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经济将走向何方?招行丁安华:今年经济增速在5.2%左右,关注这三方向投资机会

美女写真视频

全站广告位招租!微信:85228832

▲招商银行首席经济学家丁安华

近期美国通胀与美联储货币政策转向牵动各大新兴经济体的“神经”,俄乌冲突、中美关系给全球经济又蒙上一层不确定性的阴影。反观国内,人口红利减弱、传统增长动能下降导致经济潜在增速持续下行。

站在这样一个历史交汇点,面对错综复杂的内外部环境,中国经济将走向何方?

带着这一问题,证券时报记者专访了招商银行首席经济学家丁安华。近期,他出版了新书《见解:洞察中国经济的变局与未来》,书中深入浅出地解析了宏观经济和金融市场运行的逻辑。

“丁安华是少有的能够驾驭复杂经济议题的学者,他的不少报告被摆在了政策制定者的桌面上,其中几篇就收录在这本书中。”中国银行业协会首席经济学家、北京大学汇丰金融研究院执行院长巴曙松如是评价。

带着《见解》一书凝结的思想精华,丁安华在此次专访中对美国通胀与美联储货币政策变化、2022年中国经济增速进行了展望,并对中国房地产调控、地方财政困境及市场投资机会等问题作出了回答。

“据我们测算,若房地产投资仍能维持小幅正增长,全年GDP增速可达5.2%。”丁安华说,“考虑到在2022这一具有特殊历史意义的年份‘稳经济’的重要性,若当前房地产市场的销售和投资指标未出现实质性改善,调控政策有望进一步放松。”

宏观经济与货币政策展望

券商中国记者:2021年中国经济的主要支撑力在出口,消费与投资增长均较为乏力,这一情况在2022年是否会发生变化?

丁安华:2022年,中国出口高景气似乎难以持续,而投资和消费增长仍将较为乏力,面临“需求收缩”的压力。首先,随着海外供给缺口收窄和经济修复重心倾向服务业,外需料将回落,结构也将面临转变,对我国出口支撑趋弱。其次,房地产和制造业投资韧性或将减弱,虽然逆周期调节下基建投资有望在上半年明显提升,但投资增长整体仍将承压。最后,消费受到收入增长承压、零星疫情和“双减”政策的制约,大概率延续弱势复苏。

券商中国记者:您对今年中国经济增速如何预判?

丁安华:基准情形下,预计今年中国经济增速在5.2%左右。在“需求收缩”、“供给冲击”和“预期转弱”的三重压力之下,多重政策应对有望发力。其中,发力“适当靠前”的基建投资将成为经济增长的主要支撑。除此之外,“双碳”以及结构性货币政策有望对相关制造业投资形成一定拉动。

券商中国记者:中国经济最大的增长动能和最大的“灰犀牛”分别可能来自哪里?

丁安华:“灰犀牛”主要来自于美联储货币政策和我国的房地产市场。一方面,高通胀驱动下,美联储货币政策加速转向,对我国货币政策“稳增长”产生一定掣肘。另一方面,我国部分大型房企信用风险的缓释仍然有待观察。

券商中国记者:您如何看待美国当前的通胀情况?美联储货币政策变化对中国会产生什么影响?

丁安华:目前看来,新冠病毒对美国经济活动的影响正进一步弱化,随着宏观刺激政策逐渐退出,美国供需缺口有望收敛,通胀压力将相应缓和,但仍需警惕通胀预期脱锚的尾部风险。

首先,全球和美国内部的供应链紊乱有望逐步纾解。中美航运运费价格近期已出现回落,随着欧美消费旺季和中国春节前运输旺季过去,今年一季度供应链紧张的局面有望得到进一步缓解。其次,在高通胀压力下,各国“脱碳”约束将边际松动,化石能源供给有望上升。不过,近期俄乌局势对全球能源供给带来了新的不确定性。

由于美国就业修复动能强劲,通胀持续攀升,近期美联储货币政策加速转向,将于3月完成缩减购债并大概率同时开启加息,年内可能加息3-4次,之后择机开启缩表,史无前例地在同年完成货币政策正常化“三部曲”。

美联储货币政策加速收紧,将进一步压缩我国央行货币政策操作的空间和时间窗口。经济增长“三重压力”之下,我国货币政策希望“以我为主”,但仍将面临欧元之父蒙代尔所提出的“三元悖论”的约束。央行可能会把握一季度美联储尚未行动的窗口期,独立地采取降准降息的宽松操作,在此背景下人民币汇率和跨境资本流动相应将更具弹性、波动加大。

目前人民币汇率仍处于6.35的高位,但受美债收益率快速上行影响,中美利差近一个多月已回落了70bp至80bp附近,人民币面临一定的贬值压力。

房地产行业调控走向

券商中国记者:您如何看待房地产行业未来的信贷政策走向?2022年经济“稳增长”的要求与房地产行业的调控政策将如何平衡?

