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玉环出狱一年半后领证结婚:和妻子有共同语言和爱好,期待过平淡生活

美女写真视频

全站广告位招租!微信:85228832

2月14日,55岁的张玉环在江西南昌与汪女士领证登记结婚,开始新的生活。

据介绍,二人系在家乡南昌市进贤县经人介绍认识,交往过程中也遇到不少阻力,但双方最终走到一起。

对于未来,张玉环和汪女士都表示,期待过简简单单的平淡生活,不惧风雨白头偕老走下去。张玉环发视频表示:我和妻子相处将近一年了,有共同语言共同爱好,今天我们领结婚证了!

2020年8月4日,江西高院再审宣判张玉环故意杀人案,以“原审判决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宣告张玉环无罪,予以释放。

从1993年10月27日时年26岁的张玉环被警方带走,到2020年8月4日53岁的他无罪归来,张玉环蒙冤入狱近27年,成为目前国内羁押时间最长的改判无罪蒙冤者。

1993年10月24日,江西省张家村,两名男童失踪,第二天,遗体在水库找到。干完农活的张玉环也去凑热闹围观。案发三天后,公安把张玉环带上了警车。

在物证不足、两份有罪供述前后矛盾的情况下,南昌市中院于1995年和2001年做出两次有罪判决,判处他死刑,缓期两年执行。从此,张玉环开启了他近27年的冤狱生涯。

【“张玉环欠我一个拥抱”】

2020年8月6日,张玉环前妻宋小女在网上发文,回忆了自1993年张玉环被抓后27年来的艰难生活。当年她将两个孩子给老人照顾,一边打工一边继续为张玉环申诉、上访。后来查出肿瘤,怕拖累了家人,迫于无奈决定改嫁。

“1993年,张玉环给我留下了两个儿子,一个三岁,一个四岁。现在张玉环回来了,我要给他完完整整的八个人。31岁的小儿子、32岁的大儿子,两个儿媳妇,三个孙子,一个孙女。我希望张玉环可以好好珍惜这八个人。”宋小女写道。

已经不再年轻的宋小女在接受采访时说:张玉环欠我一个拥抱。说这话时,她眼里有光,神情依然是青春少女。

后来,张玉环依旧没有给宋小女一个拥抱。他只是满眼泪光地握住宋小女的手,张玉环说,不给她拥抱,是害怕她情绪又激动送进医院,只能强忍了。

【再婚前,她提出三个条件】

当年,张玉环出事后,宋小女撕心裂肺,无处申冤。不识几个字的她一趟趟去南昌,江西省公安厅、信访办、政法委、高院,宋小女全都跑遍了。

她做好了等他一辈子的准备,但没想到这个时候查出了子宫瘤。她要活着,只有活着才能抚养两个儿子长大,也只有活着才能等张玉环出来,为了孩子,她别无选择。

两人含泪签下离婚协议书,随后宋小女改嫁了现任丈夫。婚前,她提出三个条件:1、会把张玉环放在心里;2、必须无条件对张玉环的两个儿子好;3、不阻拦她去探望张母。

丈夫答应了,这些年也在默默支持妻子申冤。

2020年10月30日,江西高院向张玉环送达了国家赔偿决定书,依法决定向赔偿请求人张玉环支付赔偿金496万余元。

【来源:九派新闻综合澎湃新闻、央视新闻、北京日报】

延伸阅读

张玉环儿子:父亲回归身份错位 “从监狱出来,他更像一个孩子”

当《环球人物》记者决定前往江西进贤,关于张玉环一家的报道已是铺天盖地,但仍有一个问号萦绕心头 :将近27年里,命运让张玉环全家人饱受屈辱和苦难,为什么他们没有仇恨社会,走向罪恶和堕落的人生?

8月9日,进贤县枕头岭张家村,张玉环家破败的老宅前已没有大批记者、拍客的围观,偏僻的村庄恢复了寂静。《环球人物》记者得知,张玉环的大儿子张保仁、二儿子张保刚给他在县城租了一套老房子,与世隔绝半生的张玉环,必须精打细算过好余生每一天。踏进这所老宅“遗址”,每走一步脚下都会发出清脆的瓦片声,那是一种能够切身感受到的破碎感。27年前,这里还承载着一个完整的家——一个乡下人养家糊口的身影,一个媳妇操持家务的忙碌,两个小孩子的纯真童心。

