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市委原书记被捕!兄弟俩联合收受巨额财物,中纪委处分他时用了新表述

爆抖神器

全站广告位招租!微信:85228832

今天上午,最高检发布消息,浙江省委原常委、杭州市委原书记周江勇涉嫌受贿一案,由国家监察委员会调查终结,移送检察机关审查起诉。日前,最高检依法以涉嫌受贿罪对周江勇作出逮捕决定。该案正在进一步办理中。

这是检察机关连续第三天处理“老虎”。9日,江苏检察机关对河南省委原常委、政法委原书记甘荣坤涉嫌受贿案提起公诉;昨天,最高检与河南检察机关又分别对原中国银行业监督管理委员会党委委员、副主席蔡鄂生,最高人民法院审判委员会原委员、执行局原局长孟祥决定逮捕。

通报中出现罕见表述

去年8月21日被查的周江勇,是去年落马的第20只“老虎”,也是去年首个在任上被查的副省级城市市委书记。据杭州当地媒体公开报道,在落马前一天下午,周江勇还曾有过公开活动。当天下午,杭州市碳达峰碳中和工作领导小组第一次(扩大)会议召开。周江勇主持并讲话。

公开履历显示,周江勇,男,1967年9月生,汉族,浙江宁波人,1985年8月参加工作。周江勇曾在宁波、舟山、温州、杭州等地任职,曾任宁波市委常委、宁波杭州湾新区开发建设管委会党工委书记;舟山市委书记、市长,浙江舟山群岛新区党工委书记、管委会主任,浙江省海洋港口发展委员会(筹)副主任(兼);舟山市委书记,浙江舟山群岛新区党工委书记、管委会主任,浙江省海洋港口发展委员会副主任(兼);温州市委书记;浙江省委常委、温州市委书记;浙江省委常委、杭州市委书记等职。

今年1月26日,周江勇被“双开”。周江勇被指对党中央决策部署阳奉阴违,与资本勾连,支持资本无序扩张,搞迷信活动,处心积虑对抗组织审查;无视中央八项规定精神,工作中搞形式主义,违规配备警卫人员、公务用车,接受可能影响公正执行公务的宴请,违规收受礼品礼金;组织原则缺失,应私营企业主请托违规选拔任用干部,不按规定报告个人有关事项;违规干预插手市场经济、执法司法活动;毫无纪法底线,大搞权钱交易,利用职务便利为他人在工程承揽、土地转让、税收返还等方面谋利,伙同亲属非法收受巨额财物,搞家族式腐败等。

“上官河”注意到,这是党纪政务通报中首次出现“与资本勾连,支持资本无序扩张”的表述。在今年1月20日发布的十九届中央纪委六次全会公报中,还指出今年将着力查处资本无序扩张、平台垄断等背后腐败行为,斩断权力与资本勾连纽带。

2020年10月,中央第四巡视组巡视浙江省工作动员会召开。当时的公开报道显示,中央巡视组在浙江省工作2个半月左右。去年2月6日,中央第四巡视组向浙江省委反馈巡视情况,还向杭州市委书记周江勇等反馈了有关巡视情况。巡视组相关负责人在反馈时指出,巡视发现杭州市委一些重点领域权力运行监督制约还不到位,领导班子加强自身建设还有差距,党建工作责任落实不够有力等。

曾出镜忏悔

今年1月,周江勇曾出镜忏悔。

“周江勇和弟弟周健勇一个从政、一个经商,周江勇利用公权力为弟弟经商提供帮助。”在1月底播出的反腐大片《零容忍》第五集《永远在路上》中,周江勇和弟弟联手贪腐、搞“一家两制”引发关注。

据介绍,周江勇的弟弟周建勇曾任大学教师,却无心教书,一心羡慕商界生活。周江勇利用职权帮弟弟出资金、土地、设备,甚至干预司法,帮弟弟逃避环境污染案刑事处罚。

周江勇、周健勇兄弟攫取的第一桶金就建立在权钱交易的基础上。一家民营企业在周江勇授意下,和周健勇“合作”开办了宁波翔润石化科技有限公司,所谓“合作”其实只是幌子,很快翔润石化公司变成周健勇独立承包,但依然长期免费使用这家民营企业的土地、厂房和设备。通过免除租赁使用费的方式,多年来,这家民营企业向周江勇兄弟输送利益达七百多万元。与此对应,周江勇则利用职权,为该公司在获取土地等方面提供帮助。

周健勇投身商海,也给了各路商人顺理成章利用他围猎周江勇的机会。一家建筑公司老板史时红就是其中之一。从2013年到2017年期间,周江勇先后在涉及舟山、温州的多个项目中,按照周健勇传达的请托,为史时红提供帮助,周健勇则先后八次以“借款”为名收受史时红所送的钱财,总计金额达9000多万元,却没想过还。

资料图

进入数字经济时代,周健勇也希望搭上这班车。2017年,他在宁波和人合资创办优城联合信息技术发展有限公司,对外宣称是一家聚焦“地铁互联网+”的高新科技公司,其实核心资源还是他哥哥周江勇的权力。

在公司经营过程中,周健勇热衷于结交各路老板,表面是推销高新科技概念,实际是兜售周江勇的权力。一些企业也希望通过周健勇绑定周江勇,于是就采取“低值高投”的方式,以明显不合理的高价购入周健勇公司的部分股权,周江勇则为这些企业在获取低价土地、优惠政策等方面提供帮助。

