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卢宠茂:“与病毒共存”其实是与病毒共到黄泉 香港绝对不能学

爆抖神器

全站广告位招租!微信:65220202

【直新闻按】香港疫情防控面临严峻挑战。2月10日,国务院港澳办发言人就香港抗击第五波疫情答记者问。发言人表示,已多次向林郑月娥行政长官和特别行政区政府有关官员转达了中央对香港疫情的关切和对香港同胞的慰问,并表示内地将全力支持香港抗击第五波疫情,支持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果断采取措施,坚决遏制疫情蔓延势头。

据悉,香港特区政府政务司司长李家超2月11日率领香港特区代表团赴深圳,出席将于12日举行的第二次内地与香港新冠肺炎疫情专题交流会。

围绕当下疫情,深圳卫视直新闻驻港记者罗代姣2月11日下午独家专访了香港大学深圳医院院长卢宠茂。

卢宠茂认为,香港疫情现在是暂时失控,但是不希望大家太悲观,相信以香港人的毅力以及国家的支持,香港能够控制疫情。他同时强调,前提是香港绝对不能学欧美的“与病毒共存”“躺平”政策。

“那些提出‘与病毒共存’的,其实是与病毒共到黄泉,病毒是不会跟你共存的,它只会带你到黄泉。所谓的‘与病毒共存’,是一个非常漂亮的说法。”

卢宠茂续指奥密克戎绝对不是“大号流感”,其传播力不容忽视。

“美国一天几十万的感染,现在大部分都是奥密克戎,他们每天死亡的有两三千人,假如用他们的人口对比香港,那香港每天会有40到50人因为奥密克戎死亡的。这个是绝对不能接受的,我也绝对不愿意。所谓共存是一个放弃治疗,只是一个投降,向病毒投降,我觉得我作为一个医务人员,我看到病人有病,我的责任就是把他治好。”

香港抗疫面临的困难很多,卢宠茂认为,无论是封控、核酸检测,或是隔离治疗都还有改进空间。他说:“最重要的是先把已经确诊的病人管理好,进行隔离。”

两年多来,香港大学深圳医院一直在抗疫最前线,卢宠茂也因抗疫贡献获评2020年深圳抗击新冠肺炎疫情先进个人,他与记者分享道“在深圳确实学到很多”。他认为,在防控疫情方面,跨境医疗服务非常重要,深港未来要更好地做好跨境医疗合作。

以下为专访实录。

深圳卫视直新闻驻港记者 罗代姣:卢教授您好,目前香港疫情的形势是非常严峻,有专家分析月底的时候可能日增确诊破万,市民也普遍非常担心确诊数字会呈指数级上升,您是怎么看的?您认为香港疫情失控了吗?

香港大学深圳医院院长 卢宠茂:我是觉得疫情现在是暂时失控,但是我不希望大家太悲观,疫情确实是不容易应付,但是要是我们同心合力,我相信我们可以再把疫情控制住,我们绝对不能放弃。

关于这个数字会不会到1万,其实你从欧美国家的数字来讲,以美国的人口、以英国的人口去做一个比例,美国每天都有几十万,有的时候50万,他们的人口是香港的50倍。其实香港要是真的跟他们一样防疫,香港到1万是绝对有可能的,这也是为什么我们坚持说我们不能放弃,不能以欧美作为样本,其实他们是最坏的一个样本,就是他们不管人民的健康,只是以经济去考虑,就造成了现在这个局面。

所以要是我们跟欧美这种“与病毒共存”的“躺平”这种政策,我们每天1万是绝对有可能的,但是我相信香港不会让这个情况发生,我相信国家也不会让这个情况发生,而且香港人还是非常合作的。虽然现在有一点的失控,但是香港人还是很守规矩,大家都戴口罩,而且你看到很多人等3个小时、4个小时也坚持去做检测,所以我相信以香港人的这种毅力,以我们国家的支持,我相信疫情的失控只是暂时的,我是有信心的。

深圳卫视直新闻驻港记者 罗代姣:香港特区政府采取一系列严格措施,但是现在确诊者已遍布全港各区,挑战非常大,能够实现抗疫目标吗?

