锂矿股”二次背离”焦灼求解:二级市场”锚”在何处?

爆抖神器

全站广告位招租!微信:85228832

21世纪资本研究院研究员 董鹏

直至本周,锂矿股本轮周期的第二次“背离”仍未结束。

2月9日,锂矿指数盘中创下2021年9月以来的新低。

至此,锂盐价格上涨、股价下跌的矛盾走势已经持续近5个月时间。

本轮锂盐周期起始于2020年10月,其中碳酸锂从彼时的4万元/吨上涨至目前的接近38万元/吨。

2021年,整个锂矿股大幅上涨前夕,基本面与二级市场走势同样出现过一次背离。

即2021年1月25日至3月24日,持续时间刚好两个月。

将两次背离比较可以看出,无论是指数,还是个股的回撤幅度,去年9月至今的区间跌幅均已超过了第一次背离期间。

只是,整个行业的基本面却未发生明显变化。

春节后,百川盈孚的锂盐报价继续维持高位,上海有色的国产碳酸锂现货价继续调涨,同时市场各方对行业接下来的运行预期也未发生变化,至少年内供应紧张的局面很难得到明显缓解。

板块内公司四季度超预期的业绩表现,来自卖方机构的推荐始终未停止,信达证券、西部证券更是将天齐锂业、赣锋锂业列为了2月“金股”。

问题显然不是出在了基本面和预期层面。

促使第二次背离持续的核心原因是什么?锂矿股经过2021年系统性上涨,并动辄40%以上的回撤后,这一轮景气周期的上涨行情就此宣告结束?


直至本周,锂矿股本轮周期的第二次“背离”仍未结束。视觉中国

二次背离的比较

复盘历史行情,无法对未来走势作出准确指引,但是至少可以明确当前锂矿股所处的位置。

其中,影响股价运行的两大变量,分别为基本面与二级市场。

先说基本面,上述两次背离期间,锂盐价格都处于上涨阶段。2021年1月25日至3月24日,碳酸锂上涨初期,从6.9万元/吨上涨至8.7万元/吨;2021年9月14日至今,则从14.4万元/吨上涨至当前的37.8万元/吨。

可以看出,第二次背离期间,碳酸锂累计涨幅远超第一次背离期间。

产品价格上涨带来了利润率的直接提升。百川盈孚根据成本利润模型测算的结果显示,2021年Q1碳酸锂季度利润为2.36万元/吨,到2021年Q4增加至9.41万元/吨,2022年初至今又再次暴增至18.39万元/吨。

可见,2021年9月锂矿指数杀跌以来,整个行业的盈利趋势仍在不断向好。

不同点,主要在于锂盐所处的周期位置。第一次背离期间,碳酸锂处于价格恢复阶段,处于上涨周期前期,第二次背离期间,碳酸锂已经远远超过上一轮周期16.8万元/吨的高点,即便后期在供需关系作用下,锂盐继续高位上涨,但是目前至少已经是“棋至中局”。

上述所处周期位置的差异,可能会对二级市场对行业未来预期产生改变,但是这个变化至今尚未出现。

再来看二级市场走势,刚好与上述基本面演变趋势形成鲜明对比。

在剔除2021年新进入锂行业的紫金矿业,以及锂盐产能尚未落地的比亚迪后,纳入样本的锂矿股一共12只。

2021年1月25日至3月24日,上述样本股平均跌幅21.47%,跌幅中位数23.81%;2021年9月14日至今,区间平均跌幅为31.63%,跌幅中位数为37.88%。

个股跌幅排名上,第一次背离期间,债务问题尚未实质解决的天齐锂业跌幅最大,达43.22%,雅化集团、永兴材料跌幅分别为42.43%和39.89%。

第二次背离,融捷股份、天华超净跌幅均超过50%,雅化集团回撤再次逼近45%。12只样本股中,有8只个股跌幅超过30%。

这其中,与二级市场环境的改变存在重要关系。

第二次背离又可分为两个阶段,第一阶段为2021年9月至年末,锂矿股在当年累计巨大涨幅后,估值压力显现,赛道股集中熄火;第二阶段为2022年初至今,海外加息及二级市场对今年经济增长的担忧,使得A股泥沙俱下,出现大面积回调。

可以得出结论,第二次背离锂矿板块的基本面和二级市场“波动率”都要显著高于第一次背离,加之持续时间更长,使得二次背离期间的矛盾显得更加突出。

二级市场的“锚”

按照本报“硬核投研”前期的判断,在龙头公司发布2021年全年业绩预告,确定四季度盈利区间后,锂矿板块可能会迎来转机。

实际表现上,企业盈利趋势容易判断,但是二级市场变量过于随机,难以把握。

就长期运行趋势上看,决定股票价格的核心仍然是上市公司业绩,即便可能因二级市场投资风格、预期、板块轮动等因素,股价出现阶段性回落。

就整个板块全年业绩预告情况来看,四季度确实存在一定超预期的表现。

以“锂业双雄”两大龙头为例:

赣锋锂业,预计2021年全年净利润48亿元至55亿元,中位数为51.5亿元。

以此计算各季度盈利,该公司Q1至Q4净利润分别为4.76亿元、9.41亿元、10.56亿元和26.77亿元。

天齐锂业,2021年全年净利润预计在18亿元至24亿元之间,中位数为21亿元。同年Q1至Q4净利润分别为-2.48亿元、3.34亿元、4.44亿元和15.7亿元。

2021年净利润逐季度提升,与前述百川盈孚追踪的行业利润变动趋势保持一致,锂盐涨价驱动上市公司盈利能力提升的逻辑获得有效验证。

而就2022年Q1市场表现来看,国内锂盐产品均价再次大幅提升。

据统计,2021年Q4上海有色国产电池级碳酸锂均价为21万元/吨,2022年Q1至今该产品均价已经提升至33.45万元/吨。

考虑上述行业龙头原料全部自给或部分自给,成本优势十分明显的条件,今年一季度其扣非后净利润将大概率实现环比增长。

以天齐锂业为例,即便按照单季15亿元净利润进行简单年化估算,2022年预计净利润可达60亿元。

卖方机构给出的盈利预期更高。

1月26日晚,公司发布业绩预告,此后卖方研报作出的盈利预期普遍在66亿元以上。

据不完全统计,1月26日至今,共有8家卖方进行盈利预测,其中6家对该公司2022年利润预期值超过75亿元,信达证券娄永刚给出的预期值更是达到了100亿元。

锂矿股2021年Q4超预期的业绩表现,也使得卖方机构对其今年的盈利预期进行了上调。

所以,锂矿股前期估值过高的问题,正在通过“一加”利润增长、“一减”股价回落的方式得到了明显缓解。

即便采取上述75亿元的较低利润预估值计算,对应公司2022年每股收益可达5.08元。而截至2月9日收盘,天齐锂业股价为81.67元,估值16倍。当然,前提是2022年公司净利润能够达到卖方的业绩预期值。

这不是个例,板块内其他公司亦多符合这一特点。

景气度持续高位运行

大宗原材料的价格波动有个特点,上涨速率越快,持续周期就越短,反之亦然。

碳酸锂,从2020年下半年见底以来,涨得就一点都不慢,4万元/吨到40万元/吨可能会在一年半的周期内实现。

只是,商品价格运行的核心却是供需关系,供应持续小于需求,就难言上涨趋势的结束。

就2022年供需情况来看,供应紧张的情况仍旧难以缓解。

2021年底,赣锋锂业副总经理刘明参加公开活动时曾提出,“从供需建设周期看,锂电池周期六个月,有些只需两个半月。供给端的正极材料需要约1年时间,慢的要1.5年,锂材料约2年半时间,有些地方需要3年。”

反观锂矿的扩产,则需要“勘探,采矿许可,采矿、选矿等上游产能释放需要时间。”

终端新能源汽车渗透率提升带动需求增长后,动力电池及材料环节新增产能可以短时间内满足,但是锂矿产能的释放却非易事。

盘点主要矿山产能提升情况可知:全球最大的泰利森锂精矿现有产能134万吨/年,第三期60万吨化学级锂精矿计划试运行计划已经提前至2024年底完成,远期产能达194万吨/年。同时,2019年底建设的尾矿库项目预计今年二季度投产,额外新增30万吨锂精矿产能。

澳洲排名第二的Mt Marion矿山,日前赣锋锂业刚刚宣布进行技改扩建,公司原话为“预计将于2022年下半年投产,预计原产能规模将增加10%-15%,另外将新增加接触矿种产能,预计将额外增加10%-15%产能规模……”

美国雅保、天齐锂业和赣锋锂业均为全球锂业巨头,其锂精矿产能的提升主要与自身锂盐产能相匹配,不会通过市场化的方式对外出售。

澳洲矿山中,可供外部出售的矿源则仍然处于强势上涨状态中。

据华西证券晏溶团队判断,春节期间,2月3日,Fastmarkets对锂精矿 (SC6) 评估价格为3250美元/吨,环比前一个月上涨625美元/吨。而2月4日,普氏能源资讯评估锂精矿 (SC6) 价格为3500美元/吨(FOB,澳大利亚)。

Pilbara在2021年四季度报告中表示,预计2022Q1锂精矿(SC6)长协价格约2600-3000美元/吨。目前普氏能源资讯评估的价格远高于一季度长协价格。

澳矿上涨,将直接对国内锂盐产品带来成本支撑。

另一边,国内锂盐企业仍然在不断加码产能。节后最为典型的案例就是天华超净,其控股子公司天宜锂业原有4.5万吨氢氧化锂产能,日前宣布启动46亿元股权融资,其中便涉及了天华时代锂能、宜宾伟能锂业合计8.5万吨的氢氧化锂新建产能。

国内锂盐新建产能不断加码,海外矿山增量有限、盐湖产能是释放滞后,供需关系及成本等多重因素支撑下,本轮锂盐的上涨周期难言结束。

虽然碳酸锂处于历史绝对高价区,但是大宗商品价格运行特点一直是“趋势为王”,供需关系无实质改变,趋势也将继续。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小牛头条 » 锂矿股”二次背离”焦灼求解:二级市场”锚”在何处?

赞 (0) 打赏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