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墩难求,这家公司趁势涨了25亿

爆抖神器

全站广告位招租!微信:85228832

融合国宝熊猫形象设计出来的冰墩墩,憨态可掬。作为2022年北京冬季奥运会的吉祥物,在冬奥会开幕前,人们不太关注,而冬奥开幕后,突然一墩难求。

在零度以下的气温里,北京王府井工美大厦的冬奥特许商品旗舰店门外,买冰墩墩的人排起了长长的队伍。

不过,排队的不都是普通消费者,还有“黄牛”。原价192元的冰墩墩毛绒玩具,转手以上千元卖出;原价58元的冰墩墩钥匙扣,被炒到了500块。目前已有3名高价倒卖“冰墩墩”的违法人员遭到行政处罚。

资本市场也出现了“冰墩墩效应”,冰墩墩概念股备受追捧。北京元隆雅图文化传播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元隆雅图”),就是其中之一。截至2月11日,连续5个涨停后,其总市值增加了约24.95亿元。

此前,元隆雅图还称,在元宇宙礼赠品方面,公司致力于成为礼品元宇宙的定义者。

左手元宇宙、右手冰墩墩,元隆雅图究竟是一家什么样的公司?

01、与奥运会关系“亲密”

冰墩墩的专有权归属于北京冬奥组委,未经北京冬奥组委许可,任何单位或者个人均不得擅自使用其形象开发、销售相关衍生品。

而元隆雅图,是北京2022年冬奥会特许生产商和特许零售商之一。

元隆雅图在投资者互动平台称,目前市场上热销的冬奥特许商品,包括冰墩墩(雪容融)毛绒玩具、造型手办、饰扣、水晶球,以及冰墩墩盲盒、徽章(吉祥物运动造型系列、倒计时系列、民俗系列)、贵金属(开幕式倒计时金银条等)等七大系列,均由其设计、生产并销售。

冰墩墩“一墩难求”之下,2月7日,元隆雅图称,公司已经组织员工和工厂全面开工生产。

元隆雅图主要从事整合营销服务,聚焦于礼赠品创意设计和供应、数字化营销和新媒体营销。元隆雅图在年报中称,其客户主要是世界500强公司及国内知名企业。

面向企业的营销服务是其常规业务,而伴随大型赛会产生的特许纪念品业务,也为元隆雅图贡献着业绩。

2018年,元隆雅图被奥组委授予2022年冬奥会特许零售商和特许生产商资质。2019年9月,北京2022年冬奥会吉祥物“冰墩墩”和冬残奥会吉祥物“雪容融”正式亮相。

随着冬奥会的临近和开幕,特许纪念品为元隆雅图带来的收入越来越多。

2020年,元隆雅图的北京冬奥会特许纪念品收入超0.59亿元;2021年上半年,北京冬奥会特许纪念品和贵金属实现收入0.71亿元,同比增长35.96%。

元隆雅图在2021年半年报中称,冬奥特许产品销售下半年有望实现更大突破。

仅从2021年前三季度来看,元隆雅图实现营业收入14.91亿元,北京冬奥会特许纪念品收入增长了141.57%。

回溯元隆雅图发展历史,其与奥运会等大型国际赛会的关系,不可谓不“亲密”。

有业内人士向市界提及,元隆雅图是礼品行业内做的比较出名的一家,而有券商称其为“隐形龙头”。在礼赠品行业,元隆雅图是不折不扣的“老人”。

元隆雅图成立于1998年,创始人为孙震。早年间,孙震在北京工业大学担任广告传播学专业讲师,看到毕业走出校园的同学渐渐有了自己的事业,相信自己不比人差,也决定下海闯一闯。

(孙震)

起初几年不顺利,孙震吃了不少苦头,好在挣扎之时,摩托罗拉的一个订单将其濒死的事业拉了回来。

随着经济快速发展,中国礼品行业兴起。业内比较成功的企业,大多都是在上世纪90年代前后完成了原始积累。元隆雅图是其中之一。

对元隆雅图而言,2008年,是至关重要的一年。它不仅拿到了北京奥运会特许纪念品供应商资质,公司高管岳昕还成为北京奥运会官方海报设计小组成员,全程参与北京奥运会官方海报的评选与修改工作。当年,公司效益扶摇直上,知名度和影响力也大大提升。

