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教授发文警告:过度的反华情绪很危险,借开幕式服装制造争议才是病态心理

美女写真视频

全站广告位招租!微信:85228832

“(韩国国内)过度的反华情绪很危险,” 《韩民族日报》14日刊登了韩东大学统一韩国中心教授郑镇镐(音) 以此为题的文章。文章称,北京冬奥引发的“争议”点燃韩国民众的反华情绪,连政治圈和总统候选人也参与其中,这真是非同寻常。他质问:“韩国民众反华情绪达已达到历史最高点,这无异于火上浇油。就这样坐视不管吗?”

文章称,在重视韩国地缘政治地位,希望在半导体等多种领域进行技术投资的美国和中国间,韩国若要在美中矛盾中争取更多机会,确保实利外交的空间,就必须调整和管理目前过度的“亲美一边倒”舆论,因为偏向一边的天平很容易倒塌。

文章提到,在“萨德”部署等事件后,韩中两国人民的感情出现恶化。韩国在推行务实外交政策时,即使需考虑到韩美同盟的历史性,也应至少达到6:4左右的均衡,这样才能产生拉拢中美双方的吸引力。目前,韩国的对华友好舆论骤减到10%左右,这种情况对国家利益没有任何帮助。这种过度一边倒的现象会像历史上难以解决的韩日关系一样,给韩国带来更大的外交和经济负担。在美中竞争格局中,韩国很可能会单方面被美国摆布。

文章说,在新冠疫情背景下,韩国对华出口依赖度以2020年为基准增加至31.8%(包括香港中转出口)。在该情况下,部分总统候选人提出追加部署“萨德”的论调,这是实属违反半岛实利外交基本原则的言论。更何况,在实现半岛和平与共同繁荣过程中,这可能会成为非常消极的因素。因此,下届政府为纠正倾斜的天平,应说服国民,把恢复韩中关系作为更重要的课题。

文章认为,韩国已经是世界公认的经济、军事、文化强国。要摆脱因美国或中国而产生的“小国情结”。对韩服文化的全球化要有信心,如同爱护生活在美国的韩裔同胞一样,使用朝鲜民族语言和文字的朝鲜族在中国作为少数民族,也同样是非常重要和珍贵的财富。

“在北京冬奥委会开幕式上,对朝鲜族服饰的正确态度是什么呢?若在美国举行奥运会,美国韩裔同胞穿着韩服入场,也会引发这样的混乱吗? ”文章提出这两个问题后称,若说美国是50个州组成的国家,那么中国就是由汉族和朝鲜族等56个民族组成的多民族国家。文章认为,若中国政府阻止作为少数民族的朝鲜族穿传统服饰,那才是一个大问题。需认识到,朝鲜族穿着自己独特的民族服饰出现在开幕式上是理所当然的事。针对此事制造争议,才是有病态心理的人,这会使包括朝鲜族在内的所有中国人都皱起眉头。

文章最后表示,今年是韩中建交30周年。为将韩中伙伴关系恢复至“萨德”部署前的状况,韩国仍需做出非常迫切的努力。

2月4日晚,一名身穿朝鲜族传统服饰的中国姑娘出现在北京冬奥会开幕式上的国旗传递环节,竟然在韩国引发巨大争议。在韩国大选临近的背景下,各政治派别争相秀强硬,指责中国“觊觎韩服文化”“文化掠夺”,还要求政府向中国提出抗议。6日,正在访华的韩国国会议长朴炳锡就此事表态,呼吁韩国民众树立文化自信。率领韩国政府代表团出席北京冬奥会的韩国文化体育观光部长官黄熙5日表示,没有打算就此事向中方提出抗议。部分冷静客观的韩国媒体和记者也开始发声。

中国驻韩国大使馆近日也接连曾就相关争议表态。8日,中国驻韩国大使馆发言人就北京冬奥会开幕式涉中国朝鲜族服饰问题阐明立场称,中国各民族代表身着民族服饰出席北京冬奥会这一国际体育盛事和国家重大活动,既是他们的心愿,更是他们的权利。中国朝鲜族和朝鲜半岛南北双方同宗同源,拥有包括服饰在内共同的传统文化。 这些传统文化既是半岛的,也是中国朝鲜族的,所谓“文化工程”“文化掠夺”的说法完全站不住脚。中方尊重韩国的历史文化传统,希望韩方也能够尊重包括朝鲜族在内中国各民族人民的感情。

2月9日,中国驻韩国大使馆发言人就韩方质疑北京冬奥会短道速滑裁判阐明立场称,我们注意到,近日韩国体育代表团和部分媒体质疑北京冬奥会短道速滑比赛存在“不公正判罚”。这本是技术性问题,应由专业权威机构予以评判。但一些韩国媒体和政客将矛头指向中国政府和整个北京冬奥会,甚至煽动反华情绪,毒化了两国国民间的感情,引起中国网民的反击。我们对此不得不表示严重关切,阐明严正立场。

发言人表示,冬奥会是竞技比赛,专业性和技术性极强,每个项目都有明确的规则、标准和章程。短道速滑是一项危险性较高、容易出现争议的项目,为最大限度保障参赛运动员安全,提高比赛公平公正性,国际滑联不断修改、完善和细化比赛规则。北京冬奥会短道速滑项目就是根据国际滑联最新修订规则进行的。本次短道速滑项目英国籍裁判长彼得·沃斯先生曾担任过包括平昌冬奥会在内的三届冬奥会短道赛事裁判长,具有权威性。

来源:环球网/江南老丁

延伸阅读

黄大宪夺金,文在寅祝贺!韩网民怒火消了?

