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名校毕业生转行送外卖,3年晋升城市经理,年薪四五十万!大学生做骑手,稀奇吗?

美女写真视频

全站广告位招租!微信:85228832

大学生做骑手,专业不要了?面子不要啦?

上海名牌大学毕业的李伟转行做了一名外卖骑手,三年连升三级,现在已晋升为上海城市经理,年薪40-50万,体面的很!

“铁饭碗”砸了,他转行送外卖

10年前端着“铁饭碗”的李伟根本不会想到,自己会成为一名外卖骑手,甚至还迎来了他人生中的事业第二春。

现年41岁的李伟,有着颇为光鲜的教育背景,从华东师范大学信息管理与信息系统专业毕业后,顺利找到了一份稳定的工作。他原本打算在同一岗位做到退休,不料在2016年公司因变故裁员。“我拿到一笔遣散费犯愁了,家里上有老下有小的,出去找工作又面临35岁的年龄尴尬期。”经过一个月的休整,李伟拿出积蓄在上海西站附近开了一家烧烤店,又请了两个小工,加上父母的帮衬,烧烤店慢慢有了些起色。

后来,外卖行业逐渐兴起,烧烤店的外卖订单也越来越多,李伟在与外卖骑手攀谈中了解到,他们跑单的收入并不低,每个月平均能拿八九千元,收入上万元的也不少。

“我当时算了一笔账,店里生意搭进去5个人,每个月到手也就一万元,还要起早贪黑,很不值当。”李伟动了跑外卖的心思,内心却犯嘀咕,“当时大家心里是看不起送外卖的,我一个名牌大学毕业生送外卖,也怕被邻居看笑话。”最终由于生活压力,李伟决定放手一搏去试试。

“当时没人看好我送外卖,觉得坐惯了办公室,吃不起这种苦。我的老领导还打了个赌,如果我能坚持3个月,他就送我3条中华烟。”在一句句“你行吗”的质疑声中,李伟从最基层的外卖骑手开始,第一个月拿到了6900元,之后每月递增,最终也成了站点的“跑单王”。收入提高了,“面子问题”也不复存在。

送外卖不再是一碗青春饭

35岁还能送外卖,45岁以后怎么办?月入过万的李伟对此颇为焦虑,逐渐萌发“进入管理层”的想法,“我看到站长时不时有几千元入账,不用亲自跑单,福利也更好。”

不过,他遇到了职业晋升的瓶颈,当时外卖骑手升站长的机会不多,更别提区域经理了。对此,他在日常跑单之余,还向站长学习基础的运力调配工作。2018年春节期间,站长放假回家,他主动承担“代理站长”的值班业务,取得不错的成绩。同年3月普陀区新增一个配送站,李伟经推荐成了新站点的站长。“公司内部有个性格测试,我的评定是‘大孔雀+老虎’,证明沟通能力强且性格直爽,比较适合管理层岗位。”

此后李伟“一路开挂”,2019年晋升为服务商区域经理,2020年晋升为服务商上海城市经理。目前他负责服务商在上海市的配送业务,直接管理20多位区域经理,年薪也涨到四五十万。据饿了么介绍,李伟从基层外卖骑手晋升至城市经理,也成了不少外卖骑手的偶像。

“我的成功经验可以复制,送外卖不应该成为一碗青春饭。”李伟说。在相关部门的扶持和平台的探索下,目前外卖骑手的晋升之路已经初步打通。“目前的趋势是骑手选拔做站长,半年到一年就可以晋升,我们有新手骑手欢迎会、‘点将计划’等培训课程,帮助骑手一起成长。”他还举例说,2019年在检查员工宿舍时,无意中看到有一本管理学书籍放在床头,询问后得知是一名本科毕业生来做骑手,经过重点培养后已成为一名区域经理。

“我在刚入行时,外卖骑手一般在35岁以上,学历低,挣辛苦钱。现在应聘的骑手年龄在20岁-35岁居多,基本都有高中学历,10个面试者至少有2人是大专及以上学历。”李伟表示,在上海,随着外卖骑手的社会整体形象稳步提高,本科生当外卖骑手不稀奇,有些大学生直言目标就是当管理层。相关调研显示,45%骑手将“晋升为站长、配送经理”作为自己下一步的发展目标,有8%骑手期待日后“成长为物流服务商总裁”。

据悉,通过饿了么“点将计划”,去年已有475位骑手晋升为站长和队长,1402位骑手成为储备站长和储备队长。

骑手职业培训有了国家标准

中国劳动关系学院劳动关系系主任孟泉调研后发现,外卖配送作为劳动力就业的“蓄水池”,群体有较高的流动性,近40%骑手将送外卖作为唯一收入来源,60%骑手从事兼职配送,但是从业时间越长,稳定性也随之增强,“外卖骑手送餐时间超过1年,对职业的认同性相较更强。”

国家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网约配送员国家职业技能标准(2021年版)》,将网约配送员职业分为五个等级,明确了各等级需掌握的工作内容、技能要求和相关知识,让网约配送员拥有更加清晰的职业发展通道。