丁安华:房地产行业未来的信贷政策将继续在“房住不炒”的基调下“相机抉择”,适当放松调控政策力度,以实质性缓解当前房企所面临的流动性困局。近期发布的《2021年第四季度中国货币政策执行报告》中新增了“更好满足购房者合理住房需求”的表述。

未来政策将从激发居民住房需求潜力、缓解房企流动性压力两方面持续发力。目前在居民端,部分地区房贷利率和公积金贷款额度已出现松动;在房企端,预售资金监管、纳入集中度监管的贷款类别也已出现调整。

根据去年12月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的定调,面对需求、供给和预期同时趋弱的“三重压力”,2022年经济工作的重心将进一步倾向“稳增长”。“稳增长”的操作目标是“保持经济运行在合理区间”,综合考量,我们认为今年经济增长目标可能设定为“5%以上”。

据我们测算,若房地产投资仍能维持小幅正增长,全年GDP增速可达5.2%。考虑到在2022这一具有特殊历史意义的年份“稳经济”的重要性,若当前房地产市场的销售和投资指标未出现实质性改善,调控政策有望进一步放松。

券商中国记者:在房地产行业调控的背景下,地方政府财政压力加大,您对2022年地方债风险及地方金融风险如何看?

丁安华:今年经济下行将导致税基收窄,土地出让收入放缓将拖累地方财政收入,导致财政收支紧平衡加剧,地方金融风险相应将有所上升。从地方政府债务偿还规模来看,2022年为2.76万亿,较去年增加0.59万亿,2023年将达到3.63万亿的峰值,整体偿债压力逐年加大。部分区域地方政府杠杆高企,且快速上升。

在此背景下,控制地方金融风险仍将是今年经济工作的重点之一。一方面,今年目标赤字率或将回归3%的常态化积极水平,政府新增债务限额或将稳定在3.5万亿左右。另一方面,今年仍将强调财政纪律,在“稳增长”的同时兼顾防范化解地方政府债务风险,要求“党政机关要坚持过紧日子”“坚决遏制新增地方政府隐性债务”。

重点关注三个方向的投资机会

券商中国记者:去年市场风格一直是板块轮动和结构性行情,您觉得今年的市场风格是否会发生变化?有哪些投资机会?

丁安华:短期看,风格可能会更倾向于低估值稳增长板块。稳增长板块包括基建地产链和与之相关的金融板块,这些都是偏低估值的板块。中长期看,高景气的成长风格将更加突出,消费其次。影响股市风格的核心因素是板块间的相对景气度。

回顾历史,绝大多数年份超额收益会产生在当年景气度高的板块。中国经济由高增速阶段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产业结构优化升级是高质量发展的主要途径和重要任务,中长期产业政策支持的方向依然在高端制造、战略科技、数字经济和消费升级方向。

关于投资机会,要根据国家战略和产业政策来把握大方向,同时寻找业绩和估值相匹配的行业。重点关注三个方向:

一是政策业绩双击的方向,新基建和数字经济领域的计算机、通信等成长板块;

二是低估值稳增长板块,基建地产链的建筑建材、家电家居、金融地产等行业;

三是高景气赛道,持续高景气的高端制造和战略科技行业,如电子、电力设备及新能源等行业。

除上述三个方向之外,食品饮料等基金重仓赛道,如果估值调整合理可长期关注;农林牧渔中受益于今年中后期猪周期好转的子行业也可阶段性关注;疫情如若好转,机场、餐饮旅游、休闲服务和商贸零售等可选消费行业也可能迎来估值修复机会。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小牛头条 » 中国经济将走向何方?招行丁安华:今年经济增速在5.2%左右,关注这三方向投资机会

赞 (0) 打赏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