香港大学深圳医院院长 卢宠茂:这个世界有例子给我们看,欧美的“与病毒共存”的“躺平”这种政策,是不管他们人民的健康的,香港绝对不能跟他们走。

其实我们国家就是一个非常好的例子,武汉大家记得吗?两年前,当时大家对这个新冠一点也不知道,当时在武汉出现疫情的时候,确实是非常艰难的。但是我们国家能做到一方有难,八方支持,76天就从封城到开放,也真的最终做到清零。

过去的两年,国家有不同的地方都有零星的疫情出现,主要都是输入的个案。

所以我绝对相信香港也可以,只要我们有这个决心,香港特区政府在推行方面可能力量有点不够,能让国家多点支持,广东省、深圳市给香港一点支持,香港居民是非常愿意配合的,香港的市民对疫情的防控还是很守规矩的,我相信我们绝对可以做到清零。

深圳卫视直新闻驻港记者 罗代姣:国务院港澳办10日表示,中央将会继续全力支持香港的抗疫工作,您认为现在香港最需要内地给予哪方面的帮助?香港目前有哪些方面需要改善,有什么是能向内地学习的呢?

香港大学深圳医院院长 卢宠茂:香港确实抗疫比较困难,一个是香港比较国际化的、开放程度比较高的,那么它在外防输入的压力确实是比较大的。另外一方面香港人口的密度也比较高,所以在社区里面传播率比较高,那么在内防扩散方面也是比较难的。所以这个也是为什么我们要加大力度,而且要更精准。关于精准的防控,还是要早发现、早隔离、早治疗,这个是所有疫情都是不变的。

香港其实在每一个方面都还有很多改善的空间,特别是我自己在深圳过去两年,看到的深圳以及全国怎么做到精准防控。那么很多方面其实香港都要改善,特别是第五波疫情来了,我们就看到很多的漏洞。大家都知道第五波疫情其实就是因为一些航空公司的人员,他们没有守好规矩,这个也是政府方面有一定的责任,一定要改善这种对外来人士的防控,要真的是闭环管理,绝对不能把疫情放到社区里面。

另外一方面,在内防扩散上,其实香港这个疫情也反映了有些准备是没有做足够的。当然第一个就是在流行病学的调查方面确实是比较慢,没有好好地把那些密接者、次密接者尽快找出来。

第二是在核酸检测方面,看到很多的核酸检测排很长的时间,其实也是不理想的,核酸检测的时间也是比较慢。有些我知道的例子,我有的香港朋友,他们做了核酸之后两天也还没出结果,这个确实在内地、在深圳是绝对不能接受的。我们医院有些标准,一般核酸筛查24小时一定要出结果,基本上12小时就已经出了。一些比较紧急的,比方说是跨境货车司机,又或者是发热门诊的,我们的标准是6个小时一定要出结果。超级紧急的,急诊住院的,我们要两个小时内出结果。这些标准我觉得在疫情里面必须要真正做到。

还有最近也看到了有些确诊的病人,香港也没有办法把他们运送到有医疗的设备的地方,做到隔离,要他们在家里面去隔离,我不能单说是不理想,我应该说是绝对不能接受的。早发现、早隔离,你发现了又不隔离,你去做检测,这有什么意义呢?你检测之后没有把他们隔离起来,没有提供隔离设备,其实对于病人的家属,跟他的大厦社区,其实是非常不公平的。所以这一点绝对是香港政府,我们大家都要共同去解决的。

我今天刚刚听到了,就是国家会给香港提供支持,建一些方舱医院,这个绝对是必须的。其实应该是疫情没有开始就应该要准备好了,但是现在也不迟,我们尽快落实,大家也希望国家可以给予香港更多的支持。

那么总体来讲,在疫情的防控里面,我是真的觉得香港有很多必须要改善的地方,才能让我们跟整个内地的疫情防控做到同一个标准。我们通关,跟内地接轨了,其实对香港的经济民生是最重要的一环。

我相信,不管是香港居民的经济活动,也更重要的是香港居民的民生活动,我们每天的生活,其实跟内地的关系比国际的关系要密切很多。所以我们首要就是达到国家的动态清零的标准,然后跟内地通关。

