入,更凸显了丰田汽车的保守。

2014年底开始,蔚来汽车、理想汽车、小鹏汽车陆续成立,丰田汽车的中国合作伙伴广汽集团也于2017年开始打造埃安品牌。目前,这些公司的纯电动车平台已经迭代到第二代或第三代,在电动车充电技术和锂电池技术方面,也在不断进步。

2016财年到2020财年,虽然丰田汽车的研发支出比2009到2012财年有所提升,但提升的幅度不大,总体上依然保守。

丰田章男当然也察觉到了电动车的潮流,但面对已是庞然大物的丰田汽车,他又感到无可奈何。

自1997年普锐斯上市,丰田汽车的研发部门,将主要精力投入在混合动力,却始终对电动汽车开发不重视。

丰田章男曾建议研发部门试一试,但研发部门认为,混动系统有电机和电池,只要将其应用到电动车上即可,随时都可以做,仍然对电动车开发表现消极。

2010年5月,丰田章男到美国与特斯拉总裁马斯克约定,丰田汽车向特斯拉投资5000万美元,双方合作开发电动车。

丰田汽车的研发部门与特斯拉共同推出了纯电动版的RAV4车型,但市场影响力不佳,联合开发宣告终止,丰田汽车于2016年出售了特斯拉的所有股份。

直到2016年12月,丰田章男才组建了直辖总裁的电动汽车事业企划室,正式开始电动汽车的开发。此机构的开发人员来自丰田汽车、丰田自动织布机、爱信公司、电装公司,向丰田章男直接汇报,不需要受到丰田汽车其他董事们的制约。

丰田章男将丰田研发部门称之为“白色巨塔”,觉得很难与之沟通。

白色巨塔象征着难以改变的权威体制。丰田章男有一次问研发部门,“为什么丰田汽车的颜色总是这么暗淡”,研发部门回答说,“因为这些颜色在年轻人中很流行”,丰田章男说,“这样根本没办法聊下去啊,意思好像在说,大叔你闭嘴吧。”

在尖端技术方面,虽然丰田汽车研发部门也推进着氢能源的研发,也与日本宇宙航空研究开发机构(JAXA)合作,开发载人月球探测车。

但仍欠缺真实开拓热情。因为无论混动还是氢能源技术,都是丰田汽车在上世纪90年代获取的技术优势上的迭代和延续。

2021年,丰田汽车首席工程师腾又正人加盟广汽集团,分析人士评论他跳槽的原因,是被中国企业研发热情所感染。

眼下,以特斯拉为代表的锂电池电动车技术路线,已经取得明显优势,而丰田汽车的氢燃料电池车(FCEV)在2021年1-11月仅销售了5642辆。

由于缺乏纯电动车型,广汽丰田2019年选择从广汽“反向输入”广汽埃安S车型,打破了丰田始终向外输出车型的惯例。

丰田汽车首席风险官小林耕士说,丰田汽车的高管、骨干中,出现了很多“不愿意改变”的人,丰田章男一直在与“大企业丰田”抗争。

实际上,即便觉悟再高的个人都很难摆脱企业文化影响,包括丰田章男自己。

丰田汽车弥漫着浓重的家族文化,丰田汽车的某些核心供应商,更是丰田血缘相连的家人。

比如,以生产变速箱著称的爱信精机、生产汽车零部件的丰田工业公司的法人代表均姓丰田,以生产电机著称的日本电装公司、以及丰田通商有限公司等企业,都有丰田家族的成员占据核心位置。

丰田汽车2021年1-11月销售的近千万辆汽车产品,几乎全部搭载燃油发动机,仅有1.2万辆是纯电动车,以及5642辆氢燃料电池汽车。这意味着,丰田章男的大部分家人们,仍然与燃油发动机的命运绑定在一起。

丰田章男公开批评电动车浪潮,说电动车既不环保、也不省钱。

丰田章男还说,如果不允许生产燃油发动机汽车,支撑日本汽车产业的550万产业工人中,将会有100万人失业;同时,也会令涉及发动机及周边产品的零部件厂商,蒙受冲击。

丰田章男还说,碳中和真正的敌人是碳,而不是发动机。2021年5月,他亲自驾驶搭载了氢燃料发动机的丰田卡罗拉车型,参加富士国际赛车场的24小时耐力赛,以此证明只要更换了发动机的燃料,便可以实现零排放。

相比起来,在2021年11月第26届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上,福特汽车、通用汽车、奔驰、沃尔沃、比亚迪、捷豹路虎等车企签署承诺书,宣布2040年前停售燃油车,未签署承诺书的企业中,本田汽车提出目标要在2040年100%电动化,大众集团则宣布停止发动机的开发。

