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和平:立陶宛拉澳大利亚“抗中”,谁给的勇气?

爆抖神器

全站广告位招租!微信:85228832

直新闻:对于立陶宛外长访问澳大利亚,并与澳方达成了合作应对战略性挑战,尤其是应对所谓“中国压力”一事,你怎么看?

特约评论员 刘和平:其实,不仅仅是立陶宛与澳大利亚要联手合作应对中国,立陶宛外长兰茨贝尔吉斯在澳大利亚演讲时还公然呼吁,“全世界的自由民主国家应该团结起来,减少对包括中俄在内的所谓‘全球秩序破坏者’的贸易依赖,并结成更为牢固的同盟。”这显然不是一个人口只有区区几百万的中东欧小国说话的口气,而是当今世界霸主美国说话的口气。

这意味着什么,我认为,第一,它意味着,这场围绕着立陶宛设立所谓“台湾代表处”而引发的中立矛盾与冲突,不仅未见缓和的迹象,而且还在持续深化和扩大过程当中。面对这件事情,立陶宛已经不再仅仅着眼于防守,而是要在国际上搞串连,部署针对中国的全面反击;第二,它意味着,立陶宛正在企图通过煽风点火的方式,将中立之间的矛盾,演变成中国与整个西方国家的矛盾;第三,立陶宛这样做,显然是美国在背后挑拨与教唆的结果。它意味着,拜登政府在亲自跳出来企图组建反华同盟不成功之后,正在企图通过立陶宛这个白手套,以打悲情牌的方式,重新召集盟友跟中国打一场由美国挑起的所谓“新冷战”。

值得注意的是,上个月底在美国的教唆以及立陶宛的游说之下,欧盟已经就所谓中国经济胁迫立陶宛的行为,向世贸组织提起了诉讼。随后,参与诉讼的国家和地区,还由欧盟扩大到了美国的盟友英国、澳大利亚,以及中国的台湾地区。同时,立陶宛还正在游说欧盟轮值主席国法国,召开一个欧盟“27+1”峰会,专门讨论应对中国所谓经济胁迫的问题。

我认为,立陶宛在美国教唆下发起的这些行为,不一定会对中国产生实质性的政治经济伤害,但是,它却有可能在在国际上,进一步制造出某种不利于中国的舆论氛围,并给中国的国家形象带来负面影响。因此,这也就变相地提醒中国,不能让这场中立博弈的僵局状态维持太长时间,应该尽快让这个事情有一个比较好的结局。

直新闻:那你认为,立陶宛在明知设立所谓“台湾代表处”这件事情做得不对的情况下,为什么还迟迟不肯改正自己的错误,甚至还要向中方发起报复呢?

特约评论员 刘和平:我注意到,中国海关总署已经因为检验检疫问题,停止了对立陶宛进口牛肉的海关申报。这也意味着,中方对立陶宛施压企图让其改正错误的行为仍然在持续升级过程当中。而这,不仅让立陶宛蒙受了巨大的经济损失,同时也让立陶宛国内的民意产生了化学反应,据《华盛顿邮报》的报道,一项最新的民调显示,在中国的压力下,立陶宛绝大多数民众反对该国政府设立“台湾代表处”的做法,赞同的人则只有区区13%。另外,立陶宛的在野党也在呼吁民众用选票教训不顾人民利益的执政党。

那么,在这种情况下,立陶宛为什么还能硬撑着不肯改正错误?我认为,这背后的原因无非是这么几个——

其一是,事出反常必有妖。立陶宛背后不仅站着这件事情的始作俑者美国,更为关键性的是,近来在新疆、西藏、台湾、香港问题上对中国不满的国际反华势力,都在借着这件事情重新集结,明里暗里支持立陶宛,把立陶宛吹捧成了“反华先锋”。这就让立陶宛虽然想寻找退路,包括通过把“台湾代表处”改名为“台湾人代表处”以求得中方的谅解,但是,最终却碍于面子而不得不强撑着。

第二,虽然立陶宛设立“台湾代表处”看上去似乎是非常鲁莽,不仅损人而且不利己,但是,他们这样做,实际上也是有着自己的战略盘算的。因为立陶宛面临的最大威胁,是来自于近在咫尺的俄罗斯,远在天边的中国,虽然对他们无害,但是由于中立双边经贸交易量并不大,益处也不是太大。正是这样一种情况下,让他们做出了牺牲中立关系、在台湾问题上挑衅中国的决定,以换取美国与北约在防范俄罗斯上为其提供安全上的支持。而在挑衅完中国之后,立陶宛已经向美国开出了自己的价码,也就是,要求美国与北约把在立陶宛的轮换部队,改换成永久性的驻扎。这也就意味着,吃人家嘴软拿人家的手短,美国和北约也可以凭此来进一步挟制立陶宛,要求其在台湾问题上继续挑衅中国。

第三,这件事情还跟当前的俄乌局势密切相关。由于当前俄乌关系高度紧张处于了即将开战的边缘,这就使得包括立陶宛在内的东欧小国,更加离不开美国与北约的保护,只能对其言听计从。

我认为,正是这么几个原因,让当前中立之间围绕着台湾问题而展开的博弈,陷入了某种程度上的胶着状态。

直新闻:美国跨党派国会议员上星期推出了一份议案,旨在将“驻美国台北经济文化代表处”正式更名“台湾代表处”。对此,你又怎么看?

特约评论员 刘和平:其实,不久前欧洲议会的议员们,也通过了旨在将“驻欧盟台北经济文化代表处”正式更名的“台湾代表处”的议案。这次美国的国会议员们也站出来兴风作浪了。我认为,很显然,他们想要以这样一种方式,对立陶宛的行为表示所谓的声援,以在台湾问题上形成所谓的“法不责众”效应。也就是说,这还是中立因为台湾问题而引发的纠纷的后遗症。

我们知道,承认台湾是中国的一部分,是中美建交三个联合公报中的核心内容,更是中美建交的政治基础与前提条件。这就是美方将台湾在美国的代表机构命名为“驻美国台北经济文化代表处”的原因,其目的是突出这一机构的地方性、非政治性与非官方性质。但是,假如将“驻美国台北经济文化代表处”更名为“台湾代表处”,那性质就完全变了,就具有了非地方性、政治化与官方化的色彩了。因此,它也就自然意味着美台关系的质变,而美台关系的质变,必然会发引中美关系以及两岸关系还有台海局势出现地动山摇式的改变。因此,我断定,即使美国的参众两院最终通过了这个法案,拜登政府也一定会把它锁进抽屉里不敢执行。

不过,值得注意的是,我认为,美国国会议员们在这个节骨眼上提出这样一个法案,其目的可能还不仅仅是在台湾问题上反华与支持立陶宛那么简单,背后可能还涉及到美国国内的政治斗争。因为随着美国国内的中期选举即将到来,执政的民主党不仅在内政和外交上拿不出任何像样的政绩,而且面临着严重的国内通货膨胀压力,在这种情况下,他们只能在台湾问题在反华议题上走极端,来调动民族主义与民粹主义情绪。同时,在野的共和党议员也乐得借这件事情来施压拜登政府。所以,接下来,民主与共和两党的国会议员都会大打反华牌与“台湾牌”,这将把本已处于弱势的拜登政府进一步逼到墙角,台海局势有可能会因此而进入到新一轮的多事之秋。

作者丨刘和平,深圳卫视《直播港澳台》特约评论员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小牛头条 » 刘和平:立陶宛拉澳大利亚“抗中”,谁给的勇气?

赞 (0) 打赏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