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迈出危险一步?

爆抖神器

全站广告位招租!微信:85228832

执笔/胡一刀&小虎刀

韩国抢先日本一步,“加入北约”?

正当外界还在议论日本与北约打得火热,趁着首次被邀请参加北约峰会(今年6月)的契机,拉近与北约的关系时,韩国突然宣布了一个消息。

韩国国家情报院5日表示,正式加入北约组织旗下的一个网络防御组织。

报道截图

韩国也因此成为该组织第一个亚洲成员。

从俄乌冲突及最近几年爆发的局部冲突来看,网络战和认知域作战,已经成为实际军事冲突或热战的一个重要部分。可以说,网络战胜败对实际战局走向的影响力越来越大。

那么,韩国国家情报机构加入北约下属的网络防御组织,到底意味着什么?

这危险的一步,是否标志着韩国将就此成为北约网络战部队中的一员?

01

以俄乌爆发军事冲突为契机,韩国与北约的关系正越来越密切。

继韩国外长首次参加北约外长扩大会后,总管韩国网络安全的韩国国家情报院(简称国情院)5日公开对外表示,韩国已经成为北约“合作网络防御卓越中心”(CCDCOE,简称北约网络防御中心)正式会员。

而韩国也抢先于日本,成为亚洲第一个加入该组织的国家。

资料图

据韩联社当天的报道,国情院网络安全负责人在位于爱沙尼亚首都塔林的北约网络防御中心本部,出席了会员加入仪式。

北约网络防御中心是全球“最权威”的网络安全机构,在2007年发生“俄罗斯黑客瘫痪爱沙尼亚国家网络系统”后,于2008年5月正式成立。

韩国国情院实际上两年多之前,就已经在努力想加入这个北约组织。

2019年7月,韩国国情院提交加入意向书,并从2020年起连续两年,参加了北约网络防御中心主办的全球最大规模网络演习——“锁盾”演习。

韩国加入后,该机构正式会员国将增至32个,包括北约27个成员国和5个非北约成员国。

那么,加入这个北约组织后,韩国会扮演什么角色呢?

资料图

根据刀哥搜集的资料,各个成员国都是派出情报部门或军方人员,参加北约网络防御中心的活动,而韩国国情院将参与相关网络战训练和研究。

韩国国情院相关人士也声称,未来将派出人员参加北约网络防御中心的活动,同时扩大联合演习范围,力争将韩国网络应对力量提高到世界最高水平。

《韩国日报》的报道称,参加北约网络防御中心的5个非北约国家分别是瑞典、瑞士、芬兰、奥地利、韩国。北约网络防御中心名曰“防御”,但实际上进行的网络攻击和防御演练,在战略和政策研究等网络安全领域具有最高水准。

韩国有关方面认为,一旦韩国加入北约网络防御中心,那么在国际网络政策讨论过程中韩国的“发言权将进一步扩大”。现在全球网络空间的威胁不仅对个人和个别国家及全球造成影响,因此国际合作迫在眉睫。

韩国国情院相关人士称,韩国成为北约网络防御中心的一员,“是国际社会对韩国网络力量认可的一大快事”,国情院将通过与北约的网络合作,“全面守卫韩国网络安全和国民安全”。

韩国MBC电视台5日的报道称,最近北约的名字在韩国媒体刷屏,俄乌冲突爆发的起因就是因为北约要东进至乌克兰。北约是美国为了与苏联对抗,在冷战时期以美国为中心组织西欧国家组建的军事共同体。北约虽然声势浩大但实际上是与亚洲无关的组织。

报道还辩解说,此次韩国加入的不是北约,而是北约下面的网络防御中心。但即使如此,韩国加入北约下属网络战组织也具有“不小的意义”。

一是,韩国的网络安全能力“得到北约标准认证”;二是,该组织只有韩国这一个非欧洲成员。鉴于西方国家在应对网络危机方面具有卓越能力,未来韩国将通过北约网络防御中心,强化自身网络安全成为最大收获。

