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希望预亏86亿-96亿 刘畅的承压时刻

爆抖神器

全站广告位招租!微信:85228832

经济观察报 记者 张晓晖 -86亿至-96亿元,这家A股老牌上市公司正经历其上市近24年来的第一次亏损。

虎年春节前两天,也即节前最后一个交易日的2022年1月28日晚间,新希望六和股份有限公司(000876.SZ,以下简称“新希望”)发布2021年度业绩预告:净利润亏损86亿至96亿元人民币,同比下降273.94%-294.17%;2020年度,新希望的净利润为盈利49.4亿元人民币。

经历了2018年非洲猪瘟的迅速蔓延、2020年初开始的新冠肺炎疫情,以及猪周期的起起伏伏,新希望的业绩也画出高升骤降的剧烈波动曲线。从“饲料大王”刘永好手中接棒近9年的刘畅,在公司首度巨亏当中,面临着考验。虎年春节之后的首个交易日 2月7日,新希望股价盘中一度大跌8%至每股14.98元,但收盘之时悉数涨回,并在之后的三个交易日连续上涨至每股最高的18.28元。

2月11日,新希望股价收于17.6元,总市值约792.9亿元。

投资者的担忧

在业绩预亏公告中,新希望解释了公司亏损的原因:

公司报告期内出栏生猪997.81万头,较同期增加20%。但由于国内生猪产能逐渐恢复(2021年全国生猪出栏同比增长了27.4%,全国定点监测能繁母猪存栏一季度末、二季度末、三季度末分别同比增长了 45.3%、30.1%、16.7%),2021年生猪价格较去年同期大幅下降(公司商品猪销售均价同比下降约42%)。同时因饲料原料价格连续上涨(国内玉米价格创历史新高、豆粕现货价格也大幅上涨)、公司仍有部分外购猪苗育肥出栏、以及公司持续推进种猪更替与优化等因素,使得生猪养殖成本同比明显上升,公司生猪养殖业务出现大幅亏损。

另外,公司根据企业会计准则的要求,对目前存栏的生物资产,根据存栏结构、日龄、存栏成本、上市率,以及公司和行业对未来猪价的预测,并参考生猪期货的价格做了减值测试,计提了约10亿元的减值准备。

公告中称,面对这种不利形势,公司调整发展步伐,控制资本开支,优化现有产能,推动满负荷生产,迭代非瘟防控办法,加强猪产业中台建设,抓深抓细生产经营,使得生猪养殖成本到年底逐步下降,公司下半年各季度亏损幅度也逐步收窄,为下一年的业绩改善打下良好基础。

但投资者仍然表示出担忧。

1月29日,一位投资者通过深交所互动易向公司询问:“根据目前的猪价来看,许多养殖企业现金流非常紧张,请问公司是否存在现金流紧张?同时,对于2022年,甚至极端2023年,2024年(风险系数扩大按照3年算)是否做好低猪价的准备,就是持续亏损3年的准备?公司除了定增募集方式补充现金流,公司还有什么办法筹集资金补充现金流过寒冬,特别是对于未来几年波动巨大,面临亏损的重资产的养猪业。”

新希望回复,2021年第三季度,公司经营性现金流已经大幅转正,账面货币资金超过127亿元人民币,2021年10月公司成功发行了81.5亿元的可转债,45亿的定增也在积极筹备中,公司还有包括银行贷款在内的多种融资渠道,现金流是健康且充沛的。

亦有投资者向公司询问:“公司猪价2021年12月底是否降到18元一公斤?公司1月初财务核算应该出来了,大家都希望公司能在成本控制上思维缜密,执行到位,说到做到,才能在下一次周期,或者农牧行业起到引领作用。”

新希望回复,2021年12月底公司自有猪苗育肥成本已经降到18元/公斤以下。公司会全力以赴在各个环节持续改善经营,提升生产效率,不断降低成本。

评级未下调,仍然维持AAA

2022年2月10日,联合资信评估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联合资信”)发布了《关于新希望六和股份有限公司2021年度业绩预告的关注公告》。