幸福戛然而止

很少有人能体会宋小女27年前撕心裂肺的痛。她是家中最小的女儿,相亲遇到张玉环时,只有18岁。张玉环对《环球人物》记者说,他第一眼看到宋小女便喜欢上了,他们是彼此的初恋。1988年结婚后,他把宋小女捧在手心里,宋小女不会干农活,他就一个人挑起重担,就连宋小女想搭把手,他都舍不得。两个儿子出生后,张玉环干活更卖力了,他有干木匠活儿的好手艺。有次他买回来一斤肉,煮熟了放在三个碗里,让母子三人吃。宋小女心疼他干活儿辛苦,把自己碗里的肉分给他,张玉环却不肯,说在外面做木匠活儿,经常吃到。

·张玉环和宋小女年轻时的合照。

宋小女说,她把最美好的青春留给了张玉环,张玉环也用最真诚的心疼她。这简单而美好的一切,在1993年10月27日戛然而止。10月24日,村里两名男童失踪。25日,警方在水库发现尸体。经鉴定,两名男童分别被勒死和掐死。27日,张玉环像往常一样下地干农活,但中午没回家。张玉环对《环球人物》记者回忆,当时他被叫去问话,因为手背上有划痕,被确定为嫌疑人。实际上,当时正值秋收农忙,这是他干农活儿划伤的。

·遇害男童之一家的老宅子,如今已成为阴宅,门框横批上的“驾鹤归西”依旧可见。(本刊记者 杨学义 / 摄)

有人告诉宋小女,张玉环到村支书家里吃饭去了。宋小女觉得不对劲,抱起4岁的保仁和3岁的保刚往支书家里走,结果只看到张玉环被押上警车的背影。她放下孩子,向警车跑去,边跑边喊,撕心裂肺。谁也没想到,当张玉环再次回到这里,已是2020年8月4日。

背负“杀人犯”骂名

在1993年到2001年,张玉环被羁押在看守所,几乎从未与家人见面。1995年1月26日,南昌中院一审以故意杀人罪判处张玉环死刑缓期两年执行。有人劝张玉环不要上诉,否则可能被枪毙,张玉环却说 :“一定要上诉!要么就枪毙我,要么就直接放我出去。”同年3月,江西高院发布刑事裁定书,以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为由,撤销裁决,将该案发回重审。但接下来的6年里,张玉环案无人过问。“有时有人来检查,我就拼命喊冤”,但只得到一句“你的事我们知道”,就再无下文了。

6年的等待,张玉环生不如死。看守所放风间的水池上方,有一根挂毛巾的铁栏杆。张玉环曾两度在这里上吊。他偷偷把床单撕成布条,系成绳子,在狱友入睡后,自寻短见。1996年第二次自杀时,脖子那一圈勒痕不仅脱掉了皮,而且黑了。他失去知觉,人们以为他死了,把他放到地上,没想到第二天他活了过来。

张玉环的母亲张炳莲现年85岁。她坐在家门口的板凳上对《环球人物》记者说,看守所当时通知家属去探望刚刚苏醒的张玉环,她给儿子做了爱吃的油饼,想让他继续活下去。但母亲的探望没有让张玉环释然。看守所把栏杆拆了,换成挂钩。张玉环就选择绝食,“最长的一次有六天六夜,看守所的人把我送到医院打吊瓶”。

张玉环长期与世隔绝,想到了死 ;宋小女在现实压力下,选择艰难地活。家庭失去了生活来源,宋小女在1994年春远走深圳,赚钱养家。由于文化程度低,她只能在餐馆做后厨、洗碗、拖地、包饺子、配菜、洗厕所等最苦最累的工作。

“1993年,爸爸被羁押。我们不光失去了父亲,也失去了母亲。”张保刚说,从他记事起,到1997年,7岁的他才第一次看到母亲。两兄弟甚至更怨恨母亲 :父亲坐牢可以理解,母亲这几年在干啥?1997年的见面,还是因为宋小女突然接到家人电话,告诉她张玉环出狱了,叫她马上回家。她高兴得跳了起来,不再和同事隐瞒身份,以为再也不用回来了。直到回村看到父亲的灵堂,她才明白“喜讯”实为噩耗,当场晕厥。

张玉环被羁押后,保仁保刚兄弟被分别寄养在奶奶家和外公家。在村民印象中,张保仁从五六岁开始就牵着水牛下田干活,稻田的水经常没过他的大腿,即便在那个年代的偏僻农村,也很少有他这么小的孩子下田。

