熄灯号|温暖无比,女兵讲述第一次在西沙过年

爆抖神器

全站广告位招租!微信:85228832

白沙银滩女兵谣

■路冰洁

几年前,我军校毕业来到西沙。初见西沙,她比我想象中的还要美,晕船的不适感瞬间被激动和兴奋所取代。那年过年,我选择留在永兴岛。

第一次在西沙过年,最深的印象是温暖。气候很暖,毕竟我们这里的特色就是高温、高湿、高日照。心里也很暖,这里缺土、缺水却不缺年味,还有一帮可爱的战友相伴。

除夕这天,男兵挂灯笼、贴对联,女兵除尘扫旧,一片喜庆祥和。大学生女兵杨素英被战友称为“海岛书法家”,只见她稍加思索,一副“西沙女兵不让须眉万千凤,天涯玫瑰英姿飒爽尤多情”的对联便“横空出世”。

“椰子在岛上属于战备物资,但今天过年,我们也奢侈一把。”指导员黄海洋豪气下令,“冯雷,给你个光荣的任务,给全连每个人都砍个椰子,晚上我们开个‘椰子茶话会’。”

“得令!”“砍椰一哥”冯雷兴奋地带着两个战友,挥舞长铁钩,“哐哐哐”,几十个椰子应声落地。

那个年三十,大家喝着椰汁,吃着椰肉,伴着星光,谈着梦想,一起守岁。温馨的场景让我久久难忘。

“集合,参加游园活动!”初一上午,黄指导员话音刚落,就见众人提着袋子,个个喜笑颜开地从宿舍楼冲出来。吃饭都没见大家这么积极,看来这游园挺有吸引力。可为啥都提个袋子呀?

“方便装奖品呀。”驻岛近20年的“老司机”康洪班长眨着眼睛提醒我。

一进广场,真是热闹,套圈、蒙眼敲鼓、自行车慢骑等10余项游戏让人目不暇接。让我惊讶的是,西沙玩套圈,套的竟然是鸡和鸭……

为了能够丰富餐桌,大家也真是蛮拼的,争先恐后地排着队。我也心痒难耐。没想到,第一次出手,我就套到一只老母鸡,果然是新手手气壮,围观战友顿时欢呼起来。玩得开心,还有奖品,这样的活动再来一沓也不嫌多。

那几天,连里还有许多有趣的集体活动。在白沙银滩上挥洒汗水,在碧海蓝天中一展歌喉,我的思乡之愁不见了踪影。

当然,西沙过年,枕戈待旦、战备值班也是节日一部分。“让人民安心过年,是天涯哨兵最大的荣光”,除夕这晚,我们频频和各小岛试线通话,比平日更加繁忙。海涛声、电话声,声声入耳,好似为我们西沙女兵响起的别样爆竹声。

西沙守岛兵,睡觉也得睁只眼。初二早晨便是一场紧急集合。大家都已经很淡定了,只是没想到这次军犬“妞妞”来捣乱。一个不注意,它就“入室抢劫”成功,叼走了女兵黄琰的一只作战靴。黄琰一脸委屈地挨批评,“妞妞”却在一旁跑得欢快。岛上不仅要防台风,还得防“妞妞”,这事从此成了通信连过春节的一个“梗”,每年都有人说道说道。

西沙军民鱼水一家亲,不是亲人胜似亲人。春节到渔民村中去给老乡拜年,是西沙部队的习俗。大家帮助渔民老乡打扫院子,维修电器,还要表演一些即兴节目。

“西沙的女兵哟,西沙的女兵哟,西沙的女兵爱西沙……”大家清唱起《西沙女兵》,老乡打起拍子,轻轻和着。那一刻,我内心温暖无比,这是我的西沙,我的家。

(盆世舟、屈成刚整理)

(本文选自《解放军报》2018年2月25日06版,内容略有删改。封面图摄影:张春华)

解放军报微信发布

播音:朱勇

编辑:霍雨佳

编审:张华婧

转载请注明来源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小牛头条 » 熄灯号|温暖无比,女兵讲述第一次在西沙过年

赞 (0) 打赏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