巨亏之后,新希望的信用评级未受显著影响。

在公告中,联合资信称,公司对新希望主体及相关债券进行信用评级。根据联合资信于2021年5月20日出具的信用评级结果,公司长期信用等级为AAA,“21希望Y1”的债项信用等级为AAA,评级展望为稳定;“21希望Y1”于2021年5月27日发行。根据联合资信于2021年6月17日出具的跟踪评级结果,公司长期信用等级为AAA,“21希望六和MTN001(乡村振兴)”和“20希望六和(疫情防控债)MTN001”的债项信用等级为AAA,评级展望为稳定。

针对新希望的业绩亏损情况和原因,联合资信表示,已与新希望取得联系,并将进一步保持沟通,以便全面分析并及时反映上述事项对公司主体及上述债券信用水平可能带来的影响。

也就是说,目前新希望的信用等级仍然维持在AAA的水平。

巨亏令二代董事长承压

新希望是四川乃至全国的知名民营企业,由第一代企业家刘永好创办,其女刘畅作为第二代企业家,于2013年从父亲手中接过新希望董事长职位。

刘畅作为80后的年轻董事长,在接过新希望的管理大权时,其父刘永好安排了知名管理学教授陈春花担任新希望的联席董事长和CEO,或是希望陈春花能够辅佐刘畅顺利过渡,管理好新希望这艘大船,确保其经营稳健。

新希望的转型,也正是由此开始。

2016年2月,新希望发布《养猪业务规划》,其转型的目标正式确定:从饲料销售为主的商业模式转为以商品猪销售的商业模式,即“内部饲料、种猪和猪苗的高效生产+种养一体化家庭农场合作放养为主、部分配套保育育肥场自养商品猪”,并将成为鲜肉和肉制品的提供商。作为愿景规划,与之配套的是,新希望计划通过3到5年时间,以“公司+家庭农场”等方式发展1000万头生猪,通过“技术托管和技术服务”形式覆盖2000万头生猪。

2016年5月,陈春花卸任,刘畅作为董事长独挑大梁,公司的管理团队和人选,均由她挑选。

与此同时,刘畅试图将新希望的主营业务,从饲料转型至养殖、食品加工等多元化发展的农牧食品企业。

2016年至2020年,这四年间,新希望的股价从6元一路高歌猛进至42元,峰值的时候,新希望总市值超过1600亿元。

特别指出的是,得益于猪价高企,2019和2020年,新希望的净利润均在50亿元左右,这是新希望公司发展至今利润最好的时刻。

刘畅也受到资本市场的青睐,被认为是中国二代民营企业家的杰出代表。

而伴随着猪价的回落,造成了新希望的巨亏。新希望股价从之前的42元高处跌落至低谷,最低的时候为2021年7月28日,报10.66元每股。

2021年8月2日,刘畅以新希望董事长的身份,给员工发出一封信,信中刘畅坦言:“近段时期,面对与新冠、非瘟疫情长期共存的行业新格局,面对饲料养殖业、城市消费端的新需求、新竞争格局,特别是去冬今春以来,由于非瘟疫情的反复、行业产能的恢复,行业进入猪周期快速下行阶段。集团旗下以饲料、养殖、食品为核心业务的新希望六和,在猪产业快速扩张后,管理能力未及时跟上,影响了生产效率与盈利能力,导致了多年来的首次亏损。”

2021年猪价大跌时候,经济观察报记者参加新希望股东会时候见到刘畅,刘畅晒得特别黑,她在会上表示,新希望的每一位高管都要轮值一线,都要去当养猪倌,足见养猪生意之艰辛。

新希望曝出2021年全年亏损86亿至96亿元之后,刘畅没有接受外界采访,也没有公开回应公司的巨亏,这是刘畅接班8年来面临的最严峻考验。

版权声明:以上内容为《经济观察报》社原创作品,版权归《经济观察报》社所有。未经《经济观察报》社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否则将依法追究相关行为主体的法律责任。版权合作请致电:【010-60910566-1260】。

张晓晖经济观察报记者

资本市场部记者
从事新闻行业超过12年,专注于时政、公司新闻报道,擅长采访、调查、取证和突破。2006年起在经济观察报华东新闻中心(上海)工作,2008年派驻重庆,负责西南地区新闻报道。常驻重庆。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小牛头条 » 新希望预亏86亿-96亿 刘畅的承压时刻

赞 (0) 打赏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