其实有一个例子,香港最近有些医院也暴发了。提到香港的疫情防控有什么可以跟国家学习,跟深圳学习。因为我在港大深圳医院,看到深圳在疫情防控里面,医院制定的标准是非常高的,因为这是一场战争,那么医院医务人员其实就是在整个战争里面,一个首要的、面对疫情的前线的人员,我们一定要保护好医疗设备,不让他们垮掉。

那么我就看到在医院的疫情防控里面,有很多香港可以向深圳、向内地学习的。一个是发热门诊,在内地所有的大规模的医院都有专门的一个发热门诊,这个是国家卫健委定的一个标准。国家卫健委已经有一个要求,大型医院要把发热门诊的规模扩大,准备好应付新冠疫情,内地的发热门诊都是有专门的一个入口,里面所有的管控都是非常严格的,对预防交叉感染是非常重要的。

那么这个就不会出现现在香港有一些阳性的病人跑到急诊室里,这个是非常大的风险,发热门诊的设立是非常重要的。

还有医院的门口都有预检、分诊,分诊“四查一问”就是查口罩、体温、健康码、健康申报,也问旅游史,这些对于保护医院都是非常重要的。我们的员工也是定期去做核酸检测,所有院内员工包括了外派的第三方人员,也是每周最少一次的核酸检测。我们所有的员工也做健康申报。

我比较了港大深圳医院跟香港的玛丽医院,确实在这个方面,虽然我是在玛丽医院出身的,我也是一直在玛丽医院服务,我也带了很多玛丽医院优良的一些管理制度到我们深圳医院,但是我觉得深港两方面互鉴互动互学其实是应该的。深港是两个兄弟,兄弟都是应该互相的学习。那么深圳好的东西,我希望能带回香港,希望香港医管局在这个方面可以保护好我们的医务人员,也保护好我们在医院里面的病人。

深圳卫视直新闻驻港记者 罗代姣:卢院长,您刚刚已经讲得非常全面和详细了。还想请问一下您对香港现在密接者和次密接者的检测,这种强检围封是怎么看?

香港大学深圳医院院长 卢宠茂:我也是觉得有点不到位。香港的强检围封只是一次性的,一个晚上做一次就完了。最近有些疫情情况比较严重的,有一个区的大厦,一天查了二十几个出来,然后又延长了一天,最终查了七十几个,然后就停了。我觉得这个也是在对密接的检查是做得不到位的。

因为那些密接不可能是一天就能把所有都查出来的。我也从深圳学到一些小区的管理,有一个特点,就是那些小区管理其实不单只是有医疗资源,当然需要医务人员去做采样,像在深圳所有的公立医院都派员出去,我们医院也经常派80个、100个医务人员去支援那些小区的核酸检测。

但是更重要一点就是在小区管理里面,我学到了整个社会的合作是非常重要的。在深圳我见到了抗疫不单只是医务人员的责任,也是整个社会的责任。一些小区有很多志愿的人员负责做管控登记,还有给受封管的居民提供资源,好像送饭菜、送生活的必需品。我知道有些是共产党员,是党支部提供的。我真的感受到了,这个是非常好的一个制度,也是显示国家在这个方面的优势,能动员社会的力量,有那么多的志愿人员愿意在整个疫情防控里面提供工作,确实也是我们国家在新冠疫情的防控里面能打胜战、成为全世界最成功的例子,其中一个非常有利的原因。

深圳卫视直新闻驻港记者 罗代姣:这个月24日起疫苗通行证就要实行,香港现在催打疫苗能不能起到缓解疫情的作用?目前第一针接种率是八成,要打到多少是理想状态?

