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奥委会:花滑女团颁奖仪式取消,瓦利耶娃如果女单拿牌则不举行仪式

美女写真视频

全站广告位招租!微信:85228832

【文/观察者网 鞠峰】

虽然国际体育仲裁法庭(CAS)允许俄罗斯花样滑冰运动员卡米拉·瓦利耶娃(Kamila Valieva)继续参加冬奥会女子单人滑比赛,但围绕这位15岁天才少女的“涉嫌禁药风波”显然没有结束。至少,瓦利耶娃在本届冬奥会上,不能享受属于夺牌选手的“荣耀时刻”了。而且其他拿到奖牌的花滑运动员都将受到影响。

今天(2月14日),国际奥委会决定,此前延期的花样滑冰团体项目颁奖仪式目前暂不举行。此外,如果瓦利耶娃在接下来的女单比赛中进入前3名,将不举行颁花仪式和颁奖仪式。

国际奥委会(IOC)发布公告称,国际奥委会执行委员会已经知悉国际体育仲裁法庭的判决,IOC不得不遵循该决定,允许瓦利耶娃参加15日的女子单人滑比赛。如果她晋级,也可以参加17日举行的决赛。

IOC发布声明

但声明强调,国际体育仲裁法庭的决定,并不是根据瓦利耶娃是否违反了反兴奋剂条例做出的。判决只是说明:瓦利耶娃2021年12月25日的阳性样本,并不能作为禁止她参加奥运会比赛的依据。

声明称,这起因阳性样本引发的事件还没有定论,只有在履行正当程序之后,才能确定瓦利耶娃是否违反了《世界反兴奋剂条例》(WADC),以及是否受到处罚。

基于这种“尚未确定的情况”(inconclusive situation),执委会与若干国家的奥组委进行初步磋商后,做出如下4个决定:

1. 由于瓦利耶娃有一个阳性样本,但是尚未确定是否违反反兴奋剂条例,因此出于对所有运动员和相关国家奥组委公平起见,2022北京冬奥期间举行花样滑冰团体项目的颁奖仪式是不合适的

2月7日,俄罗斯奥委会选手卡米拉·瓦利耶娃在比赛中。新华社 图

2. 如果瓦利耶娃在本届冬奥会女单比赛中获得前3名,将不举行颁花仪式和颁奖仪式

3. 为了公平起见,如果瓦利耶娃在15日的女单短节目比赛中进入前24名,国际奥委会要求国际滑联(ISU)允许排在第25名的选手参加2月17日的自由滑决赛

4. 等瓦利耶娃的事件有了最终结果,国际奥委会将和有关运动员和国家奥组委继续磋商,组织庄重正式的颁奖仪式(dignified medal ceremonies)。

俄方不予置评,日本队:我们想在北京参加颁奖仪式、领奖牌

对于国际奥委会决定暂不举行花滑团体颁奖仪式一事,俄罗斯总统新闻秘书德米特里•佩斯科夫表示:“我不会对此发表评论,你们知道律师和我们俄罗斯奥委会的代表正在与世界反兴奋剂机构严肃开展工作。这项工作仍在继续,我们不要用评论来干扰这项工作。”

与此同时,该项目获得铜牌的日本队也心急如焚。

据路透社13日报道,日本奥委会当天表示,日本队希望拿到属于他们的花滑选手的奖牌,且选手们都在等待着颁奖仪式——但显然,今天国际奥委会的决定,要让日本女子花滑选手们失望了。

13日,日本冬奥体育代表团团长伊东秀人在记者会上说,“他们(日本选手们)其实并不特别关心(瓦利耶娃的)禁药问题,以及自己能拿什么奖牌。他们更关心的其实是颁奖仪式,以及他们能否在北京拿到奖牌。”

伊东说,“选手们有些失望,他们还在等待着颁奖仪式——他们为了拿块奖牌真的付出了很多。很遗憾颁奖仪式悬而未决,但这和日本队没有关系,所以请允许我们不对瓦利耶娃一事发表评论。”

女子单人滑大概率也将没有颁奖仪式?

北京时间2月15日晚间将进行花样滑冰女子单人滑短节目的比赛。短节目排名前24的选手将参加17日晚间进行自由滑比赛。

瓦利耶娃生于2006年,3岁开始学习滑冰,2020年以破世青赛总成绩纪录的成绩夺冠。她去年刚刚升入成人组,已先后九次刷新世界纪录,无论是滑行表演还是跳跃都无“短板”可言,因此也被称为“六边形美少女战士”。

2021年底的俄罗斯花滑全国锦标赛,瓦利耶娃在短节目中第一个上场并顺利完成阿克塞尔三周,最终获得90.38分,她也成为花滑女单史上第一位短节目突破90分的运动员。之后的的自由滑,瓦利耶娃成功完成3种四周跳,拿到了193.10分的高分,最终以总成绩283.48分夺冠,再度刷新了个人保持的世界纪录。瓦利耶娃的总成绩比排名第二的特鲁索娃高出近34.83分,这也是俄罗斯全锦赛史上冠亚军的最大分差。