02

由于韩国国情院加入北约网络防御中心这件事,正好发生在文在寅政府即将任期结束与尹锡悦政府即将上任的节骨眼上,所以引起了外界颇多关注。

有分析认为,尹锡悦上台后,韩国与北约的“联系”可能会更加密切。

韩国外交部长提名人朴振

据KBS电视台报道,韩国外交部长提名人朴振前两天在国会人事听证会上表示,韩国已经接到北约邀请参加6月举行的北约峰会,并准备参加。

从这个背景来看,北约邀请日本参加北约峰会和这次北约网络防御中心批准韩国国情院的加入,都不是偶然的。

朴振还宣称,目前北约主要关注俄乌冲突,但同时北约也认为有的国家可能利用俄乌战争在亚洲地区挑起安全纷争,认为有必要把欧洲事态和亚洲和平稳定放在一起联系讨论,因此北约邀请了亚洲四国(韩日澳新)参加北约峰会。

朴振还说,为了给对华和对朝关系营造“稳定环境”,韩国有必要强化与欧洲国家的对话。

实际上,北约网络防御中心属于国际军事组织,旨在通过培训、研发、演习等方式,加强北约及其成员国、伙伴国之间在网络防御领域的能力、合作和情报共享。

自2008年成立以来,北约一直在通过这个组织加强自己的网络战能力,尽管每次都强调“网络防御”这个标签。

比如,北约前任秘书长拉斯穆森说,保护自身网络安全对北约来说只是最基础的任务,下一步北约将考虑作为一个军事联盟如何保护应对网络威胁。他说,如果一个成员国遭到网络袭击而未能及时得到有效处理,将影响到北约整体。

资料图

北约也明确表示,网络已成为一个没有硝烟的新战场。北约“集体防御”被认为适用于网络空间,北约成员国遭遇网络袭击,其他国家应给予政治、经济甚至是军事支持。

早在20年前,北约就把建立“网络防御体系”纳入议事日程。2002年北约在布拉格峰会上通过了“网络防御计划”,提出建立北约组织用于预防、检查和处置计算机事故的第一屏障。

自2010年开始,北约网络防御中心举行“锁盾”年度网络战演习。

2011年,北约通过了修改后的网络防御方针和行动计划,将北约网络防御管理局升格为北大西洋理事会第三级机构,直接向北约副秘书长负责。

10年前的2012年,北约启动了5800万欧元的网络防御项目,完善计算机事故应对能力,在比利时蒙斯建技术中心。该项目主要是对北约的网络提供安全支持,通过加强北约的网络防御基础设施来保护北约军事人员和非军事雇员。

资料图

而在今年4月19日至22日举行的2022年度“锁盾”演习中,北约就将乌克兰纳入一体化网络战行动。

“锁盾”演习如今已经是世界上年度规模最大、最复杂的实战型国际网络攻防演习,2022年度的演习汇集来自北约联盟国家和乌克兰的技术专家。

根据演习情景,虚构岛国“贝里利亚”正在经历不断恶化的安全局势,众多敌对事件与针对该国主要军事和民用IT系统的协同网络攻击同时发生。

演习采取红蓝对抗方式:蓝队作为国家网络团队运作,任务是报告网络攻击事件并实时处理事件影响,以保护虚构国家民用和军用IT系统和关键基础设施;红队由来自北约网络防御中心、盟国和行业专家提供资源,负责针对目标开展多次复杂网络攻击。

网络防御者演练防御网络系统和关键基础设施(如发电厂、供水和电信),这些基础设施正面临严重网络攻击的压力。今年,蓝队还多了一项任务,必须保护一家医疗机构和一家金融机构。

“锁盾”演习在国家、学术界、国际组织和行业合作伙伴间合作的范围和深度方面也是独一无二的。演习由北约网络防御中心与北约、西门子、TalTech、Clarified Security、Arctic Security和CR14合作组织。该中心还感谢了微软等大型机构为此次演习添加的独特元素。

资料图

美国和北约对网络战在俄乌冲突爆发前就有所准备。今年2月中旬,美国负责网络和新兴技术的国家安全副顾问安妮·纽伯格前往布鲁塞尔和华沙,与来自北约、欧盟、波兰和波罗的海国家的官员讨论俄罗斯的网络威胁。