巨舰上的裂痕

2018年开始,全球汽车销量结束了连续8年的正增长,掉头向下,2020年更是大幅度下滑14%。

丰田汽车的采购部门负责人在2020财年股东大会上说,在疫情之前,市场竞争就变得更激烈了。

丰田汽车虽然仍能保持包括净利润、销量在内的核心指标强韧,但某些不易察觉的部位,却开始出现不良信号。

丰田汽车精益生产模式的优势之一就是低库存,但从2017财年开始,丰田汽车的库存持续增加。

2005财年到2017财年,折合成人民币,丰田汽车的存货从未超过1500亿元。到2020财年,已增加到1720亿元。

丰田汽车的存货周转天数,也从2010年财年到2016财年的年均32.4天提升到2017财年的37.1天,又逐年提升到2020财年到45.2天。

2020财年,丰田汽车应收帐款周转天数发生异常波动。

应收帐款周转天数是用来衡量公司收回账款时间长度的指标,数字变大,说明资金被外单位占用的时间变长了,某种程度上也说明汽车产品销售回款变差了,向经销商赊销压货的情况变严重了。

丰田汽车的应付账款周转天数也出现了异常。

这是衡量公司需要多长时间付清供应商欠款的指标,数字越大,说明拖欠供应商货款的时间越长。

相比起来,大众汽车、福特汽车、本田汽车、长城汽车、吉利汽车的这两个指标,从2018到2020财年均无太大波动。

凭借品牌优势和产业链地位,汽车企业可以通过调节与上下游企业的关系,平滑自身的经营和业绩。

在丰田汽车2020年股东大会上,有股东指出:虽然丰田汽车2020年业绩很好,但其供应商和经销商却并不好过,实际上是丰田一家独赢。

丰田章男回答说,如果没有一家能赢的话,日本的汽车产业就失去了支撑,日本也就失去了支撑。

多年未变的指标突然变化,折射出了电动车浪潮下,燃油汽车市场的日渐衰落。

2020年开始,丰田章男也在公开场合频频使用“活下去”、“求生存”等词语,说明丰田汽车确已进入非常状态。

电动车在快速崛起,特斯拉全球销量在2021年前三季度增加了96%,达到62.6万辆。2021年1-11月,丰田汽车的锂电池纯电动车(BEV)仅销售了1.2万辆,锂电池插电式混动车(PHEV)仅销售了10.3万辆,在其近一千万辆的规模中微不足道;

虽然占丰田销量约22%的混合动力车型(HEV)在2021年1-11月份同比增长了30%,搭上了电动车市场的热潮,但其技术优势正在降低。

此前,行业内评价说世界上只有两种混动系统,“丰田的混动和其他混动”,然而,中国的汽车企业在2021年陆续发布了各自的混动系统。

2021年12月,一直使用丰田混动技术的广汽集团展示了其自主研发的混动系统,吉利汽车发布混动电驱DHT Pro,长城汽车也在2021年初发布了其自主研发的DHT混动系统,他们均称自己的节油性能和动力表现强于日系。

另外,混动系统的生命周期受制于各地区的政策,前景并不乐观。

在中国,混合动力车型(HEV)不能上绿牌;在挪威,最迟到2025年底将彻底禁售燃油车,包括搭载了燃油发动机的混动车型,挪威纯电动车销量在2021年11月占比达到了74%。

宣布在未来几年禁售装载燃油发动机汽车的国家和地区在不断增多,时间也有提前的趋势。而丰田汽车每年销售的近一千万辆汽车中,目前几乎全部需要搭载燃油发动机。

丰田汽车到了不得不变的时刻。

丰田章男的反击

丰田章男2018年改组公司管理层并任命6名副总裁的时候,将6名副总裁带到丰田佐吉纪念馆中的佛堂,一起按下血手印,从此自称“七武士”。

甚至连几人的名片头衔都做了更改,比如首席风险官、副社长小林耕士的名片头衔仅剩下“大管家”三个字。

“七武士”在佛坛前发誓要献上生命,“创造全新的丰田集团”。

丰田章男与“大企业丰田”的抗争,摆开了架势。

面对丰田汽车研发部门“白色巨塔”对于尖端技术研发的怠慢,丰田章男抽出了Woven planet Holdings这把利刃。

丰田章男在2018年1月的美国国际消费电子展(CES)上发表声明,要将丰田汽车转变为移动出行服务公司,要去汽车化。

这样的声明并未按照惯例在汽车展会上发布,也并未告知丰田汽车负责研发部门的副总裁。

在丰田章男看来,随着汽车联网功能、自动驾驶、共享服务、电动化等新技术的兴起,汽车行业过去百年间形成包括供应、生产、销售的稳固商业模式,可能发生根本性的变化,汽车业将发生百年不遇的变革,因此丰田汽车必须转型。