担任杭州市委书记期间,周江勇曾在一次会议上公开说:“这是一个能干事的时代,这是一座能干成事的城市。能够在这样的时代、这样的城市工作,是我们每个干部的无上光荣,也是对我们每个干部的重大考验。”讽刺的是,他自己就没经受住考验。

“上官河”梳理发现,随着周江勇被逮捕,去年落马的25只“老虎”中已有4只“老虎”被逮捕,7只“老虎”被提起公诉,5只“老虎”受审,还有一只“老虎”获刑。

解放日报·上观新闻原创稿件,未经授权严禁转载

延伸阅读

周江勇到底支持了哪家资本无序扩张?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 郭芳

1月26日,浙江省委原常委、杭州市委原书记周江勇因严重违纪违法被宣布”双开”。

据中央纪委国家监委通报,周江勇丧失理想信念,背离”两个维护”,政治意识淡漠,对党中央决策部署阳奉阴违,与资本勾连,支持资本无序扩张;组织原则缺失,应私营企业主请托违规选拔任用干部;毫无纪法底线,大搞权钱交易,利用职务便利为他人在工程承揽、土地转让、税收返还等方面谋利,伙同亲属非法收受巨额财物,搞家族式腐败。

在高官的落马通报中,”与资本勾连,支持资本无序扩张”还是第一次出现。”应私营企业主请托违规选拔任用干部”的通报表述也不多见。

那么,周江勇到底支持了哪家资本无序扩张?企业主所代表的资本又是如何介入干部选拔任用的?

1

在周江勇被”双开”通报的一周前,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宣传部与中央广播电视总台联合摄制的电视专题片《零容忍》播出,其中一集详细披露了周江勇的家族式腐败及权钱交易,其中亦可窥见其与资本的勾连。

专题片中主要披露了与周家勾连的两位企业主及一家合作方。

第一位具名的与周家权钱交易的企业主是同乡周文勇。周文勇出巨额资金与周江勇的弟弟周健勇”合作”,周健勇占干股40%,后者同时承诺,以后万一有什么事情,周江勇会当靠山帮忙。而后,周江勇也的确不遗余力,为弟弟的关联企业充当靠山。他不仅在企业经营方面提供帮助,甚至干预司法,帮助永润公司在环境污染案中逃避刑事处罚。

第二位具名的企业主是建筑公司老板史时红。周健勇通过周江勇帮史时红承揽工程,兄弟共同收受巨额贿赂,再投入家族企业作为资本。从2013年到2017年期间,周江勇先后在涉及舟山、温州的多个项目中,按照周健勇传达的请托,为史时红提供帮助,周健勇则先后八次以”借款”为名收受史时红所送的钱财,总计金额达9000多万元。

专题片中重点提及的合作项目还有周健勇与人合资创办的优城联合信息技术发展有限公司。这家公司对外宣称是一家聚焦”地铁互联网+”的高新科技公司,其实核心资源还是周江勇的权力。通过周江勇打招呼,优城联合与宁波地铁进行合作,第一笔业务就拿到了宁波地铁移动支付系统的统筹权。

那么,优城联合究竟是周健勇与谁合资的呢?

2

周健勇曾接受媒体采访表示,优城联合与投资方阿里巴巴(蚂蚁金服)携手深耕宁波、输出 浙江,面向全国。

《中国经济周刊》在周江勇落马后曾刊发深度报道文章《起底周江勇落马:”举报信就像雪花片一样”》,文中披露,据天眼查APP显示,蚂蚁科技集团全资控股的上海云鑫创业投资有限公司是优城联合的股东之一,出资166.67万元,占股14.28%。

据专题片中讲述,2017年2月,周江勇调任温州市委书记,2018年,周健勇通过他打招呼,优城联合获得了温州地铁移动支付系统的部分项目;2019年周江勇调任杭州市委书记,2019年11月,优城联合公司又作为大股东投资创立了杭铁优城科技有限公司,打算在杭州进一步拓展业务。

而据《中国经济周刊》上文的报道,天眼查APP显示的杭铁优城科技有限公司股权结构中,优城联合占股55%,杭州地铁集团占股31.5%,而蚂蚁科技集团全资控股的上海云鑫创业投资有限公司又投了135万元,占股13.5%。

专题片表示,在这个过程中,周健勇也热衷于结交各路老板,表面是推销高新科技概念,实际是兜售周江勇的权力。一些企业也希望通过周健勇绑定周江勇,于是就采取”低值高投”的方式,以明显不合理的高价购入周健勇公司的部分股权,周江勇则为这些企业在获取低价土地、优惠政策等方面提供帮助。

周江勇与资本勾连、权钱交易的路径由此可见。但周江勇是如何对党中央决策部署阳奉阴违,支持资本无序扩张的?又到底是支持了哪家资本进行无序扩张?专题片中未有专门讲述。但这个问题引发了外界诸多联想。

同样备受关注的是,通报中指出的另一个问题——周江勇应私营企业主请托违规选拔任用干部。私营企业主是谁?私营企业主所代表的资本方究竟是如何介入干部选拔任用的?违规提拔了谁?背后存在怎样的交易?

资本的力量究竟有多大?上文提到的《起底周江勇落马:”举报信就像雪花片一样”》一文刊发的第二天,便在某些资本控制的媒体平台上无声无息地消失了。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小牛头条 » 杭州市委原书记被捕!兄弟俩联合收受巨额财物,中纪委处分他时用了新表述

赞 (0) 打赏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