在北京奥运会之后,元隆雅图还成为2010年上海世博会、2019年北京世界园艺博览会的特许生产商和零售商,以及NBA官方授权商,获得多类产品的生产授权。

2017年6月6日,元隆雅图在深交所上市,成为礼赠品行业唯一一家上市公司。

02、礼赠品生意不好做

冰墩墩让元隆雅图股价一飞冲天,不过特许纪念品并非其核心业务,而且经营这种大型赛会的特许纪念品,不可持续。

元隆雅图最核心的业务,是生活中更普遍的用于商务和促销的礼赠品。

具体来看,元隆雅图主营业务分三部分:礼赠品供应;数字化营销管理和执行;新媒体营销。其中,礼赠品供应是元隆雅图支柱业务。在2020年,元隆雅图全年营收19.90亿元,礼赠品供应贡献营收11.37亿元,在整体营收占比达到57%。

元隆雅图的礼赠品供应业务,以产品销售为主。对大小企业来说,礼赠品大有用途。在市场促销、经销商奖励、消费积分兑换、员工福利、用户拉新等场景中,都需要礼赠品。

“所有的礼品都是为了更好的去推广品牌,送人也好,促销也好,重要的都是去利他。”一位业内人士讲述了礼赠品行业的门道。在她看来,“促销礼品,是为了推广该品牌,送客户,也是推广品牌,起到无形宣传的作用”。

就像冰墩墩受益于冬奥会带来的热度,反过来带动公众对冬奥会的关注。企业通过一些精心设计的小礼品,可以拉动他人对企业本身的好感,潜移默化强化品牌认知。

而元隆雅图做的不是单纯的礼赠品销售,还向企业提供解决方案,包含策划、提案、产品创意设计、供应链管理、资金垫付等全流程外包服务。

在上市之前,伊利、宝洁、华为、阿里巴巴、戴尔,都是元隆雅图的大客户。元隆雅图向这些企业供应的礼赠品涉及草莓熊玩偶、卷发梳、自拍杆、冲锋衣、移动电源等诸多品类。而眼下,元隆雅图已签约的储备大客户包括邮储银行、太平人寿、字节跳动、快手、拼多多等。

礼赠品行业与大型企业关系密切,这是一块相当有潜力的市场。

不过,这也是一片竞争激烈的红海。礼赠品市场格局极为分散,从事礼赠品供应的企业有上万家。而从更广阔的整合营销市场来看,自媒体广告服务商数量众多。元隆雅图在2020年报中的数据显示,尽管为细分行业内唯一一家上市公司,从销售规模上算行业龙头企业,但目前市场份额尚不足1%。

从毛利率和净利率来看,2021年前三季度,虽然北京冬奥会特许纪念品收入大幅增长,但是,元隆雅图的毛利率为22.01%,而净利率仅为6.88%,且低于过去四年。

元隆雅图礼赠品供应业务的收入增速也有所放缓。自2018年到2020年,该部分业务的营收同比增速分别为18.84%、18.73%、15.06%,在2021年上半年,则同比下滑11.53%。

下滑与大客户营销投入变化有关。

2018年以来,元隆雅图在金融、互联网等行业不断开拓新客户。然而在2021年上半年,公司部分通讯及母婴类大客户由于外部环境影响、自身营销策略等因素,在礼赠品营销投入有所减少,而新增客户尚不足以抵消这种波动,导致公司的礼赠品和促销服务收入都出现了下降。

短时间内,冰墩墩销量暴涨,对元隆雅图的业绩会产生正向的影响。但长期而言,新媒体营销和新增业务,对元隆雅图的影响或许更重要。

03、在元宇宙里减持

受益于新媒体营销市场快速发展,元隆雅图相关业务保持了高速增长。这一板块主要由旗下谦玛网络负责,向客户提供策略、创意、内容、媒介、运营、数据分析等一系列营销服务。

2019年,元隆雅图新媒体营销业务同比增速为409.28%,2020年同比增速为74.46%,2021年上半年同比增速为40.07%,营收金额达到3.09亿元,在整体营收占比达到33%。

