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足一年吸金3亿,女足赞助寥寥,网友:赞助商卷起来,给女足加钱!

爆抖神器

全站广告位招租!微信:85228832

本文来源:时代周报 作者:何明俊

时隔16年,中国女足再次捧起亚洲杯冠军。如何重奖女足姑娘,网友操碎了心。

中国足协中国之队官方合作伙伴蒙牛乳业宣布,给予中国女足1000万元现金奖励。支付宝官宣给予女足1300万元奖金,其中1000万元奖励球队、300万元奖励教练团队。此外,中国女足还将获得亚洲杯冠军奖励100万美元。

夺冠赢得满堂彩,但中国女足的吸金能力却远不如屡败屡战的中国男足。“女足相较于男足,的确是有商业开发的一些弱势。”2月7日,广西平果呗侬足球俱乐部总经理贾蕾仕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球迷市场、竞技性、观赏性等因素,影响了女足的商业化开发。

广州体育学院教授周毅向时代周报记者分析指出,女子职业俱乐部的发展与男子职业俱乐部一样,面临诸多挑战。“市场的关注与成熟度直接影响俱乐部的资金投入。职业足球运动员退役就业与创业的问题,也不容忽视,特别是女足运动员。”周毅说。

女足更厉害,男足更吸金

自1996年夺得奥运会亚军后,中国女足“铿锵玫瑰”美名广泛流传,尽管经历低谷,但实力一直位居世界前列。

相比之下,中国男足近年成绩并不出众,但仍为大众关注。每逢重要赛事,中国男足必定会被推上话题焦点,“吸金”能力也远超女足。

体育赛事和队伍往往有多种赞助需求,根据合作关系、赞助金额的不同,赞助商又可分为高级合作伙伴、合作伙伴、全球赞助商、独家供应商、供应商等。

目前,中国之队合作伙伴共计10家,包括两家官方高级合作伙伴耐克和中国平安;两家官方合作伙伴蒙牛和中免集团;官方饮用水合作伙伴怡宝;官方图片合作伙伴IC photo;官方供应商晓芹海参、SPORT READY、朋来制药;官方正装合作伙伴海澜之家。

业内人士介绍,中国之队包括了男足、女足以及青少年足球,“中国女足的赞助费并不算高,招商效果不太好,真正投女足的企业并不多。”

赞助商的多少,是赛事和队伍“吸金”能力的直接佐证。2015年,世预赛开始前,中国足协曾在官网公开招标,为中国之队物色商务合作对象。商务合作招标通知中注明:主赞助商的合作价格不得低于每年5000万元、官方赞助商的合作价格最低每年2000万元、官方供应商合作价格每年不低于1000万元。

2016年,中国男足闯入世预赛亚洲区12强赛,一系列赞助商与国足先后建立合作关系。中国平安升级成为中国之队金融领域的官方赞助商,甚至在12强赛前推出国脚“黄金腿”保险险种,引发热议。

中超联赛的赞助商多达15家,包括官方冠名商中国太平、官方合作伙伴耐克、上汽集团、崂山啤酒等。

据时代周报记者了解,中超公司与耐克总价超2亿美元的合约本应于2019年到期,但2018年时中超公司与耐克续约10年,新合同赞助方式为8亿元现金+22亿元产品赞助,共计30亿元。中商产业研究院研报数据显示,2020年,中超联赛总赞助金额达3.08亿元,覆盖13个行业。

艾瑞咨询报告称,中超联赛是国内最具影响力的职业赛事,加上海外转播覆盖,国内现场观赛球迷和通过媒体渠道收看比赛的球迷人数也位列世界前茅,因此成为预算充足广告主们首选的国内足球营销赛事平台。

反观女超,情况并不乐观。中国足协官网披露,女超联赛赞助商仅有5家。而女足俱乐部大多只有官方微博,而没有独立官网,商业化和市场化程度亟须提高。

中国女足夺冠,举国沸腾,不少网友也为女足“打抱不平”,表示“给女足加钱”,喊话赞助商们集体“卷起来”。

贾蕾仕分析,“女足的球迷群体本身就少。俱乐部打比赛,现场有两三千人或者三四千人球迷,就算不错了。这也和俱乐部是否重视对球迷群体的开发有关。其次,女足本身的竞技性和观赏性弱于男足,也是影响女足商业开发的一个原因。”

值得注意的是,男足的商业化开发程度高于女足,但并不意味着已与国际完全接轨。天风证券研报指出,我国体育赛事收入主要来源于赞助,而国外体育赛事收入则主要来源于门票及衍生品收入和转播权转让收入。

就国际上发展得较为成熟的体育赛事运营项目而言,英超、NBA、NFL和温网的体育赛事收入中,门票及衍生品收入和转播权转让收入分别占比为70%、84%、86%和65%。

夺冠能否提升女足商业价值?

全球范围看,中国女足的商业表现仍属上乘。

2021年5月,国际足联发布报告披露世界各国女足俱乐部的收入情况。报告显示,全球女足俱乐部平均收入为50万美元,而中国女足俱乐部的平均年收入为110万美元,收入来源包括赞助商、协会、比赛收入等。其中,赞助商占比高达42%、协会占比26%,为女足俱乐部收入的主要来源。这也引发了不少人对于中国女足高收入的猜想。

女足后卫李佳悦曾发布视频介绍女足球员收入。她介绍,女足收入分为固定薪资和比赛奖金,这套收入制度类似于白领们的“基本工资+绩效”。 “除非是顶级球星或者全中国出名,否则是很难年入百万甚至年入千万。”李佳悦说。

李佳悦表示,她在俱乐部替补时工资800元/月,到主力时涨薪到3000元/月,成为国家队主力时再涨2000元,直到留洋韩国时才月入过万(约2万元)。“那是六七年前的情况,现在刚上职业队的女孩当替补,工资也能有五六千元一个月。”她补充说。

相比起需要依靠限薪令限制天价收入的男足,日常训练几无差异的女足球员,收入着实低了太多。

“算上女超、女甲、女乙,才36支球队,如果没有政府支持,可能女足队伍还要更少一些。” 贾蕾仕说,“单靠企业赞助和自负盈亏来运营俱乐部是很难的,但是有政府的投入在,女足俱乐部就比较稳定,所以可以发现强队就一直是强队。”

“夺冠对女足运动有积极影响,但这个影响的程度依然比较有限。”贾蕾仕指出,“如果没有球迷长期支持,不去购买门票或线上付费观看日常联赛,不购买球衣和俱乐部的周边产品,短时间内吸睛的女足很快又将归于沉寂。”

培育女足市场并不容易。周毅对时代周报记者说,“中国足球人口是偏少,足球不是中国人的生活方式,仅是就业和解决生存的职业。”

周毅认为,职业足球的市场是培养出来的,而不是设计出来的。国际足联的研究报告结论表明,一个国家足球运动水平的高低,不是取决于资金的投入,也不是依靠足球人口的多少,而是取决于这个国家的足球文化和国民教育的水平。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小牛头条 » 男足一年吸金3亿,女足赞助寥寥,网友:赞助商卷起来,给女足加钱!

赞 (0) 打赏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