凭借俄罗斯全锦赛冠军,瓦利耶娃拿到了北京冬奥会参赛资格,拥有全项世界纪录的她也是北京冬奥会花滑女单最大夺冠热门。而这也意味着如果瓦利耶娃进入前三,女子单人滑也将不举行颁奖仪式。

瓦利耶娃“涉嫌禁药风波”回顾

2月6日上午,花样滑冰团体赛女子单人滑短节目中,瓦利耶娃拿下全场最高分90.18分;在7日上午的团体赛女子单人滑自由滑中,她完美演绎萨霍夫四周跳和后外点冰四周跳,以178.92分的成绩位列榜首。最终,俄罗斯奥委会队以74分,领先第二名美国队9分的成绩获得金牌,美国和日本分获银牌和铜牌。

2月8日,针对瓦利耶娃在去年12月25日参加的俄罗斯花样滑冰锦标赛的反兴奋剂检测,瑞典斯德哥尔摩的实验室给出了检测结果,即检测人员从其采集样本中发现了违禁药物曲美他嗪。当天,瓦利耶娃被俄罗斯反兴奋剂机构(RUSADA)临时禁赛,立即生效,同时也自动禁止其在临时禁赛期参加包括北京冬奥会在内的所有比赛。

9日,瓦利耶娃向俄罗斯反兴奋剂委员会提出申诉,并于当天举行了听证会。当晚,俄罗斯反兴奋剂委员会决定解除对瓦利耶娃的临时禁赛令,允许其继续参加北京冬奥会。

但国际奥委会、国际滑冰联盟、世界反兴奋剂机构均对这一决定提出异议,并于11日、12日两日,分别向国际体育仲裁法庭提出上诉,要求恢复对瓦利耶娃的临时禁赛决定。

13日,世界反兴奋剂机构表示,将要求其独立的调查部门,对瓦利耶娃周围的教练、队医和其他成年人进行调查。(《世界反兴奋剂条例》规定,未成年人涉及违反兴奋剂规则时,她的教练和队医等随行人员必须接受调查。)

14日,国际体育仲裁法庭(CAS)驳回国际奥委会(IOC)、国际滑冰联盟(ISU)、世界反兴奋剂机构(WADA)的上诉,俄罗斯奥委会队花样滑冰运动员卡米拉·瓦利耶娃(Kamila Valieva)将被允许继续参加15日的冬奥会女子单人滑比赛。

国际体育仲裁法庭指出,作出这一决定一方面是考虑到瓦利耶娃作为《世界反兴奋剂条例》(WADC)下的“受保护人员”身份,因为瓦利耶娃未满16周岁,属于未成年人,而俄罗斯反兴奋剂机构的规则对减轻“受保护人员”的制裁有具体规定。

另外,国际体育仲裁法庭还指出,瓦利耶娃在北京冬奥会期间药检样本没有检测出阳性,专家组认为,在这种情况下,阻止运动员参加奥运会将对她造成“无法弥补的伤害”。

此外,国际体育仲裁法庭专家组还强调,瓦利耶娃在2021年12月进行的反兴奋剂检测结果存在不及时通知的严重问题,“这影响了运动员为自己的利益制定某些法律要求的能力”,即这意味着瓦利耶娃在冬奥会之前没有时间进行完整的法律程序。“这种延迟通知,并非她(瓦利耶娃)的过错。”

鉴于以上原因,国际体育仲裁法庭专家组决定,允许继续解除对瓦利耶娃的临时禁赛令是适当的。

不过,国际体育仲裁法庭在声明最后也指出,专家组没有被要求审查俄奥队此次花样滑冰团体赛成绩是否有效,因为“这类问题将在其他诉讼程序中审查”。就此,“今日俄罗斯”(RT)指出,“这意味着俄奥队的金牌位置仍可能处于危险之中”,不排除金牌被取消的可能性。

国际体育仲裁法庭判决结果出炉后,美国奥委会首席执行官萨拉 · 赫什兰(Sarah Hirshland)却表示,“我们对这个决定传达出的信息很失望……运动员们有权知道他们在公平的竞争环境中比赛。不幸的是,这在今天并没有得到保障。这似乎是俄罗斯系统性、普遍性地蔑视干干净净比赛的又一章节。”

而俄罗斯奥组委表示,“我们不知道这个疯狂的现状消耗了瓦利耶娃多少的眼泪和意志力。最终结果悬而未决的时候,也要每天训练,并在公共场合保持镇定。”

“但我们知道,明天、以及周四,我们可以用尽全力为她欢呼。”俄奥组委说。

俄罗斯体育部长奥莱格·马迪钦表态称欢迎这个决定,“国际体育仲裁法庭的仲裁员们显示了独立性、专业性,并且谨慎考虑到了事件中的各种因素。”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小牛头条 » 国际奥委会:花滑女团颁奖仪式取消,瓦利耶娃如果女单拿牌则不举行仪式

赞 (0) 打赏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