韩国媒体及网民针对短道速滑中国队两位韩国教练的非议还未停止。

在“叛徒”“卖国贼”“别再回韩国”……这些火力的集中攻击下,中国短道速滑队技术教练,俄罗斯籍韩裔安贤洙无奈深夜发文,恳请韩国网民不要攻击其家人。韩国网民也没有放过另一位中国短道速滑队主教练、同时也是一名韩国人的金善台。

韩国网民的怒火波及到了国内同名的人,韩国忠州市官方YouTube账号的负责导演也叫金善台,因为在公共机关中忠州市的官方账号关注度很高,虽然此金善台非彼金善台,但一些看了比赛感到愤怒的韩国观众把气撒到了导演金善台的身上。

一个官方媒体,明知道这是韩国网民不理智的行为,但是导演金善台还是满足了大家的“戾气”,在视频中,他身着黑衣眼神闪烁,一副做错事的样子模仿得惟妙惟肖,他表示自己应网民要求,代替教练金善台向生气的韩国民众送上“慰问”,他还特意提到了因韩国短道速滑选手被判犯规而感到不满愤懑的韩国民众。

看了视频,一些韩国网民似乎真的得到了宣泄,一条“(导演)没有做错什么,却提前道歉的样子真帅”评论获得高赞,忠州市政府还因此接到了热心民众打来的鼓励电话。

叹为观止!白天不懂夜的黑,这类迷之操作还真不是我们能懂!

韩国网民的攻击引来曾担任中国速度滑冰和短道速滑国家队教练组组长王濛的回怼,王濛与安贤洙惺惺相惜,她表示安贤洙是“我从俄罗斯给整来的,又不是从韩国”,并且中国给了他当教练的机会,“韩国没资格骂他”!

9日,北京冬奥会短道速滑项目男子1500米决赛中,韩国选手黄大宪夺冠。韩国队在这个传统强项中终于夺金,不知道韩国网民的怒火有没有转向喜悦,是否这下觉得裁判的裁决公平了?

韩国总统文在寅表示了喜悦:黄大宪以压倒性的实力,赢得了(北京冬奥会)首枚谁也夺不走的金牌。这是一次将(男子短道速滑)1000米的“冤屈”一扫而空的壮举。非常感谢黄大宪(向世人)展现短道速滑还是得看韩国……

既然总统说出了如此强势的话,黄大宪本身也是实力强劲的选手,国际滑联也驳回了韩国队不服判决的申诉——确有犯规,那为何韩国媒体及网民还老是觉得自己吃了亏,在上一场短道速滑比赛结束以后,韩国队更是黑着脸退场,连记者的采访都没有接受。

再者说,运动员的归化及教练们各个国家间的流动都是常态,遇强则强,虽为传统优势项目,就可以不接受别国的竞争?中国的兵乓球和跳水如此长盛不衰,还要随时葆有向上的动力和创新性呢。

韩国媒体及网友需要深思的,应该是韩国短道速滑项目本身面临的问题,甚至是韩国体育界面临的诸多问题。8日,韩国方面也公布了一份报告,报告揭露了韩国体育界内部的腐败问题,并且是多数身在韩国体育界内的人为调查对象。

韩国体育界腐败现象严重,贪污公款、领取不当补贴、体育团体负责人管理人员选举舞弊,就连招聘过程中也存在舞弊问题。此外还揭露了内部的不正之风、不公平判罚、打假球以及选手和教练的不公平选拔、霸凌问题等等。

并且最难的是,由于举报和揭发过程难度较大,就算被处罚力度也较轻,因为不痛不痒既得利益丰厚,由此得以恶性循环。

被韩国网民网暴的安贤洙就是最好的例子。据悉,安贤洙就算不肯受韩国短道速滑队主帅全明奎的摆布,以至于无法专心训练,被边缘化,全明奎甚至威胁安贤洙:如果贤洙去城南市厅,选手生活就会被终结。起因仅仅是因为全明奎想让安贤洙考研,但安贤洙想专心运动,加入了城南市厅运动队。

并且韩国有夺取奥运会冠军的运动员可免除兵役的政策,韩国短道速滑队按此政策发展出自己的“潜规则”——新帮老夺冠,实际就算让给老运动员。安贤洙也曾因拒绝让出金牌而与其他运动员发生冲突。

体育不问政治,只讲竞技精神,但也不能少了团结合作,在任何地方做任何事都要先做好一个“人”字。北京冬奥会单板滑雪比赛中,中国选手、17岁的小将苏翊鸣摘得银牌,赛后不少国内外网友以及专家都质疑裁判组的打分,尤其是马克斯的一个动作失误,没有被扣分。

裁判长伊兹塔克·苏马蒂奇9日承认,裁判组没有看到击败苏翊鸣夺冠的加拿大队选手在比赛中出现了抓板失误,当他们认识到错误时,分数已经提交了。面对争议,苏翊鸣表示,没有特别关注网络舆论和具体打分。他表示满意自己的发挥,但还是有瑕疵之处。接下来,他会全力投入对大跳台项目的准备。

干干净净磊磊落落,中国已经过了非要用多少块金牌证明自己的阶段!只是韩国媒体及网友们,迁怒于弱者(不知所谓的家人甚至是年幼的孩子)本身就是无能的表现。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小牛头条 » 韩国教授发文警告:过度的反华情绪很危险,借开幕式服装制造争议才是病态心理

赞 (0) 打赏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