更让张保仁痛苦的,是他背负的“杀人犯之子”的骂名。村民经常羞辱他,张保仁对《环球人物》记者说了两件记忆中最痛苦的事。一次是在小学二年级的时候,村里的小孩拿木签插上冰糖,粘着牛粪给他吃。张保仁极力反抗,但好几个小孩把他绑起来喂。另一次是初中一年级,他放学回家时,在田里摘了一个西瓜。孩子摘一个瓜,可以理解为“吃”,也可以理解为“偷”。“那块地是我一个堂叔家的,他追了我3公里,狠狠地踹了我几脚。”张保仁担心堂叔向奶奶告状。自从父亲入狱以来,奶奶也受到全村的孤立,变得异常敏感,只要张保仁犯错,就连打带骂。“我很怕婆婆(奶奶)打我,更怕她伤心,所以当着同学的面给堂叔跪下了。”张保仁反复哀求他 :“我错了,求你不要告诉奶奶,我保证以后不摘了。”这是他迄今为止唯一一次下跪。

面对羞辱,和外公一起生活的张保刚喜欢用拳头解决。上小学时, “我不是在打架,就是在打架的路上”。而每次打架,对方家长会退缩,跟自己的孩子嘀咕:“别搭理他,他会杀了你。”他在小学期间频频被开除,连续转学三次,直到周围没有学校可以转,就辍学了。

·宋小女与两个儿子。

每当想放弃,就遇到好人

张玉环等来了再审。在6年的等待中,他徘徊在绝望和希望之间。最终一名监狱内的大学生开导了他: “你现在死,叫畏罪自杀,自己冤死不说,子孙后代都要背黑锅。而你只要活着,就可以不断上诉。”这句话唤醒了张玉环 :这条命不光是自己的,还是全家人的。他一定要挺到出狱,再和家人在一起。

2001年11月28日,经过南昌中院重审开庭、张玉环再次上诉后,江西高院作出终审裁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张玉环从看守所转到南昌监狱服刑。命运再一次打击了他。张玉环的大哥张民强回忆,那段时间,张玉环在监狱内自残。“我去看他,监狱的管理干部说,他把衣服剪掉了,在关禁闭,你改天来,开导一下他。”张民强就不断开导弟弟 :“都到这个地步了,我们只能认命,但该争取的还是要争取!”

张民强对《环球人物》记者说,1993年张玉环刚被带走时,他曾一度怀疑弟弟真是“一时冲动办了傻事”。一审开庭前的单独会见上,他质问弟弟 :“到底是不是你干的?是你干的就要承担责任!”张玉环嚎啕大哭 :“真的不是我干的!”那次对话打动了张民强,但他心里还是没有彻底排除弟弟作案的可能。直到2001年9月,在同律师进行卷宗分析时,律师列出了很多案件疑点,其中最重要的一点是:两名男童在当日11点半左右死亡,但12点有一名同村小女孩看到张玉环在山上摘果子吃,也就是说张玉环根本没有作案时间。自此,张民强彻底相信了弟弟,铁了心要救他。

从2001年正式收监开始,张民强每年至少要看弟弟4次,其中春节、中秋节和端午节必须要去。张玉环说,同样是被判或减刑为无期徒刑的狱友,只要是“认罪态度好”,哪怕比他晚进来的,都比他早出来了。“但我就是不能承认,鼓不打不响,冤不伸不明。”张民强每次去看弟弟,都会带去足够多的信封和邮票,鼓励他至少一周写一封申诉信。张民强自己每个月也写一封。弟弟每次都把信寄给他,然后再由他修改措辞,加上抬头,打印,分别寄到北京、江西和南昌的相关部门。不过,绝大部分申诉信都没有结果。

“是什么让你们心存希望?”《环球人物》记者问。

“这么多年,每当到了想放弃的时候,就会遇到一个好心人。”张民强说。2008年,是兄弟俩写申诉信的第七年,最高人民检察院控告检查厅发来一份回复函 :张玉环,你的来信已收悉,根据有关规定,已将你的来信转往江西省高级人民法院处理。收到回复函,张玉环兴奋极了。张民强马上到江西高院询问情况,工作人员让他“回家等”,便没了下文。2012年,一名公益人士带着一位律师找到张民强,称愿意帮助张玉环打官司,但一个月后,因为律师费的问题,又没了消息。

直到2017年,张民强经过当地媒体介绍,认识了来南昌处理案件的王飞、尚满庆等律师。几位律师看了张玉环的卷宗,当即判断案子有问题,于是约定次日到监狱见张玉环。他们被张玉环全家的坚持所感动,当年8月正式确定接手张玉环案。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小牛头条 » 张玉环出狱一年半后领证结婚:和妻子有共同语言和爱好,期待过平淡生活

赞 (0) 打赏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