香港大学深圳医院院长 卢宠茂:其实疫苗是有帮助的,可以减轻病情,降低需要住院、进ICU、死亡的风险。

但是我们要明白,现在疫苗对新冠来讲,对奥密克戎也好,还不是唯一能解决的方法。当然对于打疫苗,你问我我们的目标是什么?当然越多越好,就好像考试,我跟我儿子说,你想考多少分,我当然希望100分,但是最终全部接种是不可能的。

然后我们也要明白,很多其他国家的例子告诉我们,单靠疫苗去对抗新冠,然后采取一种开放“躺平”的所谓“与病毒共存”的方法,其实也是不可能的。我觉得这个是一个谎言,这个是欧美国家他们自己没有能力去控制,没有能力去保护他们的人民,他们就说我们打疫苗就行了,又或者说什么“群体免疫”。现在都看到了,比方说以色列,他们打疫苗是全世界最高的,很快差不多90%多都打了第三针,他们还是暴发。新加坡也是打疫苗差不多90%了,他们也暴发。新加坡的人口比香港少,只有500万左右,香港是750万。但是新加坡现在每天都超过1万个新冠病人,而且还有死亡的案例,每天都有几个死亡,我相信香港人绝对不希望这种情况在香港出现。

大家要记着现在欧美这种“躺平”,单靠疫苗,单靠“与病毒共存”“群体免疫”,所有人感染就没事了,这个是假的。到现在为止,尽管是奥密克戎,它还是有严重的个案,还是会致命的,而且这种大规模的感染尽管致命性不高,但还是会病的。欧美国家很多医疗机构都是因为医务人员感染之后,要请病假,很多的医疗服务都要受影响。

我想我们计算新冠疫情引起的死亡,其实不能单看那些感染了新冠死亡的,还要考虑很多没有感染新冠,但是因为新冠影响了整个医院的运作,令很多癌症的病人、心脏病的病人、中风的病人没有得到合适的治疗。很多的死亡是没有计算在里面,所以人民至上,生命至上,健康至上,我觉得香港必须要跟着国家去走,这个不应该讲“两制”的,我们强调的是“一国”。而且到最后,我们考虑大湾区的医疗发展,整个大湾区的发展,其实医疗方面、卫生方面,其实必须得同质化、一体化。

深圳卫视直新闻驻港记者 罗代姣:您刚刚说绝对不能“躺平”,但是最近香港社会上有声音,说是奥密克戎的症状是非常轻的,只不过是大号流感,您怎么看这个说法?

香港大学深圳医院院长 卢宠茂:奥密克戎绝对不是流感那么简单。到现在我们都已经知道了,美国一天几十万的感染,现在大部分都是奥密克戎,他们每天死亡的有两三千人,用他们的人口对比香港,那香港每天有40到50人因为奥密克戎死亡的。那么你比较一下2019年新冠还没有出现的时候,当时香港因为流感死亡的只是356人,就是说每天一个人。当然我也同意流感也有人死亡,但是死亡的数字是比奥密克戎要低很多的,2019年最多的时候平均一天死亡一人。但是你看现在奥密克戎,要是用欧美“躺平”的政策,我不是说新冠刚开始的时候,而是说现在奥密克戎,可能香港一天就有40到50人死亡,这个是绝对不能接受的,我也绝对不愿意。我要在这里对那些提出“与病毒共存”的说,其实是与病毒共到黄泉。病毒是不会跟你共存的,它只会带你到黄泉。

所谓的“与病毒共存”,是一个非常漂亮的说法。暂时来讲新冠包括奥密克戎,还是我们没办法跟它共存,所谓共存是一个放弃治疗,只是一个投降,向病毒投降,我觉得我作为一个医务人员,我看到病人有病,我的责任就是把他治好。

从我的角度来讲,我们花很大的精力去做一些事,其实都是想救一个病人,所以我觉得很痛心。这样的疫情在美国一天几千人死,还说“与病毒共存”,我绝对不愿意见到有一天香港每天有几十人因为新冠死亡,这个绝对是我作为一个医生不能接受的,一个也不能少。

深圳卫视直新闻驻港记者 罗代姣:抗疫两年来深圳港大医院和您都一直是在抗疫的最前线。您还曾经获评“2020年深圳抗击新冠肺炎疫情”的先进个人,您觉得对于内地的疫情防控,有怎样的切身体会呢?