记者了解到,饿了么作为网约配送员职业技能等级认定试点企业单位,目前已在上海、杭州、无锡、武汉等6座城市开展网约配送员新就业技能提升培训。去年已有10203名外卖骑手报名参加职业培训,杭州骑手牛明智获得全国首批网约配送员初级证书,可以享受政府培训补贴、杭州市积分落户加分和个人所得税专项抵扣等技能人才政策。美团外卖也表示,目前已为骑手提供100%覆盖网约配送员五级标准的课程及培训,骑手可通过线上线下结合的方式达到各项知识及技能要求。

除了增加职业培训外,减少骑手职业伤害也刻不容缓。“外卖骑手面临交通事故等较多职业伤害,现有的商业保险力度保护不足,职业伤害保险的推出无疑是重大利好。待意见出台后,如何更好提升员工福利结构,也需要全社会的关注。”孟泉说。

近日,上海八部门联合出台《关于维护新就业形态劳动者劳动保障权益的实施意见》,明确将以相关平台企业为重点,开展上海平台灵活就业人员职业伤害保障试点。采取政府主导、信息化引领和社会力量承办相结合的方式,建立健全职业伤害保障管理服务规范和运行机制,探索完善职业伤害保障的覆盖群体。

延伸阅读:

外卖员给别墅送菜先被狗咬再被气晕 狗主人被判赔3800元

外卖骑手小张送菜时,被客户家门口未拴绳的狗咬伤;而犬主人赵女士解决问题的态度,让患有高血压的小张气得晕倒。小张遂将赵女士起诉至法院,要求赔偿抢救费、注射狂犬病疫苗费、交通费、误工费等。

2月11日,澎湃新闻记者从上海市浦东新区人民法院(以下简称上海浦东法院)获悉,该院经审理后认为,赵女士应对小张支出的救护车费等承担赔偿责任,故酌情判决其支付小张3800余元。

上海浦东法院介绍,小张是某外卖平台的一名配送骑手,2019年8月14日一早,他照常给客户送菜。当天9点左右,他前往某小区给客户赵女士送菜时,在对方别墅门外,被一条没有拴绳子的狗咬伤了大腿,而这条狗正是赵女士饲养的。

赵女士明确表态不愿陪小张去医院治疗,小张打110报警。民警迅速到场,赵女士执意表示只同意支付小张800元,依然不答应陪同就医。情急之下,小张被气得晕倒在地。民警拨打120急救电话后,小张很快被送往医院抢救治疗,所幸并无大碍。此后,他又先后5次前往医院注射狂犬病疫苗。

小张认为,赵女士家的狗把自己咬伤,从而对自己造成了抢救费、注射狂犬病疫苗费、交通费、误工费等损失,这些均应由赵女士承担。

赵女士称,自家的狗把原告咬伤,这是事实。当天,自己已明确表示愿给原告报销打针费用,但因当时工作忙,所以没有陪他去医院。原告在隔离栅门的外面被栅门内跳起来的狗咬伤,未作相应防卫,故其自身应该负有一定的责任。同时,在被告未与原告争吵的情况下,原告躺在地上系原告原有疾病、原告控制不住情绪以及天气炎热造成,由此产生的医院抢救费用与被告无关。另外,原告主张的注射疫苗费、交通费、误工费等费用的计算方式也不合理。

上海浦东法院经审理后认为,公民的身体健康权受法律保护。饲养的动物造成他人人身损害的,动物饲养人或者管理人应当承担赔偿责任,但能够证明损害是被侵权人故意或者重大过失造成的,可以不承担责任或者减轻责任。

本案中,原告在送货时被被告饲养的狗咬伤,无证据证明原告对此具有故意或者重大过失,故被告应当承担全部赔偿责任。由于对被狗咬伤人员注射狂犬病疫苗系常识性的治疗举措,故对原告主张的该部分医疗费1520元予以支持。

对于原告在协商解决赔偿问题的过程中情绪激动、躺在地上、服用速效救心丸,后由救护车送至医院抢救,为此支出包括救护车费在内的医疗费2100余元,法院认为,该医疗费的发生与小张原有高血压等疾病之间存在重大关联。但法院注意到,小张被狗咬伤后产生一定的心理恐惧,从而导致情绪激动,属于正常的身体反应。赵女士拒绝小张要求陪同就医这一尚属合理的诉求,从而导致其情绪激动,且事后的事实证明,800元赔偿款仅为支付注射狂犬病疫苗费用的一半左右,根本不足以弥补小张的合理损失。因此可以认为,赵女士的行为诱发了小张的原有疾病,小张至医院就医与被狗咬伤之间存在一定的关联。考虑抢救医疗费毕竟不用于治疗狗咬伤直接造成的疾病,故酌定由赵女士赔偿上述医疗费的一半。对于原告主张的交通费、误工费,法院亦酌情对数额予以了调整。

据此,法院作出上述判决。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小牛头条 » 上海名校毕业生转行送外卖,3年晋升城市经理,年薪四五十万!大学生做骑手,稀奇吗?

赞 (0) 打赏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