声明转型之后,丰田章男立即行动。

2018年3月,丰田汽车成立丰田研究院先进技术研究中心(Toyota Research Institute Advanced Development,Inc. 丰田内部称之为TRI-AD),主要目的是加强丰田的软件能力。

2016年为开发纯电动车而成立由总裁直辖的电动汽车事业企划室,也被纳入正式项目并移交到丰田研究院先进技术研究中心。

2020年7月28日,此研究中心宣布重组,变更为一家控股公司和两家事业公司。

丰田章男宣布以个人名义向新公司投入大量资金。

Woven CORE公司负责自动驾驶技术开发,Woven Alpha主导试验新技术的“编织之城”(Woven city)。

“编织之城”(Woven city)2021年2月23日正式动工,这是丰田汽车验证自动驾驶、机器人等先进技术的试验场,计划在日本静冈县丰田汽车原东富士工厂约70.8万平方米的土地上,建设一座能让人们生活、工作、娱乐、居住的示范城市。

丰田章男说,转型为移动出行公司,必须以编织之城为基础,进行各种试验。

在电动车方面,丰田章男也摆出了要大干一场的架势。

他决定拿出更多的资金研发纯电动车。

2012财年到2020财年的9年中,丰田汽车的研发支出合计为9.1万亿日元,其中仅有40%用于电动化等尖端领域,约3.6万亿日元,其中用于纯电动车的投资更少。

而根据电动车战略发布会,从2022年到2030年的9年间,丰田汽车将总计投入8万亿日元用于电动化转型,其中4万亿日元用于纯电动车型(BEV),4万亿日元用于混动车型(HEV)、插电式混动车型(PHEV)、氢燃料车型(FCEV)。

丰田汽车也开始中国布局新能源车产能,投资力度显著增大。广汽丰田计划投资人民币113亿元,于2022年投产40万辆的新能源车项目;相比起来,2016年到2020年,广汽丰田的燃油车产能仅扩大了22万辆,投资50亿元左右。

丰田汽车计划在2030年之前,导入30款纯电动车型(BEV),到2030年,纯电动车型的总计销量达到350万辆,并计划将雷克萨斯转为纯电动品牌,到2030年实现100万辆纯电动车的销售。

电池方面,丰田汽车计划投资2万亿日元发展锂电池,到2030年实现280GWh的产能。

丰田汽车2021年10月曾宣布,计划在2030年之前于美国投资34亿美元生产锂电池,其中包括投资12.9亿美元在美国北卡罗来纳州建设电池制造厂,这座拥有四条生产线的工厂预计于2025年投产,每条生产线可为20万辆汽车提供锂离子电池。

丰田章男的反击能产生多大效果尚待观察。

首先,由于受限于自身的文化,导致丰田章男对丰田的改革,只能是渐进式的。

即便是丰田章男最新的计划,仍然比同行保守。丰田汽车计划在2030年实现350万辆的纯电动车销量,按照目前规模计算,也就是35%的销量为纯电动。

相比起来,本田汽车明确提出了抛弃燃油发动机的计划,也就是2030年纯电动车和燃料电池车销量占比40%;日产则计划在2030年将纯电车型占比超过50%;大众汽车为50%;福特汽车为40%。

其次,由于此前的延误,导致成本很难快速下降。

丰田汽车2021年12月23日正式向公众发售的超小型纯电动车型CPOD,最低售价也需要165万日元,折合8.25万元人民币。相比起来,同档次的中国汽车品牌五菱宏光MINIEV,最低售价仅需2.88万元。

在12月14日的发布会上,丰田汽车预计到2030年能实现电池成本减半,需要等到5-10年之后,电动车产品售价才能显著降低。

目前,在中国地区出售的丰田插电式混合动力车型,包括卡罗拉双擎E+、RAV4荣放双擎E+等车型的售价,均比燃油版车型的售价贵10万元左右。相比起来,比亚迪的插电式混合动力车型,已经实现与同档次燃油车相同的价格。

备 注

1、文中主要销量数据来自于丰田汽车国际网站,为零售口径。

2、文中对丰田汽车的事实叙述和高管引语,来自丰田汽车国际网站的“丰田时报”栏目,以及日本作家片山修所著《丰田章男》一书。

3、文中数据来源还包括万得数据、大众集团、福特汽车、本田汽车年报等。

作者为《财经》研究员,编辑:马克

《财经》产业研究中心聚焦资本市场,研讨公司成败、探究行业兴衰,发现价值,警示风险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小牛头条 » 丰田章男能否撼动丰田汽车

赞 (0) 打赏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