香港大学深圳医院院长 卢宠茂:在疫情防控里面,我们只是很小的一部分,我们只是尽了我们自己的力量,特别是在深港的跨境疫情防控里面,我们医院在两年前,2020年1月10日接诊武汉以外的第一个新冠病人,当时病人来到我们医院,很幸运我们还是把疫情管控好了,虽然最终还是确诊了,但我们也没有任何感染。

那么在过去两年,我确实可以很骄傲地跟大家分享,我在深圳确实学到很多,我看到怎么样从2020年的春节期间,1月底2月初,从武汉疫情的暴发,从什么也不知道不了解到精准的疫情防控。那么看到武汉76天把疫情控制好,也看到整个国家真的做到精准的动态清零。

我们香港的同也确实有在跨境的疫情防控尽了我们的力量。第一个就是发现第一个病例,也利用大家两方面的合作,把我们港大医院做好了。我们当时也曾经希望去武汉去支援,我们过去两年也在深圳湾口岸提供跨境货车司机核酸检测,每天有差不多5000名香港的司机需要核酸检测,这个是保障香港的物质供应非常重要的一点。我们要坚持6个小时出结果。在深圳湾关口,建立一个采样点跟方舱的实验室,尽快做到核酸检测,我们也为港澳台跟外籍人士打疫苗,我们是深圳最大的疫苗接种点,到现在已经有超过5万的港澳台跟外籍人士在我们医院打新冠疫苗。

还有在疫情里面,其实很多香港的跨境居民住在广东的,没办法回香港去看医生复诊。所以从2020年的11月份开始,香港特区政府也委托我们在疫情情况下,让那些在广东省的、没办法回到医管局复诊的病人到我们医院复诊。病人来到我们医院,只需要提供他复诊的资料,我们就可以看病,然后我们跟特区政府直接的对账,这个病人就不用付钱,这个也是非常重要的。

到现在已经有差不多35000名病人享受了这个服务,在疫情里面,跨境医疗服务是非常重要的,而且也是第一次那些香港病人的电子病历能发送到我们医院,让我们在提供复诊的服务时,保障质量安全,这些都是在疫情里面,我们看到深港合作的非常重要的改进。我们希望通过我们医院做一个平台,能更好地做好跨境医疗的合作,特别是大湾区的发展,这个是国家的策略,医疗的跨境衔接,做到同质化、一体化其实非常重要的,我希望我们在这个方面可以做得更多。

深圳卫视直新闻驻港记者 罗代姣:卢教授,最后一个问题,我们还是想回到香港疫情上来,还想请问一下您觉得香港特区政府现在最应该出台的是怎样的措施?是建方舱医院来分流病人吗?还是提高检测量?

香港大学深圳医院院长 卢宠茂:其实几个方面可以同步做的,不应该说只能做一点。但是你要是问我现在最重要是什么,我还是觉得要先把那些感染了已经确诊的病人,把他管理好,把他隔离。要建立一些方舱医院,让那些已经在社区里面感染的病人带离,要不然他们会把整个家庭、整个社区也感染的。

但是我觉得香港特区政府不应该单做一件事,应该全方位,早发现、早隔离、早诊治,所有的各方面其实都要做到。也包括增加核酸检测量,不单是实验室,其实实验室方面可以考虑在内地做的那种5个、10个样本做一管合管混管做,就可以减轻实验室的压力。

但是更重要是在采样方面,过去香港有些采样,确实没有做好。有很多把责任交给这个病人,其实这种让病人进行采样,我一直也是不赞成的,其实就是把一个专业的事情交给病人。不单只是采样的过程,它应该要标准的,更重要的是运送标本的过程,它有可能引起污染。因为病人家人他自己是不懂得怎么去处理的。我觉得这个专业的事要专业人员做,我相信其实香港特区政府要是动员一下,很多医务人员是愿意加入到抗疫的。

作者 | 罗代姣,深圳卫视直新闻驻港记者

编辑 | 秦建文、金子尧,深圳卫视直新闻编辑;曾子瑾,深圳卫视直新闻主编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小牛头条 » 专访卢宠茂:“与病毒共存”其实是与病毒共到黄泉 香港绝对不能学

赞 (0) 打赏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