虽然该部分业务发展态势仍大幅领先礼赠品业务,不过增速放缓,元隆雅图需要寻觅新的增长点。从公司规划来看,元隆雅图试图以三项业务来寻找第二曲线。

其一是环球IP运营。元隆雅图签约了环球影业的功夫熊猫、马达加斯加系列形象,计划一方面建立公司礼赠品业务的差异化竞争优势,一方面培育IP运营团队,切入正在快速增长的潮流IP授权市场。

其二是涉足IP文化酒,元隆雅图通过与五粮液建立合作,来介入高端白酒经销。

其三是搭建企业集采电商平台。元隆雅图在2020年上线了“元隆有品”电商平台,集合公司的供应链资源,来解决客户礼赠品采购集中化、电商化、规范化的需求,目标成为礼赠品行业的京东。

这些业务看起来都颇有想象力,不过截至2021年上半年,环球IP产品和五粮液文化酒仍处于市场推广阶段,未能贡献成规模的收入,反而因为增加较多人员和开发费用,影响了公司利润。

2021年上半年,元隆雅图实现营收9.31亿元,同比增长9.81%;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5693.70万元,同比下滑16.69%。

相较于冰墩墩等特许纪念品业务带来的切实业绩,元隆雅图进军元宇宙的前景,就显得有些虚幻。

1月4日,元隆雅图旗下探索元宇宙商业化路径的子公司元隆宇宙,发布了“神兽和五常”NFT数字藏品。据称是打通线上与线下、NFT数字藏品与五粮液文化酒实物有机结合的试水。

交易平台页面介绍称,购买数字藏品将有机会获得五粮液文化酒,中奖概率为1000分之1,奖品共有20份。

(元隆宇宙数字藏品。来源:交易平台截图)

自元宇宙概念兴起以来,各路企业争相布局,数字藏品成为介入元宇宙领域的一种主流探索。字节跳动、阿里巴巴、腾讯等大企业都有涉足。在春节期间,百度、可口可乐、中国银联、支付宝等都上线了春节主题数字藏品。

元宇宙到来之日,必然深刻改变数字经济格局,但眼下元宇宙仍在萌芽初期,就数字藏品而言,其价值仍存在争议。元隆雅图的探索能有怎样的成效,现在看来,并不明朗。

实际上,在冰墩墩火爆之前,元隆雅图已经因元宇宙概念“起飞”过一次。元隆宇宙成立于2021年12月27日。三天后,元隆雅图向外界确认,已经成为中国移动通信联合会元宇宙产业委员会的成员。

之后,元隆雅图股价开始飙升。2021年12月31日,其收盘价为19.7元/股。到2022年1月14日,股价最高触及30.75元/股,创下历史新高,涨幅超56%。

巧合的是,同在1月14日,元隆雅图发布了减持公告,公司实际控制人孙震及一致行动人李素芹(孙震母亲)计划在公告披露之日起15个交易日后的6个月内,以集中竞价方式减持不超过公司股份442.65万股,公司董事、高管等4人拟减持合计不超过107.7万股。

从1月17日至1月28日,元隆雅图的股价一路下跌。而在2月8日,元隆雅图因冰墩墩连续涨停后,再次有5名公司董事、高管等披露了减持计划,拟合计减持不超过69.8万股。

从元宇宙到冰墩墩,元隆雅图的股价迎来两次疯狂上涨,而实控人和高管趁机接连减持。

有业内人士向市界指出,现在礼品行业对比之前不太好做,利润透明,未来能存活的都是有实力的礼品公司。结合行业态势来看,在元宇宙和数字藏品上的探索,短期很难拉动一家公司的业绩。而随着冬奥会结束,人们对吉祥物的狂热也未必能够持续。

对元隆雅图来说,它需要探索第二曲线,但前提是,持续保持住礼赠品行业的优势。 股市可不管这些,先爆炒一轮再说。

(除单独标注来源外,以上图片来自视觉中国)

(作者丨李楠,编辑丨雷彦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小牛头条 » 一墩难求,这家公司趁势涨了25亿

赞 (0) 打赏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