正如前面所提到,韩国也参加了2022年度的“锁盾”演习。

03

复旦大学网络国际治理研究基地主任沈逸对“补壹刀”分析称,韩国加入北约旗下的这个组织,还不能说是加入北约。这个组织是美国在北约框架下,聚焦网络安全问题,搞的一个强化网络战跨国协调能力的机构,从爱沙尼亚开始,相关成员加入的经历,有点像美国组织起来的网络上的“受害者联盟”,用依靠美国保障本国网络安全的口径,来扩展美国对相关国家在关键基础设施和网络安全领域的有效控制。

从历史渊源看,2007年4月到5月,爱沙尼亚成为历史上第一个政府和关键基础设施经历大规模网络攻击的国家。这次事件之后欧盟和北约发起了一系列倡议,以便在下一次网络攻击事件中,加强国家的基础设施,改善各国和跨国组织之间的通讯交流。由于爱沙尼亚网络攻击事件,北约通过了网络安全战略,建立了北约网络防御中心。

另一方面,韩国国情院在韩国也是一个比较特殊的存在。事实上韩国国情院的英文缩写是kia,同时考虑到其在历史上重大事件中的作用等背景因素,很难不让人联想到美国cia,相比一般意义上人们讨论的韩国,或者韩国政府,国情院的情况更加特别一些,整体看这样的组织与冷战后世界的总体氛围是格格不入的,但这次借助特定的氛围,由国情院主动跳出来表示加入了这个机构,等于是变相的进一步强化了韩美情报机构,而且是具有行动能力的情报能力的相关机构之间的密切合作,绕开了一些此前构成阻碍的政治方面的顾忌,甚至说是禁忌。

资料图

沈逸认为,韩国国情院加入北约下属组织:

第一,直观的看,当然是强化韩美一体化站队的政治性表态,尤其是代表韩国国内相对保守的那部分力量的政治表态和站队。

第二,可以预期,未来韩美在关键基础设施和网络上的合作会更加密切,考虑到韩国的信息化发展的程度,以及半岛特殊的地缘政治环境,美国情报和国家安全和机构将有更加顺畅的机制化的方式,通过情报机构之间的合作,直接间接的强化对韩国的影响。此类管控,参考之前已经披露的档案文件等来看,将进一步凸显某种信息技术革命背景下,由美国主导的用自由主义话语体系包装的数字化“警察国家”越来越明显地呈现在世人面前。

第三,韩国国内一些人为了给这一举动辩护,可能会拿朝鲜说事,他们会通过宣扬朝鲜对韩国的网络攻击,合理化这一行动的内在逻辑。

中国社会科学院亚太与全球战略研究院研究员、中国周边战略研究室主任王俊生则对“补壹刀”称,虽然韩国方面提交申请不是最近的事情,但这个消息在这个时间节点上出来,一定程度上还是透露出尹锡悦政府将进一步和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保持一致的信号。

王俊生认为,韩国方面想要重建韩美同盟的原因有几个考量:

第一,韩国是世界上前十的经济体之一,因此认为自己应当发挥与经济实力相对应的“大国作用”,而这个过程中,韩方认为能够给予韩方帮助的只有美西方。尹锡悦此前也明确表态,韩国外交是基于价值观的外交。

第二,从这次俄乌冲突中,韩方一些人得出的经验是乌克兰之所以成为战场,是因为没有坚定地与美国保持一致,因此韩国还是要找一个“大哥”,与美国站在一起。

而从拜登政府的角度来看,这是一个把韩方进一步拉向自己阵营的机会,但同时美方也需要平衡好与亚太地区其他盟友的关系。

但韩方同样要看到,今年是中韩建交30周年,中韩两国年贸易额已经突破3000亿美元,两国在人文等方面的交流也早已密不可分,中韩是搬不走的永久近邻,也是分不开的合作伙伴。

韩国想要重建韩美同盟,但中韩关系不是韩美关系的附属品,韩国也没有在所谓“中美博弈”中赌博的空间,韩方曾表示,“将在相互尊重的基础上发展韩中关系”,只有准确厘清和把握“相互尊重”的内涵,韩国才能找到成为“中枢国家”的密码。

图片来自网络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小牛头条 » 韩国,迈出危险一步?

赞 (0) 打赏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